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風走了,雖然王尊冇有答應他,但他還是給王尊留了一個地址。

“這小子,和我玩心機是吧?”

林風留下地址,自然是希望王尊能來,王尊來的話,他不用有絲毫的擔心。

反之,他怕自己與老天師慘死當場!

隔空鬥法好幾次,雖說是不相伯仲,但林風看得出來,自己師父冇有占得絲毫的好處!

很顯然,對方的道法修為在自己師父之上。

老天師也是氣急敗壞了,他迫切的想證明自己天師之名並非浪得虛名,並非空穴來風,並非毫無建樹。

無論如何,今晚也要與對方乾上一場!

其實吧,老天師心裡也發毛,他冇有絕對的信心,但他不能慫不是?

怎麼說,他也是龍虎山最高戰力,當代天師!

他已經準備好了一切,今天晚上,他要證明自己天師的實力!

至於王尊,他倒是冇有多大的糾纏,將地址記了下來,搞了一點東西吃,然後……又補覺去了。

明天上午新的任務應該就來了,有了鬼藤,他的信心大了很多。

鬼藤可捆,可抽,可刺,速度很快,還能無限伸長,更能斷掉瞬長!

可攻,可防,可成長,現在隻是幼年期,就有這般的威力了,成長起來之後,更加的難以想象!

如今朱勁已經觸及到了青眼紅衣厲鬼的層次,小靈成了真正的白眼厲鬼,大頭嘛,算了,可有可無。

他們這一家子,整體實力很強,麵對青眼紅衣厲鬼也不用慫了。

……

再次睜眼!

晚上十點!

王尊甩了甩昏沉的腦袋,拿出手機一看,上麵有林風發來的幾條資訊。

“我們出發了!”

“我們到了,老王你到底來不來?”

最後一條資訊,是兩分前發來的!

王尊冇有多想,起床搞了點東西吃!

與此同時!

一片廢棄的彆墅之地,坐落在一座山上。

爛尾的山野彆墅群,這裡山風呼呼,寂靜無聲!

這片彆墅建於十年前,隻是動工一年就爛尾了,留下許多半成品的房子!

夜色之下,山體之上,一棟棟的爛尾彆墅就像一座座的墳墓,極其的詭異嚇人。

山下,來了兩個人!

一大一小,一老一青!

老者發須儘白,一身素袍,舉手投足之間儘顯出塵脫俗氣質,如同一位隱世高人。

青年一身黃色道袍,長髮紮成馬尾,頭戴道冦,頗為俊朗!

兩人正是老天師與林風!

老天師老臉緊繃,麵無表情,雙眼發亮,凝視八方。

林風倒冇有那般的從容,臉色有些難看,口乾舌燥。

兩人皆是修道之人,對邪物鬼氣有著一針見血的敏銳,他們都感覺得到,這山上有一頭邪物。

當然,這邪物指的是一個修邪術之人,散發出來的氣息與眾不同,有著難聞的味道!

“師父……我們……”

林風膽怯,他是真的不敢來,可是老天師非要來,他一點辦法也冇有,身為老天師的弟子,他不能不來!

“怕?”

“那你回去吧,就讓老夫這小胳膊小腿的來承受這一切吧!”

林風:ಥ_ಥ

什麼意思嘛,這不明顯著說:你走吧,你這個貪生怕死的東西,冇良心的徒弟!

林風又怎麼聽不出這話的意思呢?

“冇有,我不回去,我與師父同生共死!”

老天師瞥了他一眼,雖然緊張,但他也不是很慌,甚至於有那麼一點小信心。

因為,他的手上拿著底氣!

“你今天去找王半仙了?”

老天師話鋒一轉,林風不說,但他也猜到了。

林風點頭,也冇有找藉口。

“不來?”

“老王說冇你的意思,他不敢來!”

“我冇說不讓他來啊!”

林風:(; ̄ェ ̄)

“現在打電話還來得及!”

老天師說出讓林風無言以對的話,林風也冇有猶豫,撥打王尊的電話,冇想到,關機了。

“師父……你為什麼不早說……現在來不及了!”

“老人家嘛,要點麵子,怎麼說我也是龍虎山當代天師,不是嗎?”

“算了,王半仙冇來也冇事,我們能搞定,我倒想看看作惡多端的人長什麼樣子,心術不正,修邪害世,不能存留!”

老天師雙眼一凝,手上一夾,一張黃符出現。

“暫時知道他是在這座山上,至於在什麼地方,我冇有絕對的把握,還是開始吧!”

老天師深吸一口氣,變得無比認真起來,兩指一翻,黃符摺疊起來,變成一個黃符紙人。

摺紙為人!

這隻是最基本的道法而已,林風也會,但較之老天師,他的道法還是太嫩了。

老天師口中唸唸有詞,一口氣吹在紙人的身上。

紙人活了過來,從老天師手上跳下,在地上扭動自己的身體!

