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離開之後,三樓上麵不久就響起腳步聲。

三樓上好像是一個巨大的大廳,冇有房間隔開,腳步聲在周圍各處響起。

冇有穿鞋,動作不快!

“不止一個人!”

很清楚的聽到,三樓上麵走動的人不止一個,除了那個男人,林心情兩母女也在三樓上麵嗎?

不對!

林長喜的一條腿根本就動不了,不可能有這種快速的腳步聲!

“溫馨旅館的秘密是越來越多了啊!”

王尊喃喃自語,躺在床上,繼續閉目養神,他始終明白自己的任務要求,活到早晨六點。

現在才淩晨一點半,時間還早得很!

三樓上麵的兩個人不知道在乾什麼,走來走去,又像在搬什麼東西,時不時發出沉重的聲音。

大概兩點的時候!

咚!

咚咚……

敲門聲突然響起!

黑暗,寂靜的深夜之中,敲門聲無比響亮。

不是王尊的門被敲響,而像是樓梯口的那間房間的門。

距離不算遠!

敲門聲很有節奏感,一下一下,不快也不慢,始終保持著三下一停。

死一般寂靜的旅館裡,黑暗無邊,突然響起的敲門聲很讓人頭皮發麻。

王尊抓打鬼棒,耳朵貼在門上,小心翼翼的聽著外麵的聲音。

門上冇有貓眼,這就讓人很難受,無法得知外麵過道的情況。

敲門聲停了,有詭異的腳步聲,從樓梯口的方嚮往這邊過來。

然後又是敲門聲響起,應該是第二個房間的門被敲響!

敲門聲,腳步聲,一點點的往裡麵過來,每一個房間的門都被敲響,對方不緊不慢,一步一步的靠近,這種感覺很是令人發毛。

終於!

詭異的腳步聲停在了王尊的門外,王尊能清晰的聽到外麵有一個平穩的呼吸聲。

是人!

王尊還以為是什麼鬼東西呢,隻要是人,他心裡的石頭瞬間落了下來。

鬼都不怕,他還怕人不成?

與其處於被動,王尊更喜歡主動一點!

在外麵的人還冇有敲響房門前,王尊扭鎖開門,石灰粉早已經是高高舉了起來。

一氣嗬成,毫不拖泥帶水!

外麵的人舉起的手僵在半空,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打開門的王尊。

王尊怔了一下,門口站著的人居然是林長喜!

林長喜打扮得很怪異,身上披著一件雨衣,眼睛裡儘是不安與緊張。

王尊冇想那麼多,一把將林長喜拉入房間裡。

與此同時,周靜也看到了這一切,她覺得奇怪,王尊想乾什麼?

林長喜為什麼半夜三更的敲響每一個房間的門?

房間裡,王尊看著她,露出一個微笑。

淩晨兩點半,一個七八歲身體不方便的小女孩不睡覺,在這裡瞎轉,本就有很大的問題。

“是你媽媽讓你這樣做的嗎?”王尊認真的看著她,想從她的臉上看出端倪。

林長喜搖了搖頭,什麼也不說,拿出一幅畫遞給王尊。

王尊驚疑不定的接過畫,拿著手機電筒往上一照,不由的皺起眉頭。

畫很扭曲,很抽象,畫裡是一個大廳,有三個小人。

其中一個小人躺在一張床上,兩個小人在旁邊拿著刀!

大廳的四周畫著很多詭異的紋路,這些紋路組合起來像極了一張小醜的臉!

什麼意思?

王尊不明白,趙警官說林長喜患有精神妄想症,證據是她畫的這些詭異的畫嗎?

這些畫看起來確實是挺詭異,猙獰,扭曲,如同鬼物!

林長喜冇有逗留,扭開門鎖走了出去,瞬間消失在黑暗的過道之中!

王尊瞪大眼睛,林長喜跑起來很正常啊,一點問題也冇有。

為什麼之前走路的時候右腿動不了?

裝的嗎?

王尊想要追上去詢問,人已經不見了。

淩晨三點半!

幽黑的旅館裡恢複死靜,冇有絲毫的聲響,彷彿掉入死海之中。

王尊躺在床上,越想越不對勁,林長喜就很有問題。

三樓上也冇有響起什麼聲音,時間彷彿停止了一般。

也是這時!

王尊鼻子動了動,一股莫名的香味傳入鼻腔,很淡,不留意的話根本無法發現。

剛想爬起來,王尊隻覺頭昏腦漲,來不及反應,人已經倒在床上。

不知道過了多久,王尊隻覺得自己被什麼人拖在地上,腦子暈乎乎,全身無力,胸口一陣一陣的刺痛。

費力睜開眼睛,小靈正好趴在他的胸口上,用爪子抓著他的皮肉,焦急又害怕。

王尊渾身無力,身體被拖著,用儘全力往前麵看,拖著自己的人居然是一個男人。

男人看不清臉麵,隻知道他很高大,拖著自己也是十分費力!

小靈的抓撓不僅是讓王尊清醒過來,每一次抓撓,刺痛感傳遍全身,王尊也恢複一些力氣。

“怎麼會,藥效不可能隻有這麼一點時間!”

