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點45分!

444號公交車停在了天青農場外。

月朗星稀,月光滿地,偌大的天青農場一望無際,猶如一個大草原。

之前這裡不僅僅是養有各種的牲畜,還有農地,也種了很多莊稼,一半養牲畜,一半種莊稼。

所以,現如今一半農場雜草叢生,另一半還是有一大片的玉米地,小麥田。

當然,這些莊稼應該是之前遺落下來的果實再次發芽長成的。

一大片的玉米地,雖然稀疏,但真的很大,隨著夜風搖晃,發出“沙沙”的聲響。

可以看到,農場的儘頭,是一座兩層小樓,隱隱約約可見小樓的影子。

“那是什麼?”

王尊燈光照向玉米地,當中有一個高高立起的人影。

人影被一條竹竿高高立起,身上套著衣服和草帽!

那是一個稻草人!

王尊眯起眼睛,仔細觀察玉米地,能看到當中有一條條縱橫交錯的小路,玉米被踩倒,不知道是人還是野生動物走出來的老路。

人應該是不可能!

畢竟這裡人跡罕至,應該是野生動物。

王尊冇有過多停留,隻是多看了一眼被立起的稻草人,除了衣服和草帽之外,稻草人的臉上還戴著一張麵具!

麵具已經褪色,蒼白詭異,麵目猙獰,那雙充滿怨恨的眼睛死死的盯過來,如果是彆人的話,絕對會被嚇一跳。

王尊不一樣,他已經習以為常了,稻草人的麵具再恐怖,他也不會有絲毫的波瀾。

夜風很大,帶著絲絲的冰涼。

尤其是在這和空曠的地方,夜風更大,吹得雜草下撲,玉米地搖曳,沙沙的聲響很大,彷彿玉米地之中有什麼怪物在潛行。

王尊來到兩層小樓前,破舊不堪,不遠處還有一排排的木屋,那是之前的馬舍羊圈。

任務已經開始,王尊小心翼翼的走入二層小樓,一樓大廳裡很亂,還留著一個茶幾,幾張木椅子,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地上有一條痕跡,很乾淨,周圍灰塵密佈,這條乾淨的痕路就顯得無比的清晰了。

好像有人長時間的在這裡走過,而且好像是穿著一身長裙,將地上拖得一乾二淨,一直往二樓上去。

“這是什麼?”

王尊撿起一個東西,周圍散落都是這個東西,有長有短,一直往二樓上去都是。

“稻草竿?”

王尊一用力就將手中的稻草竿給捏碎了,很碎,似乎是很久之前的稻草。

這是農場,有稻香很正常,這也是牲畜飼料,用來打碎,牲畜能吃,也能當肥料,更能用來燒火。

地上的稻草都很短,再長也長不到那去,應該是老鼠叼來的東西。

不過,王尊也不敢掉以輕心,他身邊的夥伴家人實力很強了,他也不弱,但敵人缺德,會偷襲,他不敢自傲。

抽出打鬼錘,又捏了一把石灰粉,王尊往二樓走去。

樓梯上也被拖出了一條痕路,散落很多的稻草,牆上還有很多的抓撓,石灰牆被劃出條條痕跡。

周圍很黑,很靜,連一絲蟲鳴也冇有,夜風呼呼的從牆口灌入進來。

王尊很有經驗,也很冷靜,一點也不慌,他已經習慣了這種氣氛與緊張感。

慢慢的挪到二樓,王尊先是觀察四周,樓梯口對麵就是大廳,一個角落裡,堆滿了稻草。

一旁的過道有三個房間,一片黑暗,什麼也看不見。

站在原地五分鐘,王尊想聽一聽有什麼聲音,他的聽覺已經變得十分敏銳了。

什麼也冇有聽到,二樓裡彷彿是一汪死水。

王尊鼻子動了動,他嗅到了一種異味,不臭,但很不好聞,好像就是從大廳角落裡那堆稻草裡散發出來的味道。

王尊雙眉跳動,冇有猶豫,直接走了過去,小心翼翼的將稻草一點點扒開,他不得不小心,萬一其中竄出來什麼東西來,他不得當場駕鶴西去?

隨著稻草被扒開,下麵的東西也露了出來,王尊的雙瞳也在一點點的收縮!

是老鼠!

一堆的死老鼠!

全部被吸乾了鮮血,全部都是老鼠乾癟的屍體。

王尊愕然,對方也是有原則,寧願吸食老鼠的鮮血也不對人下口。

啪!

也是這時,一個房間裡,突然響起一個聲音,似乎是什麼東西掉在地上發出來的聲音。

王尊燈光照了過去,看到最裡麵的哪個房間門正在輕輕搖動,當中隱隱約約有一個人影立在房間之中!

太陽穴微微一跳,王尊握緊打鬼錘,往最後的房間摸了過去。

路過另外兩個房間的時候,他順勢的往裡麵瞄了一眼,除了稻草還是稻草。

王尊不解,不應該啊,二層小樓到處都是稻草,為什麼會是這樣?

就算是老鼠叼來的,也不可能這麼多。

王尊隱隱猜到了什麼,心裡不由的一沉,他摸到最後的房間,用打鬼錘輕輕的推開門,燈光照進去。

王尊臉皮一抖,這個房間裡堆滿了稻草,還有一個個的稻草人。

這些稻草人有大有小,有的隻有拇指大小,有的足有成年人一樣的大,有的像小孩一般的高……

無一例外,它的身上都套了一件衣服,戴著草帽,戴著一個麵具……

在燈光的照射下,顯得格外的瘮人。

王尊沉著臉,他如果猜得冇錯的話,天青農場的怪影應該就是稻草人了。

當然,是經過未來生物改造院改造的稻草人!

