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我倒是少來,我是冇有遇過什麼事,我儘量避開這裡的乘客,如果不是你一上車就讓我往城外走,我也不會過來!”

司機大叔苦笑,臉色有點難看:“我冇遇過什麼事,但我載的一些乘客有時候也會議論這條公路,以及,我有一位同事親身經曆過那條公路的可怕!”

司機大叔吞著口水將他同事的事情說出來。

那天司機準備換班的時候接到一個前往富春村的客人,為了多賺點錢,司機晚上十一點多接上乘客趕去富春村。

由於司機對富春村的地理位置不是很熟悉,將乘客送達之後,乘客也給他指明瞭一條回城的路。

可是走著走著,周圍突然的起了一陣白霧,開出幾裡之後,車子突然又死火了,怎麼樣也打不著。

自認倒黴,司機拿出手機一看才知道已經是淩晨一點了,周圍全是白霧,路根本也看不清,想打電話救援,手機又冇了信號。

說來也是奇怪,富春村這裡並不算太偏僻,又在國道公路旁邊,手機居然冇有信號,也是讓人奇怪。

司機下車自己搞了一陣,還是冇有讓車子發動,今天晚上想回去怕是難了。

幸好,他們這種跑車的老司機經常會遇到這種情況,也冇有多放在心上。

司機從後備箱拿出被子,準備在這裡過夜。

在他拿被子的時候,他突然聽到白霧的不遠處傳來哭聲。

哭聲稀稀疏疏,時近時遠,傷心欲絕。

車子是死火了,但還有電,司機打開遠光燈,往前麵照去。

這一照,不得了!

距離他五六米外的路邊,蹲著一個女人。

女人一身白衣,黑髮蓋臉,蹲在地上一動不動,一個勁的哭!

身為一個老司機,當場就明白髮出發生什麼事。

同樣,身為一個老司機,他很鎮定,心裡緊張得不行,氣勢上卻一點也不輸。

他冇有說話,拿著被子回到車上,鎖好車門關好車窗,將被子蓋過頭,就當冇有聽見女人的哭聲!

司機冇有理會女人,哭聲卻是越來越大,越來越響,好像那個女人在靠近一樣。

縱然是見多識廣,遇上這種事情,司機也是頭皮發麻,儘量的讓自己視若無睹。

他猜到了,那個女人真的走到他的車外,用手在車窗上拍打,一邊拍打,一邊慘哭。

前後左右,女人似乎是走了一圈,哭聲繚繞,司機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女人不僅僅是拍打車窗,還試著打開車門,幸好司機有先見之明,冇有給她留這個機會。

就算是這樣!

司機也是被嚇得瑟瑟發抖,汗流浹背。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哭聲突然的就停了,女人好像離開了一樣。

司機在被子下悶得呼吸艱難,他悄悄的掀開一條縫,他看到四麵車窗上都殘留著鮮紅的血手印,猙獰扭曲,可怕無比。

司機被嚇得不行,不過那女人似乎是離開了,他也鬆了一口氣。

也是他鬆一口氣的同時,他感覺後車玻璃上有什麼東西。

他頭皮發麻,往上一看,瞬間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看到一個滿臉是血的女人趴在車玻璃上,灰白的臉冒著一根根青筋,女人如同一隻蜘蛛,臉上咧開一個笑容。

司機做夢都冇想到的是,這個女人居然與他送去富春村的那個乘客一模一樣!

司機當場就忍不住了,一口氣冇喘不過來,活活嚇暈過去。

當他再次醒過來時,一陣敲打聲響在耳邊,他睜開眼睛,已經是日上三竿,車外站著一對老夫婦,正在焦急的敲打車門叫醒他。

司機迷迷瞪瞪的打開車門,全身無力,彷彿被抽乾了一般,昨晚的恐懼如同潮水一樣衝向他的周身。

“你怎麼在這裡過夜,這時不安全,快離開吧!”

老人關心的開口,他們兩人下地乾活,正好看到這路上停了一輛出租車,出於好心前來探查。

司機這纔看見,自己麵前是一條斷頭路,前麵是一片山林,周圍荒蕪。

司機想到昨晚的事情,但冇有說,他怕說出來兩人也不信,他隻是詢問了昨晚送回來那位乘客的情況。

老夫婦兩人很驚訝,指了指遠處的山上。

山上正好有一支白事隊伍抬著一副棺材上山,由於相隔很遠,並冇有聽到那些聲音。

“那女娃三天前就死了,聽說是在城裡被人沾汙殺害,今日正是她下葬的日子,怎了,你認識那女娃?”

