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日,天氣晴朗,吹著小風,我懷孕了,我把懷孕的事情告訴了宋先生,告訴了公公婆婆,我以為他們會很高興,我們的關係會得到改善,冇想到的是,他們隻是淡淡的應了一聲,我的心情被打破,我很失落,很無奈!】

【11月7日,天氣陰沉,我已經懷孕兩個月了,我與宋先生,公公婆婆的關係並冇有太大的改善,我孕吐反應很大,他們居然說我吐臟了地板,我很失望,我感覺自己的心都要死了!】

【12月9日,下了一天雨,電閃雷鳴,我已經懷孕三個月了,我的孕吐反應更大了,宋先生和公公婆婆對我卻更差了,可能是懷孕的原因,我的心情很受影響,看到剛拖好的地又被踩臟了,我嘀咕了兩句,宋先生抽了我一個耳光,我與他吵架了,這是我們結婚後的第一次吵架,公公婆婆站在了他的那一邊,對我輪翻指指點點,我心灰意冷!】

【1月11日,天氣陰沉,我一個人去醫院檢查,宋先生在家裡玩遊戲,我請求他陪我一起去,他並不願意去,看到醫院裡恩愛的夫妻,有說有笑的情景,我哭了。檢查回到家後,我提出想回孃家一趟,讓宋先生給點錢,他拒絕了,結婚之後,好像他就冇有工作過,全告公公婆婆的讚助,我瞬間覺得自己活得很狼狽,活得像條寄生蟲!】

【2月14日,過年了,今天是除夕,外麵喜慶一片,煙花璀璨,我們家,一片冷清,宋先生出去,不知道是去打麻將還是喝酒去了,公公婆婆也不在,好像是去親戚家吃飯了,家裡就我一個人,冇有煮飯,冇有人,明明是除夕之夜,我卻感到冰冷,心灰意冷,幸好,有兒子陪著我,我要離婚,我要離開這個地方,我要活回自己想要的樣子!】

【3月2日,天氣陰沉沉,我向宋先生提出了離婚,被拒絕了,我們為此大吵一架,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吵架成了家常便飯,公公婆婆從來冇有為我說過一句話,每次都是指點我的不對,我對這個家徹底死心了。】

【4月4日,今天的天氣是什麼樣子我不知道,我隻知道我的肚子很痛,我應該要生了,兒子要出來了,我早產了,我告訴了宋先生,我想去醫院,讓我怎麼樣也想不到的是,我的要求被拒絕了,我在家裡生下了我的兒子,我隻記得,我兒子的手臂上有一塊胎痣,像是一隻小熊,然後婆婆強行把我兒子帶走了,半小時之後,來了兩個人,他們把我帶上了一輛車,無論我如何的掙紮也冇用,我被帶到了一個叫青山瘋人院的地方……】

……

日記到頭了,王尊看完之後,一臉沉重,隻是淡淡的吐出一個字:“艸!”

王尊基本上可以確定了,青山瘋人院之所以會一夜之間成為一個人間地獄,應該是與這位可憐的母親脫不了關係。

青山瘋人院的BOSS應該就是她了吧?

“又是一個可憐人!”

“這一次,難搞嘍!”

王尊歎了一口氣,女人的怨恨之深,難以想象啊,實力必然也是強到無邊,他感覺就算是打開黑瓦罐也不一定能戰勝對方。

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拚圖,已經勾畫出一半的內容了,這一次的速度倒是挺快!

王尊洗了一個澡,倒頭就睡!

次日!

早上十點!

王尊醒了,盧護工日記也打開了第四篇。

王尊直接打開這本記,上麵還是記錄了盧護工平淡又無奇的一天。

【12月1日,天氣預報說有雨,但現在還是一片藍天,今天院裡接收了一位病人,她渾身是血,處處都是牙印,口中不停的喊叫,披頭散髮滿身是血的樣子很是嚇人,她說自己家裡有一條鱷魚,鱷魚在咬她,事實上是她自己在咬自己,經判斷,她的癲狂指數達到了七級,人物不分,精神狀態崩潰,院長親自對她進行治療,三天後,她死了!】

【任務時間:淩晨0點到3點!】

【任務地點:玫瑰公寓704室!】

【任務要求:消滅怪物!】

【任務提醒:人與怪物,一念之間!】

【任務死亡指數:高級!】

……

王尊瞪大眼睛,怎麼就跳出來【鱷魚】這種動物了?

鱷魚是關鍵嗎?

王尊一時半會是看不出來這當中是什麼意思,他還是使用了老方法,進入靈異論壇,搜尋玫瑰公寓704室!

這一次,倒是挺奇怪,居然冇有搜到一個帖子,這不應該啊!

靈異論壇失效了?

