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個鬼東西在水裡的速度真的很快,如同一條魚,瞬間就有一個鬼東西來到王尊的麵前,齜牙咧嘴,撕咬上來。

王尊不驚反喜,打鬼錘對著噁心的鬼臉就是一錘,頭都給打爆了。

一邊打,一邊退,藉著潛水珠的力量,王尊的速度也不慢。

鬼藤在黑暗的湖底就是一道藍光,如同一條藍色的閃電,速度更快,不用王尊分心控製,把靠近的鬼東西抽飛出去。

鬼藤勢不可擋,速度如閃電,抽打之間一個個的鬼東西飛射出去。

王尊手上一張,鬼藤閃著妖美的藍光,如同一支箭,一穿而上。

噗噗噗……

九個鬼東西,仿如冰糖葫蘆一樣,被瞬間穿在了一起,鬼藤收縮纏繞,無論九個鬼東西如何的掙紮,就是無法掙脫鬼藤的束縛。

神秘的紋路閃著妖美詭異的藍光,鬼藤瘋狂的吸取九個鬼東西的力量。

最後,鬼藤一震,九個鬼東西灰飛煙滅,力量被吸取得一乾二淨。

“嘖嘖,乖兒子,吃飽了吧?”

王尊舔舔唇,鬼藤纏繞上來,如蛇爬動,有種懶散的感覺。

王尊這才發現,鬼藤的表麵上,出現了很多一個個的小凸包,圓圓的,小小的,好像有什麼東西要長出來。

王尊很滿意,鬼藤正在成長,用不了多久應該就能脫離幼年期了。

鬼藤收回掌心之中,王尊望著無儘的水下世界,黑暗壓抑,冇有任何的方向。

也是王尊一愁莫展的時候,王尊拿出了莫玉的玉佩。

玉佩在發光,脫離他的手,往一個方向飛去。

王尊恍然大悟,原來如此,一切都是冥冥中安排好的了。

一開始得到的莫玉的玉佩,現如今終於是發揮作用了。

從一開始,就安排好了這一切是嗎?

王尊追著玉佩過去,來到一個湖底小山前。

很久以前,這裡應該就是一座小山,後麵被水淹冇了。

遠遠的看,這裡更像是一座小山般大的墳頭。

玉佩來到這裡這後,停下來了,也不發光了。

王尊感覺,應該就是這裡了吧?

繞著小山轉了一圈,王尊看到小山的底下好像有一個洞,猶豫了一下,王尊還是潛了進去。

這洞很大,足有一座房屋般大,裡麵很深,彎彎曲曲,不知道通往什麼地方。

王尊不敢掉以輕心,這裡可是人家的地盤,他是闖入者,大搖大擺的登堂入室可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王尊悄無聲息的往裡潛去,儘量不發出任何的聲音。

終於,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隻知道自己好像往下潛了很久,來了一個真空地帶。

是的!

這裡真空!

足有一個足球場大小,十分的廣闊。

王尊從一潭水下走了出來,這裡很乾燥,而且異常的乾淨,甚至於可以說是光滑。

無論是地麵,還是四周的土牆,頭頂,都非常的光滑,好像有什麼東西在這裡長年累月的盤踞,爬動。

“是蛇嗎?”

王尊喃喃自語,燈光往地上照去,居然有很多的印記。

這些印記像是某種動物留下來的腳印,像雞爪印,更像是鴨爪,反正是異常的瘮人。

不是蛇!

蛇是冇有腳的!

燈光照向四周,王尊微微張大嘴巴,震驚又緊張,更多的還是不可思議。

這空曠又乾燥的空間裡,居然站著不下三十道的人影。

這些人影有的穿著現代婚紗,有的穿著古代寬大的鮮紅嫁衣,頭上披著紅蓋頭。

她們立在地上,一動不動,如同一個個的雕像。

“新孃的屍體都被它收集了起來?當成收藏品了是嗎?”

王尊嚥了一口口水,這些新娘不是鬼體,是屍體。

前前後後的站了三排之多,似乎是有意為之,可能那妖有些強迫症,把她們排列得整整齊齊。

也是奇怪,此妖到底是有什麼手段,能將這些屍體儲存得這麼久不腐,就是皮膚灰白了一些,看起來堅硬,基他的倒是與正常人冇有什麼區彆。

“莫玉就在她們之中?”

王尊仔細的算了一下,這裡的新娘屍體有三十四具,其中二十具是古代新娘,剩下的十四具屍體都穿著現代婚紗。

王尊冇有第一時間上去,而是打開任務欄,又看了一遍這個任務。

要求是找到莫玉,幫助莫玉,至於莫玉是什麼樣子,也冇說啊。

而且,那麼多次夢裡,王尊也冇有看過莫玉的樣子,這就有點難受了。

當然,還是可以先排除十四具現代新娘,畢竟莫玉是古代的新娘。

“萬花叢中一點綠……這是什麼意思,是說莫玉與她們不一樣嗎?”

“那裡不一樣?那那都一樣好嗎?”

王尊苦笑,驚悚遊戲大師係統也是一個坑貨,任務提醒給得直接一點不好嗎?

為什麼要人猜?

要給就給,不給就不給!

給一半不給一半,讓人猜,這不是無賴嗎?

他王尊腦子又裝不了這麼多的東西。

揉揉太陽穴,王尊燈光照向四周,空曠的空間裡除了三十四具新孃的屍體以外,並冇有其它的東西。

那頭妖不在家?

正好!

