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艱難的抬頭,一臉的血,下半身都被拍得要變形了!

他還是在提醒王尊,讓王尊不要掉以輕心。

“天亮就好了!”

老頭費出這句話,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似乎死了一樣。

王尊太陽穴跳了跳,三頭猴怪也是狠,居然二十分鐘都冇有現身!

當然,王尊可不會作死,他緊握打鬼錘,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緊張的注視著四周。

他倒是不信了,三頭猴怪如此瘋狂的狀態下,不可能有這樣的耐心,絕對快忍不住了。

也是這時!

嘀嗒!

水滴落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聲音不大,但此時此刻卻顯尤為的響起。

王尊能感覺得到,有水珠與自己擦身而落,滴在了地上。

王尊還來不及檢查發生什麼,又一滴水落下了。

這一滴水,落在的卻是他的頭頂上。

冰冰涼涼,好像是冰水。

王尊伸手去摸,下一秒他就感覺不對,這不是水。

這液體很粘稠,更像是口水。

王尊想到了什麼,雙眼一縮,慢慢的抬頭,燈光往頭頂上照去。

雙瞳在放大,頭皮發麻,王尊是萬萬冇想到三頭猴怪出現在了房梁上,一隻手吊在房梁上,另一隻手上拿著一條繩套,正在悄無聲息的往他脖子套來。

三張猙獰可怖的臉,三雙充滿興奮與陰冷的眼睛。

仿如一頭魔鬼。

王尊冇想到三頭猴怪的智商這麼高,它是怎麼做到的?

如果不是一滴口水滴在頭頂上,王尊是真的無法發現對方。

當然,就算冇有發現對方,這條繩套最後也絕對不會成功套在他的脖子上。

因為他的身上也不止一雙眼睛不是?

“嘿嘿……這也讓你發現,那麼……”

三頭猴怪連話也冇有說完,身形一動,如同一塊巨石,直接撲了下來,尖銳的指甲彷彿是一把把的刀,閃著可怕的寒光。

王尊冇有躲閃,手上一用,一錘就砸了出去。

砰!

點點鮮血飛了出來,三頭猴怪被錘飛出去,重重的撞開木牆,滾到了外麵的空地上。

三頭猴怪爬起來,憤怒的對著黑夜咆哮,它也冇想到王尊有兩把刷子,這一錘,差點把它的身體都給錘碎了。

它嘶吼,大叫,如同一頭公牛,四肢著地,瘋了一樣再次衝向木屋。

然!

木屋裡,一條妖藍色的藤蔓先一步射了出來,滿身都是尖刺,都是妖美的藍色紋路。

啪!

一下抽在三頭猴怪的身上,當即就是皮開肉綻,血肉橫飛。

三頭猴怪嘶吼,痛苦無比。

這一抽,密密麻麻的尖刺可是撕下了它的一塊肉。

三頭猴怪這一刻恐懼了,不安的看著王尊從木屋裡走出來,一手鬼藤,一手打鬼錘。

吼!

三頭猴怪憤怒的大吼一聲,四肢首地,三張血盆大口齜牙咧嘴,速度很快,一左一右,殺向王尊。

手上一抽,鬼藤猛地就刺了出去,如同一道藍色閃電。

噗!

無論三頭猴怪有多快,鬼藤還是準確無誤的將它的身體給刺穿,留下一個皮開肉綻的血口。

三頭猴怪徹底是驚了,恐懼了,發出悲鳴聲,扭頭就要往桃林裡逃去。

王尊當然不會給它這個機會,鬼藤的速度難以想象,一把就纏上了它的腳,將它一把抽了回來。

它剛倒地,就聽到王尊麵無表情的叫了一個名字。

朱勁!

緊接著就是一把滴血殺豬刀從天而降,砍豆腐一樣,不費吹灰之力的砍下三頭猴怪的一個腦袋。

來不及痛苦的叫喊,根本就冇有這個機會,王尊的果斷讓人驚訝。

滴血殺豬刀又一次落下,又一個腦袋被砍了下來。

三頭猴怪,就剩下了那個青眼猴頭,毛髮染血,半死不活。

被砍下兩個腦袋,三頭猴怪不見了半條命,連爬起來的力氣也冇有了,驚恐又無助的盯視王尊。

王尊麵無表情,指揮朱勁再次下刀!

然,老頭過來了,撲在猴怪的身上,滿臉是淚。

“放它一馬吧,放……”

“砍!”

王尊冇有猶豫,繼續下令,朱勁當然冇有絲毫的怠慢,最後的一個腦袋被砍了下來。

猴怪抽搐了一會,徹底冇了氣息。

老頭愣愣的癱倒在地上,雙眼無神,不知所措。

傷心?解脫?

王尊不知道,反正他看得出來,老頭最後的時候,心軟了,他不捨得,不忍心。

王尊倒是冇有那麼多的顧慮,砍了再說,這怪物就不是什麼好東西,一旦離開這裡,去到人流密集的地方,那將是一個禍害!

到時候,可會引發難以想象的災害,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慘死。

當然,王尊冇有那麼偉大,他做不了救世主,冇有那麼大的夙願,他想的隻有一個。

這東西不是什麼好東西,不能放過它。

就這麼簡單!

王尊看著地上生不如死的老頭,心裡有些唏噓,也不知道說什麼纔好,淡淡的開口。

“為什麼要心軟呢,你很清楚,現在放了它,後麵隻會後患無窮,狠心一點,對它好,對你也好,你冷靜的時候,除掉它的心很強烈,因為你瞭解它,也知道它會帶來什麼後果!”

“一時的心軟,會後患無窮!”

王尊說的不是假話,很認真,雙眼發光的看著老頭。

老頭應該很明白猴怪帶來的危害,不然的也不會想除掉它,老頭想除掉猴怪的心,一點也不比不捨猴怪弱多少。

“是的,它想殺人!”

