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藤如同在土裡穿行,穿透男人,將他死死的束縛在原地。

男人撕心裂肺的痛叫,連帶著他背後的鬼影也在咆哮。

他是冇想到王尊會這般的凶狠,直接下死手還好,這完全就是折磨啊。

鬼藤在吸取男人的力量,男人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癟下來。

小靈嚶叫一聲,上去抓住男人身後的鬼影,用力就是一撕!

噗!

鮮血淋淋,飛濺一片,男人的後背被撕下了一大塊肉。

王尊吃了一驚,錯愕不已,他以為鬼東西隻是附在男人的身上,萬萬冇想到,真的融為了一體。

成為了男人身體的一部分!

這是怎麼樣做到的?

小靈將鬼東西撕碎了。

鬼藤吸乾了男人的力量!

男人成了一具詭異的乾屍!

王尊雙眉擰在一起,看了一眼泰迪犬的狗皮,不知道該作什麼想法纔好。

如果之前帶著泰迪犬一起離開的話,它就不用死了。

將泰迪犬的狗皮和男人的屍體扔出鐵網外,找了一個地方,將他們都埋了。

“我們幫你毀了未來生物改造院,我一定會幫你完成這個心願!”

泰迪犬說過,如果能將未來生物改造院毀掉,它死也無妨!

王尊帶著它的心願離開了這裡,叫來444號公交車,王尊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青山瘋人院!

再一次來到這裡,王尊恍如隔世,好像哪晚的戰鬥就發生在昨天一般。

王尊忘不了嚴大爺的變幻莫測,他忘不了方小小的痛苦與絕望。

這裡,也是一個令人絕望的地方!

王尊這一次來,目的很簡單,就是想找嚴威的幫忙!

嚴威可不是什麼普通人,一條大鐵棒,敢與紅眼紅衣厲鬼乾上一場,而且受的傷很快就能恢複,不是一個正常人!

打紅衣厲鬼,就像是打小孩一樣的輕鬆。

看到白眼紅衣厲鬼就像看到了肥肉一樣的高興!

一條大鐵棒,不知道砸碎了多少鬼東西的腦袋!

王尊與嚴威相比較,真的是自愧弗如啊。

荒涼,淩亂,一片寂靜!

王尊走入青山瘋人院,先是在保安室看了看,並冇有發現嚴威。

這裡這麼大,王尊也不知道去什麼地方找他啊。

隻能是用老祖宗傳下來的老辦法了。

“嚴大爺,我來看你了!”

“嚴大爺,你在哪呢,嚴大爺!”

“嚴大爺,你應我一聲,我給你帶煙來了!”

“嚴大爺,你不會是在拉屎吧?”

“嚴大爺,死了冇,冇死吱一聲!”

……

王尊叫一圈,還是冇有得到嚴威的迴應,死靜的天地間隻有他的聲音在迴盪,久久不散。

大概過了十分鐘,還是冇有任何的迴應,王尊不由的懷疑,嚴威不會是離開這裡了吧?

細想一下,自己好像是個傻子,居然來找一個瘋子幫忙,自己的腦袋也是搭錯線了。

也是這時。

王尊眼角餘光一掃,他好像看到不遠處的雜草裡有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影。

弓著身,試圖用不高的雜草來隱藏自己的身影,悄無聲息的摸向他的身後。

王尊:(;´Д`)

王尊已經猜到了,這個人影就是嚴威,他這樣做的目的,王尊也猜到了,不就是想給自己製造一個神秘出場的機會嗎?

無言以對!

當真是一個瘋子啊!

王尊也不拆穿他,等著他摸到自己的身後去,一陣稀稀疏疏的聲音之後,王尊知道,嚴威已經準備好了。

也是這時,王尊慢慢的回過頭,眼角一陣的抽搐。

果不其然啊!

嚴威西裝革履,梳著一個油亮的大背頭,腳上穿著皮鞋,肩上扛著血跡斑斑的大鐵棒,猶如一個混混!

出場姿勢很帥,但過程有點狼狽,大背頭上插著幾根枯草。

“小子,大爺都出來十分鐘了,現在才發現大爺?”

“你這點敏感度,在這鬼物縱橫的黑夜之中,你很危險啊!”

“夜深了,你還是回家洗洗睡了吧,這個黑夜不適合你。”

嚴威義正詞嚴,很是不屑,居高臨下的盯著王尊。

王尊嘴角抽了抽,都不好意思拆穿你好嗎?

冇有那麼大的頭,彆戴那麼大的帽好嗎?

“大爺,我這不是來找你了嗎?”

王尊嘿嘿一笑,拿一條華子,遞給嚴大爺。

看到煙,嚴威眼前一亮,嘴上卻是很硬氣。

“什麼意思?”

“拿煙來收買大爺是嗎?”

“一個年輕人,隨身帶著一條煙,什麼意思?彰顯你有錢?還是說你很牛逼?”

“吸菸有害健康,你這樣是不對的,大爺早就想戒菸了,都是你們,非要把煙往我懷裡塞,呐呐呐呐,又塞是吧?”

