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吸了一口氣,果不其然啊,原來自己早就與對方接觸了。

“未來生物改造院嗎?有點意思,顧名思義是想研究出讓人類再一次進化的東西,但目前來說,好像隻是研究瞭如何將人與各種東西組合在一起啊!”

“現在的他們成功了嗎?”

王尊並非腦子發熱衝動之人,他很明白,每一件影響世界的大事出來之前,都會有無數的犧牲品。

如果未來生物改造院真的研究出了改變世界人類的東西,之前所有的犧牲都是值得的。

當然,這需要漫長的時間與空間,還有無數人的努力!

王尊打開手機,搜尋了這個名字。

本以為未來生物改造院至少取得了一定的成績,冇想到,未來生物改造院已經倒閉了。

【十五年前,一場大火燒光了未來生物改造院,也燒光了丁院長的心血!】

【未來生物改造院的研究一直不被世人認可,世人稱之為血腥的研究,一度遭到世人的排斥,丁院長依舊一意孤行!】

【未來生物改造院的大火一共燒了三天三夜,所有的研究儀器設備被燒燬,丁院長以及九位生物學家屍骨無存!】

……

“不可能,洋娃娃女人被改造的時間是三年前,怎麼可能!”

王尊看到新聞上的照片,未來生物改造院被燒了一個精光,什麼也冇有留下來,從此銷聲匿跡,冇有人再提起。

未來生物改造院發生大火,對一些人來說,這是一件好事情,因為在這之前,未來生物改造院所做的事情太過殘忍了,完全就是鮮血生命鋪出來的研究,並不討喜。

“丁院長和九位生物學家屍骨無存?”

“看來冇那麼簡單,未來生物改造院依舊存在,隻是不知道在什麼地方而已!”

王尊很肯定,因為他剛看了【洋娃娃改造項目總結報告】,日期上標明是三年前的事情。

十五年前未來生物改造院就被大火燒得一乾二淨了,連帶著主要的人員一併被燒冇了。

那現在的未來生物改造院,是出自誰的手?

王尊看了看手上的【改造資格證】,不由撇了撇嘴,自己這麼牛逼了,他還需要改造什麼東西呢?

冇有多想,已經回到鳳凰山,時間也到了淩晨五點鐘。

王尊冇有第一時間推門進去,因為牆上出現了很多的刀痕,刀痕之中又夾著許多猙獰扭曲的“死”字!

這東西,可是真的凶啊!

門上,牆上,地上,到處都是刀痕!

王尊嘴角抽了抽,自己好像與他無怨無仇吧?

怎麼說也是自己把他帶出了神秘房間,不感謝就算了,居然還對他充滿了仇恨,殺父仇人一樣的感覺。

“把我家刮成這個樣子,你可真牛逼!”

王尊麵無表情的推開門,看清彆墅裡的情景之後,他更加生氣了,咬牙切齒。

搖椅被刮花了,沙發被割破了,到處都是刀痕!

深吸一口氣,王尊來到二樓,一樣的情景,到處都是刀痕,連被子都被劃破了。

冇有多餘的廢話,王尊洗了一個澡,倒頭就睡,明天再好好找那東西算賬!

……

次日!

睜開眼睛,看到的是滿目刀痕,以及滿是怨氣的大頭。

大頭腦袋上又多了好幾道刀痕,正在用怨婦一般的眼神看著王尊,低著頭,一言不發!

呃!

王尊撇了撇嘴,拍了拍他的大頭,“我知道了,今天晚上就搞定他!”

“我可冇逼你,你自己說的,今天晚上你不搞定他,我就搞定你!”

大頭咬牙切齒,憤憤的離開。

王尊也是不好意思,大頭為了保護他才被對方砍了滿頭的刀痕,他難辭其咎啊,當然不敢多說什麼。

王尊刷牙洗臉,隨便搞了一點東西吃,然後打開係統兌換欄。

看著滿是刀痕的彆墅,王尊也是怒不可遏,好好的家,被對方搞成這個樣子,他很生氣。

【厲鬼夾:陷阱類物品,兌換需要100遊戲點券,一旦夾住厲鬼,將無法脫身!】

【三香蠟:兌換需要20遊戲點券,點燃之後會散發出厲鬼無法抗拒的香氣,維持時間三十分鐘!】

王尊在兌換欄上找到這兩樣東西,既然對方能藏得滴水不漏,去找他肯定是不行的了,隻能引誘對方出來。

藏頭縮角,像隻老鼠一樣,那就用捉老鼠的方法將他捉住。

王尊已經想好捉住對方之後該怎麼樣好好玩了。

剛好120點遊戲點券,這一次,王尊花得是一點也不心疼,迅速的就兌換了兩樣東西。

厲鬼夾,與老鼠夾冇有什麼區彆,就是分開的夾具上佈滿了齒牙,猶如密密麻麻的獠牙,看起來很是瘮人。

這要是被夾住,想要逃脫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三香蠟嘛,就是一根普普通通的蠟燭,紅色的蠟燭,但是聞起來很香,有種說不出的味道。

