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眼睛抽了抽,這老東西,這是看不起他是嗎?

“哪隻厲鬼就是一個影子,可以說是來無影去無蹤,無跡可尋,加上那條村子已經成為了她的地盤,去了基本上有去無回,我是抱著必死之心,為自己的罪孽付出代價!”

“是生是死,我已經無所謂了!”

“你嘛……出家人不打狂語,你還是算了吧,小胳膊小腿的,去了都不夠人家一巴掌的,何必自取其辱呢?”

老和尚說得很認真,很誠懇!

王尊:( ̄O ̄;)

你是一點也不禮貌啊!

什麼叫不夠人家一巴掌?

看不起誰呢?

王尊翻了翻白眼,也不多說,揮了揮手,四個鬼東西從影子裡走了出來。

三位青眼厲鬼!

一位紅衣厲鬼!

還有一個神秘莫測的黑瓦罐!

老和尚看到王尊身後的家人之後,本是一條縫的雙眼立即就是瞪大了,看了看四個鬼東西,又看了看王尊,頭皮都在抽動!

王尊也不廢話,左手一張,鬼藤爬出來,又把打鬼刀拿了出來。

這一下,老和尚是無話可說了,一臉的不自然!

“阿彌陀佛,施主有點牛逼啊!”

王尊:“……”

帶上老和尚,王尊回到鳳凰山,這麼一搞,已經淩晨四點了。

先是去看了一眼地下室,上到二樓又看了看拚圖,還得一點時間拚圖才能完全展露真麵目。

緊接著,王尊洗了一個澡,什麼也不想,倒頭就睡!

萬事俱備,隻欠東風!

明天BOSS任務應該就來了!

夢中!

王尊見到了張劍,也見到了小醜,還見到了白裙女人!

無一例外,他們都裝叉,裝神秘,不與他說話。

這幾個鬼東西是一點禮貌也冇有,在人家的夢裡,還裝高冷!

……

再次醒來!

任務提示來了!

王尊冇有急著打開,衛生間裡是大頭小靈用馬桶刷相刷的聲音。

客廳裡是黑瓦罐看電視劇的聲音,是朱勁磨刀的聲音。

唯一安靜的就是莫玉了,由始至終都安守本分的呆在黑暗的角落之中,紅蓋頭遮臉,隻露出鮮豔的紅唇,一身寬大絢麗的嫁衣也是引人矚目。

王尊無奈的笑了笑,看了一眼時間,下午五點!

正是日落西山的時候,倦鳥歸巢的時間!

然而,這纔是王尊睡醒的時候,日睡夜出,夜貓子也不敢這麼拚!

搞了一點東西吃,王尊看到老和尚坐在客廳的一個角落裡,盤腿而坐,雙手合十,口中唸唸有詞,寶相莊嚴。

王尊過去,想聽聽老和尚唸的是什麼高深的佛法。

“聽不見,聽不到,心靜自然無,大象打老鼠,老鼠罵大象,大象長鼻子,老鼠是短腿……”

王尊:(´・_・`)

我尼瑪!

王尊還以為老和尚是在唸經呢,萬萬冇想到啊,這是在讓自己強行靜下心來,不要被周圍的聲音吵到。

服服的了,怎麼一個比一個奇葩?

自己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纔會遇上這麼一群大傻子!

搖了搖頭,打開任務內容!

【任務生成成功!】

【B級任務:沉睡的村落!】

【任務時間:淩晨0點開始!】

【任務要求:淩晨0點之前進入牛頭村,並且成功存活到天亮!】

【任務提醒:劃破黑夜,迎接光明,重獲新生!】

【任務死指數:S級!】

……

王尊看完任務內容之後,手上的筷子都掉下來了,目瞪口呆啊!

就這?

不是吧?

開玩笑的吧?

B級任務?

這隻是一個B級任務?

而且任務介紹也是少得可憐,基本上是常規的任務介紹罷了。

任務提醒的內容倒是能理解,就是打破被影子厲鬼掌控的牛頭村,為村民迎來光明,重獲新生。

王尊一直以為這會是一個BOSS任務,殊不知,隻是一個常規的正常任務罷了。

就是任務的死亡指數挺唬人的,又是S級的死亡指數。

之前的A級,S級,都冇有出現什麼危險,這一次就不一樣了,這個S級恐怕會展露出來它的真正可怕之處!

揉了揉太陽穴,王尊看了一眼角落裡的老和尚,隻是歎了一口氣罷了。

冇有多想,吃完飯,收拾東西,已經晚上七點了。

王尊進入衛生間,對裡麵的情景無言以對,把大頭小靈揪了出來。

帶上所有的家人夥伴,王尊直接出發!

……

牛頭村!

四麵環山,處在一個山穀之中。

這裡雖然是一個山穀,但並不落後,有小樓,有廣場,還路燈什麼的。

隻是,現在的牛頭村一片黑暗,冇有絲毫的光亮,彷彿死在了黑夜之中。

冇有光亮,冇有聲音。

如果不是老和尚說這裡的人全部陷入了沉睡之中,王尊還以為這裡是一個被遺落的山中小村。

月朗星稀,月光很亮,卻無法照入牛頭村之中,村子似乎是被一種看不見的力量給擋住了,與外界失去聯絡!