老頭生無可戀的樣子,徐徐抬頭,雙眼爬滿了血絲,不捨與癱苦在雙眼之中交織!

“我想除掉它,不想讓它最後釀成大禍,我有很多次的機會,每次都對自己說,一定不能心軟,一定要親手毀了它,可到最後,還是下不了手,到最後那一刻,還是心軟了,一直拖,一直為它找血……我一次次的下定決心,又一次次在最後的最後心軟!”

“一切的一切,也全是我的心軟造成的後果,都是我,我纔是一切的罪魁禍首,它隻是被動變成這樣的而已!”

老頭悔恨,抓著自己的頭髮,王尊瞪大眼睛,這才明白過來,老頭頭上的傷疤似乎是他自己抓出來的。

“是未來生物改造院做的是嗎?”王尊吸了一口氣。

老頭驚訝的看著王尊,眼中儘是難以置信的光芒。

王尊為什麼會知道這個地方?

“說吧,我最近也在調查他們,瞭解了一些事情,但還冇有完全的肯定,我想瞭解更多一些!”

王尊坐了下來,拿出一包華子,扔給老頭。

老頭也不客氣,點燃深深的吸了一口,看了一眼地上的猴屍,他歎了一口氣,痛苦難捨。

“我之前養了一群猴子,大概十個吧,當時我從深山裡發現了它們,一開始以為它們是迷路的猴子,但我觀察了好幾天,冇有成年的老猴照顧它們,幾天下來餓死了好幾個,我上去才發現,原來它都是身體殘疾,有的手腳彎曲變形,有的冇有下巴,有的身上長了很多噁心的濃包,我這才發現,它們不是野生的,是人為放生,應該是這些猴子殘疾有病,被拋棄了,讓它們自生自滅!”

“我於心不忍,我把它們帶了回來,本來有十幾個猴子,後麵還是死了幾個,就剩下十個了,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我養起它們,冇想到還成功了。”

“也許是人培養的猴子,它們很有靈性,非常的靈性,智商很高,雖然它們身有殘疾,但並不影響它們的生活,我們在這裡生活下去,它們很聽話,我很開心!”

“後來,桃花山被外人發現了,來的人越來越多,被改名成了猴兒山,我的猴孫很有靈性,與遊客玩耍,並不會傷害遊戲,一開始都十分的美好,後來就變了!”

老頭吸著煙,看著地上的猴屍,他的眼中泛起了淚光,痛苦,不甘,難受。

王尊冇有打斷他的話,坐在一旁靜靜的聽著,他能理解老頭的心情,從救這些猴子,與這些猴子在這裡生活,猴子又有靈性,無疑是將它們當成了自己的孫子。

“可能一開始是彆人研究的實驗品,所以纔會被拋棄在這個荒山荒地,大概三年左右,十個猴孫開始出現不同程度的變化,有的走不動,有的吃不下,有的掉毛,有的七孔流血而已,最後就剩下三個猴孫!”

“我太孤獨了,它們太聽話了,很有靈性,我捨不得它們,我千方百計的想要救活它們,可是,我做不到!”

“在我絕望的時候,我遇到了一個人,他說自己是未來生物改造院的人,他能救我的最後三個猴孫,我冇有猶豫,我將三個猴孫交給了他們,我隻想讓最後的三個猴孫活下來!”

“三天後,他們把猴孫送回來給我了,隻不過,三個變成了一個,一個身體,三個腦袋!”

“我當時驚呆了,但三個猴孫卻是真的活下來了,一開始它們很虛弱,給東西也不吃,我冇有辦法,我出去一趟回來之後,我發現家裡養的雞鴨都死了,被吸乾了血,我找到猴孫,它們滿嘴都是血,身體還大了很多,我不敢相信,我恐懼了。”

“這其實還好,過分的是,它們居然想對猴兒山的遊客動手,想吸他們的血,當時我就知道了,這事大了,壞了,被改造之後的猴孫已經完全變了,更像是一個吸血鬼!”

“為了杜絕它們傷害遊客,我開始驅趕遊客,用鐵鏈鎖住它們,奈何效果不是很理想,它渴望血,尤其是人血,我隻能用豬血,雞血……給它代替,但始終無法讓它們滿足。”

“讓我產生消滅它們想法的是,有一次,它們似乎真的餓壞了,三更半夜的摸入我的房間,居然想吸我的血,它們如果得不到血,會變得瘋顛,六親不認,完完全全的野獸!”

“唉……”

最後的最後,老頭深深的歎了一口氣,費力的爬起來,拖著受傷的身體,拿上鋤頭,在桃花林裡開始挖坑。

“也許,這是最好的選擇吧,我下不了手,怎麼樣我也下不了手,你出手也算是幫了我一把!”

老頭一邊挖坑,一邊流眼淚,王尊也上去幫忙,並冇有說話。

把猴怪的屍體埋好之後,任務完成的提示聲也響了起來。

看了一眼時間,淩晨五點了。

王尊冇有多說什麼,拍了拍老頭的肩頭,直接離開了。

這件事情,對王尊的觸動也挺大的。

老頭錯了嗎?

冇錯!

為了救下與自己相依為命的猴孫,他在不知結果的情況把猴孫交給了未來生物改造院的人,老頭隻是以為對方會把猴孫給治好,誰知道,三個變成一個,徹徹底底變成了一頭野獸。

得知猴怪的反常之後,為了不牽扯到無辜的遊客,老頭凶神惡煞的趕人。

想要為民除害,但他總是下不了手。

他也是無可奈何,不是嗎?

王尊有些唏噓,回到鳳凰山時,已經天色大亮了,洗了一個澡,打開任務獎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