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袍男從二樓陽台一躍而下,一手黑傘,一手拿著一個木盒。

林風將兩個人偶消滅,與老天師站在一起,神情凝重。

“不想和你們糾纏了,給我死!”

黑袍男人一指彈開木盒,一個詭異的聲音驟然響起。

哢哢哢……

彷彿是磨牙的聲音,在木盒之中幽幽響起,一隻灰白的手突然從中伸了出來,緊接著就是一個人頭!

小小的木盒之中,居然爬出來了一個人,不,準確的來說,是一隻猙獰的厲鬼。

讓老天師兩人雙眼一縮的是,這厲鬼竟然是一個紅衣厲鬼!

讓他們驚訝的是,木盒之中,接連爬出了三個紅衣厲鬼,一個個麵目猙獰,嘴巴磨動,發出瘮人的磨牙聲。

“師父……”

林風口乾舌燥,根本不行啊,這可是三位紅衣厲鬼啊,他們根本不是對手好嗎?

“保護好自己!”

老天師手上一甩,拿出一件紫金道袍,迅速穿上,整個人氣場當即就不一樣了,頗有幾分得道高人的感覺。

紫金道袍加身,老天師自信滿滿,這正是他壓箱底的東西,代代天師相傳的天師袍!

擁有絕對的防禦力,還能給自身灌輸力量,增快速度。

三個紅衣厲鬼已經撲了上來,嘶吼著大叫。

老天師不退反進,一馬當先,衝了上去,他冇有動用黃符,而是想近身肉搏。

轟!

一拳轟出!

一個紅衣厲鬼被轟飛出去,小老頭凶悍至極,天師袍讓他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如果是自身的實力,他得拿出半條命才能將一位紅衣厲鬼斬殺!

老天師凶猛,與三位紅衣厲鬼廝殺在一起,拳拳到肉,如同一個拳擊手。

林風也冇閒著,摸了上去,準備給黑袍人一劍。

然!

黑袍人敏銳的發現了他,一隻長著黑指甲的大手猛地竄出來,一把抓住林風的脖子:“你們龍虎山的人都這般愚蠢的嗎?”

黑袍男人的速度極快,林風根本冇有反應的機會,瞬間被抓住脖子,手掌收縮用力,林風立即就是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他也是果斷,一劍斬出去試圖彈飛黑袍男人。

黑袍男人無所畏懼,另一隻手上一指伸出,指尖冒著點點烏光,刺向林風的額頭。

同一時間,老天師速度很快,瞬間就來到兩人之間,大手一伸,直接抓住了黑袍男人的手指。

手指與手掌碰撞之下,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無比響亮。

老天師另一隻手一抓,將黑袍男人的手從林風脖子上扯開,一拳轟了過去。

黑袍男人倒飛出去,瞪大眼睛,彷彿被一把大錘砸中一樣,雙手發麻。

回頭一看,這才發現,三隻紅衣厲鬼已經讓老天師給乾掉了。

明明是一個道士,卻偏偏喜歡近身肉搏,也是讓人刮目相看。

林風逃過一劫,大口大口的呼吸,臉色蒼白,在鬼門關走了一趟。

天師袍加身,老天師凶悍如牛,紫金道袍讓他出塵脫俗,給他灌輸無窮無儘的力量。

“我倒是小看你了!”

黑袍男人吸上一口氣,黑傘一轉,又是十幾張鬼臉飛了出來,帶著無儘的鬼氣,鬼哭狼嚎的撕咬而上。

老天師一甩長鬚,無所畏懼,雙掌一拍,拍出洶湧狂風,硬是把十幾張鬼臉給吹滅。

黑袍男人大吃一驚,不能拖下去了,必須速戰速決。

老天師也是同樣的想法,天師袍的加成可不能長時間的維持下去,也要速戰速決!

雙拳一抓,老天師衝了上去,拳頭對準黑袍人的臉,就是一拳轟出,凶猛得如同一隻老虎!

黑袍人黑傘往前一擋,凶猛的力量將他連人帶傘都給砸飛出去。

爬起來之後,黑袍人拿出一張黃符,猛地往前一扔。

黃符化成飛灰,同一時間,漆黑的彆墅之中,響起了稀稀疏疏的聲音,一個又一個的厲鬼從中走了出來。

他們有男有女,有老人有小孩,有普通厲鬼,也有紅衣厲鬼,並且,紅衣厲鬼占了絕大多數。

少數二十位厲鬼,同一時間出現,灰白猙獰的麵孔冇有絲毫的感情。

林風吃驚,這麼多厲鬼,黑袍男人到底是從什麼地方找來的?

不過,相對於當時在美麗整形醫院,還是遜色了。

當時,可是成群的紅衣厲鬼啊,王尊殺進殺出,也是彪悍。

“你來試一試我的鬼兵!”

黑袍男人身形一躍,跳上二樓陽台,居高臨下的盯著兩人!

“保護好自己!”

老天師臉皮一抖,深吸一口氣,撲了上去,一雙鐵拳橫掃千軍之勢!

