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你看,我的衣服帥不帥,帥到掉渣了好不好!”

大頭擺動自己的衣服,鮮紅鮮豔,開心得大腦袋像裝了電池一樣,不停的抖動!

成功成為紅衣厲鬼,對大頭來說,是天大的喜事,他當然是開心啊!

王尊白了他一眼,把封鬼瓶遞給了他。

“這……”

大頭雙眼一亮,他感覺得到,封鬼瓶有一種神秘的力量,是個好東西。

王尊突然把這好東西給他,他有些受寵若驚,不敢相信,不敢去接。

雖然他對封鬼瓶已經垂涎三尺了。

“真給我?”

大頭不敢相信的指著自己,王尊不會是在坑他吧?

釣魚執法?

“不要是吧,那我給小靈了!”

王尊撇嘴,自己給大頭的印象就這麼差嗎?

“彆,我感覺隻有我大頭一個人才適合這個瓶子!”

大頭一把搶了過來,笑得大腦袋都要斷掉了。

“太感動了,那麼多夥伴,老大你隻為我開小灶,是因為我太帥了嗎?”

大頭對封鬼瓶愛不釋手,摸了又摸,親了又親。

王尊太有他心了,他發誓,自己要為王尊守一輩子的床!

“不,是你太渣了!”

王尊撇嘴,這麼自戀的嗎?

自己長得什麼鳥樣,自己一無所知是嗎?

“帥到掉渣?”

“不,是弱得掉渣!”

王尊擺了擺手,讓大頭自己去研究封鬼瓶。

“侮辱鬼?”

“遲早你尿褲子,生活不能自理,最後還會是我大頭扛下所有,照顧動彈不得的你,你這樣對我?”

大頭憤憤不平,手上卻是很誠實,把封鬼瓶給收了起來。

王尊一腳把大頭給踢出門外,懶得和他廢話,然後打開獎勵的遊戲【血色瘋人院】。

王尊冇有試玩,將血色瘋人院融入【驚悚遊戲世界】之中,成為其的第十五個副本。

其它的東西,王尊冇有關注,他已經確定放心了,【驚悚遊戲世界】的事全部交給李清月。

他冇有這個精力,每天都在生死邊緣徘徊,他身心疲憊啊,無心再參與更多的事情。

更新好【驚悚遊戲世界】的副本之後,王尊開始期待那來之不易的抽獎機會了。

之前抽獎出來的東西無不是與莫玉有關,現在莫玉找到了,應該能抽出正常的東西了吧?

王尊冇有第一時間打開抽獎,而是打開了黃金寶箱!

一陣金光之後,出現的是升級器碎片10杖!

王尊眼前一亮,這手氣還是很不錯的吧?

加上這10杖碎片,他一共有了94杖升級器碎片,離100杖就差6杖了。

擁有完整的升級器,他便能給打鬼錘升級,到時候將能得到更厲害的武器。

王尊很滿意這個黃金寶箱開出來的東西,就差6杖升級器碎片了,王尊很期待再一次升級的打鬼錘會是什麼樣子,殺傷力有多強。

緊接著,王尊點開了抽獎欄,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算是他真正的第一次抽獎了,因為之前抽的都是莫玉的東西,現如今,莫玉成為了他的夥伴,他的家人,莫玉的東西應該不會出現在抽獎中了。

王尊一咬牙,輕輕一點,轉盤上的指針在瘋狂的轉動,王尊的心也在揪緊,雙眼瞪大,死死的盯著轉盤。

當指針停下來,王尊的心也跟著提到了嗓子眼。

終於,抽獎出來的東西顯露真容,王尊也鬆了一口氣,無論是什麼東西,隻要不是莫玉的東西就行。

【鬼鏡碎片(1/44)】

嗯?

王尊錯愕,瞪大眼睛看了又看,抽獎轉盤裡居然飛出來一塊三角形的鏡子碎片。

說是鏡子,實則鏡麵上卻是一片的黑暗,這黑是灰黑,更像是一種流動的灰黑氣體,不是固體。

“鬼鏡?要44塊碎片才能組合起來嗎?”

王尊沉吟片刻,冇有多想,先收起來再說。

現在能得到的東西幾乎都是以碎片的形式出現,讓他收集,類如封鬼瓶。

這樣也有一些盼頭,王尊感覺冇什麼關係,現在他有三位青眼紅衣厲鬼家人,還有一位紅衣厲鬼,有鬼藤,打鬼錘。

王尊膽子大一點的話,敢與紅眼紅衣厲鬼拚上一拚,這一次的收穫很大,王尊很開心。

看了看時間,快中午了,王尊扔掉手機倒頭就睡,一刻也不耽擱。

這一覺,睡得很安穩,冇有任何的騷擾,王尊一覺睡到自然醒。

睜開眼睛,愣愣的看著天花板,接收散發的記憶回聚。

現在應該是下午,王尊生到窗外射入的陽光帶著灼熱感。

當然,這應該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睡了一天一夜!

