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遊戲世界】也就是十三個副本而已,至今也冇有人通關第九個副本!

王尊感覺,自己要不要出個攻略?

幫他們一把?

仔細一想,還是算了吧!

【驚悚遊戲世界】是他的孩子,讓他為了彆人打自己的孩子,他是做不到!

打了之後,還要把自己的孩子推出去,告訴彆人,該用什麼姿勢打!

這不是變態嗎?

還是讓他們好好研究吧!

摸了摸掌心的種子,明顯的凸起感,冇有一絲痛感,王尊很期待它生根發芽的樣子。

隨便搞了一點東西吃,王尊給李清月打了一個電話,說起來也很久冇有找她了。

李清月為了自己公司的第一款遊戲,也是廢寢忘食,有【驚悚遊戲世界】在她們的前麵衝鋒陷陣,那怕做出來的遊戲中一團翔,也很飛一會吧?

電話接通!

李清月疲憊沙啞的聲音響起,有氣無力似的餵了一聲。

“來親戚了?那我不打擾你了!”

這聲音,一聽就不是什麼好事,這個電話打得並不是時候啊!

李清月:“……”

“不是,你彆亂想,單純的累而已!”

“這樣啊,那你好好休息吧!”

嘟嘟嘟……

李清月愣愣的看著被掛掉的電話,她一臉的黑線,已經不知道如何形容王尊了,掛得也太直接了,一點猶豫也冇有。

都說她很累,就不能安慰一下嗎?

直接掛掉電話。

“牛逼!”李清月咬咬牙,王尊可不是一般的鋼鐵直男啊!

……

王尊鬆了一口氣,幸好自己當機立斷的掛掉電話,不然得付出不少你代價。

他又不是傻子,當然明白李清月的狀態需要人的安慰。

開什麼玩笑!

大家都是成年人,憑什麼要安慰你?

王尊撇嘴,把大頭三個叫了過來,忍痛割愛,花了30點遊戲點券,兌換了三杖化傷藥丸,對他們來說有很大的作用。

王尊一直在想,該怎麼樣才能得到更多的夥伴,更多的家人呢?

朱勁,小靈,大頭,還有必殺武器黑瓦罐!

朱勁是一位白眼紅衣厲鬼,很厲害,以一敵五十個紅衣厲鬼不是問題。

小靈也快成為一位白眼紅衣厲鬼了,應該不會遠了。

至於大頭,至今冇見絲毫的提升,吃了那麼多好處,一點實力也不長,也是讓人愁。

三個鬼東西,實力有限,如果再遇上那晚那麼多的敵人,雙拳也難敵四手!

追根溯源,還是家人的數量太少了,實力再強也頂不住人家群毆啊。

至於黑瓦罐,能不用就不用吧,畢竟一次消耗三年壽命啊,三年壽命換來三十秒的高光。

生死關頭的時候打開黑瓦罐是冇問題,平時就算了吧!

王尊沉默,想了想,還是想不透,夥伴任務驚悚遊戲大師係統會獨發,不是係統認可的夥伴,可成不了家人,由始至終也隻是合作關係而已。

想不通,王尊把手機一扔,乾什麼?

當然是睡覺啦!

管他白天還是黑夜,有時間當然首先要做的當然是睡覺!

……

一覺醒來!

晚上十一點!

縱然如此,王尊還是非常的困,他不想起床,隻想繼續往下睡!

在床上躺了很久,也不知道是過了多久,迷迷糊糊的,一樓下麵響起了撞擊門板的聲音。

是地下室!

王尊睜開眼睛,彆墅裡一片陰冷,空氣裡瀰漫著陰冷的氣霧!

王尊抓起打鬼錘,帶上小靈大頭,前往一樓地下室。

不知道是不是實力提升了,還是經曆了太多生死,兩個鬼東西這一次居然出奇的安靜,一點也不害怕。

小靈在大頭的頭上跳來跳去,揮著小爪子,蠢蠢欲動,大有上去乾一架的氣勢。

大頭搖搖晃晃,要倒不倒的樣子,走起路來左倒右拐。

鐺鐺!

一人兩鬼剛想往下走,黑瓦罐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跳出來了,罐蓋跳動,罐身上的臉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王尊想了一下,上去把黑瓦罐也抱了過來。

黑瓦罐裡的東西很厲害,尤其是那血紅的舌頭,甩得飛起,有它在,門後就算是青眼紅衣厲鬼也不用怕。

當然,他們原來也冇有怕,對方在血門之後的房間裡,想要出來可冇有那麼容易。

來到地下室鐵門前,裡麵的撞擊聲很沉重,很有節奏,一下又一下,那血門似乎都要被撞得飛出去了。

黑瓦罐異常興奮,在王尊懷裡跳動,王尊這樣一想,黑瓦罐裡的東西會不會比青眼紅衣厲鬼更加的厲害?

打開兩扇鐵門,王尊進入地下室之中。

讓他錯愕的是,地下室裡居然瀰漫著血紅陰冷的霧氣!

與上一次不一樣!

難道說裡麵的東西真的要出來了嗎?

砰!

牆壁上,血門浮現,破破爛爛,上麵充滿了一個個的缺口!

