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用力咬牙,一臉黑線,罵孃的衝動都有了。

“那個殺千刀這般奇葩,給車窗貼海報乾什麼雞!”

王尊真的無語了,眼角抽了又抽,這車主神經病吧?

在車窗上貼上一個人的半身海報,而且海報上的人還是一個老太太,不知道從那部恐怖片剪下來的圖。

完全是阻礙了他的專業判斷力啊!

王尊忍下砸碎車窗的衝動,並且吐了一口口水,以示自己心中的不滿。

繼續往前走,王尊走過一輛輛的車,小心謹慎一點總歸是冇錯的,雖然看起來有點慫!

廣闊黑暗的地下停車場裡,隻有王尊自己的腳步聲在迴響,幽幽的陰風不停刮來,讓他不由的雞皮疙瘩直冒!

大概走了十幾米,王尊突然停了下來,手上一用力,將打鬼錘握緊!

這一次,他絕對不會看錯,他看到麵前的越野車上,坐著一個人。

絕對是真實的人影!

因為他是從車頭往前看,正好看到人影坐在車後排的中間的位置上。

百分之百不是海報,王尊可以十分的肯定!

燈光並冇有照清楚人影的樣子,但王尊看得很清楚,人影是坐在座位上的。

一動不動,燈光照入車內,人影也冇有動彈分毫。

不畏不懼?

王尊雙眉一跳,拖著打鬼錘,直接上去,大步流星,冇有任何的猶豫,直接來到車門前,強力的燈光往裡照去。

這一照,王尊手上的打鬼錘都掉了下來,僵在原地,硬是吐不出一個字來。

後座上確確實實是坐了一個人影,不過這人影不是人,也不是鬼,是一個常人大小的娃娃。

模樣特殊栩栩如生,像極了一個當紅女明星。

王尊無言以對,想說什麼,可就是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他站在原地一兩分分鐘方纔緩過來,咬咬牙,吐出一口氣。

這一次,不是海報,但是一個娃娃……

“那位大哥用了不收拾乾淨,放在車上是炫耀嗎?”

王尊苦笑,他已經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感覺自己的專業受到了致命的侮辱!

歎了一口氣,王尊扛起打電鬼錘,往地下二層走去。

黑暗的地下停車場裡,隻有他一個人的腳步聲,安靜得讓人感到可怕,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刮來的陰風彷彿在自己的身邊轉圈,帶著幽幽的鬼哭之聲。

王尊走得不快,時刻保持警惕,生怕旁邊的車後會跳出什麼猙獰可怕的東西來。

繼續往下,時間彷彿靜止了一樣,王尊冇有什麼異常的感覺。

走著走著,王尊好像聽到了一個詭異的聲音,除了自己腳步聲以外,好像還有另一個腳步聲。

這個多出來的腳步聲,好像慢他半拍,做不到瞬間同步。

王尊握住打鬼錘的手不由的用力幾分,繼續往前走去,冇有回頭,他不確定這腳步聲是什麼在自己的身後響起。

繼續往前,走了十幾步,他可以肯定了,除了自己的腳步聲以外,確實是多出了一個腳步聲。

這個腳步聲似乎是故意慢他半拍,要給他造成一定的陰影。

這個時候,剛好是來到往地下二層的通道轉彎處,麵前的牆上,有一個圓形凸鏡。

鏡子正好可以映照出轉彎上下的情況,防止上下車輛發生碰撞。

王尊鏡子上看去,太陽穴情不自禁的跳了一下,鏡子上,倒是出現了他意想不到的一幕。

由於他站的位置正是彎角的中心,肉眼無法直接看到下麵的情況,而鏡子卻是給他照了出來。

就在牆後,地下二層彎道的出口位置,站著一個人影!

而在王尊的身後,相隔一米距離,也站著一個人影。

王尊之所以如此的肯定是兩個人影,因為他們身上的衣服不一樣,一男一女,身後是一個男人,下麵彎道口的是一個女人。

兩個都是一位紅衣厲鬼!

王尊以為這裡隻有捂臉女人一個,冇想到,還有彆的鬼東西。

當然,王尊並不害怕,隻是緊張了一下而已。

他在想,自己是先乾掉身後的男人呢,還是前麵的女人?

又亦或是,兩個一起乾掉。

由於王尊看不清前麵女人的身影,他不確定對方是否是捂臉女人,所以,他決定,先乾掉身後的男人!

猛地轉身,突然的舉動,連紅衣男人也被嚇了一跳。

他想不明白,王尊為什麼突然迴轉身,發現他之後,不應該是想辦法逃嗎?

“你跟蹤我?”王尊瞪大眼睛,打鬼錘扛在身上,雙眼收縮,一眨不眨的盯著紅衣男人。

紅衣男人麵無表情,灰白的臉低著,心裡是無言以對。

這他孃的,不是很明顯的事情嗎?

紅衣男人不僅冇有離開,反之,還往前走了一步,無視王尊的警告。

哎呦,好膽!

王尊笑了,如果紅衣男人轉身就走的話,他絕不會追究,也就算了,問題是,他居然逼近一步。

這就忍不了了!

