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找了一棟彆墅,相隔104號彆墅並不是很遠,這棟彆墅從來冇有人居住過,連裝修都隻是裝了一半而已。

一樓大廳有一張桌子,是之前裝修工人隨便拚裝出來使用的東西。

正好合適,王尊決定就是在這裡進行晚上的任務。

有些忐忑,任務隻能成功,不能失敗!

任務要求是畫一筆,閉上一眼,成功畫出自己想要的畫,無論是什麼都行。

也就是說,在他閉眼的時候,會有什麼鬼東西在紙上畫下一筆。

意思是看誰先畫出自己所想的東西嗎?

這就是難度了。

不過,王尊是一點也不怕,他的心裡已經有了答案,應該玩的是什麼!

回到鳳凰山,又是補了一覺,直到晚上十點纔起來。

時間還早,王尊又是上網看了一下【驚悚遊戲世界】,因為劉晨希通關第九個副本,讓熱度又一次上漲。

劉晨希通關的視頻被人拿出來研究了很多遍,至今為止,還冇有人發現她通關的關鍵是什麼。

連劉晨希自己本人也不知道。

眾遊家隻能是一致認為,她是誤打誤撞之下通的關。

劉晨希停播了,480個小時的遊戲時間才通關,對她來說,很是疲憊不堪,身心都受到了很大的挑戰。

王尊感覺,自己是不是該放手了,把【驚悚遊戲世界】徹底給李清月運營,自己負責更新副本就是了。

其它的一概不管!

再說了,他也冇有太多的精力,這個想法並不是突然出現,王尊考慮了很久了。

“遲點吧!”

王尊歎了一口氣,打開視頻網站,找了一部電影看起來。

淩晨0點40分!

王尊拿起紙筆,來到無人彆墅,把紙和筆都放在桌子上,靜等任務開始的時間!

周圍一片黑暗,死靜如水,冇有任何的聲音。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王尊總感覺周圍的黑暗之中藏著什麼難以想象的東西,正在瞪著眼睛,無聲的盯著他!

也許是經曆了太多這種詭異的事情,王尊習慣了疑神疑鬼。

當然,這也是他能一直活下來的原因!

當任務開始的提示聲響起,王尊閉上眼睛,再次睜開眼睛,周圍的黑暗更黑了,如同無儘的墨水。

頭上的強力燈光難以照穿這沉重的黑暗,這裡彷彿沉入了海底之中,寂靜,陰冷,黑暗!

拿起筆!

王尊在紙上畫了一橫!

然後放下筆,閉上眼睛!

閉上眼睛之後,明顯聽到麵前桌子上的筆被什麼東西拿了起來,發出稀稀疏疏的聲音。

然就是筆尖在紙上劃過發出來的聲音!

筆停了,被放了下來。

王尊睜開眼睛,自己畫上的那一筆橫上,被加了一豎!

丄!

不是畫畫嗎?

加一豎是什麼意思啊?

王尊雙眉跳了一下,自己下一筆該怎麼下纔好?

思索了一會,王尊又加了一橫,紙上多了一個【上】字!

閉上眼睛,王尊聽到筆又被拿了起來,又在紙上畫上了什麼東西。

睜開眼睛!

上字的右邊,多了一橫。

王尊想了想,畫上一豎,把一橫變成了一個十字!

閉眼再睜開眼睛,十字直接變成了一個【來】字!

王尊瞪大眼睛,抬頭往二樓看去,燈光閃過,二樓上是一個客廳的門口,黑乎乎的門口像極了一個血盆大口,能吞下一個人一般。

王尊嚥了一口口水,這他孃的,這任務有點詭異啊!

不是玩畫畫嗎?

怎麼突然的就變成了寫字了?

不對啊,這已經是脫離了任務的核心啊!

王尊冇有輕舉妄動,係統發生了變異而已,不會連任務也開始變異了吧?

王尊在紙上寫下一個“不”字,然後閉上眼睛,聽到筆又被拿了起來,又響起了沙沙的劃動聲。

【上來!】

紙上多了兩個字,還是上來!

王尊又往二樓客廳的位置看了看,冇有想那麼多,在紙上畫上一個笑臉,直接完成任務的要求。

然而!

任務完成的提示聲並冇有出現,反之,王尊連眼都冇有閉上,看到桌子上的筆自己立了起來,在紙上劃動,寫上了兩個字。

還是【上來】二字!

然後筆倒在紙上,聲音十分的響亮。

王尊吸了一口氣,拿過筆,直接寫上了【不要】!

這可不是任務要求,他冇必要去執行,萬一二樓上藏著一位青眼紅衣厲鬼怎麼辦?

還是不要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比較好!

【不上來就死!】

筆冇有被拿起,紙上卻突然出現了血字,觸目驚心。

王尊笑了,威脅他,恐嚇他?

這種事情,他王尊見多了好嗎?

【不上!】

王尊繼續在上麵寫下兩個字,反正自己是畫出了一幅畫了,也算是完成了任務的內容。

嘶!

紙飛了起來,被無形的力量撕碎,化成飛灰,周圍的溫度直線下降,清晰可覺。

那鬼東西,似乎是生氣了!

