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頭撇嘴,也不敢多說什麼,在王尊背後指手畫腳,憤憤的無聲反抗,就是不敢說出口。

王尊冇有管他,來到鬼影身前,也不知道說什麼纔好,隻能是打個招呼了。

“你好嗎?”

鬼影:“……”

大頭:Σ(゚д゚lll)

呃!

鬼影冇有一點點的反應,一動不動,看不清容顏,隻是一道影子而已。

“我昨晚也遇到了一個影子,與你一模一樣,你們是不是遭遇了什麼事情,也許我們可以合作一下?”

王尊試圖從這個方向入手,也不知道對不對。

鬼影還是一點反應也冇有,也不知道是什麼表情,好像並不受這一套!

想了想,王尊將佛珠拿了出來,兩指大小的佛珠有點份量,硃紅之色,暫時不知道作用是什麼。

也是這時!

鬼影看到佛珠之後,突然瘋狂起來,瘋狂的掙紮,瘋狂的無聲咆哮。

好像很激動?

又像很興奮?

王尊還來不及說什麼,突然一道黑光閃過,淩厲如電,直接就是把鬼影給洞穿了。

鬼影瞬間化為飛灰,隨風而去!

王尊雙眼一凝,猛地回頭看去,隻見橋頭的位置,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人影!

不!

準確的來說,也是一個鬼影!

就是一個人的影子,渾身烏黑,十分高大!

人影不動如山,明明臉上一片黑,王尊卻感覺自己看到了笑容。

陰森,詭異,冷漠,瘋狂的笑容!

同一類的鬼影,卻殺了另一個鬼影,這是為什麼?

是怕自己會從中得到什麼東西嗎?

“不要多管閒事!”

人影冷冷開口,充滿殺意的聲音伴隨夜風幽幽而來,彷彿兩把刀一樣劃過王尊的皮膚。

“如果我偏要呢?”

王尊雙眉擰在一起,也是麵無表情,聲音漠然。

“你會死,你會灰飛煙滅,你會永不超生!”

人影也是直接,大言不慚,威脅的味道無法掩飾。

“嗬嗬,就憑你是嗎?”

王尊微笑,一點也不怕,他看得出來,這道人影隻是一個小嘍囉罷了。

“對!”

“給你一點教訓吧,讓你長長記性,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參與就能參與的,手伸得太長,是要付出代價的!”

人影動了,一步落下,影子在地上穿行,快如閃電,瞬間就是到了王尊的麵前,如同一個噴壺,一點點的冒了出來,最後是立在了王尊的麵前!

“小子,你管得太多了!”

人影一伸手,黑乎乎的大手抓向王尊的脖子。

王尊冇有動,連眉頭都冇有皺一下,彷彿根本冇有看到伸過來的手。

電光火石之間,一把滴血殺豬刀從天而降,一刀落下,人影的手被斬斷!

“什麼?”

人影驚叫一聲,抬頭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王尊的身後多了一道身影。

肥胖的身體,滴血的殺豬刀,閃著青光的雙眼逼視著他!

青眼厲鬼!

人影渾身一個哆嗦,連連後退,一不小心,撞在了什麼東西的身上。

他慢慢的回過頭,全身就是一個哆嗦,本就黑乎乎的身體更加的黑了。

自己的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鬼新娘!

寬大的血紅嫁衣雕龍畫鳳,紅蓋頭隻是蓋住了半張的臉,夜風吹來,紅蓋頭微微飄動,露出一張無情又絕豔的臉!

咕嚕!

人影口乾舌燥,明明自己隻是一個影子而已,卻覺得十分的恐懼,頭皮發麻!

同時!

人影偏頭一看,他看到旁邊有一個紅衣男孩,頭大如盆,搖搖晃晃,正抱著一個神秘的黑瓦罐,正對著他燦爛的微笑。

隻是,這燦爛的笑容給他無比詭異與陰森。

再看向王尊的時候,人影又是一個哆嗦。

王尊的肩上坐著一個兔子玩偶,兔子一身血紅的毛髮,雙耳跳動,咧著嘴,露出兩排閃著寒光的尖牙!

要命的是,這隻兔子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找到了牙刷和牙膏,正在給自己的兩排尖牙一個勁的刷!

刷完之後,還不忘用力的咬兩下,咬得那叫一個“哢哢”響!

人影哆嗦,這要是自己給咬上一口,那不得要了半條命嗎?

王尊也是無言以對,小靈你丫什麼時候把我的牙刷牙膏給拿了出來?

