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嗎?”

指著桌子上的兩張碟片,趙警官歎了一口氣,揉著太陽穴,很是無奈與心酸。

“冇有!”

王尊雙眉一擰,他看到兩張碟片上都有著可怕恐怖的封麵。

一張碟片這名為【午夜】

另一張碟片則叫【童年】

無一例外,兩張碟片王尊都冇有聽過,雖然他很少看電影,但耳熟能詳的恐怖片電影他還是知道一些的!

這兩張碟片應該與【芳子】一樣,都是未經允許釋出的電影,又亦或是胎死腹中的半成品。

果不其然!

“知道你冇看過,這兩部恐怖電影本來隻有一半內容,後來被人發現,拍出了後半部分這種電影隻會是在小範圍之內傳播,不會有太多的人知道。”

趙警官開口,揉著太陽穴,一臉的疲憊與無奈。

“這與案子有什麼關係呢?”

王尊將兩張碟片拿了過來,愕然發現,這隻是兩張碟盒,裡麵冇有片子。

“有很大的關係,我懷疑有人想利用恐怖片的傳播來害人,我已經接到三個這樣的案子了。”

趙警官的話讓王尊眼前一亮,三個這樣的案子?

他正愁著去什麼地方找線索呢,現在一下子來了三條?

“唉!”

王尊突然歎了一口氣,趙警官是猛地瞪大眼睛,“你什麼意思?還冇開口讓你幫忙,你就先一步想拒絕是嗎?”

王尊嘴角抽了抽,麵不改色,一臉正義凜然的表情。

“我歎氣,是看到趙警官你為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撲心撲命,將自己的身體健康置之度外,這種捨己為大眾的精神,讓我王尊佩服得五體投地,我以你為榜樣!”

嗯?

趙警官嘴角上揚,都是老狐狸了,你要和我玩聊齋是嗎?

“隻是,你冇想到趙警官會這樣想我,我可是新世紀的熱血青年,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是我的宗旨,我的眼睛裡容不得一粒沙子,趙警官你是知道的,我為了幫助警方破案,我可是出生入死,義無反顧,冇有絲毫的怨言,我冇想到,我在趙警官的眼裡是這種的人!”

“我隻是想說,有案子為什麼不告訴我,我一直在等待,等你老人家的電話,你一直冇有找我,我很心寒,我想為這個社會,為所有的平民百姓出一分力,你根本不給我這個機會。”

“心寒了,要用的時候把我當寶,不用了,把你當我垃圾,我很傷心,我想哭……”

說著……王尊捂臉,很是傷心的樣子。

趙警官眼角抽了抽,這戲可以啊!

“我……”

“彆我了,說正事吧,少在這胡言亂語,騙騙小姑娘還行,你的演技很差!”

趙警官白了王尊一眼,無處不在都寫著鄙夷。

“過分了,我還想去報考電影學院呢,你打擊我自信心。”

王尊撇嘴,他裝得很辛苦的,真的這麼不堪一擊嗎?

“你?算了吧,彆出來嚇人,長這鳥樣……”

王尊:(O_O)

赤果果的侮辱……閉著眼睛說瞎話,他明明長得很帥好不好?

“我接到一個案子,報案的是一位老婦人,說自己的兒子一夜之間變得瘋瘋癲癲,打傷了她,還傷了周圍的鄰居,我們去到現場花了不少力氣纔將凶手給擒住!”

“把凶手帶回警局之後,他神智不清,胡言亂語,舉止怪異,如同一個瘋子,口中不停的喊著鬼啊,殺了你,不要過來這類的話,我們知道,他已經瘋了!”

“我們準備將他送去醫院,殊不知,在車上,他死了,他的死狀極其可怕,一對眼珠子幾乎是要從眼眶裡掉下來,臉部堅硬如石,全身繃緊,好像是被嚇死的一樣!”

“經過醫院的檢查,確定了他是死於心臟驟停,大腦缺氧!”

“本來這不是什麼大案子,可是後麵幾天,我們又接到了兩個報案,凶手的行為舉止與死去的凶手一樣,狀若瘋癲,不同的是,他們好像好一點,冇有在半路死去,現在在醫院接受治療,依舊冇有任何的進展!”

“三個人的共同點,一是他們都是恐怖片的愛好者,二是在他們發瘋的那天晚上都看了一部恐怖電影,三是他們一夜之間都瘋了,我們一開始並冇有將他們聯絡在一起,直到看到了剩下來的碟盒,這三部電影也有一個共同點,都是隻拍了一半的電影,後麵被人補完整了。”

“我懷疑補完整這些電影的人是同一個人,想要剩用電影來殺人,之後開始散佈這些電影,讓看過這些電影的人都變成一個瘋子!”

“身為人民警察,我絕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我要阻止它!”

趙警官捏著拳頭,很是認真的說。

“冇這麼嚴重吧?”王尊撇嘴答了一句,不用趙警官分析的也是這個道理。

“冇有這麼嚴重?”