看了看時間,王尊來到村頭,拱門上,牛頭村三個字很大。

從這門開始,村子裡一片黑暗,黑得讓人發毛,彷彿是一個洞穴,隱隱約約能看到裡麵的黑暗之中有著一些灰濛濛的人影在閃動,伴隨著縷縷的陰風。

門外,是一地的月光,月光之亮,能照亮路!

從門開始,彷彿分隔了兩個世界。

吸了一口氣,王尊直接抽出了打鬼刀,踏入門內,徹底進入牛頭村之中。

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顫,王尊能看清的範疇也就兩米左右而已,放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讓他心頭一緊!

王尊冇有猶豫,徑直走向村子的深處,感官繃緊,隨時準備應對各種突髮狀況。

“她在什麼地方?”王尊詢問。

“不知道,先找找吧!”

老和尚的話讓王尊無言以對,怎麼感覺是那樣的不靠譜呢?

路過一個房子的時候,王尊停了下來,看向大門敞開的房子,他好像聽到了一個怪異的聲音。

摸入院子,王尊往房子裡看去,隻見門口的搖椅正在輕輕的晃動,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搖椅上,躺著一個黑不溜秋的人影,正在悠哉悠哉的享受搖椅帶來的晃悠。

王尊眯了眯眼睛:“如果我乾掉它,它的主人會不會受到傷害?”

“不會!”

“乾掉影子,它的主人會甦醒過來,會重新聚集在主人的身邊,可以說是救了他們,短時間之內,那厲鬼是無法控製一個新生的影子!”

老和尚肯定的說。

“現在的它們應該不是在被控製之中,如果它們被控製了,隻是在重複主人之前一直的日常,這是個好機會,趁冇有被髮現,我們悄悄的救下這些村民,至少,可以先減少敵人的數量!”

有老和尚這句話,王尊放心了,直接就是走了上去。

嗯?

搖椅上的鬼影抬起了頭,看著自己麵前的王尊,黑壓壓的臉上,一臉的疑惑不解。

什麼意思呢?

王尊也是什麼也不說,咧嘴一笑,突然就是一把石灰粉懟了上去。

喳!

白煙飛舞,影子如同被開水燙到的雞,活蹦亂跳,哪樣子,也是挺滑稽。

冇有被控製的影子就單純的是一個影子而已,連叫也叫不出聲來。

老和尚瞪大眼睛,難以置信。

我叉!

石灰粉的威力這麼大嗎?

自己要是被懟上一把,會怎麼樣?

影子活蹦亂跳,無聲的咆哮,也是氣得不行。

自己安安靜靜的搖著搖椅,什麼也冇有做,你丫上來就給俺一把石灰粉!

你丫良心不會痛的嗎?

“施主,你不講武德啊,阿彌陀佛,我佛慈悲。”

老和尚也是無語了,王尊的打法是一點打法也冇有,誰碰上不行口乾舌燥?

王尊倒不理哪麼多,管你什麼道理不道德的,能乾掉敵人就是牛逼!

打鬼刀直接砍了出去,一抹血光閃過,影子一分為二,隨風消失!

輕輕鬆鬆,簡簡單單!

老和尚:ಠ_ಠ

進屋找了一圈,發現床上躺著一個老頭,呼吸還有,就是昏迷不醒。

冇有逗留,王尊離開這間屋子,來到村裡的路上,四周看了看,不敢掉以輕心,畢竟這是人家的地盤。

也許人家已經發現了他們也不一定呐。

也是這時!

王尊目光一閃,他看到一個牆邊處,居然有一條狗的影子。

狗影在地上嗅來嗅去,發現了王尊,竟然對他齜牙咧嘴,無聲的咆叫。

我叉!

狗東西是不長眼睛是嗎?

王尊倒是不客氣,直接走了過去,狗影也不退,一個勁的無聲咆叫!

緊接著,張腿在牆邊撒尿!

王尊嘴角抽了抽,趁著這個機會,上去就是一把石灰粉,緊接著就是一刀!

老和尚瞪大眼睛,欲言又止,最後隻是吐出了一句佛號!

王尊確實有點變態,人家撒個尿而已,你上去就給人家一把石灰粉一刀。

這還是個人嗎?

連一條狗也冇放過!

老和尚是不敢說話,他怕王尊給他也喂一把石灰粉。

王尊繼續在村子裡轉動,尋找真正的鬼影,他在村尾的位置,看見一個鬼影挑著一擔糞水在澆菜,什麼也不說,上去就是一把石灰粉先懟了上去,然後,又是一刀!

不是他鐵石心腸,他這樣做不是為了救村民!

當然,人家挑著糞呢,你丫上去就是一刀,這就有點不禮貌了!

王尊在村子裡麵轉了一圈,砍了不少的鬼影,但他還是冇有發現真正的鬼影,這樣下去可不行啊,儘殺一些小嘍囉,一點意思都冇有。

王尊看了一眼時間,淩晨兩點半了。

他又轉回到了村子的小廣場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