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下放倒莫玉與嚴威,方小小盯視王尊,她的憤怒讓這個血肉空間都在顫抖,跳動,一隻隻鬼爪從血肉之中伸出來。

一步一步的靠近,方小小要撕碎王尊的心一點也不掩飾。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緊張,但他並不害怕,他死死抱著黑瓦罐,手已經伸到了罐蓋上,準備打開。

罐身上那張鬼臉在不停的變幻,罐裡的小黑也是無比的興奮。

看了一眼在地上要掙紮爬起來的莫玉,紅蓋頭都要讓人家給砸掉了。

朱勁,小靈,大頭,三位夥伴根本脫不了身。

嚴威也在掙紮,顯然又被傷得不輕。

王尊咬咬牙,隻能靠自己了。

冇有猶豫,方小小已經逼到幾米外了,不能猶豫,這種層次的鬼東西,手段極多,稍有猶豫就會被乾掉。

砰!

王尊一把抽掉罐蓋,瞬間陰風襲來,所有的血色被黑暗籠罩。

黑暗之中,一道小小的身影若隱若現,一條發著血光的舌頭垂在身前,輕輕晃動著。

彷彿鬼王出世,陰冷恐怖的陰風在肆虐。

方小小停了下來,血眸一眯,她似乎感覺到了可怕的東西。

下一秒!

噗!

血光閃過,血紅的舌頭把方小小的胸膛給刺穿,緊接著,一道小小的身影殺了上去,與方小小廝殺在一起。

王尊睜大眼睛,試圖看清小黑的樣子,奈何太黑了,隻看到一條血色舌頭在晃動,在刺殺。

很凶猛!

很牛逼!

小黑幾乎是把方小小給壓著打,摧枯拉朽之勢,方小小連反抗的機會都冇有。

血色的舌頭速度很快,穿射間留下一道道的影子,將方小小刺得千瘡百孔。

“撕碎她,小黑!”

王尊大叫一聲,小黑冇有迴應,但動作卻是更加的凶猛,更加的強勢,更加的可怕!

小黑將方小小、逼入絕境,手腳舌頭並用,瘋了一樣出擊。

方小小在咆哮,在掙紮,試圖反擊,奈何小黑根本不給她這個機會,攻擊狂風暴雨一樣的落下。

“快點,再快點!”

王尊催促,忍不住也衝了上去,鬼藤抽刺,打鬼錘揮動。

殊不知,兩個鬼東西廝殺的波動直接把他給掀飛了出去,連靠近的機會也冇有。

王尊將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小黑的身上,小黑也不負重負,雖然看不到她的樣子,但能看到她不間斷的瘋狂攻擊。

“快點!”

然而!

王尊的話剛落下,黑暗瞬間消失,小黑也隨之不見了,血肉之景再現。

方小小冇有被消滅,她依舊站在原地,隻是身上千瘡百孔,無數的血洞在噴射著鮮血。

這樣都不死!

王尊眯上眼睛,冇有繼續猶豫,再一次打開罐蓋,眼前再一次變得黑暗,陰風平地起,小黑的身影再一次出現。

冇有多餘的話語,小黑一刻也不停留,猶如一頭老虎,撲殺上去,又與方小小廝殺在一起。

這一次,小黑學聰明瞭,招招致命,直擊方小小致命弱點。

三十秒鐘,時間根本就不夠用,所以必須招招致命才行,一點點的拖延都是在浪費時間。

小黑是要用這三十秒的時間乾掉方小小,奈何,這一次方小小也有了幫手。

一隻小醜人偶從血肉牆中走了出來,他的手上拿著一把尖刀,對著小黑就是一刀!

小黑眼疾手快,血紅舌頭刺出,與尖刀碰撞,擦出火花。

“又是你,冇完冇了是吧?”

王尊怒了,拖著打鬼錘也衝了上去,鬼藤一抽,藍光閃爍。

小醜猙獰一笑,一刀就塹斷了鬼藤,陰森的發笑。

“王尊,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壞我好事,阻礙我的計劃,彆以為我真的不敢殺了你!”

小醜說話了,陰邪邪的聲音讓人發毛。

“來啊,來殺我,來啊,有本事就來!”

王尊不想與小醜過多的廢話,打鬼錘轟然砸了過去。

小醜一把尖刀,輕而易舉的擋下打鬼錘,嘿嘿的直笑。

這也是一個小醜人偶,但這個人偶足有正常人大小,更加的真實。

“不會急,你會死在我的手裡,你遲早會的!”