王尊一步上去,準備速戰速決,找到莫玉就走人。

他來到一個古代新孃的麵前,將其的紅蓋頭掀了起來。

女人的臉很灰白,閉著眼睛,好像睡著了一樣。

王尊仔仔細細的打量對比,好像這個女人並不是莫玉。

放下紅蓋頭,拆開另一個新孃的紅蓋頭。

王尊冇發現的是,紅蓋頭放下的那一瞬間,那新孃的眼睛突然的就睜開了,並且看向他。

一連串掀了好幾個新孃的紅蓋頭,王尊還是感覺不對,他突然看到後麵有一個特彆的新娘。

這個新娘體形很大,那種胖大的感覺,還有一個大肚腩,看上去更像是一個男人。

她是莫玉嗎?

與眾不同嘛!

身為這次任務的主角,當然是要鶴立雞群。

莫玉:(´・_・`)

你他孃的,眼睛不用就捐給有需要的人好嗎?

王尊走到這個與眾不同的高大的新娘麵前,他也猶豫了,看著麵前大大鼓鼓的肚子,他感覺這是一個錯誤的選擇。

雖然他是冇有見過莫玉的臉,但也見過她穿嫁衣的樣子,嫁衣是大,但並冇有這個大肚子。

不過,他還是掀開了紅蓋頭。

“臥草!”

王尊脫口而出,被嚇了一跳,一張灰黃的臉又又扁又圓,兩個眼珠子都要從眼眶裡鼓得掉出來了,嘴巴兩角還有幾根肉須!

我的娘!

那個變態新郎喜歡這一口?

這根本這不是人了好嗎?

同一時間,王尊感覺身體有什麼聲音,回頭一看,頭皮發麻。

不知道什麼時候,新娘們齊刷刷的轉過身來了,陰風驟起,那十四個現代新娘全部抬起了頭,瞪大眼睛,正陰邪邪的盯著他。

那些古代新孃的紅蓋頭也被陰風吹動,露出灰白的臉,睜大的眼睛,無情的看過來。

王尊眼角餘光一瞟,身前的大肚子新娘那雙外鼓的眼珠子正在一點點的往下看來,手上舉起了一把魚叉。

王尊也是果斷,一把石灰粉就懟在了那張噁心的臉上,然後直接往旁邊一跳,他又不是傻子,他當然早有準備。

石灰粉的傷害性是很大,那東西發出一聲咆哮,捂住臉,那雙手像極了一對青蛙的爪子。

同一時間!

那些新孃的身體爆裂開來,一個個厲鬼衝了出來,猙獰大叫,襲了過來。

“大頭,小靈,朱勁!”

王尊大叫一聲,三位家人走出,直接開戰,什麼也不用說。

朱勁提著滴血殺豬刀,殺向那詭異的怪物,小靈變幻戰鬥形態,如同一個小老虎,咬入新娘群之中。

大頭抱著黑瓦罐,搖搖晃晃的也衝了上去。

紅衣厲鬼!

這些全是紅衣厲鬼!

王尊深吸一口氣,縱然是他們現在的實力,麵對三十三個紅衣厲鬼也是有壓力。

而且,還有一頭詭異的怪物。

怪物拿著魚叉,與朱勁廝殺在一起,火花四濺,它身上的嫁衣炸開,露出本體。

本體就是一個鯰魚精!

鯰魚精人立而起,長著手腳,手拿魚叉,臉上的肉須很長,如同兩條鞭子,居然也在發動攻擊。

鯰魚精與朱勁戰得不相上下,一張血盆大口裡長著稀疏的大平牙,張口就是給朱勁一口,幾乎能將其一口吞下去。

小靈和大頭廝殺得也有些艱難,小靈雖為一個白眼紅衣厲鬼,但敵人的數量真的太多了,一窩蜂的殺上來,雙拳難敵四手啊。

大頭抱著黑瓦罐,已經成了他的武器了,頭罐並出,對著一個新娘厲鬼就是開砸。

王尊冇有動,鬼藤在他身邊飛舞,抽飛靠近的新娘厲鬼,一手打鬼錘,他盯著其中的新娘厲鬼,他在尋找,試圖找出莫玉來。

萬花叢中一點綠!

到底是那綠啊!

頭上帶點綠嗎?

形勢有些急迫,朱勁完全是被鯰魚精給牽扯住了,根本分不出身來幫小靈大頭,並且居然在一點點的處於劣勢。

小靈大頭也被逼得節節敗退,對方數量太多,太凶猛。

突然間!

王尊發現了一個奇怪的地方,其中的一個新娘厲鬼有些不一樣,她的動作始終有些緩慢,身體時不時停下來,好像在掙紮,與什麼執唸對抗。

往下一看,王尊看到了她的繡花鞋,鞋背上,有一小粒綠色的珍珠!

“萬花叢中一點綠?”

“是她?”

王尊想了想,手上一伸,鬼藤竄出,纏住新娘厲鬼就抓了過來。

直接掀開紅蓋頭,不說美,至少不難看,紅唇鮮豔,瓜子臉,雙眼裡有著掙紮之光。

“王……公子……”

新娘厲鬼吐出一句話,隱隱約約能聽到是這三個字。

是她了!

同一時間,鯰魚精發瘋了,咆哮一聲,一魚叉擊飛朱勁,殺了過來。

朱勁儘職儘責,千均一發之際衝了上來,繼續牽扯鯰魚精。

鯰魚精發瘋,咆哮之下,新娘厲鬼們的攻勢更加的凶猛,全都往王尊這裡殺過來。

鯰魚精的反應讓王尊更加肯定了,眼前的就是莫玉。

“怎麼幫你?”

王尊瞪大眼睛,莫玉在掙紮,顯示她保持著一絲理智,冇有完全被控製。

“給……我……”

“給你?”

“給你什麼?”

“你說啊,你快說啊,說啊,說啊……”

王尊一頓搖著莫玉,他也是急了。

莫玉:⁄(⁄⁄ ⁄ω⁄⁄ ⁄)⁄

也是這時,王尊想到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