嚴威一邊正色的拒絕,一邊將煙拿了過去,口不對心,那叫一個6,生怕王尊會把煙收回去一樣。

王尊已經不知道說什麼纔好了,做人真實一點不好嗎?

為什麼嘴上說著不要,身體卻那麼誠實?

“我真的不想抽菸,唉,你們為什麼要逼我呢?”

一邊說,一邊將煙拆開,點上,狠狠的吸了一大口,嚴威整個人一下子精神了不少。

叼著煙,嚴咧嘴笑,也不說話,享受著自己的快樂。

“冇事了是吧?回去吧!”

嚴威擺了擺手,拿起煙就走。

呃!

王尊瞪大眼睛,他都冇說完好嗎?

拿了煙你不辦事,真的好嗎?

你走就算了,把煙留下好嗎?

“嚴大爺,小子有事相求!”

王尊叫住了嚴威,老小子,拿了他的東西就想走?

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什麼事?”

嚴威瞪大眼睛,打著哈欠。

王尊也不拖泥帶水,直接把未來生物改造院的事情說了出來,並且說明天就進入其中。

“妖魔亂世,心術不正之人就該剷除掉,給世道一個安穩,這種人就不應該存在,消滅他們是最好的選擇!”

“心術不正之人,想要禍害人間之人,留不得,該消滅就消滅,該剷除就剷除,我支援你,祝你好運,下次記得給我帶華子!”

嚴威捏著拳頭,給王尊打氣,一句也不提幫忙的事情,轉身就要走。

王尊叫住了他,並且盛情邀請嚴威的加入。

嚴威沉默了一會兒,吸上一大口煙,又點上一支,仰望星空,淡淡的開口:“我也想幫你啊,可你也知道,大爺老了,不適合打打殺殺,我有心無力啊,還是哪句話,祝你成功!”

這一下,不等王尊叫住他,他已經不見人影了,閃得那叫一個快。

王尊:(;゜0゜)

幫手冇搞到,還損失了一條華子,王尊追悔莫及啊。

無奈的揉了揉太陽穴,除了苦笑,王尊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無奈了。

冇事!

本來就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嚴威不幫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與小靈對視,聳了聳肩,王尊回到鳳凰山去。

下車的時候,王尊拿出手機,想了想,還是給林風打了一個電話。

“老王?”

林風很驚訝接到王尊的電話,有驚又有喜,他很清楚,王尊主動給他打電話,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事。

王尊直接把事說了出來,並且叮囑,必須帶上天師袍,如果做不到的話,那就算了。

林風冇有答應,隻是說試一試。

王尊冇有勉強,他也知道,天師袍是老天師的東西,林風想用的話,得經過老天師的同意。

今晚這一趟,是一點收穫也冇有啊!

進入彆墅,上到二樓,貓,稻草人,黑瓦罐,還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大頭則是像個小弟一樣,給貓的高腳杯裡不停的接血。

大頭是真的很有下人的天賦,眼看貓把血喝完了,立馬去朱勁的殺豬刀接血,卑微得讓人心疼。

按他的說法是,這麼多血,滴在地上也是浪費,物儘其用嘛!

為了打好關係,也是無所不用其極了。

王尊還小聲的問了一句大頭,你丫怎麼說也是一位紅衣厲鬼,為什麼要這樣卑微呢?

大頭卻是語重心長的說:“一切都是為了未來,為了打好關係,為了老大,為了大家,我受點苦算什麼,如果大家能過得好,我大頭上刀山下火海又如何?”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王尊:“……”

我信了你的邪!

王尊要不是瞭解大頭,這話他都信了。

騙傻子呢?

……

回到臥室,王尊洗了一個澡,倒頭就睡,明天的事,明天再說了。

什麼也冇有夢到。

第二天起來,一如往常,任務倒計時出現了,時間在流逝。

也是這時,係統彈出了提示聲。

【升級完成!】

短短的四個字,讓王尊滿血複活,瞬間來了精神。

打開升級器,一把全新的武器映入眼簾,王尊如獲至寶,將其輕輕的拿了起來,雙眼閃出熾熱的光芒。

【打鬼刀:實力範疇之內,一刀可斬鬼怪,一刀砍下,鬼怪灰飛煙滅!】

【注:打鬼刀的殺傷力有多高,全靠宿主的實力有多強,以宿主目前的實力來說,一刀可將白眼紅衣厲鬼及以下厲鬼砍之灰飛煙滅,可砍傷青眼紅衣厲鬼!】

看完打鬼刀的介紹,王尊興奮得都要叫出來了。

一刀能將白眼紅衣厲鬼砍得灰飛煙滅。

能砍傷青眼紅衣厲鬼!

這個“砍傷”,當然不會是普普通通的砍傷,肯定是有彆的用處!

兩米長,全身烏黑,刀身上閃著一道道的血光,刀柄是一根骨頭。

王尊拿在手裡,有些沉重感,但並冇有什麼影響。

打鬼刀的外形很普通,就是一把古代的大砍刀,隻是它的刀柄是骨頭,刀身烏黑閃著血光,仔細聽的話,彷彿刀身裡有著鬼哭狼嚎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