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百分百的肯定,我睡覺的時候,我的筆記本電腦是關上的了,更加不可能播放什麼視頻,筆記本電腦裡傳出來的聲音好像是在播放什麼動漫,我過去一看,播放的是有名的動漫,灌籃高手!】

【很奇怪,非常的奇怪,難道是我的電腦出問題了嗎?為什麼會自動播放動漫?】

【我當時以為的確是是電腦出問題了,可我忘記了,筆記本電腦是打開的,我睡覺的時候明明合起來的電腦,也是那時,我又聽到了籃球砸地的聲音,什麼東西碰到了我的腳!】

【我回頭一看,是那個血色籃球,是它碰到了我的腳,我呆滯在原地,驚恐無比,血色籃球我根本就冇有拿進房間,它為什麼會出現在我的房間裡?還有,它為什麼會動?】

【我當時被嚇壞了,愣在原地,反應過來之後,我把血色籃球扔出了房子,回到房間翻來翻去的睡不著覺,我決定第二天上三樓問清楚情況。】

【第二天起床,我腦袋昏沉沉,冇有任何的精神,房子裡也很奇怪,我看到了濕漉漉的腳印,就在我的床邊,在我的房間裡,客廳,沙發,各個地方,各種腳印,看上去是三個小孩留下來的腳印!】

【我覺得十分的奇怪,房子除了我以外,還能有誰?當時我就害怕了,對這個房子產生了恐懼,我起床之後,我拖著疲憊的身體,冇有一點精神,我來到了三樓,我又敲了那房間的門,依舊是冇有得到任何的迴應,我倒是在門口看到了那個血色籃球,我回到自己房子,這一天我都冇有碼字,糊裡糊塗的睡了一天,到了晚上才醒過來。】

【我不是自己醒的,是被吵醒的,我的房子裡好像多了幾個人,有吵鬨的聲音,有拍打籃球的聲音,客廳裡好像有人影在晃動。】

【我爬了起來,打開房門之後,客廳裡恢複了平靜,好像什麼都冇有發生,但是,我在客廳裡看到了那個血色籃球,籃球還在緩緩移動,我當時感覺自己就要瘋了,鬨的了,絕對是鬨的了,這時,我聽到了廚房裡響起一個聲音,我輕手輕腳的走過去,我看到了,廚房裡蹲著一個小男孩,他正在打開我的冰箱,我認得出來,他是三樓上麵的那個小男孩,他為什麼會在我的房間裡?他是怎麼進來的!】

【我剛想開口說話,小男孩卻是一個閃身離開了廚房,我追不上他,小男孩的樣子很奇怪,皮膚灰白,有著兩個很大的黑眼圈,麵無人色,他從我的麵前離開,消失在了我的房子裡,大門並冇有打開,彷彿是憑空消失的一樣!】

【當時的我很害怕,很恐怖,我敢肯定,自己絕對是見鬼了,我終於是明白了,為什麼這麼好的房子會比同樓層的其它房子租金來得更便宜,這房子鬨鬼啊!】

【我離開廚房,來到客廳,看到沙發上坐著另一個小男孩,我的筆記本電腦不知道什麼時候打開了,裡麵播放著動漫,當時我心態就炸掉了,我看向自己睡的房間,床邊站著一個小女孩,就在我床頭的位置!】

【我當然第一次遇見這種詭異的事情,心理承受能力極差,我被嚇暈了。】

【醒來之後,已經是第二天了,我忍著身體的不適,我去到了三樓,我瘋狂的拍打那房間的門,今天無論如何都要把事情搞清楚,我很大力的拍門,我把門拍開了,裡麵卻是空無一人,連一張椅子也冇有,有的是無數的黃符,密密麻麻,貼滿了整個房子,連天花板也冇有放過,我呆住了,我隻覺是天旋地轉,腦子一片空白。】

【我給房東打了電話,房東告訴了我一個驚人的答案,三樓上那個房間,死過人,是三個小孩,兩女一男,他們是兄妹三人,三兄妹為了搶一個籃球,爭吵之下,不小心造成對方死亡,還碰倒了桌子上的蠟燭,三樓成了一片火海。】

【三兄妹死了之後,房東本想著裝修一下重新出租,冇想到,三樓鬨鬼了,連帶著二樓我那個房間也一起受到了牽連。】

【我不知所措,我以為是撿了一個大便宜,冇想到,我是被占了便宜,從我住進來開始,就註定會遇上這種事是嗎?】

【我冇有搬走,我還是住在那裡,每天晚上我都見到了他們,他們要我陪他們玩,陪他們打籃球,陪他們看電視,他們之間會吵架,但凡是吵架之後,我都會成為出氣筒,他們把我抬起來亂扔,他們把我的筆記本電腦摔碎,他們把我衣服剪出了一個個的洞……】

【有一天晚上,我終於忍不住了,我抽走了一把刀,我要反抗,我要除掉他們,我知道,我瘋了,我看什麼人都覺得對方是那三個鬼東西。】

【我不知道那天晚上我乾了什麼,我隻知道,我殺了人,真正的人,我現在看所有的人都是那三個鬼東西,我要除掉他們,我徹底瘋了……】

……

係統麵板跳出一條條的資訊,以第一人稱為王尊講述了事情的經過,足足用了半個小時。

王尊看完之後,五味雜陳的歎了一口氣,他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男人最後瘋了。

被逼瘋了!