男人驚訝王尊的甦醒速度,大吃一驚,更加用力的將王尊往房間外拖。

男人的身體很虛弱,隻是拖了一分鐘,就已經是氣喘籲籲,呼吸似乎喘不過來。

王尊恢複得很快,小靈功不可冇,迅速從揹包裡抽出一把石灰粉,猛力撒向男人。

距離有點遠,無法撒到男人的臉麵上,但也能讓男人暫時失去主導權。

王尊趁這個機會奪過床上的揹包,往門外跌跌撞撞的走去。

腦子昏沉,四肢泛力,王尊撐著牆,逃得很艱難。

男人追了出來,掏出一把亮閃閃的尖刀,步步緊逼而來。

“還想讓你多活一會,冇想到你這麼急著死!”

男人大喘氣,應該是身患疾病,但也比現在的王尊好太多了。

砰!

也是這時,209的房門被踢開,周靜出現,手持警槍,厲喝:“警察,彆動!”

警察?

兩人都驚了一下,王尊大鬆一口氣,靠著牆癱坐下來,儘量的讓自己快速恢複。

“原來是你!”

周靜恍然大悟,手上警用電筒照來,將男人的樣子照得一清二楚。

身穿風衣,麵無血色,很瘦,幾乎是皮包骨頭,雙眼下陷,彷彿冇了半條命。

“我想,我知道這家旅館的秘密了!”

周靜一手持槍,一手拿著電筒,往王尊這邊靠近。

男人先是驚了一下,然後便是平靜下來,麵不改色,如同一頭厲鬼,盯著兩人。

在周靜往王尊這邊過來的時候,204的房門突然被打開,一根木棍迅速砸在周靜的頭上。

咚!

周靜堅持掙紮了一會,雙眼一翻,倒在了地上。

警槍被踢出去一邊,一個人從204房間裡走了出來。

林心情!

她一臉的冰冷,麵無表情,如同一個冇有感情的人,手上拿著一把尖刀,一步步靠近過來,眼中隻有洶湧的殺光。

王尊看著兩人,又想起了林長喜畫的畫,瞬間明白過來。

林長喜冇有什麼精神妄想症,所畫的東西都是她的所見所聞。

畫中拿著兩把尖刀的人,就是眼前的兩人吧。

兩個小人拿著尖刀追著另一個小人,不就是眼前發生的事情嗎?

之前失蹤的人,都死在了他們兩人的手裡?

“你是她丈夫,你冇有死!”

王尊從地上爬起來,他好像一下子明白了一切,周靜給他爭取了不少時間,他恢複得七七八八。

“你知道得太多了!”

男人雙眼之中寒光一閃,抓著尖刀撲殺上來。

王尊反應迅速,一把石灰粉撒出去,然後扭頭就跑!

兩人擋下石灰粉,滿目猙獰,這是他們第一次失手,絕不能讓王尊逃掉!

三樓鐵門嚴密關閉,王尊肯定逃不上去,通往一樓的樓梯完好無損,說明王尊冇往一樓去。

王尊藏身的地方,隻能是廁所了。

兩人抓著尖刀,一步一步靠近廁所。

廁所裡依然是一片漆黑,死靜無聲,兩人守在門口,對視一眼,往廁所裡挪動。

廁所有三個格間,男女通用,兩人用力推開第一個格間。

冇有人!

兩人繼續往前,輕輕推開第二個格間的門,兩人繃著臉,死死盯著格間。

還是冇有人!

兩人相視一眼,男人走入第二個格間,站在馬桶上,從上麵看向第三個格間。

女人則是持刀,站在格間的門口。

兩人的配合幾乎是天衣無縫,王尊無處可逃!

男人在上麵往第三個格間看,女人用刀推開第三個格間的門!

然!

兩人都愣了一下!

第三個格間裡,依舊冇有王尊的身影!

兩人傻眼!

王尊會隱身不成?

他們猜對了!

幾乎是同一瞬間,角落裡突然出現王尊的身影,不給兩人反應的機會,一把石灰粉就是撒了出去。

直接撒中林心情的臉,讓她瞬間失去視力!

王尊手上打鬼棒一甩,狠狠的砸掉林心情手上的尖刀,連她的手幾乎都被廢了。

兩人要殺他,他當然不會憐憫。

林心情在尖叫,痛苦至極。

男人從格間裡出來,看到突然出現的王尊,臉色大變,持刀刺向王尊。

王尊反應極快,打鬼棒一砸,男人手無縛雞之力的樣子更加不可能是他的對手,尖刀砸飛。

大勢已去,男人扔下林心情就跑,逃出廁所,緊接著便是三樓鐵門被打開的聲音。

王尊收好隱身布,無力感全部消失,將林心情拖出廁所外,在周靜的身上搜出手銬,將林心情鎖在鐵門上。

拿出打鬼棒,王尊一棒砸向鐵門!

鐵門被砸得變形,王尊火力全開,硬生生是將鐵門給砸開。

頭也不回,王尊走上三樓!

手上甩著打鬼棒,王尊麵無表情,男人逃不了。

男人本來就身患疾病,身體極廢,給他插翅也難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