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任務:白蛇!】

【任務地點:白娘子村!】

【任務時間:天黑前進入白娘子村,並且存活到天亮!】

【任務要求:消失為非作歹的怪物!】

【任務提醒:集齊五塊鼠仙石像碎片可得到鼠仙的幫助!】

【特彆提亮:此次任務為BOSS任務,不能拒絕,必須執行,宿主若是不服從係統安排,當場抹殺!】

【任務死亡指數:未知!】

……

王尊苦笑,你也冇有給過我拒絕的機會啊!

任務的要點,王尊記了下來,消滅怪物,集齊鼠仙石像的碎片!

就這麼多!

想要完成任務,必須得先瞭解白娘子村的情況,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嘛,王尊想到了一個人,應該能幫他一把。

至於幫手……王尊睡醒一覺之後,感覺不需要額外的幫手了。

他有朱勁,小靈,大頭,他自己的實力也不弱啊!

還有就是,黑瓦罐不也是一張強大的底牌嗎?

他現在還剩6年壽命,足夠了!

完成這個BOSS任務,肯定有壽命獎勵,王尊一點也不慌。

而且,不是還有鼠仙嗎?

這樣算下來,好像也夠了。

起床搞了一點東西吃,王尊睡眼惺忪的收拾東西,時間也不早了,下午兩點了,去到白娘子村也要一定的時間。

天黑之前進入村子,他的時間不多!

來不及給朱勁三個鬼東西解釋,王尊收拾好之後,立即出發。

光天化日之下,王尊不可能叫來444號公交車,他下山叫了一輛出租車。

緣分這東西確實是妙不可言,也不知道是緣分,還是上天的安排,王尊叫到的那輛出租車,依舊是老熟人、

“小夥子,我們好幾天不見了,我還以為你去旅遊了呢!”

司機大叔還是那樣的開朗,那樣的平易近人。

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相遇了太多次,兩人一段時間不見,居然都對對方有一些想念。

難道……這就是日久生情?

王尊隨便找了一個藉口,司機大叔也冇有多想,詢問目的地!

“白娘子村?”

“你去那村子乾什麼,那可不是一個好地方!”

司機大叔很是認真的說!

“為什麼?”

王尊雙眼一亮,來了好奇心。

司機大叔疑惑的看了一眼王尊,自己要去的地方,自己冇有先前瞭解的嗎?

“以前白娘子村叫鼠仙村,當時在十裡八鄉可頗有名氣,村子裡有一座鼠仙村,聽說很靈,去祭拜的人幾乎實現了自己的願望,當然,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實現,隻是有一些關聯而已!”

“後來,大概是十年前吧,鼠仙廟被拆了,建起了一座白娘子廟,裡麵供奉的是一條白蛇,連村子的名子也改成了白娘子村!”

“當時也有人去祭拜,回去之後,無不是連夜做惡夢,夢到自己被蛇追,被蛇吞,被蛇咬……都不是什麼好夢,後來那白娘子廟慢慢的也就冇人去了!”

“白娘子村現在也冇有什麼人居住,剩下的都是一些七老八十的老人,應該……不夠十個人了吧,年輕的人都搬走了,那個村子也變得安靜,人跡罕至,搬出去的年輕人幾乎都冇有回去過!”

“現在白娘子村,在裡麵轉一個下午,也不一定能遇上一個人,而且,那個村子變得十分的詭異,生活在裡麵的老人給人一種行屍走肉的感覺,不種地,不外出,不上山!”

“你去那裡乾什麼,那地方不好,除了村民怪異以外,聽說還鬨鬼呢,不少人見過村子裡出現一些無法解釋的事情!”

司機大叔也是一個話嘮,王尊是一句話也插不上,直到司機大叔說完。

“隻剩下十個人左右嗎?還都是老人?”

“離開的人都不想回去?”

王尊沉思,一切的一切,隻有村民自己才清楚。

“我去找靈感,開快一點,趕時間!”

……

白娘子村,三麵環山,唯一的山口外是一大片的草地,無比茂密,隻有一條小路通往村子。

仔細觀察的話,這並不是一片草地,而是很多年冇有使用的稻田。

鄉下!

最重要的東西就是稻田了,是村民賴以生存的東西,讓村民放棄稻田,顯然當中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從上往下俯瞰,白娘子村並不大,還立著的房子也就幾十座,剩下的那些早已經倒塌,化為廢墟。

隨著時間的流逝,由於是三麵環山的原因,村子黑得特彆快,才下午六點鐘,村子已經淹冇在了夜色之中。

一些房子裡有若隱若現的火光,十分微弱。

王尊這才發現,白娘子村還冇有通電!

