喳地一聲!

門外,響起了四個鬼東西憤怒又瘋狂的咆哮聲,瘋狂的在砸門,在嘶吼,在大叫!

王尊連看也冇有看一下,轉身就走,不是他太雞賊,是他們太傻叉了。

居然相信自己的獵物會想與自己交朋友,這不是天方夜譚嗎?

憤怒的咆哮還在,鐵門被砸得咣咣響,王尊不為所動,正準備離開鬼霧世界。

也是這時!

咳!

一個咳嗽聲突然在A棟裡響起,好像是從樓頂的方向傳下來的。

咳嗽聲並不大,但十分的沉重,充滿威嚴與神秘。

咳嗽聲一出,門外的四個鬼東西停下來了,一絲聲音也冇有再響起。

緊接著便是一個接一個的關門聲,急不可耐,爭先恐後的關門,彷彿要發生什麼很恐怖的事情。

王尊太陽穴一跳,他又回到門前,從貓眼往外看去,烏黑的樓內,一片安靜,之前偷偷打開的門全部關上了。

門外的四個鬼東西不見了。

被乾掉了?

還是離開了?

王尊不得而知,不過,他又產生了一個大膽,他想打開門找一找哪咳嗽聲的主人。

到底是什麼層次的存在,咳一聲就能讓一個青眼厲鬼為之恐懼,其它房間的鬼東西也不敢發出絲毫的聲音。

這是絕對的壓迫啊!

外麵一片漆黑,陰風幽幽的吹,冇有任何的聲音。

要多詭異就有多瘮人。

王尊也是膽大,居然真的打開了門,儘量讓自己不發出任何的聲音。

陰風撲麵,王尊小心翼翼的從樓井往上看去。

也是這一看!

王尊雙瞳不由自主的縮了縮,冇有絲毫的猶豫迅速縮回頭,把門關上,並且死死反鎖。

王尊抹了一把額頭,已經是一頭的汗了,心有餘悸,呼吸在加重。

他看到了無法想象的場景!

一個烏黑的身影坐在過道的圍牆上,手上拿著一個人頭,雙手悄無聲息的一動,便是將人頭扒成了兩半!

然後,那人影將當中的東西挖了出來,往自己的嘴裡送!

這個場麵,王尊還是能接受的!

讓他心神不寧的是,那人影發現了他,並且看了他一眼!

明明一片漆黑,王尊卻感覺自己看到了一雙充滿瘋狂與怨恨的眼睛。

不是青眼,也不是紅眼,卻比紅眼帶來的威勢更可怕!

王尊不敢想象那是一個什麼東西,他現在還心跳加速,口乾舌燥。

抹了一把汗,王尊往臥室走去,準備離開這裡。

他思索再三,還是覺得這裡不要輕易進來,因為真的太可怕了。

不是人呆的地方!

也是這時!

剛想踏入臥室的王尊停了下來,他有所感覺,看向另外一個臥室,哪個擺著靈台的臥室。

燈光往黑乎乎的臥室照去,王尊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口水,瞬間就是頭皮發麻,目光掃向周圍。

廚房,陽台,廁所,還有那個關著門的臥室!

一切正常,冇有任務的變化。

可是,擺著靈台的臥室卻發生了變化!

靈台上的黑白遺照,位置變了!

本來的位置是遺照朝著一麵空牆,現在黑白遺照朝著門口的位置!

黑白遺照被動了,被調轉了方向!

黑白遺照上的女人笑容很燦爛,很幸福,可在此時此刻王尊的眼中,這笑容是哪樣的毛骨悚然。

彷彿是在陰冷的笑,在怨毒的笑!

王尊吸了一口氣,他一直在門口守著,不可能有鬼東西逃進來。

也就是說,把黑白遺照調轉方向的東西,在這個房子裡麵!

如果先前自己交朋友的時候,那東西給他一刀,他不得嗝屁了嗎?

想想就背後發涼,王尊口乾舌燥,不敢再停留,心有餘悸,自己真的太大膽了,一點後天也冇有想過。

王尊進入臥室,幸好衣櫃的門還開著,血光閃閃,退路冇有被堵死!

王尊剛要進去,也是這一瞬間,王尊聽到了一個開門聲,咯吱的一聲!

不是外麵彆的房間門,而是客廳裡傳來的開門聲音。

王尊硬著頭皮,往外一看,正好看到對麵的臥室門打開了一條縫!

縫裡!

是半張灰白的人臉!

冇有絲毫感情的眼正在盯著自己。

王尊一把將房門關上,迅速鑽入衣櫃之中。

一陣血光之後,王尊回到了自己家的地下室裡。

扶著牆,王尊口乾舌燥,艱難的吞著口水,臉色不由自主的變得蒼白。

自己都乾了什麼?

瘋了吧?

不過,仔細一想的話,如果哪臥室裡的東西要乾掉自己的話,有的是機會,為什麼不這樣做呢?

去將黑白遺照調轉方向的也是他嗎?

哪臥室裡,隻有他一個嗎?

一大堆的問題,王尊是找不到答案,現在心跳還在急劇的跳動!

大概三分鐘之後,血門化為了門圖,徹底消失。

王尊這才真正的鬆了一口氣,抹了把汗,如釋重負。

A棟裡的可怕人影!

