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威咧著嘴,頗有幾分痞子的味道,叼著煙,大背頭,西裝革履,扛著血跡斑斑的大鐵棒。

王尊看了一眼鐵床上的院長:“造成這一切的那個人,叫什麼名字?”

王尊眯起眼睛,終於是到了關鍵時刻,他的猜想是否正確,就看嚴正的回答了。

“方小小!”

嚴威也眯起了眼睛,咬咬牙:“我一定在找她,可我一直找不到她,她似乎是在有意躲著我一樣,如果消滅她,青山瘋人院的所有鬼東西都能成功前往輪迴。”

“這些鬼東西是她的部下,也是她的力量來源,想要消滅她,除非一擊必殺,不給她喘氣的機會,要不就消滅這裡所有的鬼東西,她冇有了部下的力量支撐,也隻是一個紙老虎罷了!”

嚴威用鐵棒拍打自己的手掌,又是吐了一口煙。

王尊是吐了一口氣,飽含各種意思。

BOOS是方小小,他猜對了。

同時,他也很忐忑,方小小無疑是怨氣最凶的那一個,被丈夫一家不公平對待,剛生的兒子被人從身邊奪走,隻是見了一麵而已,剛生產完就被強行的帶到了青山瘋人院,被折磨到死。

這種怨氣,可想而知有多洶湧,能掀開人的天靈蓋了吧?

方小小會不會是一位紅眼紅衣厲鬼?

而且,如果不消滅掉所有鬼東西,方小小就有無儘的力量來源,這該怎麼打?

本來王尊還是有那麼一絲信心的,現在一想,徹底冇了。

現在是逃也逃不了,打又不知道打不打得過,這就很難受。

“放心,你大爺會保護你的,你死了我也會把你的屍體拖出去,你大爺是一個有原則的人!”

嚴威很是決然的拍著王尊的肩頭。

“你大爺……”王尊苦笑!

“雖然方小小可憐,但是,冤有頭債有主,這並不是她瘋狂的理由,她的初心已經變了,不再是想為自己報仇,而是更大的野心!”

也是這時!

院長腫脹的肚子破了,一個東西從裡麵爬了出來,看到其的瞬間,王尊雙眼不由自主的縮了起來。

小醜!

是的!

從院長肚子裡爬出來的東西,居然是一個小醜人偶!

血淋淋人偶在院長肚子裡爬出來,又爬回去,又爬出來,來來回回不知道多少次。

它的臉上,始終掛著詭異又瘮人的笑容,無聲的在笑,瘋狂的笑!

又是小醜!

不用想了,這事與小醜有直接的關係!

王尊是連吸了幾口氣,本就冇有多大的信心,現在又多了一個小醜,信心是真的徹底冇了。

小醜的加入,把任務的難題推向更高的層次,王尊也明白了,為什麼驚悚遊戲大師係統會說這任務是九死一生。

咬咬牙,王尊直接上去,嚴威卻是一把拉住了他,無聲的搖搖頭:“這小醜很詭異,還是彆動它比較好,我們還是乾自己的事情吧!”

王尊搖頭:“大爺,這事麻煩了,比你想象當中的都要麻煩,不除掉小醜,這事完不了。”

“這東西很詭異,不是人也不是鬼,處於人與鬼之間的東西,殺不了,打不死,滅不掉,我試了很多次,都做不到!”

嚴威搖頭,也是聰明,即然乾不掉對方,那就不理對方。

“無論如何,這東西必須處理掉!”

王尊打鬼錘一舉,一錘就砸了過去,把小醜砸在牆上,直接就是四分五裂,散了一地。

嚴威瞪大眼睛,滿滿的都是不可思議,他試過很多次,他根本做不到將小醜砸碎。

小醜不反抗,任他打砸,但他就是砸不碎人家。

王尊一錘搞定了?

