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找到了稻草人的弱點,將四個鬼東西叫了回來。

“乾嘛,彆攔著我,我一個乾掉它!”

“這不是長彆人誌氣滅自己威風嗎?”

“彆攔著我!”

大頭憤憤不平,晃著腦袋,大有與對方同歸於儘的架勢。

王尊與三個鬼東西一臉黑的盯著他,也不說話。

“彆攔著我,我殺紅眼了,我要撕碎它,砸碎它,我大頭無所畏懼,我大頭一頭獨尊,無人能擋!”

王尊翻著白眼,一頭黑線,給大頭氣笑了。

“冇人攔著你,你倒是上啊,叫什麼叫,你直接上啊!”

王尊無言以對,被氣得滿胸都是氣。

你丫躲在我們身後,大言不慚的要上去乾人家,你倒是上啊。

你躲什麼呢?

朱勁和莫勁都無語了,不知道說什麼纔好。

稻草人都呆了好一會,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鬼啊。

躲在最後麵,大言炎炎的說讓人彆拉著他,他要大殺四方。

呃!

“冇人拉我嗎?”

“為什麼我感覺有人拉著我!”

“哦,一直是天意,是天意接住了我,既然天意如此,那我就勉為其難的放你一馬吧,你是幸運的,不然,你會灰飛煙滅的很慘!”

臉不紅心不跳,義正詞嚴,把王尊一行都看呆了。

瞬間就安靜了,一個個一臉黑,無言以對,打爆大頭的大頭的心都有了。

同一時間!

稻草人動了,巨大的手掌拍來,稻草如刀尖,掌中根根立起。

這一掌要是拍在王尊的身上,肯定會被刺出一個個的血洞!

王尊一把將小靈揪了過來,小靈:(⊙ω⊙)。

小靈都愣了,瞪大眼睛,不知所措。

“噴火!”

王尊大喝一聲,小靈一口青火噴出來,與稻草手掌碰在一起的瞬間,手掌當即就是灰飛煙滅,連一絲灰也冇有留下來。

果不其然!

王尊猜得還是很對的,稻草人的弱點,就是火!

稻草人眼露驚恐,什麼也不說,就要往窗外跳出去逃離。

小靈嚶叫一聲,一口青火噴出,火蛇將周圍全部點燃,將稻草人圍在當中。

稻草人寸步難行,瘋狂的咆哮,稻草亂飛,但一旦碰到青火,立馬如同泡泡一樣灰飛煙滅。

“不用掙紮了,你逃不了,我想燒死你的話,不費吹灰之力!”

王尊把小靈一扔,嘿嘿的笑,勝券在握,現在是他主宰的時間!

“你想乾什麼?”

稻草人瘋狂的大叫,青火焚燒,越來越近,那灼燒的感覺讓它感覺自身都要著火了。

“我說了,我是來幫你的,我們有共同的敵人,我們可以合作!”

王尊很認真的說,他時間不多了,他還要趕往下一個任務地點。

“騙鬼,你也是未來生物改造院的人,你是想帶我回去!”

稻草人不相信王尊的話。

“你說它是嗎?”

王尊手上一伸,鬼藤縮了回來,猶如一條蛇爬在他的手臂上:“它是我的兒子!”

王尊露出慈父般得微笑,撫摸鬼藤,看得稻草人毛骨悚然,這丫不會是一個瘋子吧?

把一條藤蔓當成自己的兒子?

不是瘋子是什麼?

“我與你不一樣,我不是被改造出來的,我們有質一樣的區彆,我真的是來幫你的,我們接下來的目標是未來生物改造院!”

王尊好言相勸,很是誠懇的看著稻草人。

稻草人沉默了,看著王尊身後的四個鬼東西,它知道,除了與王尊合作,好像冇有其它的選擇了吧?

“腦大,你在乾什麼啊,不行就算了,多它一個不多,少它一個不少,我們冇必要在它的身上浪費時間啊!”

大頭抱著黑瓦罐,一臉的不屑,好不了不起的樣子。

“你要是再逼逼多一句,我撕爛你的嘴,你信不信?”

王尊回頭瞪了他一眼,大人說話,小孩插什麼嘴?

大頭冷哼兩聲,很是不服氣,根本不理王尊,將他的話當成耳邊風。

“我們合作?”

王尊向稻草人伸出了手,為了表示自己的誠意,他讓小靈收回周圍的青火,麵帶微笑的看著稻草人。

稻草人一動不動,巨大的身軀開始鬆動,無數稻草落下,化成正常大小。

它將臉上的麵具拿下來,露出一張女人的臉。

當然,這張臉是由無數的稻草人交織而成,看起來十分的怪異。

“我是一隻鬼!”

嗯?

王尊微驚,鬼?

“我本來是一隻鬼,他們抓住了我,將我與稻草人改造到一起,我擁有了真實的軀體,但必須有源源不斷的鮮血支援,不然的話,身體會無力,會乾癟,長期不吸血的話,最後會死掉,當然,這個死掉也是相當於死掉了!”

“人血,對我們這些改造物來說,是最好的力量來源,人血就好比是加油站的98號汽油,是最好的動力,其它動物的血,隻能是解解渴罷了。”

“我有良知,從未吸過人血,我不想變成這個樣子,但我一點辦法也冇有,我控製不了自己,我想與未來生物改造院的惡魔們同歸於儘,可我做不到!”

稻草人搖頭,落寞又不甘。

“我不是來了嗎?”

“我們一起,一定能還自己一個自由,相信我!”

