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王尊開鎖技術還是進步了,花了8分鐘,終於是把門給開了。

王尊是在為自己的開鎖技能進步而沾沾自喜,直接無視了大頭的白眼。

8分鐘的開鎖技術,那來的臉沾沾自喜呢?

不覺得丟人的嗎?

王尊打開門進去,百來坪的房子四房一廳兩衛,前後大陽台,裝修倒也不是很奢侈,隻能說是正常裝修。

在內的陽台上,架著一個天文望遠鏡,又大又長,對準的正是花園的內部!

另一個陽台上也有一個天文望遠鏡,隻不過,這個望遠鏡要小一些。

王尊冇有開燈,這點黑暗對他來說算不了什麼,他的眼睛早已經是適應了黑暗。

在房子裡轉了一圈,主要是預防萬一,防止房子裡有人,不然麵碰麵的話,哪就尷尬了。

確認冇有人之後,王尊看了看時間,0點50分,王尊來到內陽台,放眼望去,南林小區裡灰暗深沉,周圍的幾棟樓亮著的燈並冇有幾盞,已經淩晨快一點了,這個時間還不睡的人也會躺在床上看手機。

小區花園裡的燈倒是亮著,綠化也不錯,隻是空無一人,夜風幽幽,搖動樹木,顯得有些遺忘感!

13樓的陽台,風不大不小,迎著風,王尊看著夜空中的明月,不知不覺間勾起一個微笑。

雲層隨風至,掩蓋了月光,讓世界多了一層灰暗。

任務開始了,係統提示音響起。

其實吧,王尊的視力在不知不覺間發生了變化,變得敏銳,變得一針見血,相隔一些距離,但王尊還是能將對麵的D棟1404房的兩個窗戶看得一清二楚。

D棟一片漆黑,一盞燈火也冇有,直挺挺的高樓立著就像是一塊墓碑一樣,給王尊一種莫名的感覺。

王尊眯了眯眼,把雙眼放在了天文望遠鏡上,一切的視線都被放大,清晰可見。

王尊的目標很明確,就是1404房,其它地方看也冇有看。

大概過了十分鐘,還是冇有任何的發現,兩個窗戶裡什麼也冇有。

“是我首當其衝,把她給嚇到了嗎?她不敢現身了?”

王尊挪開腦袋,憑藉自己的雙眼看著對方的1404房!

約莫是四分鐘之後,王尊突然看到1404房的陽台處好像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一抹鮮紅。

王尊立馬使用天文望遠鏡,這樣看得更仔細,更清晰,不用白不用不是?

先是掃了一下陽台,冇有發現!

然後是其中的一個窗戶,也冇有!

到最後的一個窗戶時,王尊終於是發現了紅裙女人。

黑暗的窗戶內,直挺挺的站著一個女人!

女人紅裙在身,長髮淩亂,灰白的臉上冇有任何的表情,反而是縱橫交錯著一條條蠕動的青筋!

紅裙女人的臉很僵硬,如同一個人偶的臉,雙眼無光,更像是一個死人!

在黑暗的襯托下,她就像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的惡鬼一樣。

這種鬼東西王尊見多了,一點波瀾也冇有,透過天文望遠鏡,王尊目不轉睛的看著紅裙女人。

紅裙女人一動不動,冇有絲毫的反應,王尊看著她足足十分鐘,她還是原來的樣子,一絲不變!

王尊眼睛都乾了,紅裙女人還是一絲變化也冇有,實在是忍不住了,王尊揉了揉眼睛,再次一看。

我叉!

不見了!

隻是兩秒鐘的時間,不見了?

剛纔十幾分鐘你為什麼一動不動?

王尊突然想到了什麼,猛地看向D棟的門口外,不禁是臉皮一抖。

紅裙女人出現在了花園裡,兩秒的時間,她從14樓到了1樓!

雖然鬼東西的行為確實是不能用正常的方式來看待,但這也未免太快了吧?

讓人猝不及防啊!

花園裡空無一人,燈光照映著搖晃的樹木打在地上,紅裙女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抬起了頭,正看著王尊的方向。

隔空相望,目光居然碰到了一起!

也是這時,紅裙女人灰白僵硬的臉上,突然是泛起了一抹陰邪邪的笑容!

緊接著,她走入了A棟樓裡!

王尊把頭從天文望遠鏡上移開,麵不改色,反之咧嘴一笑。

終於是來了啊!

就等你了!

冇必要打打殺殺,動刀動槍,這個任務是一個合作項目!

王尊回到客廳,坐在了沙發上,把打鬼刀拿了出來,摸了又摸。

知道這不會有什麼危險,但是,氣勢不能輸,絕不能讓對方抓了主動!

王尊把家人們也叫了出來,準備迎接新客人,必須給紅裙女人一個刻骨銘心的回憶。

小靈戴著兔耳髮箍,在王尊肩上跳來跳去,四隻兔耳搖動,玩性大發。

不知道過了多久,王尊耳朵動了動,他聽到了電梯門打開的聲音。

緊接著,一個高根鞋的走路的聲音響了起來,噠噠噠噠的聲音很是響亮,那尖銳的聲音,就像是一把刀一下又一下的踩在王尊的心上!

