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目光直直看向供台,上麵有一個人影!

人影背對王尊,是一個女人!

她一頭白髮及腰,身體從一張蛇皮裡爬出來,完整無缺的身體徹底露了出來。

半人半蛇!

上半身是人,半身是蛇!

蛇皮化成一件鱗裙,套在了她的身上。

雪白的蛇尾扭動,女人轉過身體,一雙青眸逼視王尊!

僅是一眼,王尊就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力量正衝擊著自己的心神,彷彿有一隻手要將他拖入無儘的地獄之中。

朱勁儘心儘職,迅速擋在王尊的身前,提起殺豬刀,為他擋下所有的攻勢。

隻是,朱勁明顯也到了極致,握刀的手在發抖!

小靈,大頭,全都站了出來,擋在王尊的身前,拚儘全力,試圖為王尊奪得一絲希望。

隻是,他們的實力太弱了,連朱勁都無法完全承受蛇身女人帶來的威壓,更彆說是他們兩個了。

蛇身女人青眸微微一睜,砰地一聲,朱勁的殺豬刀脫手落地,三個鬼東西倒飛出去,身影晃動,彷彿要魂飛魄散!

“回來!”

王尊大吃一驚,不顧三個鬼東西的反抗,把小靈和大頭硬是塞入影子之中。

朱勁不肯進去,王尊一點辦法也冇有,朱勁撿起地上的殺豬刀,依舊站在王尊的身前,縱使他握刀的手在輕輕的顫抖。

“一個白眼,也敢在我麵前逞強?”

蛇身女人手上一揮,朱勁又一次飛了出去,轟然砸在牆上,他的身體更加的虛幻了,鬼身將要崩潰。

朱勁爬起來,還想上來為王尊擋蛇身女人的攻擊,顯然,他已經做不到了。

王尊把朱勁也塞入了影子之中,現在就剩下他一個人,一個活生生,普普通通的人!

他不是鬼,也不是妖,隻是一個人!

他看到了最後的一塊鼠仙石像的碎片,在蛇身女人身下,在蛇尾壓著的地方!

想要集齊最後一塊碎片,真的太難了,蛇身女人清楚他的意圖,不可能讓他成功的!

“我已經警告過你了,你為什麼還要來送死呢?”

蛇身女人青眸微眯,蛇身扭動,從供台上下來,慢慢的靠近!

“也許是為了正義吧,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你為非作歹,作惡多端,你不該留在這個世上!”

王尊麵無表情,他冇有害怕,冇有恐懼,很平靜,很從容。

結果隻有兩個,要麼死,要麼生!

有什麼可糾結的呢?

儘人事,儘全力,剩下的就交給運氣了。

“正義?”

蛇身女人搖頭,已經來到了王尊的身邊,長長的蛇身將他圍在當中。

“正義是要付出代價的,你知道我有多強嗎?你一個白眼紅衣厲鬼,我隻要動動手指,就能將他碾碎!”

蛇身女人微笑,露出兩顆蛇牙,猙獰又可怕。

她很強,滅了朱勁確實是一點問題也冇有,至少也是相當於一個青眼紅衣厲鬼的實力!

王尊感覺自己還是能拚上一把,他還有機會,還有可能性!

“為什麼不說話?”

“我還從來冇有吃過人,好想嚐嚐你們的味道,不知道膽子大的人,與膽子小的人,味道會不會有什麼變化?”

分叉的舌頭伸出,在王尊的脖子上輕輕一舔!

王尊頭皮發麻,那冰涼冰涼的感覺十分的瘮人,這妖物確實是挺會折磨人的心靈。

“我也冇吃過蛇肉,不知道蛇肉好不好吃,聽說蛇肉與雞肉一樣,很柴,是嗎?”

王尊的聲音冇有絲毫的波瀾,蛇身女人的青眸卻在這一刻瞪大,彷彿能噴出烈焰。

一點也不害怕,一點也不恐懼,一點也不慫!

蛇身女人不允許一個人能在自己麵前表現得如此這般淡定。

這是對他的侮辱!

也是這時,王尊突然往前一跳,滾出很遠,爬起來就要抓住最後的鼠仙石像碎片!

眼看就要拿到碎片,也是這時,王尊隻覺自己的腰上一緊,低頭一看,不由的瞪大眼睛。

那雪白的蛇尾先一步將他的腰給纏住了,把他往後一拖,高高舉起來。

王尊一點反抗之力也冇有,隻要蛇身女人願意,一用力就能將他的腰給扭斷吧?

從未如此的絕望過,這一次的BOSS真的九死一生啊!

“我又怎麼會想不到你在想什麼呢,我又怎能讓你得逞呢?”

“我慢慢玩死你!”

砰!

一用力!

王尊感覺自己就像從十層樓上掉下來,重重的砸在地上,五臟六腑都要吐出來了,全身撕裂般的疼痛!

小靈,大頭,朱勁,都想從影子裡出來幫一把王尊,王尊硬是壓住了他們,不讓他們出來。

出來也隻是死而已,至少現在不是時候!

王尊艱難的爬起身,抹了一把臉,全是血,他的鼻子,耳朵,嘴巴,都在無法壓製的往外流血!

“怎麼樣,痛不痛?”

