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務完成!】

【獎勵遊戲點券30點!】

【獎勵封鬼瓶碎片1杖!】

【獎勵升級器碎片1杖!】

【獎勵特殊物品:牛健的檢查報告!】

【新任務正在生成中,預計需要12小時……】

王尊回到104號彆墅,打開任務獎勵,與之前的一樣!

封鬼瓶的碎片擁有兩杖了,升級器碎片23杖,遊戲點券130點!

遊戲點券並不打算用,王尊準備攢著,拿來以後換壽命也好,以備不時之需也罷,攢著就是了。

“下一個任務,12小時後嗎?”

“明天晚上?”

一般不都是24小時嗎?

“牛健的檢查報告?這是什麼東西,這是BOSS的前置任務嗎?”

怎麼說也是一位老菜鳥了,王尊很瞭解驚悚遊戲大師係統,一旦不正常,不夠之後,就會有生死未卜的BOSS任務!

打開牛健的檢查報告,王尊掃了一眼,臉上慢慢的爬上了驚訝色彩。

他又看了看檢查報告的書麵,來自豐城市醫院,應該不會有錯。

裡麵的內容上也標明瞭,這份報告是為牛健檢查的第三次報告。

很顯然,在這之前,醫生對牛健的檢查報告也是不敢相信,直到做了三次檢查才確認這是真實的。

幫牛健檢查人還是周醫生,這樣的權威專家更加不會說了,專業性是無法懷疑的!

病人:牛健,男,26歲,鼠仙村的人,是一位遊戲工程師。

症狀:肚子腫大,孕期20周!

結論:懷孕!

王尊看完這份報告也是十分震驚,這可是一個男人啊,居然懷孕了!

這怎麼解釋?

最有可能的解釋,那就是牛健未出世之前是一對雙包胎,在發育的過程之中把另一個胚胎不小心融入了自己的身體,直到現在才發現。

但是,這個可能性被否決了,周醫生斬釘截鐵說,這個胎兒是後天出現在牛健的肚子裡的,並且發育到了20周!

王尊很震驚,非常的震驚,這是怎麼做到的?

不過,讓人疑惑的是,這個胎兒是個死胎,但他卻在一直髮育。

這就很天方夜譚好嗎?

胎兒是死胎,卻在一直髮育!

王尊連吸了幾口氣才平靜下來,不用說了,這份檢查報告出現在任務獎勵之中,那牛健本人肯定已經死了。

這一次的任務獎勵是牛健的檢查報告,下一個任務獎勵肯定還有彆的。

王尊已經猜到了,最後的最後,必然會是指向一個BOSS任務。

王尊仔細端詳報告上麵的胎兒X光圖片,有頭有手有腳,就是身上的皮膚有很多一個個像鱗片似的東西。

“這是什麼?”

王尊皺了皺眉頭,自己要不要去找一下週醫生問一下?

先瞭解一下情況也無可厚非吧?

仔細的想了一下,王尊感覺還是算了吧,先再做多幾個任務再說,萬一後麵的任務能帶來更加清晰的資訊呢?

“鼠仙村?”

“這是個什麼地方?”

王尊記下這個地名,看了一眼時間,快四點了,下一個任務明天中午這樣就會來,還是快點補一覺吧!

……

次日!

王尊睜開眼睛時,新任務已經來了,他冇有急,先是起床洗漱,然後搞了一點東西吃。

悠哉悠哉,王尊不緊不慢的打開任務資訊。

【新任務生成成功!】

【C級任務:淩晨馬路的哭聲!】

【任務時間:淩晨一點開始,淩晨三點結束!】

【任務提醒:淩晨的馬路上,小孩的哭聲傳出很遠,幸好遇上了好心人!】

【任務要求:找到凶手,並且消滅她!】

【任務地點:紅山路!】

【特彆提醒:保護好孩子!】

【任務危險指數:高級!】

……

王尊打開手機上的靈異論壇,直接搜尋紅山路。

唯一的資訊就是這條馬路了,搜紅山路肯定能出來一些資訊。

果不其然,一搜之下,出來的可是一大堆關於紅山路的帖子。

隨便點開一個帖子,發帖的樓主居然是一位媽媽!

她說自己三歲的女兒半夜失蹤,第二天找回女兒的時候,是在紅山路!

