王尊以為門外的東西會穿上拖鞋就跑。

萬萬冇想到的是,此時此刻,門把手居然被扭動了。

哪東西要乾什麼?

任務內容裡,拖鞋纔是重點,他為什麼想著要開門?

小靈的顫抖更厲害了,拚命的往王尊胳肢窩裡鑽,鑽得他是生痛。

有這麼怕嗎?

怎麼說你也是一位青眼厲鬼啊!

哢嚓……

門把手被一點點的扭動,最後是哢嚓的一聲,門開了!

陰冷的鬼氣如煙一般的湧了進來,灰黑,陰冷,詭異。

王尊臉皮繃緊,雙瞳收縮,一眨不眨的盯著被一點點推開的房門。

一點點,很慢,很輕,門被推開了一條縫,灰黑的鬼氣爭先恐後的從外麵湧進來。

王尊看到,門外站著一個高大的人影,側著身,偷偷的從外麵往裡看來。

他很小心,似乎也是在忌憚著什麼東西,不過他很輕鬆,一點也不緊張,隻是單純的想看一看房間裡的情況罷了。

王尊倒是挺緊張,他看到了一隻血紅的眼睛看了進來,目光在房間裡掃動,最後是落在床上。

尼瑪!

王尊咬咬牙,還真他孃的是一位紅眼厲鬼。

不過,其似乎冇有看到王尊,又亦或是,他以為王尊睡了過去,並冇有要進入房間的意思,這倒是讓王尊鬆了一口氣。

王尊很努力的想看清楚對方的樣子,奈何鬼氣太多,太厚了,無法看清對方的臉!

現在他是有點緊張,但他還有一個想法,如果可以的話,拉上這位紅眼厲鬼一起去鬼樓?

也不是不行。

不是嗎?

王尊也是被逼得冇辦法了,得知血樓的可怕後,他是費儘心機的想要多找一位幫手,還不要臉的想讓小醜也幫一下。

這是一個機會!

王尊感覺可以嘗試一下!

也是這時!

門被一點點的關上了,哢嚓一聲,徹底合了起來。

鬆了一口氣,可能對方是真的單純想看一看門內的情況而已。

門外響起了一些聲音,好像是拖鞋被穿上了,緊接著就是拖鞋拖地的聲音。

同一時間,任務完成的提示聲響了起來。

王尊冇有動,還在聽拖鞋的聲音,他以為對方會離開,殊不知,往三樓上去了,還到了頭頂上的房間。

嗯?

王尊雙眉跳了一下,從樓下來,去了樓上?

為什麼?

王尊摸下床,悄無聲息地開了門,彆墅裡依舊是一片陰冷,鬼氣瀰漫,仿如鬼域一角降臨於世。

這足以說明對方並冇有離開,還在彆墅裡。

王尊抽出打鬼刀,摸向三樓,儘量讓自己不發出任何的聲音,獸尾一般的鬼藤在爬動,隨時會抽刺出去。

三樓!

王尊來到客廳門口,目光直接落在了哪間臥室的門上,微微縮了縮,王尊走了出去,他記得這間臥室裡好像什麼也冇有吧?

王尊也不確定,畢竟三樓他很少上來。

來到門前,王尊眯了眯眼睛,抓住門把手,猶豫了一下,他現在的目的不是乾掉對方,而是想與對方合作。

這是一位紅眼厲鬼啊。

猶豫的是,他是冇有絲毫非分之想,但對方接不接他的合作哪就不一定了。

還是哪句話,畢竟對方是一位紅眼厲鬼啊!

王尊吸了一口氣,做好與對方大乾一場的準備,看了看胳肢窩下的小靈,他抓緊了打鬼刀,把家人們都叫了出來,將門口圍住。

猛地一用力,一把將房門打開,王尊卻是愣了一下,微微張嘴。

空無一物的房間裡,地上躺著一個人影,大字形,十分享受的樣子。

讓王尊冇想到的是,地上的人影,居然是昨晚上的紅眼男人!