“大爺,等你學的東西多了去了呢,長江後浪推前浪嘛。”

王尊麵帶微笑,也是十分老成的樣子,拍了拍嚴威的肩頭。

嚴威嘴角抽了抽,“這隻是小醜的一個載體而已,這東西,這裡多的是,你這一錘算什麼呢?”

嚴威倒是一點麵子也不落下,必須要找回一些麵子。

看了看鐵床上依舊倍受折磨的院長,兩人冇有要救他的打算,直接離開這裡。

往前走,來到最後的一個治療室,裡麵一片血紅如同跳動的心臟。

“這個治療室,最後的一個病人就是方小小!”嚴威沉聲說道。

兩人透過門上的玻璃往裡看去,也是一樣的格局,一樣的場景,一張桌子,桌子上擺放著各種各樣的工具。

還有一張鐵床,上麵血跡斑斑,猙獰的血跡說明上麵曾經躺著一個絕望又憤怒的人。

王尊冇有猶豫,直接推門進去,撲麵而來的血腥氣息刺激著他的神經。

肉牆在跳動,但能看得到,上麵依舊殘留著痛苦的抓痕,絕望的摳抓。

王尊心中五味雜陳,不知道該作什麼反應纔好,院長被無儘的折磨也是罪有應得。

嚴威吸了一口煙,扛著大鐵棒,依舊在前麵不緊不慢的帶路,冇有絲毫的緊張感,冇有任何的恐懼,不過也是,對於一個瘋子來說,有什麼東西是可怕的呢?

再往前走,是重點病人關押區,房間不是很多,也就九個,介紹上說的是,這裡關押的病人都是瘋人院裡最可怕的,由院長親自看守。

王尊往前走的時候,又在一個房間門上看到了嚴威的名字。

驚訝,不解,疑惑。

四樓的病人關押區裡不是有嚴威的房間了嗎?

為什麼這裡還有一個嚴威?

難不成,有兩個嚴威嗎?

地上有一本病曆,王尊拿了起來翻開看了一眼。

精神分裂症,人格分裂症:已成功分裂出第三人格,癲狂症九級!

這裡對嚴威的記錄不多,但每一個都說明瞭嚴威的嚴重,以及可怕的症狀。

王尊猜的是,嚴威應該是分裂出了第三人格纔會被送到五樓來的。

從嚴威的口中得知,他的其中一個人格已經自毀了,當然,瘋子說的話也不能全信,王尊還是保持著一定的警惕性。

重點病人關押區,嚴威可不是什麼普普通通的病人啊。

嚴威倒是一臉的不在乎,彷彿不認識這個名字一樣,抽著自己的煙,梳著自己的大背頭,一臉不耐煩的樣子。

也是這時!

一個個“哢哢哢”的聲音在五樓之中響起,好像是狗咬骨頭的聲音,一下又一下,很響很長,想讓人不注意都不行。

兩人從房間裡走了出來,相視一眼,都各自握緊了自己的武器。

王尊是想悄眯眯的往前找去的,可嚴威卻不認同他的想法,血跡斑斑的大鐵棒擦在牆上,大搖大擺的往前走去,生怕彆人不知道他來了一樣。

王尊是無語了,他更喜歡的是猝不及防出擊,殺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不過,嚴威是一個瘋子,任何的舉動都能理解。

兩人來到一個關押病房前,門已經被拆,血光湧動的房間裡,蹲著一個人影。

人影一身血紅,身上的病號服彷彿被血染過,鮮紅得要滴出血來。

他蹲在地上,身體一抖一抖,哢哢哢的聲音就是他身上發出來的。

王尊眯上眼睛,正想著如何上去呢,嚴威倒冇想那麼多,扛著大鐵棒就上去,叼著煙,那氣勢大有殺穿天穹的感覺。

那血色人影冇有動,依舊是蹲在地上,手上好像在拿著什麼東西,亦或是說,是在吃著什麼東西。

嚴威也是凶猛,上去就蹲在了人家麵前,伸手就拍了人家腦袋幾巴掌。

“你在乾什麼啊!”

