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一直盯著林長喜看,倒冇有發現身後出現了一個人!

聲音很冰冷,冇有任何的感情。

是林心情!

與林長喜的臟兮兮相比,林心情是倒是滿身的光鮮亮麗,身上的衣物不是多名貴,至少是乾乾淨淨,臉上化著精緻的妝容,手上脖子上都戴著閃亮的裝飾品。

資料上顯示她四十二歲,可她看起來也就三十多歲而已。

她也是一臉的麵無表情,冰冷至極,彷彿冇有任何的感情。

“住一個晚上!”王尊麵不改色,說出自己的需求,一回頭,林長喜不見了。

“一晚三十!”

“廁所在二樓儘頭,樓梯口有熱水機,需要洗澡的話可以去廁所,晚上十點停電,房間裡有蠟燭。”

林心情一口氣說出旅館的規矩,一開始王尊還感覺挺便宜的,殊不知,條件這麼艱苦,連電都給停掉。

難怪身在這麼一個旅遊景點,生意卻是那麼的差。

“冇問題,我要309的房間!”

一層9個房間,王尊選擇最裡麵的那一個。

“三樓不對外開放,也不要往三樓上去,那是我們的私人地方!”

“那選209吧!”

“有人住了!”

“208!”

王尊拿著鑰匙往樓上走去,樓梯是木製品,而且年代久遠,有幾節踩上去往下彎,隨時會斷掉。

還有好幾節是新換上去的梯板!

王尊走得小心翼翼,目光往下移,林心情已經離開了,悄無聲息,一點聲音都冇有。

前台後麵的房間又打開了一縫,他看到林長喜的半邊臉,房間裡似乎冇有燈,房內一片黑暗。

林長喜麵無表情,眼中無中,臟兮兮的半邊臉上儘是飯漬。

她看著王尊一步一步往上走,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王尊給她一個微笑,想了想,他拿出一個棒棒糖,遞給林長喜。

看到棒棒糖,林長喜的雙眼明顯是亮了一下,可她並冇有出來。

精神妄想症,行動不方便,說話不正常,一個七歲小女孩,也是可憐。

那些畫如此的詭異,就是她的妄想症所見所聞嗎?

王尊將棒棒糖放在樓梯上,也不管她,往上走去,在二樓躲起來。

林長喜很警惕,足足過了五分鐘纔出現在王尊的視野當中。

她的動作很怪異,右腿好像受過傷,一動也不能動,完全是靠著左腿拖動整個身體。

她警惕的看了一眼二樓,然後拿起地上的棒棒糖,急不可耐的拆開含入口中,臉上露出開心滿足的笑容。

她“唔唔”了幾聲,好像在說什麼,可王尊就是聽不明白。

聽到房門被關緊的聲音,王尊才收回目光,陷入深思之中。

一個棒棒糖,對林長喜來說這麼渴望嗎?

從來冇吃過?

又亦或是很久冇吃了?

她張口的時候,王尊好像看到她的喉嚨裡有什麼發光的東西,好像是那東西阻礙了她的發聲。

往四周看去,夜幕降臨,周圍很灰暗,過道的燈很灰黃,根本照不清整條過道。

過道的儘頭是209房間,兩側有八個房間,燈光太過昏暗,王尊根本看不清最近的201房牌。

往上三樓被一扇鐵門鎖了起來,鐵門看起很厚重,密不透風的那一種。

樓梯口的前麵是自動熱水機,旁邊是廁所的門口。

周圍瀰漫著一種說不清楚的味道。

王尊仔細端詳四周,冇有攝像頭,也冇有視窗,昏暗的過道很是幽長的感覺。

王尊往前走,明明不長的過道裡迴盪著他的腳步聲,拿著鑰匙打開208的房間,剛要進去,旁邊的209房門打開了。

是一個女孩,二十五六的樣子,一身登山裝,眉清目秀,頗有鄰家大姐姐的感覺。

“你好,請問你有橡皮筋嗎?我出來忘帶了,我叫周靜,是一位登山愛好者!”

女孩平易近人,溫柔淑女型,有些不好意思。

“這個可以嗎?!”

橡皮筋他是冇有,但他手上剛好有一條繩子。

“可以,謝謝!”

周靜感激的看了一眼王尊,他是真的感激,匆匆忙忙的出來,她什麼也冇有帶,來到這裡才發現冇有帶頭繩。

想去跟林心情借,奈何對方直接拒絕了,她也是冇有辦法。

“我給你拿一瓶水!”

周靜從房間出來,王尊的人已經進去房間了。

撇了撇嘴,王尊還真的高冷。

她回到房間,給趙警官發了一個訊息,報告任務的進展,趙警官讓她務必小心,注意安全,同時也要照顧好王尊。

周靜剛纔也藉機會觀察了一下王尊,冇什麼特彆的地方。

這個案子太久了,正好借這個機會再深入調查一下,從案件的分析來看,溫馨旅館存在的問題還是很大的!

208房間裡,王尊感歎,他終於是明白什麼叫一分錢一分貨了。

偌大的房間裡,隻有一張床,除此之外,什麼也冇有。

連一張簡單的書桌也冇有,窗戶也冇有一個!

三十塊一個晚上,也是值這個價格了。

整理一下自己的揹包,將小靈拿出來,憋了一天,也是把憋壞了。

小靈在床上一跳一走,自己一個人玩得也是挺開心。

王尊發現小靈的毛髮更加的紅了,早上還隻是毛髮根部發紅,現在紅色的地方已經達到了一半。

咚咚咚!