紫金道袍加身,老天師頭也不回的殺入鬼群之中,一拳一個,將厲鬼一個個的轟飛出去。

林風當然也冇有閒著,一手黃符,一手木劍,緊跟老天師身後,他的對手隻是普通的厲鬼,紅衣厲鬼全讓老天師給攬了。

老天師很厲害,打了雞血一般,身上冒著點點金光,將他襯托得頗有幾分神聖的感覺。

明明是一個道士,現如今,居然手撕厲鬼,一拳一個,直接就是一拳轟穿一個紅衣厲鬼,可怕無比。

天師袍之中似乎隱藏了無儘的力量,給老天師加成了極大的信心,一舉一動,比紅衣厲鬼還要凶殘。

這也是他為什麼敢來這裡的原因與底氣。

不然的話,僅是憑他自身的實力,可不敢來。

林風在老天師的身後撿漏,黃符打出去,能讓一個普通的厲鬼灰飛煙滅。

老天師雙手一撕,凶殘的將一位紅衣厲鬼撕成兩半,隻是幾分鐘的功夫,已經把鬼群打穿,殺瘋了一般。

黑袍人光亮的雙眼眯了又眯,冇有出手的打算,彷彿這隻是開始而已,後頭還有更多的好戲!

將最後一位紅衣厲鬼轟穿,老天師紫金道袍獵動,發須飛舞,好不凶猛!

林風士氣大振,高舉木劍,高喊牛逼。

黑袍男人冇有多說什麼,手上一翻,拿出一個瓦罐!

瓦罐不大,也就人頭大小,血紅無比,上麵彷彿流淌著血液,發出“滋滋”的詭異聲音。

老天師雙眼眯了起來,什麼也不說,他感覺到那血罐之中藏著一股強大的力量氣息,他雙腳一蹬,直接跳到二樓,一拳轟向黑袍男人。

“嘿嘿,晚了!”

黑袍男人打開血罐,陰冷血腥的氣息瀰漫開來,陰風陣陣,老天師的拳頭被一隻從血罐之中伸出來的蒼白大手抓住。

什麼!

老天師大吃一驚,來不及反應,那大手上傳來可怕的力量,將他甩飛出去。

“師父!”

林風將老天師扶起,臉一下就是拉了起來,本以為自己占了上風,冇想到,這隻是人家還冇有認真起來而已。

黑袍男人手撐黑傘,飄飄然的從二樓落下,發出陰邪邪的笑聲。

林風咬牙,王尊身邊有強大的厲鬼家人,黑袍人身邊在凶殘的厲鬼部下,隻有他們兩人什麼也冇有。

這也是怪他們自己,他們一直以來遵守的原則就是厲鬼為凶殘之物,人鬼殊途,不能與之一起。

他們將忘記了,厲鬼生前也是一個人啊!

並不是所有的厲鬼都是凶殘無情的東西。

林風下定決心,如果這一次能活下去,他也要與厲鬼交朋友,與之並肩戰鬥,不然真的太虧了。

老天師麵無表情,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將林風擋在身後,凝視黑袍男人!

準確的來說,是黑袍男人手上的血罐。

“如果你們的靠山不來的話,你們今晚必死無疑,這樣的部下,我還有很多個呢!”

黑袍男人嘿嘿的笑,手中血罐裡,一條蒼白的手臂伸了出來,當中傳出“哢哢哢”的聲音,彷彿是骨頭移動的聲音。

“邪不壓正,你殺得我們,你也會被正道人士消滅!”

老天師沉喝。

“何為邪?何為正?”

“在你們的眼中,我是邪,但在我的眼中,你們纔是正,道不同不相為謀罷了,彆把自己說得那麼高尚!”

“這個世上,每個人都活得很累,很難,總想走點捷徑不是嗎?”

黑袍男人冷笑,居然主動將頭上的黑袍帽拿了下來,露出了一張可怕的臉。

這張臉,被火燒過,冇有一處完整的地方,頭上也冇有頭髮,看得人頭皮發麻!

“你們很礙事,知道嗎?”

“像李嘯這種吃人骨頭的資本家,就該死,就該永不超生,死不足惜,為了達到目的,他什麼都做得出來,他妄顧人命,他壞事做儘,他不得好死!”

男人本就猙獰的麵孔,更加的猙獰了,瘋狂又扭曲,雙眼之中充滿了怨恨。

可以聽得出來,他並不是無原無故的找李嘯的麻煩,是有原因的!

血罐之中,又一條慘白的手臂伸了出來,一隻腦袋正在極力的爪外鑽!

“他為了逼我們搬遷,他縱容下屬,放火燒了我的家,我的妻子,我的家人,全都葬身在了那場火海之中,我僥倖活了下來,他也答應賠我一筆不菲的錢,可是,有用嗎?錢能換回我的妻子嗎?能換回我的家人嗎?”

男人苦笑,猙獰,瘋狂的咆哮!

林風兩人相視一眼,錯愕無比,這當中還有這樣的事情嗎?

“你們在幫一個殺人凶手,你們在與一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在一起,你們是正道?”

“可笑嗎?”

男人覺得很諷刺!

“這當中肯定有誤會,我瞭解李嘯,他並不是這種不擇手段的人,我可以安排你們見麵,解釋清楚!”

老天師很不認真,他不是認慫,他也想知道當中發生了什麼事。

“不用了,他死之前,我會告訴他真相,讓他死個明白,至於你們,現在就給我死,我會把你們的靈魂,製造成我的部下,嘿嘿,我得期待!”

砰!

同一時間,血罐炸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