而且發現的時候,女兒渾身泥土,一身淩亂,手上,臉上,都有被人用手指掐過的痕跡。

三歲的女兒冇有與他們夫妻二人同住一個房間,因為他們都是上班族,為了早一點培養女兒的獨立性,三歲開始就讓女兒一個人住在兒童房裡。

失蹤那天晚上,淩晨0點的時候,他們夫妻三人回房間睡覺的時候去兒童房看過女兒,已經熟悉。

大概0點30分的時候,他們夫妻二人聽到兒童房裡傳出叫媽媽的聲音,但是一會後就停止了,兩人也冇有太過在意。

而且,從手機監控上看到,女兒隻是爬起來走了幾步,又躺了回去。

大概淩晨一點的時候,夫妻二人也睡了,隱隱約約的聽到有開門關門的聲音。

第二天起來,女兒不見了。

他馬上報警,並且調出監控錄像。

上麵顯示,淩晨一點的時候,女兒爬下床,走出房門,離開了家。

過程中,讓人毛骨悚然的是,三歲的女兒根本就夠不著門把手,門卻是在女兒走到跟前的時候自己開的,大門也是一樣。

由始至終,女兒都冇有哭鬨,好像被牽著離開的一樣。

可是,當時隻有她一個人而已。

幸運的是,女兒找到了。

三歲的女兒還不是很懂事,記不起太多的東西,也詢問不出什麼,隻是一個勁的叫媽媽。

而且,從那以後,女兒非常害怕媽媽,好像她身上的掐痕是媽媽掐的一樣。

王尊連點開幾個帖子,無一例外,內容都差不多,都是孩子三更半夜的獨自一人離開家,第二天在紅山路找到。

然後孩子很臟,身上有很多掐痕,從那以後很是害怕媽媽!

大概內容大同小異,隻是孩子離開家的時候,好像是被一個看不見的人牽著離開。

……

王尊繼續點開彆的帖子,這個樓主是一個夜班出租車司機,樓主說,他經常在晚上的時候看到一個紅衣女人牽著不同的小孩出現在街上。

紅衣女人麵無表情,去的方向正好是紅山路。

有一次出租車司機感到疑惑,下車詢問紅衣女人需不需要幫忙,紅衣女人卻隻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什麼也不說。

出租車司機發不敢多管閒事,詢問孩子紅衣女人是誰,孩子卻說是自己的媽媽!

出租車司機感到懷疑,但也不好多說什麼。

好幾次,出租車司機看到紅衣女人對哭鬨的孩子掐臉,掐手臂,紅衣女人麵無表情,一點情感也冇有。

出租車司機當場報警,警方來了之後,調出監控檢視,隻是看到孩子一個在街上走著。

可是,出租車司機肯定,自己看到一個紅衣女人一起。

那時候起,出租車司機明白,自己是遇上了不乾不淨的東西了。

讓王尊感到想笑的是,這個出租車司機不是誰,正是他的老熟人,是那位經常遇見的司機大叔。

初步瞭解,王尊心裡已經有了答案。

“鬼東西把小孩帶去紅山路乾什麼呢?”

“雖然冇有傷及小孩的性命,但她對小孩又打又掐,又把小孩搞得一身臟,她要乾什麼?”

王尊感到疑惑,他繼續往下翻帖子,終於是找到一個關於紅山路的帖子。

【私家車發生車禍,駕駛人當場死亡,已有七個月身孕,胎兒在車禍現場出生,由於長時間缺氧,冇能搶救回來!】

王尊點進去看了看,大概是猜到了一些來龍去脈。

“因為自己與胎兒都死了,她心有怨恨與不甘,所以纔會去偷彆人的孩子嗎?”

王尊能想到的就是這個了,冇有繼續往下檢視,手機一扔,繼續補覺!

……

晚上十點!

王尊準時醒來,搞了一點東西當成晚飯吃,直接收拾東西,叫來444號公交車趕往紅山路!

紅山路,位於一座山頭下,由於這山上長了一種特彆的樹木,葉子是紅色的,遠遠看去一山的紅,所以這山也叫紅山,山下通過的路當然也叫紅山路!

這山可是一個好地方,風景優美,是豐城市市民喜歡的地點之一!

相隔鳳凰山有點遠,所以王尊一起床吃了東西之後毫不猶豫的就出發了。

來到紅山路,已經是淩晨0點10分了。

這路冇有路燈,環山而過,,白天過往的車輛也不是很多,更彆說是晚上,在淩晨的時候。

這紅山路大概也就一公裡長吧,王尊走了一遍,然後在之前發生車禍的位置邊上找了一個位置。

這裡發生的車禍並不多,駕駛員與胎兒一同死亡的更是隻有一件而已。

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等了。

時間過得不快,但也不慢,不知不覺間,淩晨一點來了。

任務開始!

王尊把頭燈熄滅,躲入路邊的草叢裡,仔細的觀察周圍。

夜風幽幽,雜音不少,樹木被吹得輕輕搖動,發出“沙沙”之聲!

王尊來回的看著馬路兩頭的黑暗,他不知道對方會從什麼地方出來,他得注意。

也是這時,大概就淩晨一點十分的樣子。

“嗚嗚嗚……媽媽……我們去那裡,媽媽,我好害怕!”

“嗚嗚嗚嗚……媽媽,我們回家吧,嗚嗚……媽媽彆打我……”

“嗚嗚嗚嗚……”

幽幽的哭叫聲響起,由遠及近,王尊順著那個方向看去,雙眼慢慢的眯了下來。

一道血紅的身影,牽著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從黑暗中慢慢的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