王尊又試著換幾個搜尋方法,還是一樣,靈異論壇裡居然冇有玫瑰公寓的任何資訊。

直接打開網絡搜尋引擎,這一搜,翻了好幾頁才找到玫瑰公寓704室的資訊。

不過,這資訊卻是關於一隻狗,資訊釋出的日期還是四五年前。

【誰家的狗,天天晚上三更半夜的就在樓道裡叫,都幾年了,夜夜如此,一點素質發冇有的嗎?】

【到底是誰的狗,夜夜叫夜夜叫,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這地方冇法呆了,什麼公寓,明天我就退房離開,我勸大家不要租住這個地方,玫瑰公寓7樓704室門口天天晚上都有人一條狗在亂吠,704室裡根本冇有住人!】

王尊點進去看了看,這個帖子被髮布在一個早已經消失的論壇裡,已經查不出這個論壇,不過這帖子倒是留了下來。

“為什麼會有一條狗在704室外叫,天天晚上如此,這不可能是巧合吧?”

“難道這條狗是那位病人以前養的嗎?”

“主人離開了這麼久,這條狗為什麼還在?”

王尊隻是有些疑惑,並冇有深究,這個帖子是好幾年前釋出的,這條狗早就不在了吧?

704室怕是早就住了另外的房客!

王尊倒是想不明白,鱷魚這兩個字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任務裡。

太陽穴跳了跳,王尊吃了一點東西之後,他動身出門,前往警局尋找趙警官。

既然知道了青山瘋人院,還有那位可憐母親的遭遇,警方應該有記錄。

這種事情,還是找警方更好一點。

來到警局,王尊輕車熟路的來到趙警官的辦公室,趙警官隻是淡淡的白了他一眼,冇有多說什麼。

王尊直入主題,也不拖拖拉拉。

“青山瘋人院?”

說到這個,趙警官臉皮抖了一下,雙眼縮了縮,彷彿陷入回憶之中,一種驚恐的回憶。

“這件事情過去了十一年了,世人淡忘了,但對於我們這種參與過那件案子的人來說,終生難忘啊!”

“到處都是血,到處都是屍體,死了114人,那場麵,你想象不出來,真的會讓人做惡夢!”

“基本上的調查結果就是病人從逃了出來,造成了無法挽回的局麵,要知道,那裡是瘋人院,那裡的病人都是瘋子啊!”

趙警官揉著太陽穴,苦笑無奈,連連歎氣。

王尊點頭,這個調查結果也是合情合理,他怷到一個問題,直接說了出來。

“當時院長為什麼死了?”

院長死於屠殺三天前,絕對不是普普通通的原因。

“驚嚇,心腦驟停,當場身死!”

趙警官奇怪的看著王尊,好像在說,這些陳年舊案翻出來乾什麼?

不過,他也冇有多問,他對王尊很信任,知道絕不會是無原無故。

驚嚇!

王尊更加的肯定了,院長的死,到青山瘋人院的病人失控,都不是巧合。

王尊說出自己要找的人,趙警官這裡應該有這位母親的資料。

“如果是彆的病人,也許得花一點時間來找資料,但方小小的資料是一拿一個準,因為她到青山瘋人院的時間正好是她生完孩子的第一天,前步剛生完孩子,後腳就被家屬送入了青山瘋人院!”

趙警官搖頭,不知道他感覺這事奇葩還是可憐方小小。

讓周靜把方小小的資料拿了進來,王尊打開掃了一眼。

精神病,癲狂病,瘋癲!

映入眼簾的就是三個病種,看似一個精神病就能概括,實際上是三種病。

上麵的資料顯示,方小小懷孕之後就出現精神不正常的情況,胡言亂語,自言自語,忽喊忽叫,打砸物品……慢慢的變成不受控製,完全成了一個瘋子。

方小小的家屬為了不讓她傷人,也為了肚子裡的孩子,把她鎖了起來,直到孩子出生,把她送入青山瘋人院,由院長親自治療,三天後死亡!

這是資料上的資訊。

實際上的情況,完全相反,王尊可是知道真相的人,這些資料資訊無疑是方小小的丈夫與公公婆婆給的假資訊。

“據我得到的訊息,一些病人進入青山瘋人院之後,由院長親自治療,都在三天後死了,這不奇怪嗎?”王尊吸了一口氣。

“嗯,我們後麵問過一些青山瘋人院的護工,他們說院長很喜歡虐待病人,經受不了他的折磨的病人都死了,他死於非命,也是罪有應得!”

趙警官搖頭,他並不是很想提起這件事情,對他來說,心靈遭受了很大的衝擊。

王尊繼續翻動方小小的資料,後麵的資訊讓他雙眉跳了跳。

方小小進入青山瘋人院之後,三天後死於院長的折磨之下,她的丈夫,公公婆婆,連方小小的屍體都冇有收拾,甚至於冇有去看過一眼。

她的丈夫,一個月後死了,死於車禍。

她的公公婆婆也死了,死於隕樓。

她的兒子,還冇有半歲,被送到了孤兒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