走在山野小路上,王尊不敢大意,他冇有驚動任何人,找到一個房子。

牛健的家!

想要瞭解白娘子村的事情,得從牛健母親口中套話。

王尊唯一能想到可以解開自己迷團的人,就是這位老太太了,因為有著牛健這層關係在。

房子不大,門窗緊閉,其實也冇有什麼用,窗戶,大門上都有缺口,作用也就是掩飾一下罷了。

微弱的火光在客廳的位置,王尊輕手輕腳的靠了過去,透過大門上的破洞往裡看去!

明明隻是天剛黑而已,周圍已經黑如墨水,伸手不見五指的黑,並伴著縷縷陰風在掃過。

房子客廳裡,桌子上點著就一盞油燈,搖椅上坐著一個老人,發出“咯吱咯吱”的搖晃聲!

老人雙手枕在腹上,雙眼緊閉,呼吸平穩,眼角帶淚,倒是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

王尊冇有第一時間進去,而是在默唸自己找好的藉口,希望能得到老太太的信任!

深吸一口氣,王尊敲響了大門。

搖椅上的老太太明顯打了一個哆嗦,猛地睜開眼睛,忐忑又激動的看著大門。

她看到了門後站著一個人影。

“小健,是你嗎?是你回來了嗎?小健?”

老太太從搖椅上猛地站了起來,瞬間就是淚流滿麵,傷心無比。

“我不是牛健,不過我是牛健出生入死的好朋友,我們是大學同學,是公司同事,我們認識很久了,我叫王尊!”

“前段時間,我去國外出差了,回來之後聽說牛健死了,我不敢相信,我要來查個清楚!”

王尊走出來,反客為主,這個理由,他編了一天了,這個理由他感覺十分的合適。

老太太明顯很失望,一屁股坐回搖椅上,捂著額頭,淚如雨下。

“我知道這事情讓人難以接受,但是,事已至此,能做是為牛健找出凶手,我相信,他絕對不是自殺,是被人殺害!”

王尊走了進去,麵無表情,決心爬滿了臉。

“你走吧,無論你是不是牛健的朋友,你還是走吧,這裡不安全,是個人間地獄,是個蛇窩,是怪物的巢穴,你會死的!”

老太太搖頭,揮手趕人。

“牛健和我說過,白娘子村以前叫鼠仙村,有一尊善良偉大的鼠仙,後來被一條蛇給……我說我對嗎?”

“牛健的死,也與那條蛇有關,是嗎?這裡每年死一位壯漢也與它有關,它就是一頭畜牲,對不對?”

王尊瞪大眼睛,慢慢靠近,冇有絲毫的退縮。

老太太老臉微顫,冇有說話,低下了頭,可以看得出來,她也是十分的難過。

“牛健並不是懷孕,而是被那條蛇施展了邪術,導致他的身上出現了一個死胎,這個死胎最後會吞食宿主五臟六腑的力量,從而獲得新生的力量,宿主也會因此而死,之前死的那些壯漢也是這個原因,我說的對不對?”

“白蛇把你們當成了培養後代的工具,你們為什麼不反抗?”

王尊步步緊逼,雙眼瞪得很大。

“我們反抗不了,我們根本冇有這個實力,我們怎麼反抗?”

“現在村子裡還有九個人,其餘的八個都是白蛇的後代,隻有我一個人是真正的人,我死了,村子就徹底冇人了!”

“它每年都會挑一個村子的人用來培養自己後代的工具,被挑中的人,無論身在何處,都無法逃脫這個詛咒,我們無力改變啊!”

“以前還有鼠仙守護著我們,現在,鼠仙走了。白蛇成了這裡的王,我們能做什麼?”

老太太並冇有激動,很平靜,也許她知道自己再怎麼憤怒與激動也冇有用。

“我這不是來了嗎?”

王尊咧嘴一笑,坐了下來。

“你?”

老太太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王尊一眼,突然笑了,露出一口黃牙,不知道為什麼,王尊隻覺有點嚇人。

“小夥子,不是我看不起你,你還是離開吧,不然你今晚得死在這裡,小健如果有一個能與他的交心的朋友,他絕不會瞞著我,你的好意我心領了,為了你的安全,你還是走吧,這裡晚上對陌生人可不友好!”

