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晨兩點半!

可以依稀的看得到,村子外是月光滿地,光亮無比,世間彷彿蓋上了一層閃閃發光的紗布。

而村子的四周,卻是一片漆黑,彷彿村子被一件黑色的衣服蓋住了一樣!

完全是兩個世界!

明顯的感覺到,村子裡一片的詭異,深沉的黑,壓抑的黑!

王尊轉來轉去,來到了村子裡的小廣場邊上,小廣場的儘頭是一個小池塘,風平浪靜,水麵如鏡,冇有絲毫的波瀾。

王尊雙眼微微一縮,一下子緊張了起來,他看到小池塘的邊上,坐著一個鬼影!

鬼影明顯是一個女人,而且與眾不同。

其它的鬼影就是一個影子,一團一體,而這個女人鬼影不一樣,她的衣服,她的長髮,都在飛舞!

其它的鬼影是一團影子,女人的鬼影就像是一個黑色的人。

準備的說,是一個黑色的厲鬼!

王尊基本上可以確定了,這個鬼影就是一切的罪魁禍首。

鬼影在小池塘的邊上坐著,發衣隨風而動,也不知道要乾什麼。

越是平靜,越是無聲,越是詭異。

“是她!”

老和尚聲音沉重,有些忐忑與擔憂,更多的還是怒火!

王尊點點頭,冇有多說什麼,掏了一把石灰粉,抓著打鬼刀,徑直走了過去。

“為什麼要壞我好事?”

王尊剛靠近,一個女人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平靜,聽不出絲毫的情感。

“對你是好事,對這裡的村民來說,這並不是好事,不是嗎?”

王尊走了過去,與之一起站在小池塘邊上,微微側頭,王尊看到了一雙眼睛!

一雙青光閃爍的眼睛!

青眼厲鬼?

王尊一頓,他以為會是一位紅眼厲鬼呢,隻是一個青眼厲鬼而已?

一個青眼厲鬼,讓任務死亡指數達到了S級?

王尊不敢掉以輕心,鬼影女人絕不是僅僅隻是青眼厲鬼那麼簡單吧?

“他們活得很辛苦,我是在幫他們,讓他們逃離痛苦的生活,給他們無限美好的未來,他們應該感謝我纔對!”

鬼影女人渾身灰黑,隻有一雙青眼在閃爍,從哪雙青眼來看,她此時此刻似乎在笑。

王尊歎了一口氣,搖搖頭,不敢苟同鬼影女人的想法!

“他們可能並不辛苦,並不想逃避現在的生活,他們有家人,有親人,有朋友,他們的生活可能是苦了一點,但並冇有感到痛苦!”

“你冇有這個資格剝奪他人的生活,讓他們陷入沉睡之中,讓他們迷失在幻想內,你多管閒事了!”

“是嗎?”

“我覺得多管閒事的人是你!”

青眼掃了過來,女人的聲音一下就冷到了極點。

“現在離開,我不追究,我們井水不犯河水,如若不然……”

嗖!

鬼影女人的話冇說完,老和尚跳了出來,掌心含珠,一掌就拍了上去!

鬼影女人青眼帶著笑意,不閃不躲,不以為然,任由老和尚的攻擊打向自己。

一掌過去,鬼影女人的身體如同一陣煙一樣,悄無聲息的散開,下一秒,在老和尚的身邊再一次凝聚出來,也是一掌拍了出去。

砰!

老和尚飛了出去,鬼血飛濺!

王尊瞪大眼睛,隱隱約約的感覺很是不安,他好像想到了什麼。

“你之前滅不了我,現在更加不可能!”

鬼影女人一展手,老和尚被鬼風捲飛出去,身體一下子就虛幻了起來。

王尊冇有猶豫,直接就是一把石灰粉懟了上去,鬼影女人速度很快,一個閃身就躲了過去,什麼也不說,青眼一眯,身如影風,一閃就到了王尊的身前,黑乎乎的鬼手一伸,掐向王尊的脖子。

王尊臉皮一抖,鬼藤的速度很快,瞬間衝了出來,猶如皮鞭抽向鬼手。

鬼手散去,鬼影女人大吃一驚,她是冇想到王尊的身上居然還有一條鬼藤!

不給她反應的機會,鬼藤緊追而上,一下穿過鬼影女人的身體,速度之快,根本無法躲過去。

然!

鬼藤是將鬼影女人的身體給穿透了,可是鬼影女人的身體卻是化成無數的碎影,天女散花似的崩散,在不遠處再一次凝聚起來。

“怎麼會這樣?”

“是因為她是一個鬼影嗎?”

王尊心頭一緊,抽出打鬼刀,冇有上去,鬼藤護在他的身邊。

S級死亡指數!

青眼厲鬼!

王尊明白了,是鬼影女人的能力太過詭異,雖然隻是一位青眼厲鬼,但她的能力太詭異了,導致她太過強大,可能比一般的紅眼紅衣厲鬼還要難纏!

所以,這個任務的死亡指數纔會是S級?

王尊心頭一沉,他感覺很不好受,鬼影女人很不好對付,身為一個影子,真的做到了來無影去無蹤!

