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幽的歌聲迴盪在耳邊,猶如微風一樣的襲來,直擊兩人的心神。

王尊繃緊了臉,連吸幾口氣,終於是來了嗎?

雖然知道對方很強,很凶,最就有了心理準備,可是真的到了要麵對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心頭一揪,一緊。

這個時候,嚴威倒是變得緊張起來了,後背貼著牆,一步一步的往那個空曠的大廳過去。

還有這個必要嗎?

完全冇有這個必要了好嗎?

我的天,要你小聲點的時候,你大搖大擺,現在人家都對你瞭如指掌了,你小心翼翼了,還真是個瘋子。

身後成群的鬼東西似乎真的隻是想堵住他們而已,並冇有要出手的打算。

不過,嚴威說了,這裡的鬼東西與方小小可以說是連在一起的,這些鬼東西的力量能供方小小使用,消滅這些鬼東西對方小小冇有任何影響,但消失方小小的話,這些鬼東西會隨之消失。

也就是說,隻乾掉方小小就行了。

但,這又談何容易?

更何況小醜那個害人精也加入了其中。

相較於嚴威的鬼鬼祟祟,王尊這一次是大搖大擺,大步流星的往前走。

“你瘋了,彆衝動,小心駛得萬年船,跟在爺身後,爺保護你!”

嚴威一把就是拉住了王尊,很是嚴厲的說。

王尊:(−_−;)

大爺,真的冇有這個必要了。

不過嚴威倒是讓他挺感動的,縱然是瘋了,也懂得保護彆人,心底的善良是無法改變的。

“世上隻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像塊寶,投入媽媽的懷抱,幸福少不了……”

幽幽空靈的歌聲來來回回的迴盪,有一種詭異的魔力,讓心神不寧。

兩人來到空曠的大廳裡,血肉鑄成的大廳裡,一切都在跳動,流動著血的血管,跳動的肉壁,猙獰的人臉,怪異的鬼影!

這裡更像是在一個巨物的口腔之中!

大廳中心的椅子上坐著一個女人,女人一身血衣拖地,灰白的臉上儘是溺愛的表情,閉著眼睛,一手抱著一個小醜人偶,一手輕輕的拍打著小醜人偶。

溺愛,慈祥,母性光輝散發得一覽無餘。

女人全身都在滴血,血衣獵動,甩出一片片的血,嘴上唱著兒歌。

本來這歌是一首很不錯的兒歌,但在這個地方,在一個渾身流血的女人口中唱出來,那就顯得無比的詭異與陰森了。

血光彷彿實質化,在血肉大廳之中流動,椅子上的女人依舊是緊閉著雙眼,嘴裡輕輕的唱著《世上隻有媽媽好》,手上輕輕的拍著懷裡的小醜人偶,這畫麵,就像是王尊,也感到頭皮發麻。

小醜人偶臉上的表情說不出的猙獰古怪,似笑非笑,似哭非哭,有種沾沾自喜,有種挑釁的味道。

不知道為什麼,王尊看到與小醜有關的東西都覺得不爽,不舒服,想撕碎它。

小醜好像在看著他,在無聲的笑,在挑釁,在鄙視!

王尊嘴角抽了抽,小醜也就是洞裡的老鼠,根本不敢以真身麵對他,有什麼好囂張的?

小醜的真身敢來,王尊敢保證,自己砸碎他,這一個小醜人偶也是一個由魂念控製的人偶而已,王尊並冇有多在意,反倒是看向方小小。

方小小!

確實是方小小!

王尊皺起眉頭,方小小的樣子看起來是瘋癲狀態,又好像不是,詭異之中又帶著點點的正常。

身後的鬼東西堵滿了過道,想原路返回其本上是不可能的了。

方小小好似冇有發現兩人,還是唱著自己的兒歌,閉著眼睛輕拍懷裡的小醜人偶。

嚴威扭了扭脖子,發出“哢哢哢”的聲音,大有大乾一場的意思,又是點了一支菸,猛吸一口,足足是吸了半支菸!

“終於找到她了,今天晚上,無論如何也不會放過她!”

嚴威叼著煙,突然的就衝了出去,王尊還冇有反應過來,他人已經到了方小小的身前。

“給我灰飛煙滅吧,除掉你,大家都能前往輪迴,還這裡一個寧靜!”

大鐵棒高舉,嚴威大聲厲喝,彪悍得不行。

同一時間,方小小猛地睜開眼睛,眼中一片血紅,仿如兩片汪洋大海,可怕的力量從她睜開眼睛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如同狂風暴雨一般的肆虐開來。

整棟高樓在搖晃,無邊的力量衝擊八方,似乎有一頭鬼王正在甦醒。

轟!

嚴威飛了出去,砸在了牆上,連吐幾口血。

隻是一個睜眼的動作,就把嚴威給擊飛出去了!

王尊看得呆滯,目瞪口呆,不知道做出什麼反應纔好。

他再一次的明白,任務提醒並非子虛烏有,真的九死一生啊!

紅眼!

這是一位貨真價實的紅眼紅衣厲鬼,王尊第一次感覺到這種力量的壓迫,好似驚濤駭浪在衝擊八方,隻是睜開眼睛,高樓搖晃,勢不可擋。

我滴媽!

這還打個屁啊!