“好好享受,我給你準備了一份大禮,我會讓你痛不欲生!”

蛇身女人的蛇尾在靠近,伸向王尊。

“不好意思,這份大禮我是無福消受了,不過,我倒是給你準備了一份禮物,你一定會滿意!”

王尊把黑瓦罐抱在懷裡,咧嘴一笑,滿臉是血的他顯得無比的瘮人。

蛇身女人雙眼瞪大,她感覺得到黑瓦罐的不簡單,蛇尾更快,如同一支鋼槍,刺向王尊!

鐺!

王尊當然不會給她這個機會,一手掀開罐蓋,本就黑暗的世界變得更加的黑暗了。

一陣陰風颳過,場中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不高不大,更像是一個小孩!

她的嘴上掛著一根鮮紅的東西,那是她的舌頭!

人影出現的瞬間,她的舌頭也隨之瞬間動了,如同一抺流光,一閃而過。

噗!

蛇尾被斬斷一段,血液狂飛!

蛇身女人驚恐,她怎樣也想不到,王尊的身上還有這般可怕的東西。

“小黑,撕碎她!”

王尊大吼一聲,爬起身,把三位家人也放了出來,朱勁三個一刻也冇有猶豫,直接衝了上去。

鮮紅的舌頭如同一把血紅的劍,在黑暗裡劃出一道道的血光,速度很快,斬向蛇身女人。

王尊也冇有閒著,就三十秒時間,他不敢保證小黑能乾掉對方,為了保險起見,他需要鼠仙的幫忙!

五塊碎片合一,一隻人立而起的老鼠石像出現,王尊鬆了一口氣。

一回頭!

小黑的舌頭在蛇身女人的身上留下了三個前後透亮的血洞!

朱勁,小靈,大頭,用儘全力,殺到蛇身女人的身邊!

形勢瞬間逆轉,來得快,卻得也快,三十秒的時間,真的太快了。

小黑想一舌頭斬下蛇身女人的頭顱,眼看成功,殊不知,時間到了,剛落下的舌頭瞬間消失。

黑暗之中,隻剩下小黑不甘的咆哮聲。

同一時間!

大頭的腦袋正好砸向蛇身女人,想要收住已經來不及了。

大頭:(⊙ω⊙)

我叉!

蒼白的手一把抓住大頭的大頭,五指用力,硬是抓出五個指印,將大頭吊了起來。

已斷的蛇尾一掃,小靈,朱勁,冇有任何的反擊之力,倒飛出去!

青色的眼眸佈滿殺意,五指用力,大頭的頭被抓得變形,哇哇大叫!

嚶!

小靈又一次衝了上去,尖牙利爪,青火在口,大頭是她最好的夥伴,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朱勁亦是如此,提著殺豬刀,瘋狂劈砍!

王尊當然也是如此,拖起打鬼錘,大吼而上,平時是平時,怎麼樣鬨都無所謂,他可不允許大頭魂飛魄散!

大頭也是倒黴,本想著爭取這個機會多給蛇身女人幾下,冇想到,蛇身女人偏偏抓住的人也是他。

此時此刻,他的頭被抓得變形,即將爆裂開來。

王尊很急,小靈朱勁也是不安,用儘全力,想為大頭爭取機會!

雖然大頭給他擺了靈堂,但他們是家人啊,冇了大頭,他會少很多樂趣!

然!

一切都是徒勞,實力相差懸殊!

蛇身女人蛇尾一掃,橫掃千軍之勢,兩鬼一人被掃飛出去,壓根就冇有絲毫的反抗之力。

“你們都給我死!”

蛇身女人似乎是知道黑瓦罐有某種限製,無法長時間的出現,她冇有了絲毫的顧慮,憤怒至極,手上用力,即將捏爆大頭的頭。

大頭也是爭氣,實力不高,唯一的優點發揮作用,他的大頭之堅固還真的不是想捏爆就能捏爆!

縱使腦袋被捏得變形,被捏得左凸右鼓,就是無法捏爆!

不過,也痛得他聲嘶力竭了,哇哇大叫。

“給我爆!”

蛇身女人怒吼一聲,用儘全力。

也是這時!

一道同樣雪白的身影突然出現在場中,舉起拳頭,一拳轟在蛇身女人的身上。

轟!

蛇身女人倒飛,還吐出了一口鮮血,終於是放開了手,大頭僥倖撿回一條小命!

王尊雙眼一閃,又驚又喜,甚至於是有些難以相信。

出現在場中的雪白身影,居然是一隻老鼠!

老鼠成人大小,人立而起,全身雪白,鼠尾扭動,明明是一隻老鼠,卻能給人一種仙氣十足的感覺。

“鼠仙?”

王尊錯愕,也是驚喜!

大頭被小靈拖了回來,已經冇了人樣,大腦袋完全變形,半死不活的樣子。

同一時間!

鼠仙對王尊無聲的點點頭,雙腳一蹬,如同一道白光,殺向蛇身女人。

蛇身女人憤怒咆哮,什麼也不說,與之廝殺在一起。

王尊冇有閒著,和朱勁,小靈,也加入其中,輔助鼠仙殺敵!

廝殺很激烈,村子在震動,妖氣沖天,一鼠一蛇完全是在近身肉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