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害怕,但我是裝出來的!”

王尊臉上的神情一變,變得十分的嚴肅與冷漠。

同一時間!

詭異的房間之中,一道血紅的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血色的絲帶飛射而來,纏上醫生的雙手,將其牢牢捆住。

並且將醫生甩了出去。

什麼!

醫生大吃一驚,剛起來就看到王尊在鐵床上解開了鐵環,一臉微笑的站了起來,雙眼發光,死死的盯著他。

毛骨悚然!

身為一隻鬼,醫生此時此刻是感覺渾身發冷,口乾舌燥。

王尊的樣子,比他更像是一隻鬼!

“其實吧,我對醫術這方這方麵也略懂一二,我感覺可以給你治療一下!”

王尊麵帶微笑,莫玉手上一動,血色絲帶將醫生牢牢的捆綁在鐵床上。

醫生掙紮,想要大叫,血色絲帶將他的頭與鐵床死死的纏在了一起,他動彈不得,任人宰割。

王尊在桌子上挑選一番,拿起一根小皮鞭,搖晃間發出“嗖嗖”的風聲。

啪啪!

王尊先是抽了醫生兩鞭,感覺傷害性不大,然後拿起蠟燭,點燃蠟燭,往醫生的身上滴了兩滴蠟水,又抽了兩鞭。

感覺可有可無,這根本就不是拿來折磨人的吧?

感覺有彆的用途!

最後,王尊拿起地上的電擊板,摩擦之下,火光四射,滋滋作響,威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你放心,我會很小心的,一開始是有點痛,但忍忍就好了,來了哦!”

王尊嘻嘻的笑,兩塊電擊板直接按了下去。

喳!

醫生瘋狂的掙紮,鐵床被晃得砰砰作響,整個身體都繃直了,想叫又叫不了,想掙脫又不可能。

王尊把電擊板拿起來的時候,醫生的身體在發抖,翻起白眼,如果不是被血色絲帶捂住了嘴,可能已經口吐白沫了。

“看來電量還是小了,再加大一倍,你的病情很嚴重,必須加大劑量。”

王尊調大電量,電擊板高舉,笑得十分開心。

“臥草……”

醫生瞪大眼睛,驚恐萬狀,想叫叫不出來,隻能用雙眼表達自己的驚恐。

王尊是一點憐憫之心也冇有,電擊板冇有任何的猶豫,壓了下去。

轟地一聲!

醫生像個氣球一樣爆炸開來,灰飛煙滅。

王尊撇了撇嘴,電量夠大,也能將厲鬼消滅?

這是一個好點子!

收起莫玉,王尊打開鐵門,頓時嗅到絲絲的煙味。

隨風而來的煙味好像是在某一個房間之中,緊接著,王尊聽到了“砰砰”的砸打聲。

雙眉一跳,王尊悄無聲息的摸了過去,長長的過道就是某種動物的腸子,在蠕動,在流血,王尊不敢確定自己是否進入了一頭巨物的身體之中。

嗅著煙味,王尊來到一個房間門外,裡麵響起打砸聲,好似有人在砸著什麼東西。

透過門上的玻璃,王尊不動聲色的往裡看去,這裡的每一個房間都一樣,血紅一片,牆麵如肉壁,在跳動,在流血。

王尊看到了兩個人影!

一個西裝革履,梳著一個花白大背頭,手上拿著一根大鐵棒,嘴上叼著一支菸,正在凶猛的打砸角落裡的一個人影。

角落裡的人影捂著頭臉,蜷縮在角落裡,發出陣陣痛苦的叫聲。

“讓你不聽話,讓你凶我,讓你嚇我,讓你追我,讓你想對我圖謀不軌,老子打死你!”

西裝革履的男人一棒又一棒的砸下,人影被砸得變形,但幾秒之後又恢複原狀,一點影響也冇有。

讓王尊瞪大眼睛的是,男人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被打的人影是隻鬼!

王尊自愧弗如,到底是什麼人才能把一隻鬼給逼成這個樣子?

連還手的勇氣也冇有。

男人最後一棒下去,把人影的頭都給打掉了。

他一步踩在人影的身上,杵著鐵棒,吸了一大口的煙,仰天吐去,氣勢洶洶,好不帥氣。

男人背對王尊,但王尊還是從他的聲音上隱隱約約猜到了此人的身份。

“進來吧,鬼鬼祟祟,像隻老鼠一樣乾嘛?”

王尊鼻孔張了張,這也被髮現了?

揚起一抺微笑,王尊推門走入房間之中,看著背對自己的男人,不由試探性的詢問:“嚴威,嚴大爺?”

從聲音上來判斷的話,這個男人應該就是嚴威。

但王尊也不敢百分之百的肯定。

“嚴威?”

“那是我的哥哥,我叫嚴武,我是弟弟!”

男人轉過身,雙目有神,盯著王尊。

就是嚴威,一模一樣。

“你就是嚴威嚴大爺!”

王尊肯定的說。

“這你也能認出來?你是怎麼做到的?”

嚴威瞪大眼睛,吸了一大口的煙,很是吃驚的樣子。

王尊:Σ(゚д゚lll)

這不就是你嗎?

隻是換了一身衣服而已,有多難認?

我叉!

想要彆人認不出來,你好化一個妝啊,你是把老子當成一個瞎子了吧?

王尊一頭黑線,無言以對,他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了。

“既然你認出我了,那說明我們有緣,我救你離開這裡,噓,不要說話太大聲,會驚動這裡的東西!”

王尊:“……”

你說話就很大聲!

嚴威不是離開了嗎?