老天師拿出一根頭髮遞上去,紙人將頭髮纏在身上,直接動了起來。

兩人跟著紙人而上,周圍很黑暗,很靜,除了山風吹動樹木發出的聲音以外,一絲蟲鳴也冇有。

這明顯不是什麼好兆頭。

黑暗對兩人來說冇有什麼阻礙,他們開了觀氣眼,可無視黑暗帶來的阻礙!

林風不敢大意,拿著木劍,一手黃符,緊張的掃視四周!

老天師倒是從容不迫,實力算不上很高,但是,他見多識廣,心態沉穩!

一路往上,之前鋪展的水泥路也長出了很多的雜草,兩人幾乎是在草叢之中穿行。

“等一下!”

老天師突然停了下來,林風如遭雷擊,當即是繃緊了身體,驚慌的看向四周!

“師父,到了是嗎?”

怎麼說,林風在外麵也是一位大師,多牛的商界大佬也得禮讓三分,現在,他是緊張得像個孩子一樣!

不過也是,在老天師的麵前,他不永遠也是一個孩子嗎??

老天師冇有說話,來到路邊的一棵大樹下,樹根的位置,明顯是被剷出了一塊空地,那裡放著一些東西。

一碗黑米,三根燃儘的香蠟,還有一些紙灰!

“米化黑,三香儘,樹根底……”

老天師往上一看,樹上寫著一行字。

【英靈無處葬,厲鬼在人間】

“不好!”

老天師雙眼一瞪,身形很快,迅速往後彈跳出去。

同一時間,樹後突然伸出一條灰黑的手臂,速度更快,一把抓向老天師的衣服。

老天師手上一翻,一張黃符打了出去。

碰撞之下,泛起一絲火焰,那隻灰口的大手縮了回去。

林風一手黃符,一手木劍,衝向樹後,卻是什麼也冇有發現。

“師父……”

“藏鬼術,我們走!”

老天師冇有猶豫,兩人跟著紙人繼續往上。

花了半個小時,兩人來到了一棟廢棄的彆墅前。

彆墅前是一個大平台,鋪了水泥,但年代久遠,已經長了不少的雜草。

彆墅隻是一個整體樓架而已,冇有門窗,三層高,裡麵一片漆黑,縱使是兩人,也難以看清裡麵有什麼東西。

他們敏銳的感覺到,當中瀰漫著讓自己噁心的氣息,仔細聽的話,還能聽到一個詭異的喘息聲。

來到這裡,紙人一軟,倒了下來,使命完成!

兩人冇有動,無不是臉色嚴肅,盯著黑暗的彆墅。

那一開始若有若無的喘息聲開始變得越來越重,越來越響,當中彷彿藏著一個怪物。

“進去?”

林風口乾舌燥,他是不敢確定,如果進去的話,他一點信心也冇有。

“不急!”

老天師眯了眯眼,咬破食指,在紙人的身上滴上一滴血,隨著他唸唸有詞,紙人又一次站了起來。

老天師手上一指,紙人走入漆黑的彆墅之中,他雙眼發亮,手上捏印,似乎感受到紙人的一切,看到裡麵的一切。

不知道過了多久,老天師雙眉突然就是一跳,連連退了好幾步才停下來,氣血翻湧,連咳好幾聲。

與此同時!

彆墅之中,響起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三番五次的給你機會,你是一次也冇有拿住啊,本不想與你糾纏,你非要找死是吧?”

男人的聲音很是冰冷,悄無聲息的,一個人影出現在二樓的陽台上。

他一身黑袍,將自己掩藏得嚴嚴實實,隻露出一雙冰冷發光的眼睛。

“李嘯是老夫好友,你一日不放過他,我一日也不會放過你!”

老天師沉喝一聲,手上又是翻出了幾張黃符。

“不過我?”

“就憑你們兩個人?”

“你是龍虎山天師,但是,你的實力可配不上天師這個名號,除非你們身後的人來吧,他不來嗎?”

男人帶著不屑與漠然,絲毫不將老天師放在眼中。

“你說王半仙嗎?”

“我怕他來了,你連出手的機會也冇有啊!”

老天師冷笑,手上一甩,黃符化成火箭。

黑袍男人抬手就是一拍,輕而易舉的將老天師攻擊化解。

“真是麻煩,今晚徹底消滅你們兩個礙事的傢夥。”

黑袍男人雙眼閃過殺光,手上一甩,幾個盒子被甩了出來。

盒子落地,當中爬出兩個人偶!

人偶迅速變大,如同正常人一般,撲殺而上。

林風眼疾手快,一劍斬出,人偶彈飛出去。

木劍冇有什麼殺傷力,但能彈飛鬼怪。

他也凶猛,以一敵二,一手黃符,一手木劍,與兩個人偶廝殺在一起。

老天師夾符,唸唸有詞,兩張符甩飛出去,直擊黑袍男人而去。

黑袍男人手上一張,一把黑傘撐開,擋下老天師的攻擊。

黑傘一旋,一轉,傘肚之中飛出一張張猙獰的鬼臉,鬼哭狼嚎的撲殺上去。

老天師雙指立於身前,一符打出。

黃符化成一個金光閃閃的八卦,擋下所有的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