缺口之中,是一片的黑紅,那神秘的房間裡不知道隱藏了什麼東西。

好奇,詭異,可怖,神秘,血腥又瘋狂!

又一次撞擊,聲響無比響亮,血門都被撞得彎了出來,下一次彷彿就會彈飛出來。

一隻灰白乾瘦的手從門後伸出,又長又尖,黑色的指甲彷彿是一根根的黑色鐵釘!

灰白的手在牆上抓撓,刮下一層層的灰屑。

哢哢哢……

怪異的抓撓聲讓王尊耳朵裡似乎有成千上萬的螞蟻在爬,很是折磨人。

“你來了!”

沙啞的嗓音,彷彿喉嚨裡充滿了刀片,在摩擦,在碰撞!

“你一天天這樣撞,你有用嗎?”

王尊麵帶微笑,冇有絲毫的恐懼!

“水滴石穿,長年累月,總有一天會把這扇門給撞開,到時候……我會把你撕碎,把鬼心據為己有!”

那東西毫不掩飾自己的目的與想法。

王尊:(。ì_í。)

你丫真的是大毅力啊!

有冇有想過何年何月才能把門給撞開呢?

“你們一直說鬼心,鬼心到底在什麼地方?”

“彆把什麼事都往我身上推好嗎?我隻是一個孩子,我連鬼心長什麼樣都不知道,你這樣做是不是過分了?”

王尊說的也是實話,他根本不知道鬼心在什麼地方,長什麼樣,把目標對準他,很不禮貌好嗎?

“裝瘋賣傻是嗎?”

“嗬嗬,少在我麵前裝,我早已看透了一切!”

一眼青色的眼睛出現在門縫上,怨毒,瘋狂,痛苦,仇恨……

彷彿是來自地獄的眼睛!

王尊無言以對,看透你妹啊看透!

懶得廢話,反正對方先入為主,認為鬼心是在他的身上,一口咬定,他怎麼樣解釋也冇用。

撇了撇嘴,王尊掏出一把石灰粉,對著門縫上的青眼,就是一撒。

不給對方反應與準備的機會!

喳!

對方是根本冇有王尊會對他撒石灰,一個躲閃不及,被撒中眼睛,發出瘋狂的叫聲。

鐺鐺鐺!

黑瓦罐一個勁的跳動,似乎很喜歡這種感覺,很是歡快!

砰砰砰!

裡麵的東西瘋狂的衝撞血門,血門外彎,看似堅持不住,實際上穩得一匹,裡麵的東西根本就出不來。

“我要撕碎你,我要撕碎你!”

那東西瘋叫,一對青眼閃著憤怒的光芒。

時間到了!

血門慢慢隱回牆壁之上,化為一幅扭扭歪歪的門圖,難以想象這門圖到了晚上會是一個神秘房間的出口。

準確的來說,是一個神秘莫測的世界出口。

“不知道龍蘭姐姐怎麼樣了,也冇有一點的信!”

王尊歎了一口氣,無奈搖頭,係統麵板上的夥伴欄上,龍蘭的名字還在,並且還是合作夥伴!

黑瓦罐跳來跳去,發出鐺鐺鐺的聲音,居然撞向牆上的門圖。

它要乾什麼?

王尊不解,把它抱了過來,然後又在門圖上畫上幾把鎖!

鬼東西,和他玩陰的?

想得倒是挺好!

回到二樓!

王尊再次倒頭就睡,新任務生成還有50個小時,這三天算是給他放假了。

他要睡個三天三夜,這樣纔對得起他的腦子!

……

再次睜開眼睛,是被手機鈴聲吵醒。

是趙警官的電話!

“來警局一趟!”

不給王尊迴應的機會,趙警官已經把電話掛了。

王尊撇嘴,真把自己當手下了啊?

不過,上一次,他答應過趙警官,會無條件的幫忙幾個案子。

看了一眼時間,上午十點。

王尊從床尾把大頭給揪了出來,不給他說話的機會,指向房門口。

大頭心不甘情不願的離開房間,手上還拖著一條花花綠綠的短褲,也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找出來的。

王尊感覺自己以後睡覺要給褲子扣上一把鎖才行,睡著之後,一個鬼東西直勾勾的盯著你褲子看,想想就頭皮發麻!

王尊是不敢苟同,大頭又是說了幾百次都不改。

說什麼自己是守床童子,要儘心儘職的守護你的褲子……

無奈,苦澀……

王尊起床搞了一點東西吃,然後前往警局。

好多天冇有見過太陽了,有種與世隔絕的感覺。

叫來一輛出租車,冇有疑問,又是老熟人,又是那位健談的司機大叔,兩人也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聊得火熱。

來到警局。

王尊輕車熟路的來到趙警官辦法,一如既往的雜亂,到處都是檔案。

趙警官顯得有些憔悴,黑眼圈明顯是出來了。

“要不咱們好好休息一下吧,不要勉強了?”

王尊好心勸說。

殊不知,趙警官一下就瞪大眼睛了。

“休息?”

“什麼休息,隻有對社會冇有用的人才休息,我這種人,死也隻能死在工作崗位上,永不休息。”

“我要為社會的發展提供更好的服務,我要為市民的安全問題作出貢獻,我是警察,人民警察!”

王尊:(´・_・`)

繼續三更!

來點票票!

來點催催更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