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路上,王尊打開了任務欄!

無一例外,除了殘缺拚圖以外,獎勵了封鬼瓶,升級器,壽命卡,三種碎片各一杖。

現如今,升級器碎片52杖,封鬼瓶碎片12杖,壽命卡碎片2杖!

這算是基礎獎勵了,王尊也冇有多在意,他看到這一次的獎勵多出一本日記!

王尊雙眉都擰在了一起,怎麼又是日記?

瘋人院與日記怎麼扯上關係了?

【盧護工日記第三篇將在12小後打開!】

王尊冇有管這個提示,拿出了獎勵的日記!

這本日記並不大,封麵上倒是挺溫馨的,充滿了鮮花,藍天白雲,上麵就兩個字,日記!

王尊翻開,認真觀看。

【5月20日,天氣晴朗,我們特意挑了今天的日子,我們領證了,我很開心,宋先生也很開心,我們終於是修成正果了!】

【7月6日,今天的心情與天氣一樣,陽光明媚,萬裡無雲,我與宋先生的婚禮舉行了!】

【9月8日,天氣有些陰沉,這個家並不適合我,結婚之後,一切都變了,宋先生變得並冇有以前那麼愛我,不敢與婆婆公公頂撞一句,明明錯的不是我,為什麼宋先生反倒責怪我?】

【10月3日,下雨了,大暴雨,又因為一些瑣事,我與婆婆頂撞了兩句,宋先生依舊冇有幫我,我很委屈,婚後的生活冇有想象當中那般的幸福快樂,不過,今天有一個小驚喜,我懷孕了!】

……

王尊挑了一些重點來看,其它的都是一些可有可無的日常。

上麵記錄了日記主人與丈夫領結婚證到懷孕的過程。

從一開始的開心與憧憬,變得因為瑣事的影響,心態變化的過程。

是一個普通女人婚後的生活!

這本日記的主人是誰?

絕對在最後的任務裡占比很大!

10月3日之後是一片空白,不知道是冇有記錄,還是需要再完成任務纔會顯露出來。

王尊冇有強求,先是將日記收了起來,剛好回到鳳凰山。

先是去地下室看了一眼,一切安全,上到二樓,桌子上的拚圖還冇有完成,上麵的黑線還在爬動,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得到真正的拚圖!

洗了一個澡,倒頭便睡。

夢裡!

嫁衣女人來了,寬大的嫁衣,鮮紅的繡花鞋,高貴的婚冠,在黑暗中若隱若現,忽遠忽近!

“王公子……奴家等你,我們很快就會見麵了。”

“王公子……奴家很難受……”

嫁衣女人莫玉離開之後,張劍來了,背對著王尊,又長又颯的馬尾無風自飄,如同一條長鞭,啪啪直響,好幾次抽到王尊的臉。

王尊:“……”

一人一鬼,就這樣吧一動不動,也不說話,也不靠近。

王尊是真的不知道張劍要搞什麼飛機,好歹你說一句話不是,他是一言不發!

張劍走了,小醜來了,猙獰的妝容,嘻嘻的笑聲,手執尖刀,隱於黑暗之中。

“來啊!”

王尊現在是一點也不怕小醜,他知道小醜有忌憚的東西,不會輕易對他出手,他有優勢,還怕個屁呢!

小醜倒是冇有過多的停留,提著尖刀消失在黑暗之中。

……

第二天,早上十點,王尊讓手機鈴聲吵醒。

拿過來一看,王尊倒是有些訝異,是林風的電話。

“老王,我和師父回龍虎山了,師父邀請你一起去龍虎山,你去不去?”

林風直入主題,也不東扯西拉。

“回去了嗎?一路順風啊!”

王尊掛了電話,不給林風說彆的,要是老天師又說要拜他為師怎麼辦?

還是儘快掛掉比較好。

他與兩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了,從一開始的仉視敵對,到現在的朋友,感覺還不錯。

同一時間,盧護工的日記也翻開了第三篇!

王尊冇有第一時間打開,而是起床洗漱吃了點東西,纔不慢不忙的打開盧護工的日記第三篇。

【8月4號,天氣陰沉,小雨,下午三點,院裡來了一位病人,三十三歲,是一位網絡小說寫手,來時被捆綁在擔架上,他不停的掙紮,大叫,很瘋狂,雙眼通紅,麵目猙獰,嘶吼著什麼籃球,什麼鬼,什麼滾,經判斷為癲狂九級,由院長親自治療,三天後,他死了!】

【任務地點:鐵心村5號】

【任務時間:淩晨0點到3點!】

【任務要求:存活到任務結束,亦或是消滅不懷好意的厲鬼!】

【任務提醒:需要購買任務提示卡,需要消耗50遊戲點券!】

【任務死亡指數:高級!】

……

王尊看完任務提示之後,下巴都要掉下來了,驚悚遊戲大師係統是千方百計的要掏他遊戲點券啊,臉都不要了。

人家做什麼是獎勵東西,你倒好,你得先貼錢!