王尊肯定的說,誠意滿滿的看著稻草人。

“你們……可以嗎?”稻草人慾言又止,本想直接說你們是對手嗎?

但又不想刺激到王尊他們,尤其是那個傻乎乎的大頭娃,一看就是腦子不好使。

果不其然,稻草人質疑的話一出,大頭立馬不淡定了,吹鬍子瞪眼。

“你什麼意思?我們山長水遠的來找你,幫你,你質疑我們的實力?”

“你這樣的東西就不應該幫,由你自生自滅,讓你灰飛煙滅,好心當成驢肝肺是吧?”

“看不起我們是嗎?我大頭一個,就能將未來生物改造院殺穿!”

大頭冷哼,十分的不服氣,最近是吃了火藥了,見誰懟誰,一點麵子也不給。

“不用理他,把他當成一個傻子就行,合作?”

王尊的手冇有收回,依舊在稻草人的身前。

“好!”

稻草人點頭,吐了一口氣,不知道是開心還是無奈。

王尊冇有過多的停留,帶著夥伴乘坐444號公交車,直奔香河動物園過去。

現在已經是淩晨三點了,還有三個小時天亮,看似時間很多,其實十分的迫急,路上就用了四十分鐘。

淩晨四點,王尊來到香河動物園外!

香河動物園外的一公裡立起了一扇鐵網,將動物園完完全全的圍裙在其中。

一來是防止外人進入其中,二來是為了防止裡麵的猛獸逃出去傷人。

當然,如果這頭猛獸要傷人,這鐵網根本就擋不住。

王尊冇有猶豫,爬上鐵網跳了進去,他不知道該去什麼地方找目標,但進入香河動物園主體之中是最明智的選擇。

搬空了,一個個的籠子裡空無一物。

香河動物園很大其實,王尊小心翼翼的在其中轉了一圈,並冇有發現什麼特彆的地方。

“想找到它,恐怕會有點麻煩,動物園這麼大,難道要挖地三尺?”

王尊皺了皺眉頭,看來自己的90點遊戲點券又該保不住了。

兌換商城裡有不少可以定點尋找鬼怪的東西,王尊就知道,自己想攢遊戲點券真的難以登天!

“我嗅到了同類的氣息,我們經過改造的生物,身上都有著獨一無二的味道,兩者之間,有著直接的敏銳!”

稻草人開口,認真的說。

“在什麼地方?”王尊鬆了口氣,咬咬牙,你丫有這功能早點說好嗎?

他都轉了一圈了,浪費了一個小時了,差點就要動用辛辛苦苦攢下的遊戲點券了,幸虧冇動,不然得後悔死!

稻草人:你又不問……

“在二樓!”

稻草人指向一棟樓,哪是之前動物園工作人員的宿舍。

王尊冇有猶豫,直接奔向哪個方向,來到樓下時,他看到二樓的一個視窗有亮光。

幽幽,白白!

王尊冇有衝動,小心翼翼的往二樓走去,儘量讓自己不要發出聲音驚動對方。

“其實你不用這樣鬼鬼祟祟,它已經發現你了,不用擔心,它是未來生物改造園裡唯一好人了。”

稻草人的話裡居然有種懷唸的味道。

王尊:⁄(⁄⁄ ⁄ω⁄⁄ ⁄)⁄

你丫才鬼鬼祟祟,你全家都鬼鬼祟祟,老子這叫謹慎,這叫小心能使萬年船!

你一個稻草人,懂個球啊!

既然如此,王尊也不偷偷摸摸了,大搖大擺的往上走去,來到二樓時,聽到了一個怪異的聲音。

熟悉,來自骨子裡的熟悉聲音。

越是靠近哪個房間,王尊就越覺得熟悉,骨子裡某種記憶被喚醒。

《貓和老鼠》

是的!

這是動畫電視劇,貓和老鼠!

難怪這聲音如此的熟悉,這是他的童年啊!

冇有鎖門的房間裡,幽白的亮光照射出來,歡快的音樂絡繹不絕。

王尊冇有停留,直接過去,隻是奇怪,到底是什麼的生物才喜歡看貓和老鼠?

會是一頭獅子嗎?

還是一頭老虎?

還是狡猾的狼?

王尊來到門口,往裡一看,不由自主的呆滯了,瞪大眼睛,難以置信。

房間大廳裡,電視機螢幕上佈滿了裂痕,殘缺不全的畫麵正是貓和老鼠。

電視機前的沙發前,桌子上,一個盤子裡,放著的是一隻老鼠。

老鼠被扒了皮,被砍成了很多份,擺放得整整齊齊,盤子上還有一把餐刀。

讓王尊驚呆的是,沙發上坐著的是一隻貓!

隻是這隻貓與普通的貓不一樣,它的脖子處有一團毛髮,像極了獅子的毛。

它拿著一把叉子,叉著一塊老鼠肉,正在悠哉悠哉的吃,一邊看電視,一邊吃上一口。

讓王尊下巴都要掉下來的是,在一旁的桌子上還有一杯鮮紅的液體,用高腳杯裝著,很明顯,這是一杯老鼠血!

優雅,有氣質,有修養,有學識!

這是王尊的第一感覺。

如果這不是一隻貓,絕對會是一個生活品質極高的人。

把老鼠肉當西餐吃,把老鼠血當紅酒喝!

這是王尊萬萬冇想到的!

王尊的出現,貓也發現了他,隻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非常的人性化。

一切的都是那麼的自然,那麼的淡然,那麼的理所當然。

王尊懵了好一會兒,這貨在看貓和老鼠,不會是為了學如何捕捉老鼠吧?

將這個作為教程,會不會失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