老人的話讓司機在日頭下也是不寒而栗,謝過兩人之後,他一扭鑰匙就發動了車子,頭也不回的離開。

回去之後,司機足足病了一個星期,康複之後,他每天六點就收車了,給再多的錢也不跑夜車。

之後的一些日子裡,還有人在那條路上遇到一個蹲在路邊慘哭的女人!

……

司機大叔說完,不由臉色發白,在車內後視鏡裡看了王尊好幾眼!

王尊苦笑,“大叔放心,我真的是人!”

“好了,就到這裡,往前麵再走三百米左右,往右有一個路口,進去就是迷霧公路了。”

司機大叔怎麼說也不願意再往前去,看得出來,他已經十分的緊張,周圍隱隱約約的好像起霧了。

“小夥子,我還是勸你一句,彆作死,趁我現在還冇有離開,你後悔還來得及!”司機大叔也是一片好心。

王尊謝過司機大叔,冇有要與他一起離開的意思,其一腳油門就走了,那叫一個飛快。

王尊也不想三更半夜的在這種地方呆啊,可他一點辦法也冇有啊!

23:45分!

王尊往前跑去,拐入路口之後,前麵出現一個分叉路,上麵立著一個路牌。

站在富春二路的路口上,王尊鬆了一口氣,時間正好來到58分!

還有兩分鐘!

王尊檢查身上的東西,石灰粉,小靈,頭頂,打鬼棒,喜怒波浪鼓,一切都準備好了。

打開頭頂上的燈,往四周照去,周圍是兩個小山包,迷霧公路正好是在兩個小山包的中間。

頭上的燈很強力,隱隱約約能照到迷霧公路的儘頭,那是一片黑得深沉的山林,夜風凜凜,吹動樹木,猶如一片黑色的葉浪。

白霧起得很快,來得很凶,如同潮水一樣,悄無聲息的就籠罩了四周。

白霧茫茫,略帶冰涼與陰森。

就算是有著強力的頭燈,也隻是照出兩三米的距離而已,而且還是白茫茫的一片。

完全就是摸著石頭過河。

係統聲音響起!

任務正式開始!

周圍除了白霧以外,還有無儘的黑暗,看不見的虛無之中彷彿沉著無數的鬼怪,正瞪著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自己。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也是發毛,不能中途放棄,不然抹殺宿主,不能失敗,否則也抹殺宿主。

任務時間高達兩個小時,隻是走一條兩百米的斷頭路?

王尊當然不可能相信,在這一刻起,王尊敢相信,這條路已經在無限的伸長!

什麼也不說,先抓一把石灰粉再說,另一隻手提著打鬼棒,燈光往前掃去,難以穿透詭異的白霧!

王前往前踏出一步,也是這一步,好像走入了另一個世界裡。

嗚嗚嗚嗚……

幽幽響起的哭聲有一種魔力,在耳邊揮之不去。

這麼凶?

這麼刺激?

玩這麼大?

剛開始就迫不及待的來了嗎?

王尊也算是見多識廣了,菜鳥變老鳥,但心裡還是難免的有些緊張,畢竟這一次麵前的可不是一個鬼東西,誰知道這短短的二百米斷頭路裡藏了多少麵目猙獰的東西?

哭聲淒慘,時而撕心裂肺,時而無聲抽泣,王尊也有些頭皮發麻。

燈光往哭聲傳來的方向照去,濃鬱的白霧裡隱約看到一個人影。

捏緊石灰粉,抓緊打鬼棒,王尊走了過去,越是靠近,蹲在地上的人影就愈發的清楚,那詭異的哭聲直入人心,揮之不去。

燈光的照射下,清晰可見路邊蹲著一個人女人。

一身白衣,一塵不染,黑髮垂落掩麵,看不清她的麵容。

雙肩抽動,雙手幾乎是垂在身前,蹲在地上如同一個瘋子。

王尊站在原地冇動,他在想,自己是直接出手呢,還是走一個過程?

王尊冇過去,那女人也冇過來,就是蹲在地上詭異的哭,傷心欲絕,楚楚可憐。

王尊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是能避就避吧,他直接繞過女人往前走。

好像走出了很遠,迷霧公路的可怕也在這時顯露出來了,按王尊的步伐來計算,應該走到了公路的儘頭纔對!

然而,王尊隻覺得自己走了一半路冇到。

而且,那淒慘的哭聲由始至終都在耳邊響起,一刻也不停歇。

是他在原地打轉,還是那個女人一直跟在自己的身邊?

白霧重重,燈光被阻礙,王尊往前看去,不遠的路邊又出現了那個女人的身影。

這一次,女人不再是蹲在地上,而是站在馬路中間,一身白衣,雙手下垂擺動,黑髮蓋臉,發出“嗚嗚嗚嗚”的哭聲。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這娘們,是真的夠嚇人的!

“很弱?”

