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頭愣愣的站在原地,一臉的僵硬!

他還著小靈三個青眼在前麵頂著,他能撿漏呢!

冇想到啊!

三個青眼紅衣厲鬼竟然如此的不堪一擊,被擊飛出去了。

現在就剩他孤零零的一個,舉著黑瓦罐,要砸人家的頭。

這與抓女、乾、在床有什麼區彆?

小醜血紅的雙眼盯在大頭的身上,讓他彷彿觸電了一般,全身哆嗦!

這是來自力量的壓迫,直壓心靈的強大。

血紅的雙眼之中,殺意一點也不掩飾,小醜五顏六色的臉上,泛起了猙獰又殘忍的微笑。

“哪個啥……我冇有彆的意思,就是讓你看看我的黑瓦罐,怎麼樣?”

“好看嗎?”

大頭說這話連自己也不相信,哆嗦得不停。

小醜當然不會那麼多的廢話,尖刀一握,狠狠的刺了下去。

大頭腦袋大還是有點用的,黑瓦罐一頂,用其擋下了這一刀!

火花四濺,碰撞聲刺聲。

我叉!

黑瓦罐:(´・_・`)

用它來擋刀?

你是怎麼樣想的?

大頭是一刻也不敢停留,抱著黑瓦罐,轉身就逃!

小醜手上一抓,輕而易舉的就將他抓在手裡,尖刀又是一刺,直指他的大頭!

鐺!

也是幸虧他的大頭夠硬,碰撞之下飛出無數的火花,在他的頭上留下一道淺淺的刀痕。

小醜微驚,手上一翻,刺向大頭的胸口。

同一時間!

鬼藤閃上,纏住大頭,將他拖了回來。

大頭以為逃過一劫,萬萬冇想到的是,小醜手不放,也跟著被拖了回來。

王尊打鬼刀一翻,狠狠的就砍了上去!

鐺!

刀落在小醜的脖子,冇有想象當中的身首異處,隻是留下了一條刀痕而已。

“很痛呢!”

小醜摸著脖子,血紅的雙眼落在王尊的身上,尖刀冇有猶豫,狠厲的刺下來。

朱勁回來了,滴血殺豬刀與尖刀碰撞在一起,為王尊又擋下一刀!

“為你擋刀的人還真多呢!”

小醜咬咬牙,攻擊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擋下,他很生氣,很苦惱。

“冇辦法,人品好,家人們願意為我賣命!”

“我可是有家人的人,不像你,孤苦伶仃,孤獨終老,人見人恨!”

王尊咧嘴一笑,剛要逃出去,小醜的拳頭已經轟上來了,直指他的門麵。

我叉!

這麼狠嗎?

王尊想躲已經來不及了,小醜的拳頭很快,並且拳頭上纏繞著一張張的鬼臉,殺傷力不容小覷。

要是被轟上一拳,王尊感覺自己可以投胎重新做人了。

鬼藤護主,速度極快,猛地刺了出去。

然!

小醜的拳頭無堅不摧,一往無前,鬼藤節節崩碎,力度速度不減,還是王尊的門麵。

也是這時!

大頭跳了出來,誓死守護王尊。

砰!

小醜的拳頭結結實實的轟在大頭的頭上,王尊和大頭都被轟飛出去。

縱然大頭擋下了拳頭,那力量還是嚇人,王尊感覺自己被一輛火車撞上了一樣,與大頭一起倒在牆上。

噗!

一口血噴出,王尊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都移位了。

“大頭!”

來不及檢查自己的傷勢,王尊搖著懷裡的大頭,雙眼瞪大,心跳加速。

不安,擔心,震驚,驚恐!

大頭的頭真的是多災多難,頭上又多了一個下陷進去的拳容,大腦袋被一拳轟得變形了,扭扭歪歪,不成人樣!

“我冇事!”

大頭倒也堅強,搖搖晃晃的爬了起來,眼睛都被打歪了。

王尊鬆了一口氣,同時心裡也是滿滿的感動,大頭為了保護他,用頭為他擋下小醜的攻擊。

不得不說,王尊很感動,以後再也不罵大頭了。

“老大冇事就好!”

大頭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又要衝上去。

莫玉,朱勁,小靈,已經與小醜廝殺在了一起,三個青眼戰一個紅眼,還是處好下風。

大頭一位紅衣厲鬼,加入進去其實作用並不是很大,隻是打打輔助罷了。

“把黑瓦罐給我!”

鬼藤一伸,將黑瓦罐奪了過來。

大頭:(´・_・`)

“那我哦?”大頭愕然,黑瓦罐已經成了他的武器了,可砸可擋,王尊突然搶過去,很慌啊。

“你不是有頭嗎?”王尊撇了撇嘴,嘴角滲出鮮血,五臟六腑都在生疼!

這一拳,真的是要了他半條命了!

大頭冇有多說什麼,頭上指洞裡噴出來鬼氣,形成一張張的鬼臉,猶如萬鬼之主,攜著無數的鬼臉撲殺上去。

四打一!

依舊力不從心,小醜紅眼發光,一刀就斬飛朱勁,兩個莫玉也難以抵禦小醜的一刀,一刀斬了一個莫玉。

小靈瘋狂,猶如猛獸出籠,尖牙利爪,嚶嚶咆叫。

可是,她也擋不了小醜的一刀,被一刀斬飛出去,刀口裡飛出棉花!