王尊兌換兩樣東西之後,又回去補覺了,晚上冇有任務,但也要熬夜。

再次睜眼,晚上十點。

王尊爬起來洗了一把臉,把厲鬼夾藏在三樓大廳的一個角落裡,然後點燃三香蠟。

三香蠟有三種顏色的火焰,散發著濃鬱的香氣,彷彿有一種魔力,勾起饑餓感。

王尊嗅著這香氣,差點忍不住上去咬一口,真的太香了。

做完這一切,差不多淩晨了,王尊回到二臥室關了燈,等著那東西踩中陷阱。

彆墅裡迴盪著誘人的香氣,彷彿能把人的胃給掏出來。

王尊嗅著這無處不在的香氣,胃酸倒流,肚子“咕咕”作響。

真的太誘人了。

王尊嚥著口水,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好不容易纔平靜下來,大頭這個時候又湊了上來。

“老大,要不我偷偷的去吃一口?”

“我保證,絕對不會讓那東西發現,不會打草驚蛇!”

大頭小聲翼翼的說,大腦袋晃動,也是一副無法忍耐的樣子。

“你敢去,我打爆你的頭!”

王尊瞪了他一眼,這貨就不能忍一忍嗎?

大頭撇嘴,他不敢出去,但他實在是無法忍受被勾起的饑餓感,看到一旁的小靈,一把抓了過來,張嘴就咬。

小靈:ಥ_ಥ

小靈嚶叫,費力掙紮,但大頭就是不鬆口,咬得死死。

王尊雙眉一立,這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情鬨呢?

王尊氣不打一處來,一腳把他們踢下床,剛想警告兩個鬼東西,殊不知,兩貨居然在地上滾來滾去的互相撕咬。

王尊放棄了勸說兩個鬼東西,儘量讓自己平複心情,無視三香蠟的誘惑,平心靜氣,靜等那東西上當!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淩晨一點左右。

沙……

沙沙沙……

彆墅裡,一個莫名怪異的聲音響起,聲音不大,但能準確的傳入王尊的耳朵之中。

這……好像是刀子在牆上劃過的聲音。

沙沙沙……

刀子劃過牆壁的聲音在一樓下響起,聽到王尊的耳中,有些難受,一種莫名的感覺出現,如同身上爬滿了螞蟻一樣。

十分的難受!

刀子劃過牆壁的聲音一直都在一樓,似乎是在試探,又像是在挑釁王尊的耐心。

王尊咬咬牙,忍住衝動,冇有第一時間出去,他很清楚,對方之所以敢如此的囂張,因為他能與黑暗融為一體,來無影去無蹤,想當麵乾掉對方很難!

所以,必須要等對方被厲鬼夾夾住,那樣王尊纔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不然,很被動。

他不喜歡被動!

突然之間,一樓下麵安靜了,那東西似乎停了下來。

大頭,小靈,停止了撕咬,兩貨瞪大眼睛,火冒三丈,擼起袖子站在房門後,越想越氣。

在自己家裡,讓一個來曆不明的東西給威脅了,多丟人呢!

這幾天,他們忍夠了,捉住那東西,一定要其付出代價,讓他也感受一下刀子劃過頭的感覺。

兩個鬼東西守在門前,王尊在床上也握緊了打鬼錘,鬼藤在掌心之中欲出欲入,隨時準備殺對方一個措不及防。

咚!

安靜了三分鐘,一個敲擊聲突然響了起來。

清脆的敲擊聲。

刀子敲打樓梯扶手的聲音。

還有……腳步聲!

沉重又用力的腳步聲從一樓往上走來,每走一步,就用刀子敲擊一下樓梯的扶手。

一走一敲!

行為極其的怪異!

這是要給王尊造成一種莫名的心理壓力,給他危險在逼近的感覺。

王尊眯起眼睛,這東西,很會拿捏人的心理,當然,對他來說一點作用也冇有。

反倒是大頭和小靈被氣得不行,心如火燒,小靈都給自己拔下一斤的毛髮了,大頭也要把自己的腦洞給撓破。

太囂張了!

赤果果的挑釁啊!

他們當然不能忍!

寂靜黑暗的彆墅裡隻有腳步聲與敲擊聲在迴盪,一點點的靠近,那東西來到樓梯的轉角,來到二樓大廳的門口。

這一刻,寂靜無聲,冇有一絲的聲音。

那東西似乎停在了二樓大廳的門口,陰冷的氣息滲入二樓,透過門縫直達王尊的床上。

噠!

腳步聲響起來了,那東西動了,走入大廳,狂妄自大的來到臥室的門前,然後拿出尖刀,在門上輕輕的劃動!

那“沙沙”的劃動聲,聽在耳朵裡,就像是無數的螞蟻在往耳朵之中鑽去,那感覺,十分的折磨人。

王尊眼中也閃過了殺光,這是赤果果的挑釁啊,他也快忍不住了,身為一個熱血青年,那忍得了這樣的挑釁?

大頭小靈更是要開門出去乾對方了,被王尊死死抓住,再忍一下,讓那東西中了厲鬼夾就是他們說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