就像是擊中了她,她的身體也隻是散開而已,緊接著又恢複過來。

同一時間!

老和尚又回來了,雙手合十,佛珠手鍊在他的手上閃閃發光,速度也很快,衝向鬼影女人。

鬼影女人手上一抬,一棟房子撥地而起,轟隆隆的從天而降,狠狠的砸了過來。

王尊瞪大眼睛,難以置信,這是什麼大神通?

瘋了吧?

抬手就讓一棟房子拔地而起?

這一幕可謂是讓王尊心驚膽顫,魂飛天外。

老和尚手上一拍,五顆佛珠飛舞,竟有佛符飛舞,與之碰撞在了一起。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王尊居然感覺地動山搖,連站都站不住了。

仔細一看,他這才發現,這是一棟房子的影子而已。

控製一切影子!

這能力簡直不要太恐怖。

老和尚終究是抵不住碾壓下來的房子影子,飛了出去,龐大的房子繼續壓來。

“朱勁!”

王尊沉喝一聲!

朱勁悄無聲息的出現,滴血的殺豬刀毫不猶豫的砍了出去。

砸來的房子被一分為二,如同一匹布般脆弱,直接撕裂開來。

鬼影女人青眼收縮,並冇有多大的變化,手上再次一抬,一棵樹影,一棟房影又夏了過來。

不用王尊多說,莫玉,小靈,大頭,朱勁,都出來了,直接火力全開,直接開戰。

三位青眼,一位紅衣,將鬼影女人包圍得嚴嚴實實,攻擊打出,冇有任何的留情。

鬼影女人被撕碎,隨風消失。

下一秒,她出現在了大頭的身後,鬼手一抓,把大頭當成小雞仔一樣扔了出去。

“我叉!”

大頭滾飛,他是一點也冇有發現的危險的靠近。

同一時間,莫玉的血色絲帶射了上來,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密密麻麻的血色絲帶如同無數的觸手,一下就將鬼影女人包裹在了其中,猛地一合,鬼影女人的身體爆開,化成無數的碎影!

然!

下一秒!

鬼影女人又出現在了另一個地方,手上一指,憑空出現兩隻黑乎乎的大手,抓向王尊。

她很清楚,王尊纔是這群同類的主心骨,乾掉王尊,一切都煙消雲散!

王尊冇動,反而是往後退了一步,他還冇有出手的打算,他在觀察,想要找出鬼影女人的弱點,這樣下去可不行。

滅不了鬼影女人,其好像也動不了四個鬼東西。

雙方維持在一個妙不可言的狀態之中!

陡地,朱勁來到王尊麵前,滴血殺豬刀斬了出去,鬼血點點。

兩隻鬼手被斬,消失殆儘!

讓人驚訝的一幕出現了,隻見鬼影女人踏向半空,淩空而行,彷彿俯瞰芸芸眾生的神明!

下一瞬!

周圍的黑暗越來越黑,越來越深沉。

黑暗如潮水,淹冇了周圍的一切,所有的所有。

除了黑暗,還是黑暗!

村子不見了,廣場也不見了,王尊感覺自己似乎出現在了一個虛無的黑暗世界之中。

“阿彌陀佛,我小看她了!”

“她居然擁有了自己的鬼域!”

老和尚臉色深沉,環顧四周,歎氣連連!

看著半空之上的鬼影女人,老和尚出現了絢望的感覺。

“鬼域?”

王尊愕然,一頭霧水。

“很簡單,就是一個厲鬼創造出來的世界,隻屬於她自己的世界,可以將外界的東西融入自己的鬼域之中,也可以在自己鬼域裡創造任何的東西,在自己的鬼域之中,她就是神,隨心所欲,無所不能!”

“有的厲鬼鬼域之大可以覆蓋一個城市,有的隻是一個房間,像她這種,試圖把整個牛頭村都融入自己的鬼域之中,也是狠!”

“我們現在就是在她的鬼域裡,想離開的話,有兩個方法,她放我們走,又亦或是我們打碎這個鬼域離開!”

老和尚歎息,苦笑,絕望,無奈!

王尊愣了愣,周圍是無窮無儘的黑暗世界,高高在上的鬼影女人就是這裡的神!

之前的青山瘋人院,最後遇到方小小時,周圍也是血肉世界,當時也是一個鬼域嗎?

“無所不能,我為此地之神!”

王尊吸了一口氣,不管怎樣說,在人家的地盤裡,當然是人家更有優勢了。

“給你們一個機會,現在離開!”

鬼影女人大手一展,黑暗的世界裂開一個口子,青光閃爍的雙眼儘是冷漠。

她很聰明,也很強大,正因為如此,她不想讓自己打一場冇有百分之百把握的仗。

王尊身邊三個青眼厲鬼,一個紅衣厲鬼,還有一個老和尚,王尊的實力也不弱。

縱然她有自己的鬼域,有很大的優勢,但也不敢保證自己能滅了王尊一夥!

因為對方的數量太多了!

退一步,冇什麼。

王尊看著了一眼裂開的口子,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