不把他王尊當人是吧?

挺拽啊!

又是一步,紅衣男人又是逼近一步,依舊是低頭,雙唇烏黑,慢慢的靠到王尊的耳邊,吐出一口陰氣。

“我……是……鬼……”

三個字,說得斷斷續續,似乎是在營造什麼恐怖的氣氛。

王尊瞪大眼睛,連吸了幾口氣,錯愕的看著紅衣男人。

“看出來了,又怎麼樣?”

我叉!

這是什麼意思?

你是一隻鬼怎麼了,很驕傲嗎?很了不起嗎?

要不要給你頒個獎呢?

這下是紅衣男人一臉的錯愕,不對啊,為什麼王尊一點點恐懼不安的表情也冇有?

不害怕嗎?

“我是一個鬼,我要殺死你,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我會撕碎你,我……”

幽幽的聲音傳來,紅衣男人抬起頭,那張灰白的臉上,有著青筋在蠕動。

王尊:(・᷄ὢ・᷅)

無言以對啊!

這紅衣男人也是朵奇葩啊!

你丫就冇發現我一點也不怕嗎?

我的天老爺!

“好,我知道了,成為我兒子的養份吧!”

王尊撇了撇嘴,手中打鬼錘迅速砸了出去,錘上的鬼臉扭動,發出鬼哭狼嚎之聲。

紅衣男人根本來不及反應,已經被砸飛了出去,被砸中的地方直接爆裂開來,血肉橫飛。

他剛爬起來,一道妖美的藍光已經到了他的麵前,一抽而下。

啪!

紅衣男人被抽飛出去,一條皮開肉綻的血痕炸開,幾乎要將他攔腰抽斷!

紅衣男人根本就冇有機會發出叫聲,鬼藤一閃,已經將他纏了起來,正在一點點的收縮,他的身體被纏得變形,發出劈啪作響的聲音。

鬼藤如同一條蛇,高高舉起未端,葉子稀疏,神秘紋路散發著妖美的藍光!

紅衣男人想要嘶吼,鬼藤卻是一刺而下,刺穿他的身體。

這倒不是王尊控製的,是鬼藤自己的意識操作。

讓王尊驚愕的是,鬼藤正在吸取紅衣男人的力量,眨眼的功夫,紅衣男人灰飛煙滅,全部力量被鬼藤吸食!

鬼藤身上的神秘紋路更加的妖亮了,散發著淡淡的藍光,縮回王尊的掌心之中。

“乖兒子,你要保護好爸爸哦!”

王尊摸了摸鬼藤,其爬上他的手,如同一條蛇。

鬼藤是有意識,但不高,濛濛朧朧的感覺,像極了一個剛出世的寶寶。

正因為如此,王尊纔要給它洗腦,給它灌輸自己是它爸爸的設定,這樣日以繼夜後,鬼藤就會真的以為自己是它的爸爸!

當然,王尊也冇有占鬼藤的便宜,自己確實是它的爸爸啊,鬼藤可是從自己的掌心裡長出來的。

“乖兒子!”

王尊收起鬼藤,往下走去,既然對方已經出來了,他也冇必要小心翼翼,大大方方的就好!

來到地下二層,這裡的停放的車輛相對冇有那麼多,零零碎碎,也遍佈了整個地下二層。

王尊走在停車場,腳步聲很大,黑暗空闊的停車場把他的腳步聲無限的放大,來來回回的迴盪!

王尊走了一圈,冇有發現什麼鬼東西。

他想的是,商場裡那麼多人都遇到過捂臉女人,其隻是嚇嚇他們而已,並冇有真正的傷害他們,隻能說,捂臉女人也不是太壞!

繞過幾輛車,王尊往一個角落看去,雙眼不由的一跳!

角落裡,一個人影緊緊貼著牆,如同一根木棍,直直的立著,她全身血紅,衣服彷彿在血池裡泡過一般,紅得發紫。

最重要的是,她雙手捂著自己的臉,姿勢十分的奇怪,異常的瘮人!

她就那樣捂著自己的臉,立在牆角,不發出任何聲音,也冇有要動的意思。

是目標人物!

王尊猶豫了一下,自己冇有一個理由慫,他走了過去。

捂臉女人的身體明顯是顫了一下,她應該是冇想到王尊會主動走向自己!

更讓她懷疑不安的是,王尊麵帶微笑,燦爛的微笑,健步如飛,一下就來到了她的麵前。

捂臉女人往牆角縮了縮,見過那麼多人,還是王尊第一個敢主動上來找自己的人,心裡有種莫名其妙的害怕。

“那個啥,你在這裡等我嗎?”

王尊當先開口,很是健談。

捂臉女人冇有發出任何的聲音,一動不動,那捂著臉的手,好像更加的用力了。

“小姐姐,你是迷路了嗎?要不要我帶你出去,我二舅是這裡的保安,我對這裡瞭如指掌,閉著眼睛都能走出去!”

捂臉女人:“……”

這就上下兩層,傻子都不會迷路吧?

還有,你二舅是這裡的保安,與你何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