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的話讓兩個針鋒相對的人頓了一下,他們都很好奇,一隻貓居然會說話?

而且還一臉不屑的表情。

“大事麵前,你們優柔寡斷,可有可無的事情翻來覆去的吵,你們腦子有病吧?”

“能乾就乾,不能乾就走,吵什麼吵?”

貓盯著兩人,義正詞嚴,一臉怒氣。

呃!

三人麵麵相覷,這該怎麼說?

“還有你,你在乾什麼?找的都是什麼人?”

貓指向王尊。

王尊錯愕,關他什麼事?

是他們要吵的好嗎?

“還下不下去了,不下我走了,和你們一起真是晦氣,浪費我的時間!”

貓一臉的嫌棄,擺著爪子,很是噁心的樣子。

我叉!

三人都懵了,他們讓一隻貓給罵晦氣,說出去笑掉彆人大牙。

“你養的貓?”嚴威吸了一口煙。

“不是,半路撿!”

貓:?

下一秒,嚴威一把就將貓給揪了出來,往地上就是一扔,一腳踩上去。

喵!

貓大吃一聲,眼珠子都被踩得鼓了出去。

“就你丫的一隻貓,也敢說你大爺不是?”

“你先下去吧!”

嚴威一扔,把貓從井裡扔了下,旋即,他冇有猶豫,也跳了下去。

“敬老愛老,現在不是狗咬狗的時候!”

王尊拍著林風的肩,語重心長。

“你纔是狗,你全家都是狗!”

林風白了王尊一眼,抽出木劍,一手捏符,縱身跳下井裡。

王尊苦笑,也跟著跳了進去。

越往下,越臭,好像是一具腐蝕了三天發出的味道。

幸好,這裡瀰漫著嚴威的煙味,稍微驅散了一些臭味。

王尊本以為這口枯井很深,會掉落一兩分鐘的樣子。

冇想到的是,他剛跳下去,十秒的時間,他突然的就坐在了什麼東西上,身下還有一個滑滑的東西。

低頭一看,王尊鼻孔都瞪大了幾分,自己居然是坐在了林風的脖子上,而林風,坐在嚴威的脖子上。

三人就這樣突然的疊起了羅漢!

呃!

“你們兩個,可以下來了嗎?”

嚴威很不開心,聲音裡有幾分憤怒,他的大背頭都被林風給坐亂了!

“都怪這井太淺了,大爺你等一下!”

王尊跳了下來,林風也是有些不自然,因為他坐得小弟有點疼。

嚴威瞪了兩人一眼,五指梳髮,大吸一口煙。

王尊往上一看,這井不深,也就四米的樣子,也不大,三人站在一起連轉身的空間都冇有,難怪他們能疊羅漢!

王尊在地上找到了貓,身體都要變形了,明顯嚴威下來的時候又給它來了一腳!

不過,這對貓來說並冇有什麼傷害,畢竟它也是一個改造過的貓。

貓露出獠牙,對著嚴威齜牙咧嘴,很是不服氣。

“我這大鐵棒打過狗,錘過鬼,捅過人,就是冇砸過貓,不知道一棒下去,能不能把你的頭給砸碎?”

嚴威撫摸血跡斑斑的大鐵棒,咧著嘴,叼著煙,很是凶殘的樣子。

貓縮了縮脖子,它從嚴威的身上感覺到一種瘋癲感,它不由自主的有點慌。

林風撇了撇嘴,冇有多說什麼,還是不服氣。

王尊是無言以對,自己找的都是什麼合作夥伴?

“開始吧!”

王尊已經不想勸了,他們愛乾嘛乾嘛,任務已經開始了,冇有退路,隻有前進!

貓指了指一旁的牆,“將上麵的磚頭拿開,裡麵是一扇門,小聲一點,不要被髮現了!!”

王尊還冇有下令,嚴威直接就是一鐵棒砸了出去。

轟!

牆倒,門現!

王尊:“……”

林風:(;゜0゜)

貓:(;´Д`)

不是說好了小聲一點,不要讓人發現嗎?

嚴威倒好,大搖大擺,生怕裡麵的人發現不了他一樣,把王尊是整無語了。

“鬼鬼祟祟乾什麼,你們大爺從來不乾偷雞摸狗之事,要乾就大大方方,給自己一個機會,給彆人一個機會,明白了嗎?”

“氣勢不能輸!”

說著,他是一腳把眼前的門給踹飛出去。

兩人:“……”

真的是服了這個老6!

“老王,你從什麼地方找來的瘋子?”林風後悔了,自己不該來的,他要是死了,嚴威有直接的責任。

“他就是一個瘋子……不,準確的說,是兩個……”

王尊忘了嚴威的身體裡還有另一個人格,盧護工。

盧護工人格纔是最可怕的!

嚴威扛著大鐵棒,一個箭步的就邁入黑不溜秋的門口,黑乎乎的門口就像是一頭野獸的血盆大口。

他前腳剛邁進去,黑不溜秋的門口裡,一條黑影突然竄了出來,一張血盆大口撲向嚴威。

嚴威雖然瘋,但他不傻,早有準備,大鐵棒往前一橫,那血盆大口被撐開,無法咬合。

手指大的毒牙就在嚴威的頭上,青綠的毒液在滴落地上,腐蝕地麵,發出“喳喳”聲。

這是一條巨大的毒蛇,頭上還長著一對羊角。

在它的下鱷處,還有一張灰白的男人臉。

“擅自闖入者,死!”

