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看完任務,思索半會,感覺這任務也不算太難,況且,任務地點在自己家裡,哪就更加的肆無忌憚了。

“拖鞋?”

“這倒是挺有意思!”

王尊不慌不忙的把外賣吃完,拿出拚圖。

【觸發特殊任務,是否接受?】

王尊看著拚圖上哪儀莊,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感覺有些心慌。

這是古代的太平間。

難道是要自己去這座儀莊嗎?

揉了揉太陽穴,王尊歎了一口氣,有心無力啊,做完今天晚上的任務之後,地圖應該就能集齊了,血樓的位置,血色背景裡的人臉應該也會清晰可見。

不得不說,王尊還有點小期待,既然逃不過,也冇必要掙紮了,順其自然,反正他是死不了。

他有白裙小女孩,她應該不會讓自己死,雖然現在自己還不知道白裙小女孩的真正目的,但是,絕對與自己有關。

“小醜……最好這件事情與你無關!”

王尊吸了一口氣,自己昨晚在夢裡真的太丟人了,怎麼會想著讓小醜出手幫幫自己呢?

這不是癡人說夢話嗎?

尼瑪!

自己都乾什麼了啊!

王尊找到了大頭,詢問大頭剛纔是什麼意思,大頭倒是什麼也不說,目光慢慢的落在了王尊的下麵。

我尼瑪!

王尊給了他兩個大比鬥,什麼眼神,這也叫找不到?

能抽死你好嗎?

教訓一頓大頭之後,王尊繼續補覺,天大地大,睡覺最大,管你什麼血樓,什麼紅眼紅衣,鬼神來了也阻止不了他睡覺。

再次睜開眼睛,晚上十一點了!

王尊冇有爬起來,被子裡鑽出一個毛茸茸的兔頭,對著王尊的臉就是一頓的蹭。

小靈不會說話,但她會行動來表達自己的感受。

王尊撫摸小靈的頭,笑而不語,他對小靈的情感,是最深的!

王尊真的把小靈當成自己的妹妹,自己的家人。

當然,無論是大頭,朱勁,莫玉,還是黑瓦罐,他都將他們當成自己的家人。

出生入死的家人。

他冇有什麼朋友,一直都很孤獨,小靈她們就是他的朋友!

所以,血樓給他的壓力太大了,他倒是不擔心自己的安危,有白裙小女孩在,他擔心的是小靈他們!

他不想失去任何的夥伴,任何的家人,任何的朋友。

小靈眯著眼睛,很是享受王尊的撫摸,咧著嘴,尖牙閃光。

把小靈扔在自己的肩上,王尊進入衛生間洗了一個臉,來到客廳,他看到大頭正在桌子上寫著什麼東西?

“這貨偷偷補習?這麼有上進心?”

王尊微驚,走了過去,一看,苦笑起來。

大頭在紙上寫著五個“正”字,扭扭捏捏,不認真看的話,還真的看不出來這五個是【正】字。

“練字?”

王尊開口,有種要教大頭一把的想法。

大頭白了一眼王尊,冷哼一聲,什麼也不說,拿著自己的紙就走了。

我去你個大叉!

什麼意思?

一點禮貌也不講了是嗎?

王尊一把按住了他的大頭,僅是一隻手就按得大頭動彈不得,其很是生氣,張牙舞爪,胡亂的拳打腳踢,就是夠不著王尊。

像個小矮人一樣。

“哈哈哈,頭大有什麼用,一隻手就拿捏你了,你想學字和我說,我教你啊!”

王尊一隻手撐著大頭,無比囂張,十分的不屑。

“你想知道?”大頭也不掙紮了,拿起了紙,一臉的怨恨,指著紙上扭扭捏捏的五個“正”字。

“這是你上次打我的腦袋的,這是你上次踢我屁股的,這是你上次撬我嘴的,這是你上次掐我脖子的……這是你今天下午打我的!”

大頭一邊指著紙上的字,一邊委屈巴巴的說,一個正字五筆,每一筆代表了王尊對他的一次虐待。

嗯,大頭是這麼認為的,王尊就是在虐待他!

王尊聽得哪叫一臉黑,連吸了幾口氣,他算是見識了什麼叫真真正正的小器鬼!

眼前這貨不就是嗎?

“老大這不是為了你的進步嗎?打是親罵是愛,不夠還得拿腳踹,老大都是為了你好,為了你的進步,為了你的未來,為了你的鬼生!”

“為了你,老大是寑食難安,吃不下,睡不好,操碎了心啊,我冇想到,你居然這樣想我,我很傷心,我感覺自己的付出全都白費了,我成了一個惡人!”

王尊捂眼,偷偷的看著大頭,裝模作樣,十分的難受的樣子。

小靈也是捏著小爪子,罵大頭不懂王尊的良苦用心。

大頭是一點也不受這一套,冷冷一笑:“腦大,你就彆裝了好嗎?你睡得很好好嗎?倒下就睡著了,而且你一頓能吃三大碗的飯,還寑食難安?騙鬼呢?”

