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說出名字的時候,他明顯的看到老人臉皮抖了一下,他掩飾得很好,但王尊目光銳利,還是第一時間發現了這微少的變化。

“芳子……我聽說過這部電影,是一位島國導演拍的電影,不過隻是拍了一半,按理來說,它不會被正常發售的,但有一些恐怖片愛好者將後半部分給補齊了,暗地裡發行,也引來不少人的喜歡!”

“這部電影說的是一個叫芳子的女人被丈夫陷害拋屍,芳子化為厲鬼回來找丈夫報仇的故事!”

“知道這電影的人不多,小夥子,你是怎知道的?”

老人輕喝一口咖啡,淡淡的說道。

王尊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過敏銳,還是某種習慣的問題,他總感覺老人好像有點不一樣。

但又說不上來什麼地方不一樣!

“我是一位恐怖片愛好者,平時的愛好就是看恐怖片,更渴望有朝一日能成為一位恐怖片的演員,我曾經在墳地睡過覺,在鬨鬼的小區吃過飯,在赫赫有名的鬼樓做過運動……”

“我聽說【芳子】是一部很奇怪的電影,看過完整版的人都發生了怪事,我自認膽子大,也想看一看!”

王尊微笑,麵不改色,雙眼帶著期待的光芒。

這是實話,他很期待【芳子】這部電影能給他帶來什麼樣的體驗。

“哦?你還想成為一位恐怖片的男演員?”

老人明顯是雙眼一亮,但他還是掩飾得很好。

“有什麼問題嗎?人總得有個夢想吧?是不是?最好的夢想當然是讓自己的愛好成為自己的職業!”

老人點頭,上上下下的看了王尊一眼,指了指自己門上的一個告示!

王尊這才發現,門上還有一張手寫的告示!

【尋找誌同道合,愛好恐怖片,有意想成為恐怖片的朋友,男女不限,有意者聯絡劉老闆!】

王尊微微驚訝,他隻是隨隨便便說一嘴,機會就上門來了?

要是自己真的有這個夢想的話!

“有冇有這個興趣?”老人笑了。

“是哪位導演?”王尊裝出欣喜若狂的樣子。

“我的一位老朋友,他也是一位恐怖片愛好者,後麵自己成為了一位導演,專門拍攝恐怖片,當然,他名不經傳,隻是一個無人知曉的愛好性導演而已,自己找人拍,拍了也不發行,留著分享給誌同道合的恐怖片愛好者!”

“報酬可不少哦,我聽說一場戲至少10W!”

老人的話充滿了誘惑力,王尊聽得都心動了,一場戲10W!

“此話當真?”

老人點頭,“要不要我幫你聯絡一下?”

王尊想了想,還是搖搖頭,一聲歎息,“過幾天吧,我這幾天有事,不是很方便!”

老人也冇有強求,隻是點點頭而已,臉上溫善的笑容很燦爛。

“給,你要的【芳子】,看完它,你還想對恐怖片感興趣的話,這個演員的位置非你莫屬!”

老人隨看一拿,遞給王尊一張碟片。

封麵上,是一口枯井,井裡伸出一隻血淋淋的手。

封麵上的“芳子”二字也是鮮紅至極,並且往下滲血。

僅是這一個封麵,就讓人有種臉皮發緊的感覺。

王尊咧嘴一笑,順手接過,並且付了錢,“我很期待與這位導演見麵,並且參與他的電影!”

“希望你能成功!”

王尊擺了擺手,直接離開。

老人坐回椅子上,閉目養神,好像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一樣。

回到鳳凰山,王尊把碟片扔在電視機上,並冇有第一時間播放,恐怖片當然得三更半夜關了燈看纔有意思。

現在隻是傍晚,早著呢!

王尊嘴角上揚,“他說店裡很亂,客人要找碟片得花上不少時間來尋找,可他一伸手就把【芳子】給拿給我了!”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慮了,總覺得老人有種莫名其妙的不好感。

王尊出門吃了一點東西,在燈紅酒綠的街上轉了一圈纔回到家裡。

已經十點了!

王尊洗了一個澡,在床上看新聞,刷手機。

淩晨0點!

係統彈出提示!

任務【導演】開始,72小時倒計時開始計算。

看著倒計的時間,王尊放下手機,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拚圖。

來到客廳,王尊將碟片拆開,雙眉不由的一跳。

光麵上明顯有很多的劃痕,深淺不一,看哪劃痕,似乎被劃上去的時候,當時的人很憤怒。

“還能播放嗎?”

王尊翻了翻,光亮的那一麵已經不知道被劃上多少道劃痕了,這樣還能播放嗎?

王尊已經猜到了,應該是之前的人看【芳子】的時候被嚇到了,一怒之下的傑作!

淩晨0點20分!

王尊打開電視機,將許久冇用的DC機通電,將碟片放了進去。

把彆墅裡所有的燈都關掉,隻有電視機幽幽的白光,雪花螢幕如同一個無儘的世界。

王尊感覺應該是播放不了,冇想到螢幕閃了一下之後,居然還是播放出來了。

而且畫麵冇有絲毫的卡頓!

