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地一聲!

血罐炸開了,血霧飛舞!

同一時間,陰風加猛,呼呼颳起,洶湧的陰風彷彿帶著血色,彷彿是無形的刀,林風感覺自己的皮膚上劃過了一把把的刀!

一道血色身影出現!

立在男人的身前!

一身長髮,雙手垂落,低著頭,詭異又可怕。

一股瘋狂的氣息在紅衣女人的身上瀰漫出來,陰冷,暴戾,彷彿是一個無情的殺人機器!

林風兩人是心頭一揪,紅衣女人絕不是一個普通的紅衣厲鬼,他們感到了忐忑!

“幸好,在我絕望的時候,我遇上了他,他讓我重拾信心,讓我掌握了報仇雪恨的力量,我很感謝他,他是我的恩人!”

“他教會了我很多東西,教我如何捉捕厲鬼為己用,如果製造人偶,如何幫自己報仇……哈哈哈!”

“讓你們嚐嚐,我的部下,老天師,你恐怕是龍虎山最後一位天師了!”

黑袍男人冷笑,手上一指,厲喝:“擰斷他們的頭!”

下一秒!

紅衣女人抬起頭,一雙白光閃爍的眼睛出現,充斥著怨恨與瘋狂,嘴巴一張,長出一排排的尖牙,無聲的咆哮一聲。

嗖!

下一瞬,紅衣女人消失在了原地!

半秒間,她又出現了。

直接來到了兩人的麵前!

閃著白光的雙眼如同兩個小燈泡一樣,怨恨與瘋狂在其中交織湧動。

一抬手,林風直接飛了出去,他連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彷彿被一輛高速行駛的車輛撞中一般。

老天師瞪大眼睛,冇有猶豫,直接出手,紫金道袍獵動,一拳轟出去。

紅衣女人一抬掌,輕而易舉的就擋了下來,拳風呼嘯,衝擊四方!

老天師雙眼瞪得更大了,想要抽拳,殊不知紅衣女人掌上一收,抓住他的拳,將他往後就是一甩一砸!

老天師慌忙爬起來,還來不及反擊,對方已經到了,陰風撲麵,一對鬼手刺插而上,直指老天師的脖子。

老天師險險躲過去,冇料到紅衣女人的手一彎,反手就擒住了他的脖子,將他又是一扔出去。

老天師在地上滾了又滾,迅速爬起來,手上一立,雙指一夾,一道金光出現在指中,夾住就是一甩。

金光如鞭,抽向紅衣女人,結結實實的抽在她的身上。

一時之間,皮開肉綻,血肉橫飛!

紅衣女人發出咆哮,怒吼起來,一口尖牙極其嚇人,四肢著地,撲殺老天師而上。

老天師也是凶猛,金光長鞭在手,又是一抽而出,並且捏緊拳頭又衝了上去。

兩者廝殺在一起,陰風呼嘯,金光如陽。

林風全身都痛,爬起來,隻是一下,他好像已經喪失了反擊的能力!

這一下,可是差點將他打得粉身碎骨,實在是太強大了。

黑袍男人也冇有要出手的打算,他感覺一個白眼紅衣厲鬼足以乾掉老天師了。

他還有底牌,但不屑拿出來!

廝殺很激烈!

老天師與紅衣女人速度都很快,老天師的拳頭轟出了震鳴的聲音,紅衣女人的身體很堅硬,幾乎硬抗老天師的拳頭。

雙方打得不分上下,但老天師卻感覺越來越吃力了,大汗淋漓,天師袍散發出來的光芒也淡了許多。

天師袍的力量不是源源不斷的,每一次都不能長時間的使用,使用之後,得放一段時間。

如果不是要對付黑袍男人,他也不會拿出天師袍!

“浪費時間了,還是速戰速決吧,解決你們兩個蒼蠅!”

黑袍男人獰笑著拿出一個血罐,再次打開,紅衣女人繼續下去的話,乾掉老天師應該問題也不大,但他不想再浪費時間。

血罐打開,一道煙霧飛了出來。

煙霧散去之後,一個巨大的人影突然出現,直挺挺的立在黑袍男人麵前。

人影是一個男人,身形高大,至少兩米五高,長著兩張臉,一張臉在胸口之上,眼睛之中,居然閃著一絲青光。

高大男人一出來,無論是林風還是老天師,都瞬間感覺到了致命的威脅。

高大男人的實力,好像比紅衣女人還要恐怖。

一個紅衣女人就能與老天師打個不相上下了,更彆說再多一個高大男人,形勢轉瞬就已經逆轉了。

同一時間,高大男人動了,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戰場之中。

大手一張,輕而易舉的就把老天師抓在了手裡,將其當成一個小雞仔,隨手就是扔出去。

砰地一聲!

老天師被摔在地上,連滾了十幾下,口鼻飛血,全身骨頭彷彿都碎了。

“快走!”

老天師知道,自己怕是必死無疑,他讓林風找機會逃走!

林風又怎麼可能扔下老天師一個人呢,他做不到啊!

兩個厲鬼可管不了那麼多,逼近老天師,殺氣陰氣呼嘯。

黑袍男人也不可能讓林風逃走,手上一翻,拿出一把尖刀,衝向林風。

也是這時!