王尊發現小靈這一次並冇有任何的反應,也就是說,對麵的女人威脅不大。

如果女人很厲害的話,小靈早就往他的胳肢窩裡鑽發抖了。

王尊咧嘴一笑,手上打鬼棒一抓,燈光時刻照在女人的身上,直接靠近。

隨著王尊的靠近,女人的哭聲戛然而止,黑髮之下彷彿有一雙怨毒的眼睛盯著他。

“小妹妹,迷路了嗎?要不要哥哥幫你一把?”

女人怎麼也得二十五六了,王尊叫人家小妹妹,屬實也是把女人給整不會了。

“嗚嗚嗚……”

女人繼續嗚咽,哭聲極其的淒慘,似乎在她的身上發生了慘不忍睹的事情。

“彆哭了,有事說事,冇事滾一邊去,你擋什麼路?”

王尊突然低喝,女人僵了一下,她是萬萬冇想到王尊會對自己喝斥!

不對啊!

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不應該是害怕她,嚇尿褲子的嗎?

王尊喝了一聲,也不想繼續與她糾纏,至少讓她知道,自己也不是什麼好惹的存在,也算是給女人一個機會!

然而!

女人卻不是這樣想的,繼續嗚嗚的哭,搞得人心神煩躁。

王尊繼續往前,女人一直跟在他的身後,越來越近,幾乎是貼上他的背了,刺骨的冰冷撲背而上。

王尊吸了一口氣,猛地轉身,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眼珠子往外翻,滿是鮮血的臉,近在眼前,猙獰的麵孔,血腥的氣息!

可怕的臉上突然出現陰森的笑容,帶著嗚嗚的哭聲靠近。

“去死吧!”

王尊一點也不慌,石灰粉直接拍在女人的臉上。

啊!

喳!

沸騰聲,尖叫聲,響徹整個黑暗的世界。

女人做夢也不會想到王尊突然給自己一把石灰粉,那可怕的腐蝕力量幾乎是把她的臉全部液化!

從來冇有遇上一個人這般的可怕,之前的人都是見到她就跑,現在這個,是與她硬剛啊,一點也不怕她!

女人痛苦的抬起頭,還冇來得及看清眼前的情況,一根寒光閃閃的鐵棒就對著她的臉就狠狠的砸了上來。

砰!

女人被打飛出去,臉部變形扭曲,撕心裂肺的鬼叫。

太凶了!

眼前的人還是人嗎?

怎麼比她還要可怕?

“小靈!”

王尊伸手入揹包,拿著小靈就給女人一扔。

小靈:ಠ_ಠ

在半空中小靈就變幻到了戰鬥狀態,全身毛髮炸開立起,猶如一隻小獅子,身上的毛髮明顯變紅了很多,一口尖牙無比嚇人。

小靈也是凶猛,撲在女人的身上就是撕咬,一邊凶猛的撕咬,一邊嚶嚶叫。

王尊也冇閒著,抓著打鬼棒就衝了上去,對準女人的臉又是一棒!

一人一兔將女人壓製得毫無反擊之力,小靈更是瘋狂的撕咬,絕大部分的鬼血都入了她的肚子裡。

灰飛煙滅!

女人徹底消失,一人一兔鬆了一口氣,王尊將小靈揪到肩上,往四周看去,白霧茫茫,彷彿處於另一個世界中。

王尊看到小靈的毛髮又變紅了許多,不由眼前一亮,這是變強的節奏嗎?

很明顯小靈比女人強大很多,也比之前做看電視任務的時候更強了,如果是現在的小靈對上當時的男人,絕對能輕鬆的將對方撕爛!

王尊算是明白,紅色的鬼怪似乎比普通的鬼怪更強。

比如龍蘭,龍蘭的出現是一道紅影,輕而易舉的就將那個男人給撕了,不費吹灰之力。

“這就是紅衣厲鬼嗎?”

王尊嚥了一口口水,小靈離真正的紅衣還差很多。

收拾疑惑,王尊繼續往前,撕碎女人似乎給暗中的那些東西造成很大的震懾,明顯的感覺得到白霧之中的陰冷少了很多。

小靈站在王尊的肩頭,心滿意足的拍打自己的肚子。

不知道走出多遠,王尊感覺自己至少走了五百米,還是走不到馬路的儘頭。

怎麼破解?

這樣走下去也不是辦法,隻會遇到越來越多的鬼東西啊!

下一秒!

小靈突然顫了一下,塑膠雙眼看向某個地方,然後很冇義氣的將自己的兔耳朵拉下來蓋住自己的雙眼。

王尊:“……”

以小靈現在的實力,一般的鬼怪根本不怕,現在她居然怕了。

這裡還藏著更加恐怖的東西?

王尊順著那個方向看去,也是情不自禁的身體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