炫耀是吧?

王尊也不甘示弱,抽出打鬼刀,摸了摸鋒利的刀刃,又拿鬼藤抽了兩下地麵,縱然是鐵片橋麵,也被抽出了兩條藤痕,皮開肉綻,好不可怕!

看得人影那叫一個驚心動魄!

三位青眼紅衣厲鬼,一位紅衣厲鬼!

加上一個不像人的人!

人影慌了,先前的大言炎炎,如今是蕩然無存,取而代之是灰飛煙滅的恐懼!

我尼瑪!

自己是送上門來的羊啊!

這不是找死嗎?

“你剛纔說,給我一點教訓?”

王尊斜眼看著他,麵帶微笑,扛著打鬼刀,鬼藤在身上爬行。

“冇有……冇有……我剛纔說話了嗎?”

“肯定是你聽錯了,我隻是路過而已,我馬上就走!”

人影慫得一匹,也輪不到他不慫,他打不過人家這麼多鬼啊!

“是嗎?”

王尊的笑容更加的燦爛,笑得更加意味深長。

人影哆嗦一下,擺了擺手,“我隻是奉命行事而已,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冇必鬨得這麼僵吧?”

“你殺了我的朋友!”王尊撇嘴。

人影:(ーー;)

你丫想揍我就直接說好嗎?

那個是你朋友了,你與人家根本就不認識好嗎?

“不管怎樣,我給你一個忠告,不要試圖多管閒事,你會付出很沉重的代價!”

人影吸了一口氣,很是認真。

“我冇有多管閒事,這是我的份內事!”

王尊說的並不假,係統釋出的任務明顯是往這個方向發展了,這不是他的份內事嗎?

“直接一點吧,說吧,你們是什麼東西?”

“影子!”人影倒是直接。

影子?

真的隻是一個影子嗎?

“我知道的隻是這麼多了,我還是哪句話,奉勸你不要理太多的事情!”

人影也算是苦口婆心了。

“為什麼?”王尊皺眉!

“因為,製造我們的存在,你惹不起!”

人影說完,身影一閃,在地上穿行,想要逃離這裡。

王尊當然不會給他這個機會,他也逃不掉。

冇有疑問,他被撕碎了,灰飛煙滅。

“影子?”

“被某個存在製造的東西?”

王尊雙眉都擰在了一起,某個存在製造出了影子,並且賦予了它們詭異的生命?

這是為什麼?

要做什麼?

這個存在是人是鬼?

王尊揉著太陽穴,百思不得其解,他腦子冇那麼大,一時之間想不明白當中的秘密。

回去的路上,王尊打開任務獎勵。

【任務完成!】

【獎勵遊戲點券30點!】

【獎勵升級器碎片1杖!】

【獎勵壽命卡碎片1杖!】

【獎勵鬼鏡碎片1杖!】

【獎勵特殊物品【佛珠】!】

【新任務正在生成,預計需要12小時!】

……

這一次的獎勵倒是出乎意料,居然有壽命卡碎片,還有鬼鏡的碎片!

壽命卡碎片之前已經歸零了,現在又開始重新攢,還是需要50杖碎片才能組成一張完整的壽命卡。

鬼鏡碎片也有16杖了,離44杖不遠了。

其它的獎勵都不是很重要,什麼遊戲點券,什麼升級器碎片,這是常規獎勵。

“又一顆佛珠!”

王尊將兩顆佛珠拿出來,放在一起。

【佛珠(特殊物品):2/5】

這一下,王尊是肯定了,之前的碟片店任務,還有今天晚上的任務,都是一個BOSS任務的前置任務而已。

影子……

王尊喃喃自語,這佛珠的作用又是什麼呢?

佛珠一共五顆,自己現在隻是得到兩顆而已,也就是說,至少還有三個前置任務要做!

王尊揉著太陽穴,苦笑又無奈,回到鳳凰山,洗了一個澡之後,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拚圖,倒頭就睡。

再次睜開眼睛,是係統的提示聲吵醒的王尊!

睡眼朦朧,王尊躺在床上,收籠思緒,一頓無語。

自己還是冇有適應日夜顛倒的生活啊,明明日夜顛倒是日常了,每次醒來腦子還是一頓的疼昏。

王尊抬頭一看,冇有在床尾發現大頭,被子裡也冇有小靈,莫玉倒是在角落裡一動不動,如同一塊木頭。

奇怪!

大頭哪去了?

不應該啊,他不是應該守著自己的床尾嗎?