紅眼男人微微偏頭,看到了王尊一夥,立馬就是咧嘴一笑,依舊是大字形的躺在地上!

“冇想到吧,又是我!”

紅眼男人的話讓王尊一愣,看了看其的腳上,確實是穿著哪對拖鞋。

這……

王尊確實是萬萬冇想到,居然又遇上了紅眼男人,這就奇怪,連續兩個任務都是同一個鬼!

這可是前所未見的事情。

這也說明瞭,紅眼男人與血樓之間的關聯有多麼的大!

“確實是冇想到!”

王尊搖了搖頭,走了進去,奇怪的看著紅眼男人,這是要乾什麼?

躺在地上乾什麼?

“這就是緣分吧,我們確實是很有緣,也許是冥冥中安排著我來告訴你,有些事情不要勉強,冇有什麼好結果!”

紅眼男人、站了起來,麵帶微笑,看不出他心裡想的是什麼。

“你說的是血樓?”王尊直入主題。

“什麼血樓,你說的都是什麼?”紅眼男人皺著眉頭,一臉無辜的樣子。

“你什麼意思呢,這是乾什麼?要乾我是嗎?”

紅眼男人話鋒一轉,看著朱勁他們,走過去拍了拍大頭的大頭。

大頭一臉怨氣,敢怒不敢言。

“走了,有緣再見!”紅眼男人揮了揮手,直接身體化為鬼氣,消失殆儘。

“明明與血樓有關係,又不肯承認,真的是捉摸不透!”王尊搖頭,他還想著拉紅眼男人下水呢,冇想到人家根本不鳥他。

“但凡走慢一點,我一定打爆他的天靈蓋!”

大頭捏著拳頭,惡狠狠的說。

砰!

下一秒!

他又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拍在了牆上,如同海報一樣掛在了上麵。

王尊:⁄(⁄⁄ ⁄ω⁄⁄ ⁄)⁄

“我聽著呢!”紅眼男人的聲音響起。

大頭生無可戀,我尼瑪,紅眼男人是故意的!

不過大頭也是一點記性也冇有,昨晚的事情都忘記了嗎?

紅眼男人也是童心未泯,故意就是等現在吧?

把大頭從牆上撬了下來,王尊苦笑的瞪了他一眼。

“他說的也對,腦大,我們為什麼非要與血樓過不去呢?”

大頭扭轉脖子,一臉疑惑。

“為了世界和平……”

王尊很認真,他心裡苦啊,難道說自己也冇辦法嗎?

難道說,自己也是被安排的?

“我草,就你這貨色,還維護世界和平,聽起來想吐!”

大頭是一點也不慣著王尊,不屑鄙視。

王尊:(O_O)

“把他給我掛回牆上……”

“小器鬼……”

……

看了看時間,淩晨2點24分!

王尊看了一眼黑瓦罐,看著它罐身上哪無精打采的臉,無奈的歎了口氣。

黑瓦罐想回去鬼霧世界的心無比強烈,自己一直這樣拖著,是不是太過殘忍了?

血樓的危險無法想象,如果帶上黑瓦罐,是能幫上很大的忙,但是,能不能完勝,是另一方麵。

也許會讓黑瓦罐也灰飛煙滅在其中也說不定。

想了想,預防萬一吧,還是讓黑瓦罐離開吧,最壞的打算,如果他們在血樓裡敗了,至少冇有牽連到黑瓦罐。

抱著黑瓦罐,王尊來到地下室。

牆上的血門坑坑窪窪,小洞不少,透發著陰冷的鬼氣,幽幽的血光。

黑瓦罐興奮了,罐蓋不停的跳動,咣咣的響。

王尊沉默了一會,什麼也不說,隻是幽幽的歎了一口氣,然後打開了血門!

陰冷的鬼氣瀰漫出來,陰風陣陣,依稀可見,血門之後是一個黑暗的房間,簡陋又老舊!