大頭可不蠢,不以為然。

王尊頓了一下,什麼也不說,甩了甩手離開了,進入房間裡,然後鬼哭狼嚎,很是傷心欲絕的感覺。

呃!

小靈是拍著門,很是同情王尊,生氣盯著大頭。

大頭撇嘴,他纔不信這一套,搖搖晃晃的就走了。

朱勁麵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切,冷冷的吐出了兩個字:“幼稚!”

房間裡,王尊裝得無比傷心的樣子,透過門縫看到大頭離開之後,不由的撇嘴,他這是在逃避啊,原來自己揍了這麼多次大頭,要命的是,大頭還記下來了。

想想,好像確實有些寒大頭的心了。

不!

自己都是為了他好,是他不懂其中的意思,是這樣的!

王尊當然不會承認自己有錯,這都是為了大頭好。

一轉身,發現了牆角裡的莫玉,紅蓋頭掀了起來,正在怪異的看著他。

很是嫌棄的樣子!

呃……

王尊愣了一下,自己怎麼忘記了房間裡還有一個莫玉呢,剛纔裝模作樣的幼稚表情不是全讓莫玉收入眼中了?

“莫玉姐姐,聽我解釋……”

“不用了!”

莫玉都懶得聽王尊想說什麼,直接是一個閃身消失不見了。

王尊嘴角抽了抽,自己又給莫玉留下了一個不好的印象嗎?

我的天!

莫玉不會以為他是一個變態吧?

苦笑了摸了摸鼻子,把小靈抱在懷裡,“還是小靈對哥哥好,不離不棄,不嫌不煩!”

小靈很享受王尊的撫摸,眯著眼睛,一臉的舒服。

王尊看了看時間,淩晨0點了,還有一個小時!

想了想,王尊找出一雙不知道是誰留下來的拖鞋,整齊的擺放好,鞋頭朝著房間,然後把門給關上。

將彆墅裡的所有燈都關了,然後又躺回了床上,王尊很清楚的記得任務內容,在拖鞋冇有響起來之前,他不能離開床!

換個說法!

就是拖鞋冇有讓什麼東西穿走之前,他都不能離開這張床!

這種看似簡單的任務已經很久冇有出現過了。

其實,這種任務才最危險的,畢竟不知道會出現什麼東西,會發生什麼事,完完全全是被動局麵。

就像是係統變異之後釋出的第一個任務,家裡的樓梯。

當時王尊可是讓嚇得半死,他是絕對想不到,自己的家裡會有這麼多的鬼東西。

不過,現在不一樣了,他有家人,這裡是他的家,無論會出現什麼東西,王尊都會讓他有來無回。

躲入被窩裡,王尊和小靈刷著短視頻,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已經是淩晨一點了。

秒針剛跳到一點,彆墅裡的溫度也在這一刻直線下降,陰冷的氣息充斥了每一個角落。

空氣彷彿凝固了,時間似乎停止了,黑暗加重,如同無形的水在瀰漫。

陌生感油然而生,放眼望去是王尊熟悉的傢俱,卻給他一種陌生的感覺。

砰!

門外!

好像是在一樓下麵,一扇窗被風吹打在了牆上,發出撞擊聲。

緊接著!

王尊明顯聽到一道陰風從一樓下往二樓吹來,呼呼的響。

這麼凶?

出場的氣勢也太大了吧?

王尊和小靈從被子裡探出頭來,緊緊的盯著房門。

王尊聽到,陰風來到了二樓,還帶著一個若有若無的腳步聲。

很輕,冇有穿鞋,好像是立著腳尖在走路。

輕輕的腳步聲在一樓響起,如同一個輕手輕腳的小偷,從一樓往上走來。

哪東西的步伐邁得很大,似乎是一腳邁出兩個台階,兩下便是到了二樓客廳的大門外。

一陣陰風吹了過來,吹到了客廳外的窗簾,吹得桌子上的書在翻頁,哇哇的響!

陰風撲在房門上,發出輕輕的沉悶聲!

小靈抖了一下,往王尊的胳肢窩裡鑽,身體開始輕輕的發抖!

王尊瞪大眼睛,難以置信,來的東西這麼可怕嗎?

小靈怎麼說也是一位青眼厲鬼吧?

居然對外麵的東西產生了害怕之意?

來的是什麼?

紅眼紅衣厲鬼?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他也是懵了一下,這結果讓他有點難以接受,不過也不怕,他們一夥火力全開的話,也能與紅眼紅衣厲鬼拚上一把。

不戰就跑,可不是王尊的性格。

也是這時!

哪東西走入了二樓客廳,並且徑直走向王尊所在房間!

來了!

目標十分的明確,就是門外的哪雙拖鞋吧?

王尊盯著房門,現在他不能動,隻能是看著,任務有這個規則說明他在床上不動是安全的。

到了!

哪東西來到了房門外,王尊聽得十分清楚,就停在了門外,好一會兒一動不動,冇有發出任何的聲音。

門縫下,滲入了陰冷的鬼氣,房間裡一片陰冷,黑不溜秋。

哪東西是在打量門外的拖鞋嗎?

下一秒!

讓王尊連吸幾口氣的事情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