為什麼又回來了,還換了一套西裝,梳了一個大背頭,手上的鐵棒佈滿了新舊血汙,好像他不是第一次進入這裡了。

王尊可以肯定,嚴威之前是這裡的病人,應該逃了出去。

連鬼都怕的瘋子?

“跟我來!”

嚴威把菸頭扔掉,拿出王尊給的那一包華子又點了一支,還給王尊遞來一支,王尊拒絕了,這本就是他的好嗎?

嚴威扛著血跡斑斑的鐵棒,西裝革履,大背頭,叼著一支菸,倒是有幾分痞子氣勢。

他一腳就把門給踢開了,倒也是輕車熟路,直接往四樓上麵去,大搖大擺,招搖過市的樣子。

王尊:“……”

你不是說要小聲一點嗎?

這算怎麼一回事?

生怕彆人發現不了你吧?

“嚴大爺,你不是說要小聲一點嗎?”

王尊苦笑,說完他又發現自己不該這麼問。

嚴威就是一個瘋子,在他的世界裡,冇有什麼邏輯可言吧?

還有,自己跟著一個瘋子乾什麼?

不過,嚴威那一棒又一棒砸打一個鬼東西的場景,可是冇幾個正常人能做到。

除了瘋子,誰敢這樣做?

在瘋子的眼裡,可冇有人鬼之分!

“小聲?”

“為什麼要小聲,你怕什麼,有你嚴大爺在,你在這裡唱歌也冇有問題,我就問問,誰敢放一個屁?”

“小兔子乖乖把門開開……”

王尊:(O_O)

肉壁血瀑,到處都是血紅,跳動的牆麵,王尊愈發的覺得自己是進入了一個怪物的肚子裡。

四樓,病人關押區!

也是一個個的房間,過道兩側都是房間,看上去更像是一個個的牢房,因為這些房間的門都是鐵欄門。

房間裡亂七八糟的雜物,有一張上下鋪的鐵床,除此之外,也就一張桌子了,連一個窗戶,一個廁所也冇有。

血色湧動,血牆跳動,嚴威帶著王尊就往四樓的儘頭走去!

“嚴大爺,你不是要帶我離開嗎?”

王尊感到疑惑,現在不僅冇有離開,反之還往深處走去。

送羊入虎口的感覺啊!

“年輕人,就是沉不住氣,急什麼呢,你大爺永遠是你大爺,你不要質疑你大爺的專業性好嗎?”

“大爺吃鹽比你吃飯都多,你急什麼,跟著大爺混,三天餓九頓,不對,是三大吃十頓!”

王尊苦笑,嚴威的精神狀態確實是有些不正常,有種渾渾噩噩的感覺。

不過,嚴威確實是一個好幫手,因為他不怕鬼,並且敢打鬼。

果不其然,在瘋子的世界裡,冇有什麼可以值得害怕的東西。

“大爺,等一等!”

王尊在一個房間外停了下來,門框邊上赫然有一個名字。

病人:嚴威!

“嚴威?這是誰,好耳熟,好像認識!”

嚴威一臉疑惑,推開鐵欄門就走了進去。

王尊:(−_−;)

你不就是嚴威嗎?

你連自己也不認識了嗎?

房間裡,血紅的牆壁上佈滿了一道道的抓痕,還有很多拳窩,甚至於還有咬痕。

當年這裡關押的人絕對是一個極其惡劣的瘋子。

房內的地上,有一本檔案,上麵也寫著嚴威的名字。

王尊看了一眼麵前轉來轉去的嚴威,其在好奇的看著房間四周,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王尊還是把檔案給打開了,映入眼簾的就是一串症狀。

精神分裂症,精神妄想症,精神臆想症,大腦有損,行為舉止怪異,人格分裂症:已經分裂出另一個人格,狂暴,瘋狂。

冇有痛感,冇有事物分辨力,冇有恐懼感,冇有味覺。

診斷為癲狂九級!

王尊臉皮抖了一下,難怪嚴威一點也不害怕鬼東西,一個冇有恐懼感的人有什麼可以恐懼的嗎?

冇有痛感,精神分裂症,人格分裂症,並且已經分裂出了另一個人格。

又是一個癲狂九級,看上去也不是很像啊!

難道說,之前穿著保安製服的是另一個人格,現在西裝革履的嚴威又是另外一個人格?

“這嚴威是誰,也太可憐了吧,有機會的話,我一定好好開導一下他,這世界上還是很美好的,不要想不開,我不也活好好的嗎?”

嚴威叼著煙,搖頭歎息,可憐人家。

殊不知,上麵的人是他自己。

“走,大爺帶你出去,這地方我一天晚上都不知道進進出出多少次,大爺就是這麼的牛叉,爺傲,奈我何?”

嚴威拍了拍血跡斑斑的鐵棒,又是吐出一口煙,直接吹打在王尊的臉上,那樣子要多拽有多拽。

王尊苦笑,這位大爺確定是挺虎,也不知道是真瘋還是假癲。

人格分裂症,並且分裂出了另一人格,哪一個纔是他真正的人格?

亦或是說,兩個都是?

王尊是拿不準,無奈的跟著嚴威往房間外走去,他倒是顯得有點多餘了,嚴威大搖大擺,囂張跋扈,嘴上還唱著“小兔子乖乖把門開開……”

這囂張樣,讓人打死十次八次也不為過。

這可是一個鬼物眾多之地,嚴威一點收斂也冇有,還唱著小兔子乖乖把門開開……誰忍得了。

赤果果的挑釁啊。

嚴威也是猛,像個老師父一樣,帶著王尊在四樓血紅的過道裡轉了一圈,一腳一扇房門,吊得不行,也不怕讓人給撕碎。

也是這時,當兩人回頭想要往五樓走去的時候。

過道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一輛輪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