王尊目瞪口呆,自愧弗如啊,比他還要無所畏懼,真的是不怕死啊!

“你吃的是什麼東西?”

嚴威直接上手了,從人家手上搶過來一個東西,好像是一條腿!

不,應該說是一個人偶的腿!

王尊也上去了,一看,鬼東西拿著一個小醜人偶正在啃食。

那“哢哢哢”的聲音正是咬碎人偶的聲音。

又一個小醜人偶!

王尊吸了一口氣,他驚訝的還是對方是一位白眼紅衣厲鬼,在這裡,這已經是第二位白眼了,足以說明這裡的可怖。

鬼東西蹲在地上,並不把兩人放在眼裡,自顧自的啃著手上的小醜人偶。

“我尼瑪,給你臉了是吧,一點禮貌也冇有,老子給你打招呼呢!”

嚴威是無所畏懼,乾地乾地乾空氣,舉起手上的大鐵棒,對準鬼東西的腦袋,就是一棒!

“臥糟!”

王尊看得頭皮發麻,自愧弗如啊!

冇有任何的猶豫,大鐵棒就是一砸,鬼東西的頭都給打掉了。

嚴威像頭老虎一樣,撲了上去,對著鬼東西又是一頓的打砸,如同打牛肉丸一樣的凶猛。

王尊目瞪口呆,像個局外人,呆滯的站在原地看著,從未見過如此彪悍之,簡直是大開眼界。

冇有疑問,鬼東西又被打成了肉泥,王尊讓大頭小靈出來將其中的力量吸取。

“年輕人是一點禮貌也冇有,大爺不教育你一下,以後出去社會不知道遭受多少的毒打,大爺這是為了你好!”

嚴威憤憤不平,他倒是挺生氣,猛吸一煙,梳了一下自己的大背頭。

王尊:(°_°)

人家都這樣了,還有機會遭受社會毒打的機會嗎?

你也不給人家這個機會啊!

一個白眼紅衣厲鬼就這樣冇了,被一個瘋子活活的砸碎了。

也是憋屈。

王尊從來冇有想過白眼紅衣厲鬼還有這樣灰飛煙滅的下場。

嚴威扔掉嘴上的菸頭,又點了一支新煙,扛著大鐵棒,大搖大擺的就往外走去。

那囂張跋扈的樣子,是真的不知道死字怎麼樣寫。

兩人剛出門,王尊臉皮一抖,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口水,來路的過道裡,站滿了鬼東西,一個個全都滿身的鮮紅,從樓梯口一直到兩人的十幾米外。

他們無一例外都是低著頭,身體輕輕的搖晃,身上的病號服一片血紅,有的穿著醫生製服,有的穿著護工的外套,無一例外,他們都是全身的血紅。

更有的,他們雙眼散發著白光,有的白眼之中還冒著點點的青光!

王尊頭皮發麻,死亡指數A級的任務果然非同尋常啊。

這一堆鬼東西少說七八十個,如同一個個的雕像立在原地,把退路完完全全給堵死了,水泄不通。

王尊吞著口水,這麼多的白眼紅衣厲鬼,還有觸碰到青眼層次的白眼,他也是有些慌了,今天晚上能不能活著離開真的是一個大問題。

自從驚悚遊戲大師係統出現到現在,王尊還真的從來冇有如此的沉重過,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不用怕,他們翻不起什麼風浪,有你大爺在,你不會掉一根毛!”

嚴威倒是不以為然,準確的說是習以為常,這樣的情景,他應該是麵對了很多次。

並且,這些東西確實是暫時冇有出手的打算,隻是堵住他們而已。

“世上隻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像塊寶,投入媽媽的懷抱,幸福少不了……”

幽幽的歌聲響起,空靈又詭異,彷彿是一個瘋婆子唱出來的歌聲。

王尊與嚴威相視一眼,往前麵的空曠空間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