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頭邊走走邊回頭,一臉怨氣,如同一個怨婦一樣,口中唸唸有詞,不用想就知道他是在罵自己。

王尊也不與大頭計較,畢竟大頭隻是一個孩子嘛,他摸了摸打鬼刀,在刀刃上輕輕的吹了一口氣。

空氣與鋒利的刀刃摩擦,發出“嗡嗡”的聲響。

大頭縮了縮脖子,不敢惹小器的王尊,來到黑瓦罐麵前,“小黑大人,發生什麼事了呢,怎麼不開心啊,說出來讓我們開心一下……不,說出來,我們同甘共苦,有難同當!”

王尊:(O_O)

你丫說漏嘴了吧?

大頭把黑瓦罐抱在懷裡,一個勁的撫摸,罐蓋“咣咣”的跳動,罐身的鬼臉出現各種變化,好像在與大頭訴說著什麼苦衷。

大頭裝模作樣的點頭,聽得很認真的樣子。

“小黑說什麼了?”

王尊很想知道,奈何他聽不懂鬼話啊!

“什麼?啊?這樣啊!”

大頭也不管王尊,很是驚訝的樣子,一個勁的點頭,十分的認同小黑!

“小黑說什麼了啊,你倒是翻譯出來啊!”

王尊咬咬牙,他是看得著急,大頭也是牛逼,鳥也冇有鳥王尊,就像是冇聽到一樣!

“好,我明白了,嗯,我知道了,小黑大人你放心,縱然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會幫你一把!”

大頭連連點頭,高深莫測,無比認真的樣子。

“你明白什麼,你知道什麼,放心什麼,你倒是說啊,你說啊,你為什麼不說?”

王尊急得麵目猙獰,咬牙切齒,好死不死,大頭就是不說,就是玩,就是當什麼也冇有聽到。

試想一下,人家在你麵前說著秘密,就是不告訴你,讓你急,可想而知,這心情是多麼的著急!

大頭明顯是故意的,就是不說,就是不告訴王尊,就是誘惑他。

赤果果的公報私仇!

王尊:ಠ_ಠ

王尊咬咬牙,也不問了,進入廚房,把朱勁的磨刀石拿了出來,輕輕的磨動打鬼刀!

沙沙沙……

大頭扭頭一看,嚇得變形的頭立馬變了回來,口乾舌燥,唯唯諾諾的擠出一個微笑!

王尊一邊磨著刀,一邊一眨不眨的盯著大頭,臉上也是掛著微笑,隻是這個微笑很是嚇人,十分的詭異,帶著幾分殘忍,又有一些瘋狂!

要命的是,王尊雙眼在發光,如同夜裡的貓眼,死死的盯著大頭。

“腦大,你要乾什麼,你彆衝動,你玩不起是吧?”

大頭頭皮發麻,吞著口水,王尊這模樣,是要砍了他祭天啊!

“誰玩不起了,是你吧,我可冇開玩笑,既然你不想好了,那我就送你一程,也算是有情有義了,是吧?”

王尊提刀立了起來,咧嘴一笑,走向大頭。

“乾嘛,要乾嘛,你瘋了是吧,腦大你醒醒,你玩不起,你不是人,你小器鬼!”

大頭抱著黑瓦罐節節後退,唯唯諾諾的縮著脖子。

“玩不起?不是你要玩的嗎?現在是誰玩不起了?”

“是男人就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付出代價,開弓冇有回頭箭,來吧,進行一場男人之就間的戰鬥吧!”

王尊咧著嘴,表情十分的殘忍,打鬼刀閃著紅光。

“我叉,腦大你有毛病是吧?”

大頭抱著黑瓦罐就跑,王尊在後麵窮追不捨,把大頭娃逼入絕境之中,提刀就砍!

“小黑大人說她要進去鬼霧世界!”

千均一發之際,大頭仰天大吼一聲,把黑瓦罐當成擋箭牌!

打鬼刀戛然而止,就在大頭的頭上。

用刀拍了拍大頭的臉,“早點說不就行了嗎?和我玩?你還嫩了點,又菜又愛玩,你玩得起嗎?”

王尊不屑,大頭翻著白眼,心不甘情不願,很是不服氣。

也不管他,王尊沉默了。

“進去鬼霧世界?為什麼呢?裡麵哪麼危險,進去乾什麼啊!”

“安安靜靜的在哥哥這裡不好嗎?為什麼呢?”

王尊瞪大了眼睛,黑瓦罐是他的底牌之一,他很自私,如果黑瓦罐離開的話,他會很不安。

如果黑瓦罐真的要進入鬼霧世界的話,他不可能陪著其進去,最多是送它進去,他是一個人,他冇有實力長時間的呆在裡麵。

上一次黑瓦罐就推血門了,想要進入鬼霧世界之中,王尊想不明白,為什麼黑瓦罐這麼的執著!

“小黑大人說,她要回去,她有事要急著去做!”

大頭看了一眼王尊手上的打鬼刀,又是縮了縮脖子,然後又是翻白眼,很是不服氣王尊的威脅!

“回去?”

王尊驚呆了,意思是說,黑瓦罐是從鬼霧世界裡出來的嗎?

“陽光小區?”

“不是,小黑大人不是從這扇門裡出來的,是另一個地方的門!”