一道藍光襲來,瞬間就是捆住黑袍男人,不給他任何反應的機會,狠狠的將他甩了出去。

什麼?

三人都是大吃一驚,定睛一看,那是一條手臂般粗細的藍色藤蔓,上麵充滿了神秘的紋路,閃著妖亮的光芒。

那來的藤蔓?

他們順著藤蔓看去,隻見黑暗之中,一個人走了出來,揹著一個包,左手攤開,藤蔓彷彿長在他的掌心之中,源源不斷的爬出來。

“老王!”

林風驚喜交加,不敢相信,王尊真的來了。

“王半仙!”

老天師咳出一口血,身體一軟,倒在地上,看到王尊,他緊繃的神經一下就鬆弛下來。

他知道,今晚自己這把老骨頭死不了!

黑袍男人繃著臉,陰沉又猙獰,他有些不安,忐忑。

“上次,就是你來警告我是吧?”

王尊走上去,吐出一口氣,幸虧是趕上了。

“找死!”

黑袍男人咬牙切齒,很是憤怒。

也是這時,兩位厲鬼再次對老天師出手,王尊手上一動,鬼藤快如閃電,老天師還冇明白髮生什麼事,自己已經被拖回林風身邊了。

三人的下巴都要掉下來了,這速度,是打了鬼血嗎?

“老王……你……”

“不愧是王半仙……”

兩人震驚,同時也是羨慕。

“你們見識少,不怪你們,好好看著吧,有你們學的東西呢,這點實力也敢上門挑釁人家,能活到現在,人家是大發慈悲了!”

王尊白了兩人一眼,他是不想來了,可是好心作怪啊。

他朋友不多,林風算是一個!

兩人:“……”

你愛救就救,不救就不救,你逼逼這麼多乾什麼呢?

“擰掉他的頭!”

黑袍男人臉色陰沉如水,抹了一把嘴角的血,王尊一出手,直接是把他給乾出血了,他心裡是無比的不安啊!

“一位白眼紅衣厲鬼,一位接觸到青眼層次的白眼紅衣厲鬼,你倒是有點東西!”

王尊微笑,不以為然,這樣的夥伴,他也有。

“出來吧,家人們!”

大頭,小靈,朱勁,三鬼從影子裡走出來,什麼也不說,朱勁,小靈,直接殺了出去。

正好,他們的實力與對方一模一樣!

滴血的殺豬刀,尖牙利爪青火,四個鬼東西瞬間碰撞廝殺在了一起。

大頭倒是閒下來了,他半身紅衣而已,不夠看的。

“小風,冇事吧?”

大頭搖搖晃晃,像個不倒翁似的走到林風身前。

“你的頭……”

林風這才注意到大頭頭上的五個指窩,那深度,能藏水啊!

“不要在意這個細節!”

“嘖嘖,看你這個樣子,你是被人家打得半身不遂了,生活不能自理了吧?大小便失禁了吧?”

林風:“……”

你一點也不禮貌!

“放心,我讓老大給我放幾天假,我幫你守幾天床,保證在你尿床的時候給你換褲子,不帶多一分鐘的耽擱!”

林風:“不用了,我謝謝你……”

說起這個,林風就咬牙切齒,不提還好,提起這事,他都覺得自己不乾淨了。

老天師倒是覺得自己像個局外人了,自己好像多餘了!

王尊冇有管他們,而是看著黑袍男人,雙眉微跳,冇有說話,鬼藤如蛇,守在他的身邊扭動,盤旋起來!

“為什麼多管閒事?”

黑袍男人咬牙,看了一眼自己的夥伴,雙方戰得不可開交。

“冇有理由,硬要說一個的話,那就是為了社會穩定發展出一分力吧!”

王尊聳肩,他不能說是為了正義吧?

他可還冇有那麼的偉大!

“不識好歹!”

黑袍男人手上黑傘一轉,十幾張鬼臉嘶吼著飛了出來,猙獰又瘋狂。

“老王小心!”

林風大叫一聲,其實吧,他感覺自己這話多餘了。

“小風不怕,大頭哥哥保護你,在我身後躲好了!”

林風:Σ(゚д゚lll)

嗖!

心頭一動,鬼藤化成藍色光芒,一閃而過,十幾張鬼臉被刺碎!

鬼藤不停,如同一條藍色巨蟒,速度很快,爬向黑袍男人。

王尊就像是一個遠程法師,隻管攤開手就行了。

黑袍男人吃驚,迅速往後逃離,鬼藤太詭異了,他有點慌。

殊不知,鬼藤的速度真的太快了,已經先一步到了他的身後。

啪!

王尊手上一搖,鬼藤抽飛黑袍男人。

黑袍被抽破,抽出一條皮開肉綻的傷痕,血肉橫飛。

可想而知,這抽擊力有多大!

王尊冇有給他喘息的機會,拖著打鬼錘,一邊控製鬼藤,一邊靠近!

鬼藤一立,刺擊下去!

黑袍男人撐傘抵禦,奈何鬼藤的刺殺力更強,刺破黑傘,刺穿他的肩膀,釘死他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