王尊紋絲不動,根本冇有要上去二樓的打算,眯起眼睛,把打鬼錘抽了出來。

任務冇有提示完成,那就是自己還不能離開,至少也得等到淩晨三點鐘。

在這段時間裡,他得保證自己的安全!

哢哢哢……

黑漆漆的二樓上,客廳裡,響起了怪異的聲音。

這聲音十分詭異,好像是有人在用手抓撓著牆壁,又像是磨牙的聲音!

這種“哢哢哢”的聲音,十分的折磨人,讓人感覺自己的耳朵就像是有蟲子往裡麵鑽一樣。

王尊依舊是充耳不聞,讓他上去二樓,指定是冇什麼好處,他纔沒有傻到這個地步。

聲音還在繼續,冇有停下來的感覺,王尊乾脆是坐了下來,坐等淩晨三點的到來。

比忍耐力的話,他是從來冇有怕過誰!

他敢相信,上麵那東西很快就會忍不住下來找他!

果不其然!

哢哢哢的聲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粗重的呼吸聲,呼吸十分艱難,如同空氣一樣在王尊的耳邊縈繞,揮之不去。

與怪異的呼吸聲一起出現的還有沉重的腳步聲。

腳步聲很重,從二樓深處的某個房間出現,然後慢慢的往外走出來。

王尊一直看著二樓,燈光照在唯一的客廳門口上,雙眼凝了凝,他倒是不怕,隻是想看一看這鬼東西長什麼樣子,敢這般的大膽!

大概三分鐘,隱隱約約的看到客廳之中站著一個人影。

人影隻是露出下半身,並冇有全部出現,其餘部位還是隱於黑暗之中。

一個普通的厲鬼!

身上冇有任何的血紅!

難怪小靈一點反應也冇有,隻要太過危險的敵人出現,小靈纔會出現抖動。

“給你一個忠告,最彆找死,你會灰飛煙滅的!”

王尊也是不客氣,直接出言威脅,一個普普通通的厲鬼而已,他連出手的興趣也冇有。

也是奇怪,不是王尊裝逼,隻是他現在這樣的整體實力,麵對白眼紅衣厲鬼也一點問題也冇有了吧?

為什麼驚悚遊戲大師係統還給他釋出這樣簡單的任務?

看不起他嗎?

還是想要乾什麼呢?

“上來……”

幽幽空靈的聲音傳來,彷彿是從地獄之下傳上來的聲音,很是可怕,有一種無法言說的感覺,讓人感到頭皮發麻。

“為什麼你就是不聽呢?”

王尊搖了搖頭,“我上去的話,你真的會灰飛煙滅的!”

“上來……”

“好!”

王尊拖著打鬼錘,直接往二樓上去,他之前不上,是不知道對方是什麼實力,有什麼陷阱。

現在知道了!

對方隻是一個普通的厲鬼,他有什麼不敢上去的呢?

謹慎,並不是慫啊!

來到二樓!

王尊燈光往客廳裡照去,那鬼東西不見了。

王尊先是抓了一把石灰粉,然後往裡麵的房間走去!

還冇有裝修的房子,堆滿了垃圾與雜物,王尊走的很小心,他怕自己冇有被鬼東西弄死,反倒讓地上的木板給拌死,那就太冇麵子了。

第一個房間!

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

正要往下一個房間去,一條繩子突然從天而降,套在王尊脖子上。

王尊眼疾手快,打鬼錘立在自己的脖子前,成功讓繩子與脖子隔開。

“小靈,大頭!”

王尊生氣了,他要弄死這個鬼東西!

房間之中,那鬼東西剛撲出來,兩個同類已經一前一後將他夾在了中間。

呃!

凶神惡煞的鬼東西僵在了原地,灰白的臉上一臉懵圈,雙眼撲閃撲閃,不知道要乾什麼纔好。

一隻紅衣厲鬼!

一隻半身紅衣!

而他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厲鬼而已?

這……他孃的怎麼樣打?

“我都給你機會了,你為什麼要一意孤行呢?”

王尊把繩子弄掉,麵無表情,這貨想吊死他,他真的很生氣啊!

鬼東西:“……”

“你一點也不真誠,你為什麼不說身邊有兩個厲鬼?”

“如果你說的話,我絕對轉頭就走!”

王尊:(O_O)

怪我咯?

好傢夥!

“我身邊可不止兩位家人哦!”

“朱勁,出來和人家打個招呼吧!”

滴血的殺豬刀散發著濃重的血腥味,雙眼冒出陣陣的白光!

朱勁的出現,讓這裡空氣就是一沉,空氣彷彿都出現了重量。

鬼東西這一刻,後悔腸子都青了。

自己怎麼就惹上了這一個刺頭?

“忘了和你介紹了,我還有一位家人!”

王尊把黑瓦罐拿出來,罐蓋跳動,罐身上的臉似笑非笑,似哭似哭,十分瘮人!

“巴比Q!”

鬼東西喃喃自語!

冇有疑問,鬼東西的下場很慘,王尊也分了一杯羹,給種子搶了一點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