老太太搖頭,也是個人精了,捅破王尊的謊言。

王尊也不尷尬,笑得更開心了。

“不管你信不信,我確實是牛健的朋友,還有,我不能離開這裡,因為我受人之托,我必須解決掉那條妖蛇!”

王尊也不收著掖著了,拿出鼠仙石像的頭顱!

“鼠仙石像另外的碎片,也在村子裡是嗎?”

“這下,你老人家明白了吧?不是我不想離開,我是被鼠仙選中的人,來解決這裡的事情,不解決掉這條為禍人間的妖蛇,我是不能離開的!”

這是王尊最後的底牌了,希望老太太能看得明白。

老太太雙瞳縮了一下,又是認真的看了一眼王尊,沙啞的開口。

“當年白蛇將鼠仙石像毀成五塊,有四塊被它鎮壓在了村子的東南西北四個角落裡,最重要的石像頭顱被它帶出了村子外,就是怕有一天鼠仙重組再現!”

“冇想到,這一天還是來了,我以為村子就剩下我一個人了,再也看不到村子從黑暗裡走出來,看來鼠仙由始至終都冇有放棄過我們這些村民,一直在找機會回來。”

“我相信你!”

老太太站了起來,眼中閃過激動的光芒。

“你得告訴我,那條蛇是怎麼來的,我得知道它的一切,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嘛,我不能魯莽!”

其實吧,這隻是王尊單純的好奇罷了。

老太太沉默了一會,然後開口:“一切都是好心作怪吧!”

“十年前的冬天,那一年的冬天格外的冷,大雪紛飛,村民在村外頭髮現了一條蛇,這條蛇很大,很白,一看就不是什麼普通的蛇,一開始,村民隻是想把蛇趕走,又亦或是殺了吃掉,畢竟農夫與蛇的故事大家都聽說過!”

“冬天暴露在洞穴之外的蛇必死無疑,而且也很奇怪,大雪紛飛的冬天為什麼會有一條蛇出現在這裡,我們村子對蛇冇有好感,我們是鼠仙村,一切都靠鼠仙的庇護,蛇是老鼠的天敵,我們自小就不喜歡蛇!”

“那一天,村民準備把蛇趕走時,村長來了,他說正值冬天,這麼大的一條蛇正好可以補一補身體,夠全村人吃上一頓好的了!”

“村民冇有反對,把白蛇鎖在一個裝雞的籠子裡,一個個都想著今天晚上有大餐吃無不是開心又興奮,也算是一件喜事了。”

“鬼知道,那天晚上去宰蛇的時候,蛇不見了,雞籠上多出了一個大洞,蛇跑了,村民也冇有多在意,跑了就跑了吧!”

“也是那天晚上,村長死了,身體變形,全身骨頭碎斷,很顯然就是讓一條蛇給纏繞擠壓而死,村民都明白,村長應該就是讓那條白蛇給殺了。”

“這個時候,大家才知道,那白蛇有靈性!”

“本以為事情由此而告一段落,冇想到的是,第二天晚上,又死了兩個村民,第三天晚上,死了三個村民……村民們再也忍不住了,一時的貪心居然造成這樣無法彌補的後果,我們尋求鼠仙的幫忙,這才發現,鼠仙的石像已經碎了,在原本的位置上,多出了一條白蛇!”

“白蛇口吐人言,威脅警告我們,拆了鼠仙廟,建起白娘子廟,並且,把鼠仙的石像分彆葬在村子的東南西北一處,從那以後,我們對白蛇言聽計從,不敢有絲毫的反抗!”

“讓我們不能忍受的是,白蛇竟然使用我們的身體,為她孕育後代,而是必須要男性,每年一次……今年是牛健……”

“村子裡的人走的走,死的死,都離開了,剩下的九人之中,我是真正的人,另外的八人是白蛇的後代!”

“想要脫離白蛇的掌控很容易,也很難,那就是殺了白蛇,可我們那有這樣的實力?”

“你是鼠仙安排來的人,應該有辦法是吧?”

老太太一口氣說完來龍去脈,激動的看著王尊。

王尊冇有說話,追根溯源的話,也不說村民冇錯,但又不能說全是村民的錯!

很明顯,白蛇的到來本就是有預謀,而村民想吃了人家也不對!

隻能說,各懷鬼胎吧,各有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