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頭擋住血門,留下一條足夠王尊通行的縫隙,身上綁好莫玉的血色絲帶,王尊深吸一口氣,不再猶豫,一步邁入其中。

黑暗,陰冷,寂靜,空虛!

王尊感覺自己在無儘的大海之中沉淪,一點點的往海底墜落。

好像過了很久很久,又像是纔過去一秒鐘,王尊猛地睜開眼睛。

第一時間觀察四周。

這是一個不大不小的臥室,一張床,一個衣櫃,一張書桌,還有一個窗戶。

寂靜,灰暗!

空氣中瀰漫著乾燥發黴的味道,這個房間似乎很久冇有人住了,地上積累了一層淡淡的灰塵。

回望過去,自己居然是從一個衣櫃裡走出來的,打開的衣櫃門內,是一片模糊的景象。

好像在水麵上看東西,可以隱隱約約的看到衣櫃裡有朱勁他們的影子,不是很清晰,但能看得到。

倒是大頭的半個腦袋從衣櫃裡探出來,擋住了要關閉的衣櫃門。

“老大快點,好痛!”

大頭齜牙咧嘴的聲音響起。

王尊冇有怠慢,迅速來到窗戶前。

玻璃開裂,上麵也是積累了一層淡黃的灰塵,有幾個破洞。

王尊透過玻璃上的破洞往外看去,雙瞳不由自主的一點點收縮起來,震驚,錯愕,難以置信。

外麵是一片漆黑的世界,灰黑色的鬼霧瀰漫,充斥了整個世界。

入眼所見,全是灰黑的鬼霧,像雲像氣又像塵!

隱隱約約,王尊聽到無窮的鬼霧之中傳來嘶吼的聲音,彷彿有殘忍至極的惡鬼在咆哮,在廝殺。

王尊眯起眼睛,極力的想透過重重鬼霧看清當中存在著什麼東西。

雖然無法仔細的看清,但還是能看到鬼霧之中,有著一棟棟高樓的影子,猶如黑暗世界當中的墳墓墓碑一樣。

這應該是一個城市,隻是被鬼霧籠罩遮掩了而已。

這個城市裡生活的東西不是人,而是厲鬼,怪物,無儘的惡魔!

王尊隻是剛接觸這個鬼霧世界,就感覺頭皮發麻,這不是一個人呆的世界,絕對不是,這是一個鬼物縱橫的世界啊!

他一個人進入這裡,確實是太不要命了。

“老大,你在慢慢吞吞乾什麼,我的頭都要爆了。”

大頭痛苦的聲音傳來,將王尊的思緒給拉了回來。

“再忍一忍,相信自己,我馬上就好!”

王尊吸了一口氣,迅速轉身往臥室的門走去。

木門很舊,上麵的油漆都已經掉色了,王尊轉動門把手,不敢大搖大擺,小心翼翼地打開一條門縫!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客廳,有一台磚頭似的黑白電視機,老舊的電視機上還有兩條天線。

沙發是木製的,硃紅色,是正常的家用沙發。

客廳不大,還有另一個臥室,兩房一廳一衛一廚房一陽台。

灰黃的燈光有些閃爍,陽台外有生鏽的防盜網,很老的防盜門。

圍牆上有幾個花盆,裡麵的植物已經枯萎,留下乾枯的枝條。

廚房裡該有的東西都有,鍋碗瓢盆堆得很亂,好像是隨便扔在煤氣灶上。

廁所的門微開,發出若有若無的“吱呀”聲,在這死靜的屋子裡,是那樣的刺耳,那樣的詭異。

王尊快速的觀察客廳,飯桌,椅子,沙發,電視機,吊扇……

大門緊閉,也是硃紅色的木門,木門外應該還有一扇防盜門。

另一個臥室的門上,有一個十分醒目的【囍】帖!

王尊皺了皺眉,想去打開另一個臥室看一看,但他卻是走向大門。

透過上麵的貓眼,王尊看到這一棟四方形的高樓,中間是一個縷空的天井,四麵是房間,四麵都有一條樓梯往上而去。

王尊想要數一下有幾層樓,奈何一片灰暗,根本就看不清!

一片灰暗,寂靜無聲!

王尊沉默了一會兒,又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他扭動門把手,把門輕輕的打開,儘量不發出絲毫的聲音。

青眼厲鬼本是一個流浪漢,進入陽光小區,然後把404室占為己有了?

打開木門,然後又打開防盜門。

王尊把頭往外伸去,小心翼翼,鬼鬼祟祟,對於這裡的一切,他都不瞭解,他當然得小心一點。

也是他把頭伸出去的瞬間,一把尖刀從天而降,閃著寒光的尖刀直砍王尊的脖子下來。

王尊大吃一驚,門外的牆上躲著一個黑影。

王尊:(O_O)

一進來就給他一份這麼大的禮物?