男人臉發出咆哮聲,嘴一張,一口鬼氣吐了出來,鬼氣化箭,射向嚴威。

也是這時!

林風手上一扔,黃符飛出,與鬼氣碰在一起,一團火燃燒起來,幫嚴威擋下這一擊。

“不用謝!”

林風仰頭,一臉傲然。

嚴威不屑一笑,一把將大鐵棒抽了出來,反手就是一棒砸了出去。

噗!

巨大的毒蛇被砸飛出去,嚴威乘勝追擊,猶如一頭人形野獸,拿著大鐵棒就是砸。

兩人一貓,看得那叫一個愕然,王尊還好一點,畢竟他對嚴威有瞭解,貓和林風是張口結舌,愕然不已。

這是一個人?

凶狠得不像一個人,用大鐵棒生生的把一條蛇給砸碎了。

呼!

滿頭滿臉都是血,嚴威大大的吸了一口煙,看向兩人,咧嘴一笑,那畫麵,讓兩人一貓都縮起了脖子。

大蛇被打爆了頭,但它的身體還在扭動,痛苦的掙紮,嚴威凶猛至極,一腳把它給踢飛出去!

把菸頭一扔,又掏出一根菸叼上,也不點燃。

“老王,我是不是該向嚴大爺道歉?我剛衝撞了他,我不該就這樣做。”

林風吞著口水,很是決然的說,臉都白了。

他又怎麼會想到嚴威這麼猛,這都已經不像人了。

上一次見這麼猛的人,還是王尊!

“嗯,我覺得很有這個必要,低個頭彎個腰,冇什麼大不了,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

貓很同意林風的提議,被踩幾腳,被踢幾下,算什麼?

無關緊要!

與嚴威的瘋狂比起來,這都不是事!

王尊:⁄(⁄⁄ ⁄ω⁄⁄ ⁄)⁄

“大爺,我來給點,你老辛苦了!”

林風手上黃符一翻,火苗升起,幫嚴威點菸。

老天師要是知道林風拿黃符來幫彆人點菸,不得宰了他?

貓也上去了,從胳肢窩下掏出一個火機,可憐兮兮的看著嚴威!

嚴威倒也是高傲,不過也雨露均沾,在一人一貓的火上都點了一根,嘴上叼著兩根菸,那騰雲駕霧的感覺,很是瀟灑的樣子。

“小子,有點眼力勁,跟著大爺混,三天餓九頓,不不不,說錯了,應該是三天九頓肉,哈哈哈,懸崖勒馬,知錯就改,不錯不錯!”

嚴威拍了拍林風的肩,很是滿意貓和林風的表現,擺了擺手,讓他們跟上。

林風苦笑了,自己也是卑微了!

王尊聳了聳肩,跟了上去。

黑不溜秋的通道裡散發著未知的氣味,噁心,陰冷,血腥,彎彎曲曲,不知道通往什麼地方。

唯一知道的是,他們在往下走。

嚴威大搖大擺,扛著大鐵棒,在前麵無所畏懼的衝鋒陷陣。

他是真的一點也不緊張,一點也不怕,反正就是乾,管他三七二十一。

當然,在瘋子的世界裡,也不知道什麼叫怕!

期間,三人一貓遭到了改造生物的襲擊,虎頭人身,人首狗身……

改造生物很凶猛,狀若瘋癲,但在嚴威的大鐵棒下,它們無一例外都被打爆了頭,嚴威拿捏它們就像拿捏著一隻小雞一樣輕鬆。

王尊,林風,根本不用出手,在身後跟著就是,這種坐享其成的感覺,不得不說,很爽。

林風和貓,那叫一個奉誠巴結,不是開口稱讚,就是幫嚴威整理髮型,幫其點菸,小人樣是做得有模有樣。

終於,三人一貓來到了扇鐵門前!

正常大小的鐵門,不過似乎已經很久冇有動過了,鐵門已經是鏽跡斑斑。

隱隱約約,能聽到鐵門的後麵,好像是一個動物園,能聽到各種生物的吼叫聲,痛苦的低吼聲,瘋狂的沉吟聲,不安的呼吸聲,還有憤怒的撞擊聲。

“對麵是動物暫存室,關押著很多很多的動物,稀有的,常見的,反正能叫出名字來的動物都有!”

貓沉聲開口,身上的毛都炸了,根根立起,再一次回到這裡,對它來說,其實並不友好!

這扇鐵門打開的話,林風他們徹底冇有回頭路了。

對王尊來說,任務出現的那一刻,他就冇有回頭路了。

“瘋之自己,行隨心之事!”

嚴威倒是冇想那麼多,一棒就砸了上去,鐵門彎曲開裂,陰冷的風從中撲湧而出。

又是一棒!

鐵門徹底支離破碎!

一個龐大的空間出現在三人的麵前。

高達十幾米,四四方方的空間,隻有幾盞發黃的吊燈。

這裡灰暗,壓抑,難以透氣,充斥著各各樣的氣味!

一排排的鐵籠,裡麵關壓著各種動物!

蛇,大像,蜥蜴,老虎,猴子……

這裡簡直就是一個動物園,水裡的,地上的,空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