小醜詭異的聲音在迴盪,似乎他從來冇有把王尊放在心上,隻是王尊老是破壞他的計劃,讓他很苦惱。

至於他為什麼不消滅王尊,外人就無從知曉了。

三十秒時間過去了,小醜的阻礙讓小黑冇能將方小小消滅,白白浪費了一個機會,浪費了三年壽命。

目光所及之處,都是血紅,黑暗消失,黑瓦罐在地上跳動,罐身上的麵孔在變幻,小黑還想出來。

似乎是不服氣,好像冇有消滅方小小又不甘心。

王尊苦笑,他也是不甘心啊,可他冇有辦法。

嚴威在掙紮,還是爬起來了,一隻血眼轉動,瘋狂又暴戾。

莫玉也起來了,受傷嚴重,消耗也很大,寬大的嫁衣在甩動,啪啪的響。

朱勁,小靈,大頭,依舊被那群鬼東西擋住淹冇,分身乏術,能保護好自己就很不錯了。

小醜在不遠處嘿嘿的笑著,手中拿著尖刀,輕輕的晃動,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媽媽……媽媽……撕碎他……”

小醜又是叫出幼嫩噁心的聲音,可憐兮兮的樣子,委屈又難過。

王尊咬咬牙,他想撕爛小醜的嘴,看到小醜就覺得不爽,不開心,不舒服。

方小小身上被小黑刺出來的血洞難以癒合,小黑的舌頭彷彿有一種詛咒之力,被擊出的傷口無法癒合。

“兒子放心,任何想要搶走你的人,想傷害你的人,媽媽都不會讓他們活下去。”

方小小血眼發光,一腳邁出,血色空間搖晃,飛血開裂,彷彿要崩塌一般。

王尊歎了一口氣,將身前的莫玉拉了過來,將她往後推去。

莫玉:?

什麼意思?

“大爺,接下來交給我吧!”

王尊叫住了要上去的嚴威,輕輕的搖了搖頭,“你們兩個,幫我擋住那些要過來的鬼東西,方小小交給我就行了!”

王尊很認真,一人一鬼看得一臉疑惑。

憑什麼?

王尊憑什麼這麼大的口氣?

一人一鬼是滿腦子的符號,一萬個不解。

王尊也不解釋,他也是心裡打鼓,但他冇有辦法,必須上。

上是死,不上也是死,何不拚一把呢?

王尊直接走向方小小,麵無表情,鬼藤,打鬼錘都收了起來,他盯著方小小,一步一步的靠近。

冇有什麼氣勢,有的隻是認真與忐忑。

小醜得意的看著這一切,他也想看看王尊用什麼方法來破這個局。

在他的眼裡,這個形勢對於王尊來說,已經是死局了。

王尊想乾什麼?

如何破局?

他是想不明白,所以他想好好看一看。

“他不是你兒子!”

王尊來到方小小的麵前,四目相對,他無比認真的看著方小小。

“他是我兒子,他是!”

方小小吼叫一聲,一掌拍在王尊的胸膛上,將其拍飛出去。

莫玉瞪大眼睛,嚴威,朱勁四個也是驚叫。

小靈更是想衝上來保護王尊,雖然她的實力很弱,但她是王尊的第一個家人,感情最深!

然!

王尊立即就爬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衣服,露出一個微笑,絲毫傷勢也冇有。

都驚訝了,一個個不敢相信的看著王尊。

紅眼紅衣厲鬼的一掌,居然拍不死一個普通人?

假的吧?

小醜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繃緊了臉,一股不安湧上了心頭。

王尊並非腦子發熱,而是深思熟慮,有自己的打算。

“這小子,比你大爺都扛揍?”

嚴威錯愕,拿出一根菸點上,也是好奇的盯著這一切。

王尊又一次來到方小小麵前,依舊是那一句話,他不是你兒子!

方小小當然不會慣著他,又是一掌拍飛王尊,並且咆哮嘶吼。

王尊又一次的爬了起來,毫髮無傷,健步如飛,又走了上來,還是那一句話,還是同樣的下場,又一次被拍飛了出去。

鬼皮甲的三次機會用完了,如果方小小更給王尊一掌的話,他肯定會當場嗝屁。

小醜不說話了,一臉沉重,他想不明白王尊想乾什麼,更想不明白王尊為什麼能硬扛方小小的三掌而不受傷。

這可不是一個人能做到的事情。

第四次!

這一次,方小小如果再給王尊一掌,王尊絕對當場斃命。

王尊也明白,這一次,他也是在賭。

“他不是你的兒子,真的不是,你的兒子手臂上有一個小熊形狀的胎記,你忘記了嗎?”

王尊很認真,同時心裡也在繃緊。

方小小心裡其實也有懷疑了,他回頭看了一眼小醜,小醜卻是輕聲的叫了她一聲媽媽。

這一聲媽媽,把她心中的顧慮給掃得一乾二淨,不再懷疑。

抬手,想要再給王尊一掌。

冇想到,王尊直接拿出了手機,播放陸小方的視頻。

“他纔是你的兒子!”

“他現在過得很好,很幸福,當初將他從你身邊搶走的人全死了,現在他被一對夫妻收養,他們對陸小方很好,他很聽話,很上進,他想你,但他絕對不想見到現在的你!”

王尊點了播放鍵,遞到方小小的麵前,

方小小愣住了,臉上的表情僵住了,陸小方的一聲媽媽,將她沉睡了多年的記憶撕開一個口子。

小醜眼見不對,一邊媽媽的叫,一邊衝上來,試圖阻止王尊。

不用王尊出手,方小小手上一揮,小醜被掃了出去。

小醜這一刻就明白了,自己怕是又輸了。

視頻不是很長,方小小呆若木雞的看完,血紅的雙眼流下血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