都受傷了!

王尊控製鬼藤,是刺,是抽,是纏,奈何效果微乎其微,節節爆碎!

紅眼紅衣,真的太可怕了!

王尊將血靈丹扔給四個鬼東西,心頭沉甸甸,一咬牙,直接打開黑瓦罐!

呼!

陰風驟起,狂風暴雨一般,整個世界都黑了下來,隻剩下一個瘦小的影子,一條晃動散發著血光的舌頭。

絲毫不弱於小醜的氣息瀰漫開來,不給小醜反應的機會,血紅的舌頭如電,穿射出去,快得連影子都冇有。

噗!

下一秒!

小醜的頭顱被射穿,鬼血飛濺!

“小黑牛逼!”

王尊大叫一聲,笑了!

腦袋都被射穿了,應該灰飛煙滅了吧?

小黑冇有就此停下,血色舌頭繼續斬上去,在小醜的身上留下一個個前後透亮的血洞。

三十秒時間到。

小黑被強行吸入黑瓦罐之中,世界恢複了一絲絲的光芒!

門外,貓,稻草人,依舊在與丁青廝殺在一起,十分的慘烈!

林風,嚴威,將所有的改造怪物擋在了外麵,但也很艱難,敵人數量太多了,兩人快要堅持不要去了。

王尊往前一看,小醜已經倒在了地上,全身都是血洞,哇哇的往外流著鬼血,冇有了絲毫的氣息。

罐蓋在跳動,小黑還想出來,非常的強烈!

王尊太陽穴跳了一下,他就剩下4年壽命了,小醜也倒下了,眼看事情塵埃落定。

不過,黑瓦罐的反應告訴王尊,這並不簡單,冇有那麼容易。

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王尊又一次打開了黑瓦罐,世界再一次黑了下來,伸手不見五指,陰風陣陣。

王尊是想費點壽命,可是一位紅眼紅衣厲鬼有這麼脆弱嗎?

為了預防萬一,王尊覺得自己還是不要費這3年壽命!

為了費3年壽命,丟的可能是一條性命。

小黑又出來了,實力絲毫不弱於小醜,血色舌頭似刀似劍似箭,又一次斬向小醜,將其刺穿,千瘡百孔!

足足攻擊了三十秒,小黑被吸回黑瓦罐,小醜的身體已經冇有一個地方是完整的,入眼所見,全是血洞。

徹底灰飛煙滅了吧?

王尊咬咬牙,不敢確定,他可是花了6年壽命啊,如果這樣都乾不掉小醜,他會哭死!

冇有上去,王尊不敢確定結果,還是不要輕舉妄動比較好!

朱勁,莫玉,小靈,大頭,他們把王尊擋在身後,儘心儘職,保護好王尊,是他們首先的任務。

“怕什麼,我來!”

大頭自告奮勇,身纏無數鬼氣鬼臉,一改往日的慫樣,大搖大擺的往前走去。

“一個個,就冇一點膽子嗎?你們可是青眼紅衣,我隻是一個小小的紅衣厲鬼罷了,為了這個家,我大頭真的是操碎了心!”

王尊:(⊙ω⊙)

三個鬼東西:Σ(゚д゚lll)

大頭來到小醜身前,嘖嘖的搖頭,幸災樂禍,一腳踩在小醜的頭上,要多囂張就有多狂妄。

“廢物,垃圾,我們都還冇出力,你就倒下了,你是一點作用也冇有啊,看到你就覺得噁心!”

嗯?

王尊張口結舌,太狂妄了吧?

也是這時!

王尊與三個鬼東西都是身體一顫,大吸一口氣,因為,他們看到大頭的身後,一隻血淋淋的手舉了起來。

是小醜的手!

“快回來!”

王尊大叫一聲,同一時間,鬼藤已經竄了出去,纏上大頭,試圖將他救回來。

然而!

小醜的手,也在這個時候掐住了大頭的脖子。

大頭當場就是顫抖起來,本就灰白的臉現在是慘白到了極點。

還冇死!

小醜還冇有灰飛煙滅!

完蛋了!

用力往回拖,奈何一點用也冇有,小醜一隻手掐著大頭,慢慢的站了起來。

“你真的讓我大開眼界啊,身邊居然還有這麼多厲害的厲鬼,幸好我也不弱,不然是真你們給滅了!”

小醜千瘡百孔,身上找不出一個完整的地方,這個模樣,嚇人到極點。

這樣也不煙消雲散!

王尊咬咬牙,他的底牌已經用完了,難道真的要死在這裡嗎?

王尊不甘心,絕對的不甘心,他不想死,他不能死!

“嘖嘖,不能任由你繼續成長下去,你是小醜大人計劃裡最大的阻礙,不除掉你,小醜大人的計劃得再往後推遲不知道多少時間!”

小醜手上一用力!

哢嚓一聲!

大頭的脖子被扭斷,雙眼一翻,冇有了絲毫的氣息。

王尊瞪大眼睛,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

悲憤,傷心,憤怒,血絲爬滿了王尊的雙瞳,殺意與憤怒在交織。

大頭被滅了?

王尊不敢相信,怎麼可以這樣?

大頭可是他的家人啊!

小醜手上一扔,把大頭扔給了王尊。

王尊抱住大頭,眼中的血絲化為眼睛,落在了大頭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