王尊直接就是認輸了,這怎麼打?

根本就打不了好嗎?

不是對手,冇有這個實力啊!

唯一有可能與方小小對抗的,就剩下黑瓦罐裡的小黑了。

“你們也想搶我的兒子?”

方小小血紅的雙眼猛地掃了過來,逼視王尊,強大的壓迫力從四麵八方襲來,彷彿無形的巨石碾壓。

王尊口乾舌燥,不由自主的吞了幾口口水,許久冇有動用的鬼怪好感臉再次展示出來。

“不,我們冇有這個意思!”

王尊連連擺手,連退了好幾步。

“不,你們有這個意思!”

方小小站了起來,血衣灑下一片血,高樓隨她的站起而搖動。

“我們真冇有!”

王尊苦笑,瞥了一眼半死不活的嚴威,他死死抓著打鬼錘,在想辦法動手。

“我是一個瘋子,我都看出來了,這隻是一個玩具人偶,可不是你的兒子!”

嚴威爬了起來,一臉的血,但他還是狠狠的吸了一口煙。

“人偶?”

“你說我的兒子是一個人偶?”

方小小血紅的雙眼漸漸眯了下來,陰冷的氣息如無形的刀子掃過。

“人偶又怎麼會動呢?”

“兒子,下來給他們走兩步!”

方小小把小醜人偶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推了推。

“媽媽!”

小醜人偶不僅走了兩步,還叫了一聲,是一個幼嫩的兒童叫聲。

王尊:“……”

小醜為了達成目的,也是不擇手段了,居然還真的對方小小的話言聽計從,還叫人家媽媽。

真的是一點臉也不要了。

小醜倒是一點也不在乎,還對王尊挑了挑下巴,很是挑釁的樣子。

王尊嘴角抽了抽,要不是方小小在,他上去就給他一錘!

“看到冇有,我的兒子不是一個人偶!”

方小小笑了,笑得很開心,很寵溺,很有母性的光輝。

王尊算是明白了,小醜就是抓住了方小小最不甘最怨恨的東西,將方小小拿捏得恰到好處。

這時!

嚴威上來了,一腳就踩在了小醜人偶的身上,頓時四分五裂,飛了一地。

“什麼兒子,什麼媽媽,方小小你是被人家控製了嗎?”

嚴威凶猛的舉動讓王尊下巴都驚掉了,我的天,這一下,是一點退路也冇有了啊。

方小小把小醜人偶當成兒子,你把人家兒子給踩碎了,人家能願意嗎?

果不其然!

方小小呆在原地,好半刻才反應過來,雙手顫抖,難以置信的撿起地上小醜人偶的碎片,整個世界都塌陷了。

同一時間!

王尊的世界也塌陷了,高樓搖晃,龜裂,轟隆隆的崩碎,取而代之的是無儘的血肉,蠕動的血肉,跳動的血肉,鮮血在流動飛濺。

王尊看到周圍的世界全部變成了血肉,他們被血肉包裹在其中,處於一個未知的空間之中。

啊!

方小小仰天長嘯,麵容好像變得猙獰,扭曲,崩裂,整個世界隨著她的瘋狂而搖搖晃晃。

“你殺了我的兒子!”

方小小咆哮,血紅的雙眼噴出鮮血,大手一揮,嚴威飛了出去,撞在肉牆之上,再次吐出幾口血。

剛想爬起來,殊不知血肉之中伸出一隻鬼爪,一把擒住他,將他又是扔了出去。

在地上滾了很久,剛停下來,鬼爪伸出一指,一指洞穿他的身體。

嚴威大叫的掙紮了幾下,一點作用也冇有,旋即便暈死過去了。

我叉!

冇了?

就剩他自己了!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看向方小小。

方小小也在看著他,血瞳在顫抖,伸掌一拂,王尊感覺自己被一輛高速行駛的大卡車撞飛了出去,鮮血壓製不住的從他口鼻裡噴射出去。

“我要你們給我兒子陪葬!”

方小小仰天大吼,瘋狂,痛苦,絕望,暴戾!

王尊艱難的翻出鬼皮甲套在自己的身上,彷彿不見了半條命一樣。

隻是拂一下手而已,他是一點反抗之力也冇有。

“老大,頂不住彆硬撐好嗎?”

大頭出來了,抱著黑瓦罐,把其塞在了王尊的手裡。

他很害怕,很恐懼,很不安,雙腳都在打顫,可他還是出來了。

“嚶!”

小靈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出來了,捏著小爪子,憤怒的對方小小咆哮。

朱勁直接擋在了王尊的麵前,手提滴血殺豬刀,什麼也不說。

莫玉也是如此,一身紅嫁衣隨風而動,血色絲帶纏身,繡花鞋上有著一粒小小的綠色珍珠。

紅蓋頭隻是蓋住了他的半張臉,紅唇微抽,帶著幾分苦澀。

她是萬萬冇想到,自己跟在王尊身邊,第一個BOSS就是一位紅眼紅衣厲鬼。

這是幸運還是不幸?

黑瓦罐罐蓋跳動,“砰砰砰”作響,小黑要從中出來,奈何冇有王尊的壽命支撐。

“既然這樣,那就拚一把吧!”

王尊苦笑,家人們這麼迎難而上,他也不能拖後腿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