這就耐人尋味了。

王尊背靠沙發,一眨不眨的看著電視機螢幕,有意為之的恐怖音效迴響在每一個角蕩裡。

王尊是不怕,反而很期待迅速播放到芳子從井裡爬出來的畫麵。

也是電影播放一半的時候,畫麵明顯是卡了一下,然後再播放的畫麵就有些不一樣了。

灰黑,陰森,扭曲,音效也變得不一樣了,更加的詭異。

這部分應該就是後來者接上去的內容。

王尊雙眉跳了跳,這部分幾乎是冇有任何劇情可言,完全是為了恐怖製造恐怖。

終於的終於,在淩晨1點30分的時候,芳子從井裡爬出來的畫麵終於是出現了。

畫麵變得很灰白,時不時閃一下,音效也在這時全部停了下來,整個世界在這一刻變得寂靜無聲。

鏡頭在推進,然後便是進入了井裡,一個人暗出現在了畫麵裡。

畫麵一下子,又出現在了地麵上,離井大概四五米的距離。

周圍是一個小樹林,時值深秋,落葉飛舞,隻剩下光禿禿的樹枝,一片肅殺凋零的景象。

也是這時,出現了一個聲音。

一個微弱的呼吸聲,在井裡響起,緊接著就是爬動的聲音,有東西從井裡一點點的爬上來。

井裡傳出了呼吸聲,爬動的聲音,這個鏡頭畫麵很是吸引人,讓人忍不住想知道從裡麵爬出來東西長什麼樣子!

王尊也被吸引了,緊張的從桌子上抓過一把瓜子,哢哢哢的就嗑起來,目光冇有移動分毫。

隻是,這個過程被拉得太長了,讓人有點失去耐心。

大概一分鐘的時間!

終於,一隻血淋淋的手從井裡伸了出來,一把抓在井邊上。

緊接著便是第二隻血淋淋的手!

再然後,就是一個蓬頭散發的人頭伸了出來。

長髮淩亂,蓋住了她的臉,長髮厚重,冇有將她的臉露出絲毫。

“來了!”

王尊嘴角上揚,不由自主的有些興奮。

女人從井裡爬了出來,長髮晃動,一身白衣,隻有雙手會動,下半身似乎失去了知覺。

女人爬出了水井,來到厚重的落葉上,以手為腳,一點點的往前爬來。

長髮雖然蓋住了她的臉,但王尊能感覺得到,女人在死死的盯著他。

一點點,速度不快,電視螢幕也在這時發出了閃爍,每閃一下,女人就靠近了不少。

三個閃爍之後,女人離電視機的螢幕就剩下一步之遙了。

嘶!

不得不說,這畫麵有點嚇人,灰白的色彩,詭異的女人,閃爍的畫麵,真的讓人感到很不安。

王尊也算是見多識廣了,不由自主也有些緊張,連嗑兩顆瓜子。

如果是正常的電影,這個時候應該轉換鏡頭,但眼前的畫麵並冇有變,反之,女人一伸手,血淋淋的手搭在了電視機螢幕上,留下一個血淋淋的血手印。

突如其來的啪一聲,王尊冇有一點點的準備,被嚇了一跳,女人也隨之滑下了電視螢幕的下麵,消失不見了。

應該完了吧?

王尊感覺也就這樣吧,這個畫麵他期待了很久,冇想到,最後隻是一個哆嗦,之後便是變得索然無味了。

不過如此吧!

準備一下,因為真正出現的時候是在電影完了之後從電視機裡爬出來,而不是現在。

然!

對方不按套路出牌,一片雪花的電視螢幕上,突然抬起了一隻手。

血淋淋的手一把抓住了螢幕的框架,直接是從電視裡出現在了現實。

王尊雙眉一跳,這麼急不可耐嗎?

要出現了?

怎麼到他這裡就這樣的與眾不同?

王尊頓了一下,並冇有多想,反之是舔了舔唇,來得正好,大點乾,早點散,正好可以睡一個好覺。

被人吵醒的滋味,可不好受啊!

王尊冇有動,依舊是背靠沙發,不緊不慢的嗑著瓜子,靜看女人的表演。

一隻血淋淋的手從電視螢幕裡伸出來,然後是第二隻,緊接著是女人蓬頭散發的腦袋。

再然後,女人的上半身從電視螢幕裡探了出來,一點點的往外挪,一點點的爬出來。

身體隻是爬出了一半而已,似乎有點吃力,可能是王尊的電視機有點小,卡住了她的身體。

王尊:ಠ_ಠ

女人左右搖了幾下,還是無法掙脫,似乎是被卡死了。

想出來不行,退回去倒是可以!

王尊停下嘴,睜大眼睛,鼻孔也大了幾分。

他該怎麼辦?

要不要幫幫人家呢?

“哪個……小姐姐,要幫忙嗎?”

女人:(O_O)

我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