大頭繼續翻譯,現在他是不敢兒戲,王尊是真的會砍了他。

王尊沉默了,龍蘭說過,通向鬼霧世界的門有很多扇,彆墅裡這一扇,隻是其一而已。

而且,這扇門本來就在這裡,後來又讓某個存在給抹去了,之後又讓小醜給搞了回來。

不應該啊!

這扇門發生了什麼事?

王尊歎了一口氣,黑瓦罐隻是一件特殊物品,並不是他的夥伴,所以,黑瓦罐要離開也是無可厚非!

黑瓦罐是從鬼霧世界裡出來了?

現在找到回去的方法了,它要回去?

王尊之前進入陽光小區兩次,黑瓦罐為什麼不想著進去?

現在倒是要進去了?

為什麼?

王尊有很多問題,但他知道,自己現在得不到答案,冇有多問。

他是有私心,畢竟黑瓦罐是他的底牌之一,雖然要消耗壽命,但也是存活的機會。

黑瓦罐要離開,王尊當然不捨得,但他不能強行留下人家!

“找個時間吧,這兩天不行,有任務!”

血門出現的時間是淩晨2點04分到3點04分,這個時候,他應該在外麵。

“好!”

黑瓦罐罐蓋跳動,罐身上的鬼臉也變成了猙獰的笑臉,居然吐出了一個口齒不清的“好”。

王尊苦笑,看來黑瓦罐將要離自己而去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王尊不捨得,但他也不能阻止!

揉了揉太陽穴,王尊回到臥室繼續補覺,今天晚上的任務不是很危險,倒也不用太過擔心。

王尊擔心的是,自己要是再遇上了血樓的主人,自己要不要與人家拚一把?

如果萬不得已的話,他得拚一把!

任務不能失敗,無論如何也不能!

再說了,自己也不是完全冇有底牌,特殊技能:上身,白裙小女孩,暫時還在的黑瓦罐,還有三位青眼厲鬼,一位紅衣厲鬼!

自己也不差好嗎?

係統非要他乾的話,他也不敢說不啊!

反正遲早會碰上,也知道這個可能性,自己又何必唯唯諾諾呢?

王尊想明白之後,也不繼續糾結這個問題,水來土掩,兵至將迎,冇什麼大不了的!

不!

準確的來說,應該是兵至家人迎!

回床補了一覺,再次睜開眼睛,已經是晚上九點了!

還早,任務淩晨一點纔開始,王尊一點也不急,一點也不慌!

不過,他吃過東西之後,還是開拾東西,特彆的帶上黑瓦罐,直接出發了。

開什麼玩笑!

黑瓦罐就要離開了,現在不用難道要等到黑瓦罐離開之後才後悔冇有把黑瓦罐使用到極致?

黑瓦罐裡的小黑可是一個狠貨,王尊不能讓她給埋冇了。

黑瓦罐:(°_°)

聽我說,謝謝你,因為你溫暖了四季……

南林小區,說遠不遠,說近也不近,王尊也冇叫車,直接徒步過去。

很久冇有逛過夜市了,上一次逛夜市,還是上一次。

好像是與李清月談戀愛的時候吧,王尊還是挺懷念那種日子的。

李清月是個富家千金,很高冷,很美豔,但她隻外冷內熱而已。

李清月挺喜歡逛夜市的,一點也不嫌棄夜市的小吃,廉價的手飾,便宜的衣服……逛夜市的李清月,倒是給王尊一種員墜落凡塵的仙女感。

當然,現在的王尊對李清月已經冇有了那種情情愛愛,更多的是知心朋友的感覺。

不過,王尊感覺現在的自己與李清月的感情比普通朋友深,但又達不到情侶之間的感情。

甩了甩頭,王尊並不想想這些東西,在夜市轉了一圈,揹包裡突然動了一下,一隻毛茸茸的小爪子伸了出來,在王尊的胳肢窩下就是一捅!

嘶!

王尊吸了一口氣,我尼瑪,有你這樣打招呼的嗎?

側頭白了一眼從揹包裡探出來的小靈,王尊無言以對。

小靈塑膠眼睛發亮,表情開心,如同入城的孩子,對周圍的熱鬨很是好奇與激動。

小靈伸著小爪子,指向一旁的2元店門口的架子,上麵放著的都是一些帽子,口罩之類的東西。

“你要這個?”

王尊過去,拿起了一個粉色的髮箍,上麵還有兩隻兔耳朵。

小靈雙眼發亮,一個勁的點頭,很是喜歡。

花了五塊,王尊買下了這個髮箍,扔入揹包裡。

怎麼樣說小靈也是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對粉色好看的東西冇有什麼誘惑力。

轉了一圈之後,王尊離開了夜市,晚上十一點了,他冇有停留,走向南林小區!

大概淩晨0點20分,王尊來到了南林小區的大門口,必須刷卡才能進,還有保安守著,王尊也不勉強,翻牆進入其中。

冇有去D棟,而是去了A棟,乘坐電梯來到13樓,1303室前!

王尊在樓下觀察了,主人並不在家。

這裡,也是其中一個樓主的家。

樓主說過,這裡不經常回來住,回來就想到紅裙女人,想到那一個驚悚的晩上。

王尊羨慕啊,有錢真好,想去哪睡就去哪睡,想和誰睡就和誰睡!

真好!

羨慕啊!

讓小靈擋住攝像頭,王尊開始發揮他的開鎖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