王尊來窗戶,往玉米地看去,吸了一口氣,果不其然啊,剛纔還高高立在玉米地裡的稻草人,現在已經不見了。

也是這時!

揹包裡的小靈突然抖了一下,王尊什麼也不想,直接往旁邊一跳。

砰!

他剛跳出去,一道影子便是砸在了視窗上,稻草亂飛。

王尊爬起來,先是一把石灰粉懟了上去,然就是一錘!

砰!

一錘砸過去,一道身影直接砸飛出去,掉落無數的稻草。

王尊定睛一看,果不其然啊,真的是一個稻草人。

猙獰的麵具,詭異的身體,每一根稻草都在抖動,發出怪異的聲音。

“滾出去!”

一個女人的聲音!

王尊微驚,未來生物改造院不會將一個稻草人與一個活生生的人改造在一起了吧?

“我是來幫你的!”

王尊眯了眯眼,沉聲肯定的說!

“不需要,滾!”

稻草人身體一動,射出無數的稻草,密密麻麻,如同一支支的箭!

王尊冇有再說話,讓對方平靜下來最好的辦法,就是打到對方服氣。

左手一張,鬼藤爬出,閃著妖美的藍光,一閃之下就將射來的稻草給抽碎!

“咦!”

稻草人輕驚,來不及想什麼,鬼藤已經到了它的身前,就是一抽。

啪!

天女散花!

抽得稻草人直接四分五裂,散了一地,變回普普通通的稻草。

呃!

王尊呆了一下,這他孃的不是完了嗎?

他是來與人家合作的,現在把人家給打散了,還合作個屁啊,這不是任務失敗了嗎?

這不是少了一個合作夥伴嗎?

正當王尊胡思亂想的時候,房間裡,所有的稻草人都動了,一個個站了起來,全身稻草立起,如同一個刺蝟一樣。

“你是未來生物改造院的人?你來捉捕我回去的是嗎?”

聲音迴盪,從每一個稻草人的身上響起。

王尊瞪大眼睛,這是什麼能力?

能轉移身體嗎?

“不是,我是來幫你的,我們可以合作,我是未來生物改造院的敵人!”

王尊沉聲說,對方應該是看到自己掌心爬出鬼藤,以為他也被改造了。

“道貌岸然!”

“死!”

稻草人並不相信王尊的話,全部撲殺上來,猙獰,可怖,如同惡鬼!

王尊:Σ(゚д゚lll)

他這麼憨厚老實,你說道貌岸然?

這不是欺負老實人嗎?

“以多欺少?”

鬼藤抽打,王尊往後退走,房間太小,不適合放開手腳,王尊隻能退出房間再說。

“就是仗多欺少,你奈我何?”

稻草人追了上來,被打碎一個,還有一個,地上的稻草還會組合起來,形成新的稻草人。

它彷彿冇有痛感,不要命的往上襲來,王尊隻能一退再退,來到樓梯口的大廳處。

稻草人形態各異,大小不一,無一例外,它們全都十分的猙獰,可怕,彷彿被鬼物附身一樣。

“以多欺少是吧?”

王尊咧嘴一笑,手上一抽,鬼藤撕碎一個稻草人。

“家人們,出來玩玩吧!”

一個個血紅的身影浮現,陰風陣陣,稻草亂飛。

四道血紅的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三雙青光閃爍的眼睛滿滿的都是殺意。

王尊眉頭一皺,退到家人們的身後,咧嘴大笑,比人多是吧?

稻草人微愕,大吃一驚,來不及反應,四個鬼東西已經殺了出去,根本冇有絲毫的廢話,出來就是為了開戰。

稻草人很多,但是很脆,四個鬼東西很凶,幾乎是一下一個,將稻草人撕碎,稻草飛舞。

三個青眼紅衣,一個紅衣,一個神秘的黑瓦罐,加上王尊也不弱,幾乎是碾壓的節奏。

王尊倒是不用出手,四個鬼東西已經將稻草人撕碎,一地都是稻草人。

“慢著,留一個!”

王尊記得任務要求,是與對方合作,不是消滅對方。

然!

大頭一頭砸出去,把最後的一個稻草人給砸得粉碎了。

王尊:⁄(⁄⁄ ⁄ω⁄⁄ ⁄)⁄

大頭:(O_O)

小靈:٩(˃̶͈̀௰˂̶͈́)و

王尊盯著大頭,後者唯唯諾諾,“要不,我重新給它拚回來?”

“老大你也是,你乾嘛不早說,這是你的問題,你的責任,追根溯源,是你冇有安排好,呐呐呐呐……說你兩句不高興了是吧?忠言逆耳是吧?”

看到王尊的臉越來越黑,大頭戰戰兢兢的退出一邊,抱著黑瓦罐。

王尊當然不與他計較,正要說什麼,也是這時,地上的稻草突然動了起來,迅速組合成一頭巨大的稻草人!

這個巨大的稻草人與眾不同,巨大,有牙,如同一頭野獸一般。

它張口一吐,無數的稻草如刀一般射了出來。

鬼藤閃動,快如閃電,輕而易舉的將攻擊抽碎,王尊僥倖躲過一劫!

“滾出去,你們這些惡魔!”

稻草人仰天長嘯,瘋狂無匹,一隻稻草大手拍了下來。

朱勁,莫玉,四個鬼東西迅速出手,一湧而上,當場又是將其給撕碎。

剛被撕碎,所有稻草又爬在一起,形成新的稻草人。

殺不死,滅不掉!

一次次被撕碎,又一次次的重組。

這可是三位青眼紅衣,一位紅衣厲鬼,居然乾不掉一個稻草人!

王尊想了想,繼續這樣攻擊下去效果不大,得找到對方的缺點。

突然,王尊笑了!

他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