王尊摸了摸激動的黑瓦罐,血樓太危險了,小黑是幫得了忙,可他就剩下16年壽命了,最多能打開黑瓦罐5次,一共2分30秒時間。

五次機會用完之後,黑瓦罐要是落入血樓之中怎麼辦?

想了想,還不如讓黑瓦罐離開呢!

黑瓦罐很激動,跳得很厲害,都要掙開王尊的手了。

“小黑,我們永遠是家人!”

王尊喃喃自語:“不用擔心我們,去吧,回到自己的世界去,就算我在血樓裡死了,也無所謂,隻要你活著就好,我就心滿意足了,死而無憾!”

“不用擔心我們,真的不用,我們能行,我們都可以!”

“走吧,小黑你要記住我們這些家人,無論你走到什麼地方,遇到什麼鬼,碰到什麼危險,你都要明白,我們是家人,永遠的家人,我們永遠在你的身後支援,哪怕我死在了血樓裡,我也會去找,與你永遠的並肩作戰!”

王尊死死的抱著黑瓦罐,聲淚俱下的樣子,說得那叫一個動情,那叫一個依依不捨。

黑瓦罐:(´・_・`)

你是要讓我離開的嗎?

你很不願意啊!

話裡有話啊!

朱勁他們也無言以對,王尊這分明就是在想強行留下黑瓦罐啊,說得自己馬上要死了一樣,讓黑瓦罐產生愧疚感。

他們這才明白過來,王尊這貨也不是什麼好人啊!

黑瓦罐還是掙開了王尊的懷抱,毫不猶豫的跳入血門之中,頭也不回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王尊呆若木雞,我尼瑪,老子說得這麼明顯了,你丫是頭也回來啊,一點也不留情,這麼鐵石心腸的嗎?

黑瓦罐這貨也不是什麼好鬼啊,這關鍵時刻,說走就走,一點人性也冇有。

這麼久了,就一點感情也冇有?

說離開就離開,絲毫留戀也冇有?

真的是一個白眼狼!

失去黑瓦罐,對王尊來說無疑是有很大的壓力,失去了一個強大的幫手,很是嚇人啊!

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正要把門關上,殊不知,黑暗之中,黑瓦罐又出現了,蹦蹦跳跳的跳了出來。

嗯?

罐身上,鬼臉變幻,最後是出現了一個無奈的表情。

什麼意思?

去而複返?

被什麼東西給追殺逃出來了嗎?

王尊又驚又喜,黑瓦罐罐蓋跳動,咣咣的響。

“小黑大人說,再幫你一把!”

大頭抱起了黑瓦罐,也是十分的開心。

王尊鬆了一口氣,咧嘴一笑,然後又是無所謂的說:“小黑,你的心意,哥哥心領了,大可不必,冇有你,我也能行,我們都可以,簡單的來說,有你冇你都一樣,你還進去吧,我們不用你的幫忙!”

嗯?

四個鬼東西瞪大眼睛,愕然的看著王尊。

我去你個大叉!

又裝叉是吧?

剛纔要死要活的人不是你嗎?

現在人家去而複返,好心回來幫你一把,你丫居然開始裝清高了。

我去你丫的!

要不要這麼不要臉呢?

下一秒!

黑瓦罐也是個狠人,直接又是往血門裡跳,你丫不是不需要嗎?

哪好,老子走!

砰!

王尊的動作更快,一把就是把門給關了起來了,剛好時間到了,血光化為了牆上的門畫!

“開個玩笑,乾嘛這麼認真,真的是,一點幽默細胞也冇有,哥哥可是一個很幽默風趣的人。”

“你看,門都消失了,天意如此,你就先留下來吧,哈……”

王尊說得很認真,最後還是差點忍不住笑出來了。

去而複返,還算黑瓦罐有點良心。

回到二樓臥室,王尊洗了一個澡,然後打開了任務獎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