被送到了瘋人院,然後死了!

一切的罪魁禍首,不就是那三個小孩嗎?

為什麼要逼瘋男人?

隻是為了好玩嗎?

王尊搖頭,看了看時間,快中午了,又搞了一點東西吃,然後直接去補一覺。

任務要求是在那樓裡存活到天亮,又亦或是,將三個鬼東西消滅!

王尊當然是選擇後者了,他喜歡直接簡單一點的做法,現在的他,不用唯唯諾諾了,有實力了,那就大膽一點,凶猛一點!

盧護工的日誌,是用來講述瘋人院的病人,王尊從上麵得到了一個資訊,院長很有問題,極有可能院長就是這一次最終任務的BOSS!

至於另一個日誌,王尊隻看了一半,隻知道這個女人結婚之後過得並不好,最後得到的資訊是,女人懷孕了。

左左右石下來,王尊還是一頭霧水,冇有得到什麼實質性的進展。

……

一覺起來,晚上十點!

手機上有幾條資訊,是李清月發來的,大概的意思就是李嘯想見他!

王尊直接拒絕了!

當年你對我愛搭不理,如今我讓你高攀不起!

先涼他一下,讓李嘯這種商界大佬感受一下來自平民的怒火!

收拾了一下,王尊帶上全部家人,然後出發鐵心村!

說它是一個村,事實上是一個規模不小的村區,冇有高樓,但什麼都有,衣食住行一律集齊,主要是這裡的生活節奏不快,讓人過得很舒服。

這棟三層小樓位於路邊,已經淩晨,馬路上的車輛並不多,這裡很安靜!

這棟樓很舊,至少一個甲子的歲月,但它的地理位置很好,四通八達,可左可右。

王尊看了一眼時間,剛好淩晨0點0分,任務開始。

這一次的任務比平時提早了一個小時,不過王尊已經無所謂了,無論是0點還是淩晨3點,他習慣了日晝夜出的節奏,讓他晚上正常睡一覺可能還會睡不著覺。

習慣,是一個很可怕的東西!

他冇有猶豫,走入小樓之中。

一樓隻有兩個房間,不過看上去並冇有人住,大門虛掩,隨著風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

王尊輕輕推開其中一間房子的門,裡麵到底都是垃圾,還有一些鍋碗瓢盆散落在地,這家人搬得很急啊!

王尊雙眼一顫,他看到牆上有一行字。

燈光照過去,那行字寫得潦草,寫得時候似乎很匆忙。

【這裡有鬼!】

隻是四個字,足以說明瞭一切。

“不是說鬼東西隻在三樓與二樓的一個房間活動嗎?現在滲透到了一樓嗎?”

“現在這小樓裡,所有人都搬走了嗎?”

王尊從這個房間出來,進入另一個房間。

同樣,這個房間也很淩亂,搬得很急,不要的東西都扔在了這裡,地上還有一些衣服什麼的。

同樣,這個房子的客廳場上也寫了四個字。

這裡有鬼!

王尊可以確定了,鬼東西不滿足三樓的場地,已經連一樓也占為了自己的地盤。

不用猜了,二樓也會是一樣!

王尊往二樓去,剛從房間出來,他看到了一樓大門被拉了起來。

這是一種鏈門,隻有這種地方還會這種門,往左右拉動開關。

什麼拉起來的門?

為什麼王尊一點聲響也冇有聽到?

這種生鏽老舊的拉門,不可能冇有發出任何的聲音。

王尊上去看了一眼,門已經被上鎖了。

這是想關門打狗?

王尊笑了,他可是人,他絕不會是狗!

咚……咚咚咚……

也是這時!

二樓上,響起了籃球拍打聲!

不急不慢的拍打聲!

這麼快就來了嗎?

倒是比他還急!

王尊握了握左手,鬼藤爬動,隨時會爬出來,抽出打鬼錘,王尊走向二樓。

樓梯還是那種木樓梯,踩上去發出怪異的聲音。

王尊也冇有鬼鬼祟祟,倒是大大方方,大步流星,直接來到二樓。

二樓的格局四個房間,一條過道。

王尊走向樓梯口旁邊的房間,在裡麵轉了一圈,如他所料,人已經搬走了。

二樓搬空了!

王尊走入那位作家的房間。

這裡倒是挺正常,似乎作家之後,冇有人租過這裡,隻是這裡存在的都是普通物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