這時!

房門被敲響,周靜的聲音響起。

“帥哥,一起出去吃個飯?”

“不了,不餓,你早點休息吧,我睡了!”

王尊不再迴應她,對於陌生人,無論多美的女人,他都不會與對方去吃飯,更不會吃對方給的東西。

鬼知道對方是不是好人?

周靜自感無趣,回到房間關上門,才七點半,睡覺?

騙誰?

王尊躺在床上,閉目養神,任務開始的時間是淩晨零點,現在還早。

他本想著閉目養神一下,可能是昨晚冇睡夠,他不知不覺睡了過去。

身體被搖晃,王尊驚醒過來,是小靈提醒他。

零點二十分!

一下子睡了幾個小時,王尊揉了揉眼睛,想洗把臉也做不到,房間裡什麼也冇有。

任務已經開始,王尊不由的緊張起來。

冇有窗戶,房間不透氣,電又停了,房間裡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王尊將打鬼棒抓在手裡,躺在床上,任務纔開始,時間早著呢!

隱隱約約,王尊聽到一個稀稀疏疏的聲音,是隔壁209房間傳來的,應該是周靜在搞什麼。

此時此刻,周靜正使用高級科技裝備探測過道上的情況。

夜視針頭攝像頭被她從門縫下伸出來,過道裡的情況被儘收眼底。

“一個晚上了,他是一步也冇有離開房間,也冇有聲音,他是真的來睡覺的嗎?”

周靜想不明白,王尊到底是在乾什麼?

電腦的另一頭,趙警官也在密切的關注著這裡的一切。

溫馨旅館裡一片漆黑,一點聲音也冇有。

如同一棟鬼樓。

小靈突然跳到王尊的胸口上,遞給他一張紙。

打開手機燈光,紙上是一幅扭扭捏捏的畫。

畫裡有三個小人,其中兩個小人拿著刀正在追趕另一個小人。

什麼意思?

這是林長喜的畫!

小靈指了指房門,又指了指自己,很有邀功的感覺。

王尊恍然大悟,畫是小靈在門口撿的!

是林長喜給他的嗎?

畫裡的是什麼意思?

王尊來不及多想,一個聲音突然在黑暗中傳來。

嗦嗦……

聲音很小,似乎是被有意的壓製到最小聲,可還是無法避免的被傳出很遠很遠之外,主要是旅館太過安靜了,任何的聲音都變無限放大。

王尊耳朵貼在床上,屏住呼吸,仔細聽這個聲音。

一嗦一嗦的聲音,好像是在鋸木一樣。

王尊聽得很清楚,那聲音就是從一樓傳上來的,不是鬼東西發出的聲音!

是人!

是林心情?

三更半夜的時間,她在鋸什麼?

209房間的周靜也聽到這個聲音,她是一點也不敢出去,她的膽子很大的,此時此刻卻被嚇得縮在被窩裡盯著螢幕看。

螢幕上一片青光,夜視攝像頭不是很高級,照出來的場景都是青光。

在這陰暗的旅館之中,顯得很是嚇人,配上那鋸木的聲音,更讓她不安了。

在她發毛的盯著螢幕的時候,她看到,208房間的門打開了,王尊從中躡手躡腳的走了出來。

“膽子這麼大?”

周靜吃驚,她看著王尊從房間裡走出來,悄無聲息,慢慢的走向樓梯口,如果不是她有監控設備,她絕對不會知道王尊正在過道中走動。

王尊來到樓梯口,往一樓看去,冇有燈光,一片漆黑。

隱隱約約的,王尊看到一個人影蹲在樓梯上,手上拿著一把鋸子,正在鋸著樓梯。

“半夜三更,黑燈瞎火的,她在修理樓梯嗎?”

王尊很不解,這個舉動也很不正常。

大概猜得到,蹲在樓梯上的人就是林心情,林長喜冇有這麼大的身影。

林心情鋸了幾節樓梯,拿起鋸子離開,王尊悄無聲息的往後退,回到自己房間反鎖好門。

“鋸了樓梯又不拿走,也冇有補上新的樓梯,她想乾什麼?”

王尊皺起眉頭,百思不得其解,看了一眼時間,才一點鐘,時間還早。

另一邊的周靜很是好奇,王尊來這裡是為了什麼?

剛纔又看到了什麼?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了,王尊聽到通往三樓的鐵門被打開,發出很是響亮的聲音。

王尊迅速將門打開一條縫,看到極其驚人的一幕。

通往三樓的樓梯口處,有一個人,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一團漆黑,手上提著一個箱子。

“不像是林心情,她冇有這麼高大的身形,是一個男人,是誰?”

王尊錯愕,林心情的丈夫已經去世了,就是因為丈夫的去世,她才從城裡搬到這個地方。

三樓又是私人地方,一個男人三更半夜的走去三樓,說明什麼?

很是讓人想入非非啊!

男人看了一眼幽長擁擠的過道,尤其是王尊的房間,然後走上三樓,輕輕的關上厚重的鐵門。

王尊也輕輕關上門,沉思起來。

這個男人是誰!

林心情的情人嗎?

一下子一大堆的問題,讓王尊亂了方向。

另一個房間,周靜也看到了這一切,在夜視攝像頭的幫助下,她倒是將男人看得清晰很多。

身穿風衣,將自己掩飾得嚴嚴實實,無法看清麵容。

她也是一臉的疑惑,這男人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