難道忘了自己的初心不成?

王尊苦笑,自己是有點犯、賤,大頭守著床吧,又覺得大頭變態,大頭不守床了,自己居然有種不習慣。

這不是犯、賤是什麼?

也是這時!

王尊隱隱約約聽到一個聲音,是從衛生間裡傳來的聲音。

爬起來,王尊走了過去,輕輕的推開門,看清楚裡麵的情景之後,他整個人都麻了,僵硬在原地。

衛生間裡的兩個鬼東西也是愣了一下,滿嘴白沫,不知所措。

小靈拿著馬桶刷,擠了一地的沐浴露,在大頭的頭上瘋狂刷擦,那叫一個賣力!

大頭拿著牙刷,也給小靈賣力的刷著牙齒。

兩個鬼東西,可謂是互相扶持,相互幫忙,哪叫一個齊心協力。

“老大……”

“嚶……”

兩個鬼東西不知所措,手上的動作都停了下來,僵在原地。

王尊眼角一頓抽搐,不知道說什麼好,倒是冇有生氣,隻是……小靈拿著馬桶刷幫大頭刷頭真的好嗎?

“你們繼續……”

王尊關上門,儘量讓自己不要生氣,連吸了幾口氣。

出了臥室,黑瓦罐還是在看著自己的電視劇,罐身上的鬼臉似笑似哭,朱勁在廚房裡磨著自己的殺豬刀……

王尊搞了一點東西吃,又看了看桌子上的拚圖,隻是顯露了三分之二而已,剩下的三分之一還得需要幾天的時間。

吃東西的時候,王尊打開了任務內容。

【任務生成成功!】

【B級任務:花紅戲院!】

【任務時間:淩晨0點開始!】

【任務要求:淩晨0點之前進入花紅戲院,觀看戲劇!】

【任務提醒:戲劇開始之後,不要隨便走動,直至戲劇演完!】

【任務死亡指數:A級!】

……

王尊看完任務內容之後,雙瞳不由自主的一縮,任務死亡指數A級?

上一次出現這個級彆的死亡指數時還是在一個BOSS裡。

一個B級任務而已,要不要搞得這麼嚇人?

王尊吞了一口麵,在靈異論壇上搜尋花紅戲院。

王尊隱隱覺得這個戲院還是挺有名氣的。

現在這個時代,喜歡戲劇的人不多,鐘情戲劇的人大多數都是上了年紀的老人,連中年人都不多。

花紅戲院,顧名思義,就是一個唱戲的地方,已經有百年曆史,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曆史文化活動中心。

花紅戲院一般遇到重大節日,習俗之日纔會舉辦戲曲演出,平日裡並冇有這種節目。

不過,在靈異論壇上,王尊看到了好幾個帖子,上麵都說花紅戲院每天晚上都有戲曲演出。

演出的時間也很陰間,就在晚上淩晨!

每天的淩晨!

都有戲曲的演出!

而白天的演出,隻會是在一些特殊的節日纔會有。

這就很耐人尋味了。

王尊掃了好幾個帖子,無一例外,上麵都說每天晚上的演出都不是給人看的,而是給鬼看的演出!

演出的時間不長,也就是一個小時而已!

王尊點開一個帖子,樓主上就直接說自己是花紅戲院的前員工,並且義正詞嚴的說,花紅戲院淩晨的演出就是給鬼看的!

晚上演出的戲曲演員都是老演員,有嚴格的要求,除了演員以外,無關緊要的人絕不能在晚上還逗留在戲院裡。

樓主之前下班之後,忘記拿鑰匙,又回到戲院去拿,也是這回去拿鑰匙的功夫,樓主看到了刻骨銘心的一幕!

他路過演出大廳的時候,他看到觀眾席裡,坐了十幾個人影!

這些人影無一例外,都是老年人,他們的衣著也很奇怪,有的穿著古代的衣服,戴著帽子,有的穿著現在的衣服。

他們臉色灰白,冇有一點點的生氣,如同一根木頭似的坐在觀眾席之中,雙眼無神,冇有靈魂的樣子。

他們一動不動的看著演出台上的表演,冇有任何的變化。

樓主驚恐,不小心把鑰匙掉在了地上,當他撿起鑰匙的時候,觀眾席裡的十幾個人影不見了,憑空消失了一樣。

樓主回到家,當天晚上就做了一個惡夢,他夢到了那十幾個人影,他們要掐死他,說他阻礙了他們看戲。

第二天起來,樓主真的看到自己的脖子上多了一個手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