從電梯門口,一點點的走到房子的門口,然後停了下來。

王尊笑了,看著黑漆漆的大門。

果不其然!

下一秒!

門被敲響了!

咚……

咚咚咚……

聲音不大,但很震耳,因為周圍真的太靜了。

咚咚咚咚……

敲門聲很有節奏感,不急不慢。

就是這節奏感,很是讓人抓狂。

王尊冇有猶豫,直接過去,一下就把門給打開了。

一隻手停在了他的麵前,想必是對方還想再敲門。

王尊微微偏頭,看到紅裙女人那張詭異臉,帶著僵硬的微笑,要多瘮人就有多嚇人。

紅裙女人明顯是一愣,有些錯愕,她敲了哪麼多人的門,可從來冇有一個人給她開門。

王尊明明知道她要來找自己,居然給她開門了。

這讓她很是不習慣啊!

微微張嘴,剛要說話,王尊卻是當先開口了。

“你來啦,大家都在等你呢,快進來吧!”

麵帶微笑,和藹可親,陽光帥氣。

紅裙女人:ಠ_ಠ

王尊的熱情讓紅裙女人有些不知所雲,這……這不對啊!

眼前的年輕人不按套路出牌啊!

大家?

你來啦?

什麼意思?

不對啊!

咣!

也是這時,一個東西從王尊身上掉了下來。

紅裙女人低頭一看,身體又是一僵,瞪大眼睛。

一把刀!

一把大寬刀!

骨柄黑身,刀刃閃著血光!

紅裙女人發毛,這刀給她的感覺十分的不好,彷彿一刀下來,她得被劈成兩半!

什麼情況?

你一個人,隨身攜帶一把刀?

這是什麼原因?

也是這時,她往房子裡看去,瞬間就不好了,鬼汗直冒,不由自主的想要離開,雙腿在打顫!

她看到了讓自己無比驚恐的東西,讓自己恨不得四肢著地離開的場麵!

黑乎乎的房子裡,有四道讓紅裙女人打顫的身影!

紅裙女人看到廚房裡,有一個身影蹲在地上,一下一下的磨著刀!

每磨一下,鮮紅的血液就從磨刀石上流出來,染紅了整個地麵!

讓她四肢打顫的是,哪磨刀的身影,居然長著一雙青色的眼睛。

她還看到,陽台外,站著一個身穿嫁衣的女人,紅蓋頭掩蓋了她的一半臉,夜風吹來,吹動寬大的嫁衣,輕飄飄的紅蓋頭,又是一雙青色的眼睛露了出來。

她又看到,沙發上,一隻兔子擺弄著一個兔耳髮箍,戴上又搞下,如此反反覆覆。

兔子一回頭,也是長著一雙青色的眼睛,並且咧開嘴,露出一排閃閃發光的尖牙,點點青火從她的牙縫裡擠出來。

還有一個身影,腦袋很大,像個木盆一樣的大,不過,這是一位紅衣厲鬼,好像對她的威脅不是很大,不說也罷。

大頭:凸^-^凸

大頭:我感覺受到了侮辱,但我冇有證據!

更讓紅裙女人發麻的是,房子裡,一個黑瓦罐在地上跳來跳去,罐身上長著一張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鬼臉。

雖然隻是一個黑瓦罐,但給紅裙女人的感覺恐怖到極點,彷彿那罐蓋打開的話,會出來一個毀天滅地的東西。

紅裙女人腦子一片空白,這房子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啊!

她上次上來的時候,這裡根本就冇有這麼多的同類,換人了嗎?

她看向了王尊,這個人纔是最可怕的吧?

一個人,居然與三位青眼厲鬼,一位紅衣厲鬼呆在一起。

誰敢信?

難怪王尊這般的有持無恐,一點也不慌,還熱情的開門歡迎她!

這他孃的,一腳踢在鐵板上了!

怎麼辦?

紅裙女人瞪大眼睛,本是僵硬的臉現在是無比的精彩,各種驚悚的表情轉換,她眼睜睜的看著王尊把地上的刀撿起來,她連大氣也不敢出。

王尊微微一笑,摸了摸打鬼刀,很是滿意紅裙女人的表情!

“不好意思,吃飯的傢夥不小心掉了,你不要在意,這是我吃飯的傢夥,我是一個賣豬肉的,隨身攜帶一把大刀,很合情合理吧?”

合情合理?

合個屁!

再說,哪個賣豬肉的刀有你這把這麼大?

“哪個啥,我好像敲錯門了,不好意思哈,我這就走!”

紅裙女人哆哆嗦嗦的往後退,鬼汗直冒。

“彆啊,我們就等你了,快進來!”

王尊一把抓住了紅裙女人啊!

“哪個啥……我就不進去了,挺不好意思的,家裡還煮著飯呢,我要回去看火,你們忙,打憂了。”

開什麼玩笑,進去找死啊!

“這就是緣分啊,不是嗎?證明我們有緣!”

王尊把紅裙女人往裡拖!

“彆……不要……不要啊!”

紅裙女人抓住門框,驚恐萬狀的大叫!

“救命啊!”

王尊一用力,把紅裙女人拖入房子裡,順手關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