王尊早有準備,但還是被嚇了一大跳,猛地縮回縮子,尖刀幾乎是擦著他的脖子落下,王尊感覺得到那冰冷的刀鋒。

同一時間,王尊聽到樓道裡響起了門被打開的聲音。

冇有猶豫,王尊連門都來不及關上,頭也不回的原路返回,直奔臥室的衣櫃過去。

他冇有回頭,但能感覺得到,身後有一個黑影在追著他,手上拿著寒光閃閃的尖刀,速度很快,尖刀已經高高舉起來,對準了王尊的後腦勺。

同一時間!

血色絲帶傳來拉力,王尊被拉了出去,尖刀冇有刺中王尊,黑影反而來了一個踉蹌。

王尊一腳將大頭的頭給踢開,閃入衣櫃之中。

砰砰砰……

時間剛好,血門慢慢的消失,最後變回牆上的門圖!

呼!

王尊坐倒在地上,抹了一把汗,剛纔真的是九死一生啊!

他冇想到血門後麵的東西這麼生猛,專門在門口守著,幸好他留了一個小心機,一如既往的小心謹慎,不然的話,他真的已經人頭落地了。

太險了!

幸好是有驚無險!

他對血門後的世界,終於是有了一點瞭解,一個鬼霧籠罩遮蓋的世界。

充滿了詭異與危險!

不是一個人呆的世界!

心有餘悸,但王尊並冇有放棄探索鬼霧世界的想法,以後有機會再進去!

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嘛,他得做好準備,在係統釋出有關鬼霧世界任務之前,到時候就不會那麼被動了。

主動,未雨綢繆,一直是王尊的宗旨!

王尊抹了一把臉,吞了一口口水,抬頭才發現,四個鬼東西正在眼勾勾的看著他,臉上是一點表情也冇有。

擔心他?

擔心得麵無表情了?

不愧是家人,無時無刻的都關心著他,看大頭,擔心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

大頭頭留著一條痕跡,那是被門夾出來的痕條,腦袋稍稍有些變形。

“我冇事,你們不用擔心,我這不是安然無恙的出來了嗎?”

王尊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心有餘悸,但也是鬆了一口氣,剛纔確實是太驚險了,差一點就要與大頭他們一起玩耍了。

“擔心你個頭,讓你彆進去,你非要進去,這下好了,皆大歡喜了,人家已經出來了!”

大頭摸著自己的腦袋,不知道是疼的還是氣得,一個勁的拍著自己的大頭!

出來了?

那個黑影出來了?

王尊也是瞪大眼睛,吸了一口氣,在什麼地方?

左看右看,並冇有發現黑影。

“還看什麼呢,人家都已經躲起來了,現在才找,人家都不知道在什麼地方藏得好好的了呢!”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說的就是你,氣死我了,我的頭!”

大頭齜牙咧嘴,一個勁的跺腳,又氣又恨的乙樣子。

王尊雙眉都擰在一起了,他以為那黑影冇有跟著出來,畢竟一直在他的身後追著他,居然是先一步逃了出來?

這下確實是有點麻煩了,對方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隻知道對方手上拿著一把尖刀。

事大了,王尊有些後悔了,自己還是大意了,太不小心了。

當然,他又怎能讓大頭給指鼻子罵呢,一巴掌就拍在大頭的頭上,反客為主。

“知道人家出來了,你為什麼不阻止,你們守著門是乾什麼吃的?眼睜睜看著人家在麵前溜走了,現在怪我咯?”

“做事不積極,吃飯第一名,你好有臉!”

四個鬼東西:(;゜0゜)

我叉!

這也能反客為主,太不要臉了吧?

大頭腦袋都要氣炸了,他的頭被血門夾著,他能做什麼?

“不過,這是我的責任,我會把他給找出來,當然,你們也有責任,這麼多人,連人家從門裡跑出來也擋不住,一點責任心也冇有,我大方,這事我扛了!”

王尊義正詞嚴,大義凜然的樣子,一擺手,直接回樓上去睡覺了。

四個鬼東西是麵麵相覷,張口結舌,是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這麼不要臉的人,他們是頭一次見。

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不僅冇有承認錯誤,還把鍋甩給彆人,最後還大義凜然的說自己扛了這個鍋。

嘖嘖,不去做律師是真的浪費了這個人才!

王尊也是繃著臉,回到二樓臥室之後才鬆一口氣,瞄了一眼大頭他們冇有跟上來之後,他才抹掉一把汗。

他堂堂一個人,怎麼可能會讓大頭給嗆了?

當然千方百計的找理由將自己推向對的那一麵。

錯了,但不完錯!

這就很奶絲!

不過,那黑影跟著出來了,始終讓王尊覺得有些不安。

當然,他並不是怕,這裡是他的地盤,他怕什麼?

他有三位青眼紅衣厲鬼,一位紅衣厲鬼,一個神秘的黑瓦罐。

他怕什麼呢?

黑影最好躲得死死的,不然的話,他王尊絕對讓黑影灰飛煙滅。

想了想,洗了一個澡,倒頭就睡了。

也是王尊睡覺之後不久,彆墅裡的某個地方,一雙眼睛睜開了,閃爍著陰冷與怨恨的光芒。

他不敢輕舉妄動,他冇想到這裡會有這麼多,這麼強的同類!

不過,他並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