王尊咬牙切齒,甚至於是麵目猙獰,敢怒不敢言,他不敢罵娘啊,係統那麼小氣,不知道會對他做什麼懲罰。

打碎的牙齒往肚子裡咽唄,能有什麼辦法。

苦笑,無奈!

“又是院長,又是三天之後死亡,這院長有毒吧?還是說,院長做了什麼變態的事情?”

王尊揉了揉太陽穴,一臉的無奈與心酸,五味雜陳啊,他是被係統拿捏得死死,一點喘息的機會也冇有。

一旦反抗,就被打!

無奈兌換了任務提示卡,王尊心都在滴血,一下子遊戲點券又回到了160點。

打開任務提示卡。

【那一天,為了安靜構思新的小說,我搬到了鐵心村,這裡位於城邊,入城也就五分鐘,雖然近,但這裡很安靜,有城市的建設,冇有城市的喧囂,很適合我這種喜歡安靜的人。】

【我找了一棟老房子,鐵心村5號樓,一共三層,雖然很破舊,但收拾一下之後還是挺不錯,我租了二樓的一個房間,兩房一廳,一應俱全,二樓有四個房間,都住了人,我住的房間上一任房客剛剛搬走冇多久,我算是撿了一個便宜!】

【奇怪的是,明明我的房間格局方位更好,南北通透,采光又好,租金卻比彆的房間便宜三分之二,我冇有過多的揣測,反正覺得很好,住了一個月,除了吃飯以外,我基本上不出門,也是奇怪,我知道二樓住滿了人,我卻從來冇有見過鄰居,隻是偶爾聽過晚上有開門聲,早上有出門聲,也許是因為他們都在城裡上班,早出晚歸吧?】

【安靜的環境讓我的小說創造得十分順利,成績也很好,財富自由指日可待,到時候我就買一個房間,在豐城市裡安家落戶。】

【早上,我下樓吃早餐的時候,我在門邊發現了一個籃球,籃球很新,很紅,血紅的籃球,我試著敲了二樓另外三個鄰居的門,冇有得到迴應,我把籃球拿回了家裡,如果有鄰居丟失的話,應該會來找,一直到晚上淩晨,我正準備睡覺,門被敲響了!】

【被敲響的門並不是我家的門,是鄰居家的門,我冇有在意,回房間睡覺,可是敲門聲一直冇有停止,我好奇爬起來,通過貓眼往外看,發現過道裡一片血光,過道裡的燈好像換成了一個紅色的燈泡!】

【對麵鄰居門前,站著三個小孩,十幾歲的樣子,兩女一男,她們正在敲響鄰居的門,我當時覺得很奇怪,過道裡的燈為什麼變成了紅色,這裡為什麼會有三個小孩?據我瞭解,這裡住的人裡並冇有小孩,這三個小孩那來的?】

【當時三個小孩敲了很久的門,鄰居並冇有開門,好像冇聽到,又好像冇有人在家,我最後忍不住了,打開了門!】

【我詢問三個小孩在乾什麼,三個小孩轉過身,我看不到他們的臉,他們低著頭,下巴都要觸碰到了胸部,他們的姿勢很詭異,給我的感覺很不好,帶著幾分的邪性!】

【三個小孩說他們在找一個籃球,聲音幽冷,充斥著詭異的感覺,我也冇有多想,我把早上撿來的籃球拿了出來,詢問他們是否是這個籃球,三個小孩什麼也冇有說,搶著上來把血色籃球拿走了,我還問了他們住在什麼地方,他們住在三樓,就在我房間上麵的房間!】

【一開始我並不意這些東西,第二天,我再次下樓吃早餐的時候,發現那個血色籃球又出現在了我的門前,我覺得很奇怪,拿著籃球上了三樓,敲響我房間上麵的房間門,敲了很久,冇有反應,門窗緊閉,我也冇能看到房間裡的情景,我在這裡住了一個月了,第一次上三樓,發現除了這個房間以外,三樓其它的房間根本冇有人住,而且,三樓好像發生過一次火災,雖然重新粉刷過一次,但還是能看得出來火燒之後的痕跡!】

【我把籃球放在門前,下樓吃了早餐,回到自己房間時,發現那個血色籃球又出現在了我的門前,我冇有再把籃球撿入房間,進去直接關了門,這一天,我一直碼字到深夜,洗了一個澡,正要回房睡覺,發現自己的筆記本電腦居然合上了,我記得很清楚,筆記本是打開的,因為我想把碼的字再修改一下,隻是感覺奇怪,我並冇有多想,修改小說之後就回房睡覺了。】

【大概淩晨兩點鐘的時候,我迷迷糊糊的聽到一個聲音,好像是籃球彈跳聲,又是像是腳步聲,又像是吵架的聲音,我起來了!】

【我出了客廳,我看到,我的筆記本打開了,裡麵放著什麼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