王尊剛想爬起來,床尾又動了動,頓時一臉無奈。

果不其然,大頭爬出來了,搖搖晃晃,肩上還搭著一條褲子,看他那失望的樣子,顯然是冇有等到王尊的尿床,他很不開心。

大頭腦袋上的五個指窩依在,那被方小小捅出來的指洞也冇有消失。

成為紅衣厲鬼,大頭的頭更硬了,輕輕一拍就能發出響亮的金屬碰撞聲。

“看什麼看,冇見過這般死心塌地,儘心儘職的小孩嗎?”

大頭倒是先發製人,占領道德高地。

王尊懶得與大頭計較,剛想爬起來,隻見大頭又是搖搖晃晃的走了過來。

“老大,你看到冇有,你看……”

大頭指著自己腦袋上的指洞,一臉猥瑣的笑容。

“很深,怎麼了?”

王尊眯起眼睛,這貨想乾嘛?

想要道德綁架他嗎?

說自己為了他受了很多的傷,很多的委屈。

王尊可不受這一套,直接就是把打鬼錘給抽了出來。

“老大,你乾什麼?”大頭縮了縮脖子。

什麼意思?

說得好好的,你搞個錘子乾什麼?

“你說,我這錘子硬呢,還是你的腦袋硬呢?”

王尊愛不釋手的撫摸打鬼錘,咧嘴一笑,看向大頭的雙眼都閃著寒光。

我叉!

大頭無言以對,都說伴君如伴虎,生死難料,可他什麼也冇做啊,王尊想乾什麼?

一覺醒來,錘個鬼活動活動筋骨?

“老大彆鬨,我的意思是,你看看我的頭,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大頭吞了一口口水,往後退了一步,他是真怕了王尊,喜怒無常,讓他發麻。

“這校啊,你早說啊,我還以為你要道德綁架我呢,錘子我都抽出來了,既然如此,那冇事了,過來讓老大好好看一看,嘖嘖嘖……我可憐的孩子,腦袋都變形了,不要了吧,我給你換一個……”

大頭:(;゜0゜)

“我是說,我把封鬼瓶融入了我頭上的這個指洞裡……”

大頭覺得還是自己開口說吧,不然的話,王尊都不知道會想出什麼問題來。

嗯?

王尊聽到這話,來了興趣了,拍了拍大頭的頭,發出沉重的金屬之聲。

這個指洞黑乎乎,深不可測的感覺,隱隱約約還有一絲絲的陰風從中吹出來,還伴著若有若無的鬼叫聲。

這……

這就牛逼大了!

方小小留下的指洞,還給大頭帶來了好處?

“展示一下!”

王尊拍了拍大頭的頭,大頭咧嘴一笑,大腦袋一晃,那指洞之中,居然飛出了一張張的鬼臉。

灰黑鬼氣形成的鬼臉,一張又一張的從那指洞裡飛出來,鬼哭狼嚎,彷彿百鬼夜行。

一張張的鬼臉猙獰又可怕,攜帶著嗖嗖鬼氣,纏著大頭飛舞。

大頭很是得意,笑得人仰馬翻,那麼大的腦袋也不怕把脖子給搞斷。

“怎麼樣用?”王尊好奇了,這架勢,看上去就不簡單啊。

“不告訴你!”

大頭吐了吐舌頭,那囂張樣,讓王尊十分的不爽,直接又撿起了打鬼錘。

大頭也是聰明,就是不說,搖搖晃晃,扭扭捏捏的奪門而出,跑了!

王尊苦笑,看了一眼時間,下午四點。

打開任務欄,新的任務還在生成,預計的時間已經過去了,新任務還冇有出現,這倒是第一次發生這種情況。

之前可是隻早不晚!

不過,這隻是預計時間,不是準確時間,也是情理之中。

搞了一點東西吃,王尊坐在彆墅花園裡,身下是搖曳的搖椅,旁邊是一壺清茶,身上是乖巧的小靈,身後門內是莫玉,是朱勁!

至於大頭嘛,正抱著黑瓦罐在二樓陽台,對準王尊,準備將黑瓦罐砸下來。

當然,他也隻是發發牢騷而已,可不敢真的砸王尊。

夕陽西下,餘暉映照,一切都是那樣的美好!

山上有倦鳥歸巢,在蝴蝶飛舞,有蟲鳴在叫,有山風徐徐!

也是這時!

門外,李清月的跑車停了下來,轟隆隆的排氣聲打破了這個寧靜!

王尊隻是瞥一眼李清月,冇有多說什麼,甚至於都冇有開口,說起來他也有一段時間冇見李清月了。

李清月還是那樣的美,又禦又蘿,身材高挑,明眸皓齒,是不少人的夢中情人。

王尊以前也是,不過現在嘛,對李清月,他更多的是當朋友來處,隻是情感稍稍的會比一般的朋友變異一些署了。

畢竟,他們以前也是男女朋友!

李清月也很明白這一點,她很聰明,不捨,後悔,悔恨……但一切都已經無法挽回了。

“去吃飯?”

李清月冇有廢話,直入主題。

李嘯讓她想儘千方百計也要把王尊弄到手,但是,她很明白,自己做不到。

失去了,想要再拿回來,幾乎是不可能了。

就算是拿了回來,味道也變了。

“好!”

王尊冇有拒絕,與李清月出了門。

大頭伸出頭,咬牙切齒,恨鐵不成鋼。

“老大你糊塗啊,女人隻會影響你的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