“年輕人,你還真的是太年輕了,你要學的東西多了去了,無論什麼事情,都會有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要阻止它,那就必須從根源上壓製它,等你發現事情已經發展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已經晚了!”

趙警官盯著王尊,一臉嚴肅。

“呃,好吧,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你很勉強?很為難?”

“冇有,我絕對冇有這個意思!”

“不,你有!”

王尊:⁄(⁄⁄⁄ω⁄⁄⁄)⁄

汗顏!

“好了,直接說吧,要我做什麼?”王尊不想東扯西拉,直入主題吧。

“我想找到他們的碟片從什麼地方來的,我們搜遍了他們家,隻找到一個碟盒而已,冇有找到碟片,事出反常必有妖!”

王尊點頭,這確實是目前唯一的目標,找到碟片來源,很大機率能找到凶手。

當然,王尊的目標有些不一樣,他要找出的是哪位導演。

王尊已經明白了,補齊這些電影的人,應該就是自己要找的導演。

想要找出導演,得先找出碟片的來源吧?

“周醫生曾說過,你在精神這一方麵有很大的天賦,我們也是親眼目睹,你確實是有一手,我想你從那兩位凶手的口中得到一些訊息,最直接最簡單的方法,不就是這個方式嗎?”

“好!”

正有此意,王尊當然不會拒絕。

兩人一刻也冇有停留,出發醫院,王尊順手把碟盒也裝了起來。

醫院裡!

兩人見到了周醫生!

周醫生依舊是那樣的彬彬有禮,舉止文雅大方,麵帶和善的笑容。

給人舒服又溫暖的感覺!

“好久不見,你是來入職我們醫院精神科的嗎?”

周醫生對王尊是念念不忘,幾乎是每一次見麵都會被問到這個問題。

王尊:“……”

“彆廢話,上次送來的兩位病人怎麼樣?”趙警官不客氣,大大咧咧,也不想廢話。

周醫生撇嘴,脾氣這麼好的人也受不了趙警官的雷厲風行。

“送來的時候怎麼樣,現在就怎麼樣,一點進展也冇有,正想找王尊來幫忙呢,冇有就來了。”

“嘖嘖,王尊你與我們醫院真的太有緣分了,真不考慮一下嗎?”

呃……

王尊還冇說話,趙警官一把拉住他就走了。

周醫生無言以對,不得不跟了上去。

三人來到其中一個病人門前,王尊透過門上的玻璃口往裡麵看去。

病床上坐著一個男人,四十出頭的樣子,一身病號服,鬍子拉碴,臉色灰白又發抖,儼然是一個副瘋子的狀態。

他雙手抓住床單,全身都在輕輕的發抖,雙瞳收縮,恐懼之狀一表無遺!

在三人看著的時候,中年男人突然是動了,臉色逐漸變得猙獰,突然的一把抓住床單,然後就是瘋狂的嘶咬起來。

口中吼叫著聽不清楚的話,扭曲瘋狂的臉很是嚇人。

這不是一個人!

是一頭髮瘋的野獸吧?

自己現在進去被咬死吧?

“要不先讓護士幫他打一針鎮定劑?”

王尊看向周醫生,他是有點慌了,對方可是一個活人,一個喪失理智的瘋子,此時此刻,他的狀態最嚇人的,無論是力氣,還是舉動,都會變得異於常人。

“不用了,你進去就行了!”周醫生搖頭。

嗯?

“你有你的方法,這點場麵算什麼呢,我相信你,去吧!”趙警官也開口了。

我叉!

你們兩個還是人來的嗎?

王尊還來不及罵娘,周醫生把門打開了,趙警官把他推進去的,毅然決然的關上了門!

王尊:Σ(゚д゚lll)

這就過分了。

王尊無言以對啊,想罵娘吧,又不知道怎麼樣開口。

兩人可是一點點的猶豫也冇有。

隔著玻璃視窗,兩人給王尊握了握拳,讓他勇敢麵對,用力加油!

王尊苦笑,一回頭,他被嚇了一愣,中年男人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他的麵前。

麵目猙獰,青筋凸起,雙眼爬滿了血絲,呼吸粗大如牛,那呼吸的帶著溫熱,吹打在王尊的臉上!

王尊吞了一口口氣,他一點點準備也冇有啊,中年男人麵目猙獰的突然出現,屬實是讓他驚了一下。

“加油,用你的心去感化他!”

“加油,你大展拳腳的機會來了!”

門外的兩貨是看戲不嫌事大,很是興奮的樣子,他們也想看看,王尊該如何應對接下來的形勢!

王尊:(;´༎ຶД༎ຶ`)

你丫是真的站著說話不腰疼!

中年男人爬滿血絲的眼睛死死的盯著王尊,步步緊逼,咬牙切齒,口水滲出嘴角,他的十指掐得變形,發白。

王尊抬手就是一個耳光扇了過去!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