404室裡藏著的東西!

還有無數房間裡住著的東西!

無一例外,都在告訴王尊,陽光小區A棟不是一個人呆的地方!

“老大,裡麵有什麼?把你嚇成這個慫樣?”

大頭好奇又驚訝,朱勁,莫玉,小靈,也是錯愕。

他們與王尊為非作歹,不,同流合汙,不……與王尊同甘共苦這麼久,他們還是頭一次看到王尊露出這樣的表情!

震驚,恐慌,不安,惶恐!

之前,王尊麵對任何厲鬼可都冇有這樣的表現。

裡麵有什麼?

讓王尊都臉色蒼白。

“恐怖,大恐怖,裡麵絕非人呆的地方!”

“我看到了一個比紅眼厲鬼還要可怕的東西!”

王尊嚥著口水,盯著他們說。

四個鬼東西沉默了!

他們一起,也就恰恰與一個紅眼厲鬼拚一把罷了,勝負還是一個未知數。

裡麵有一個比紅眼厲鬼還要可怕的存在。

這不是直接說裡麵還不是他們可以涉足的領域嗎?

“切……有什麼了不起的,老大你不帶我大頭進去而已,不然,我得讓那東西跪下叫大頭爺爺,我大頭有什麼場麵冇見過?”

“就這?”

“小場麵!”

大頭是不以為然的擺手,一副唯我獨尊的樣子。

王尊:⁄(⁄⁄ ⁄ω⁄⁄ ⁄)⁄

裝叉你倒是挺在行,打架你是第一個倒下的。

王尊白了他一眼,不想鳥他,這才發現,黑瓦罐真的變形了。

罐身上,被夾出了兩條痕!

讓王尊不解的是,黑瓦罐在不停的撞擊牆上的門圖,罐蓋“咣咣”的響。

嗯?

“它說什麼?”王尊皺起眉頭。

“它想進去!”大頭也是奇怪。

小黑大人不愧是鬼中龍鳳,老大已經說了,門後是一個危機四伏的險地,小黑大人還想進去,這份勇氣,讓人自愧弗如!

“它為什麼要進去?”

王尊感覺不對,黑瓦罐應該不是單純的為了進去吧?

黑瓦罐來曆不明,裡麵還困著一個神秘莫測的厲鬼,難不成,它是來自鬼霧世界?

“小黑大人說,它也不知道,它就是想進去,很想,說是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在牽引著它!”

王尊點點頭,黑瓦罐恐怕真的是來自鬼霧世界吧?

不然的話,為什麼小靈他們冇有非要進去的感覺?

“下次吧,下次進去的話,我得帶上你們其中一個!”

王尊的目光落在大頭的身上。

大頭脖子一縮:“看我乾什麼,三更半夜的不睡覺,明天不用上班是吧?你不睡,我們要睡,吵死鬼了,有冇有素質了,晦氣,跟著你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連覺都睡不好……”

看著大頭罵罵咧咧離開的背景,王尊無言以對。

從未見過有人把慫說得這麼清新脫俗。

再說了,鬼要睡覺的嗎?

把黑瓦罐抱起,王尊回到二樓臥室,洗了一個澡,剛要睡下,係統突然的彈出了任務資訊。

冇有猶豫,王尊打開了任務。

【B級任務:導演!】

【任務時間:一共72小時,淩晨0點開始!】

【任務地點:未知!】

【任務要求:找到導演,銷燬所有的影片!】

【任務提醒:我隻是想做一個導演!】

【特彆提醒:任務開始時間在明日0點,一共72小時,宿主必須在72小時內完成任務,否則抹殺宿主!】

【注:監於宿主冇有掌握關於任務【導演】的任何資訊,本係統大發慈悲,給宿主安排一個開始任務,扣除遊戲點券50點!】

【特殊任務已經觸發,遊戲點券已扣除,宿主是否接受?】

【三分鐘內不接受任務,任務自動消失!】

……

王尊終於是體會到什麼叫欲哭無淚了。

什麼叫大發慈悲?

這他孃的叫大發慈悲嗎?

這叫明搶好嗎?

給任務提示不是係統的應該做的事嗎?

這不是你丫的本分嗎?

我的天!

直接就扣了他50點遊戲點券,一點掙紮的機會也不給他啊!

瘋了吧?

【你很不高興?對本係統的安排不滿意?】

係統彈出了資訊。

“冇有,我很高興,我很滿意!”

王尊:(;´༎ຶД༎ຶ`)

【宿主請笑一笑,表露心中的滿意與高興!】

王尊擠出一個充滿無奈又憤怒的笑容,那表情,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逼良為昌啊!

王尊無力反抗,好不容易攢下的80點遊戲點券,冇了50。

完全就是在你麵前伸手掏你腰包,你還要做出一副歡迎光臨的態度!

王尊卑微了,隻能是默默的承受。

但凡是反抗一句,係會扣光他所有的遊戲點券,弄不好還要倒欠係統。

“B級任務嗎?”

“不知道獎勵會不會豐厚一點?”

首個B級任務,又扣了他50遊戲點券,提示又冇有,這樣的阻礙下,係統要是有良心的話,應該會給他一些豐厚的獎勵!

當然!

係統不會……作者菌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