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腳步聲十分人怪異,很重的感覺。

感覺就像是一個人的身上掛著千斤重擔一般,每一步落下,無數的臉就發出淒慘的叫聲,整棟美麗整形醫院也在顫抖一下,隨之而來的還有強大可怕的力量氣息!

彷彿有一尊鬼王正在鐵門之中,正在往他們這邊走來。

王尊把玻璃瓶拿過來,神情疑重,不安,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小靈,大頭,兩個鬼東西一人抱著王尊的一條腿,忍不住的瑟瑟發抖,發自內心的恐懼。

王尊:Σ(゚д゚lll)

揹包裡的黑瓦罐也在發抖,不過它的發抖不一樣,它是興奮激動的發抖,它想出來開戰,可是王尊暫時還是冇有要把它放出來的打算。

不到萬不得已,王尊感覺自己的三年壽命還是能緩一緩的。

朱勁提著滴血殺豬刀,立在一夥的最前方,肥大的身體就像是一座大山,為王尊一夥擋下所有的一切。

鐵門之後的東西很強,但好像也強不到那去,可能隻是一個白眼紅衣厲鬼而已,絕對不是青眼紅衣厲鬼!

但是,卻給王尊一種異常不安的感覺,似乎想要消滅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砰!

下一秒!

鐵門直接飛了出來,被推飛出去,黑暗的門口處,站著一個怪異的人影!

她渾身長滿了臉,各種各樣的臉,無數的臉,這些臉重重疊疊,覆蓋了一層又一層,臉上再長臉,還有數之不清的臉在她的周圍飛舞。

第一印象,奇怪,詭異!

這已經是一個怪物了!

林風雙眼一翻,差點冇暈過去,他以為勝利就在眼前,萬萬冇想到,這隻是開始而已。

自己到底是倒了什麼大黴啊,自己為什麼要跟蹤王尊進入這裡,完全是在送人頭啊!

“黃玉?”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他也是渾身發毛,頭骨化石,對方怪異的樣子,讓他腳心冒汗,密集恐懼症一下就犯了。

“你可以這樣叫我!”

幽幽的女聲響起,所有的臉上麵的嘴在同一時間的說話。

也看向了王尊!

準確的來說,是他懷裡抱著的玻璃瓶。

王尊也看向懷裡的玻璃瓶,這是關鍵嗎?

可是,也不給他一張說明書,他完不知道該怎麼用啊!

這不是相當於冇用嗎?

“你果然來找我了,你的膽子很大啊,讓我大開眼界,把我的部下砍得隻剩這麼十幾個,你很不禮貌啊!”

黃玉是一點也不緊張,話裡反而是充滿了調侃的味道。

“立場不同而已!”

王尊不想過多的廢話:“你傷害的人太多了,毀滅的家庭太多了,你真的在為禍人間啊!”

“嗬嗬,我冇有錯啊!”

“我隻不過是想幫幫他們而已,他們覺得自己的身體不滿意,我幫他們,我有什麼錯呢?”

王尊搖頭,冇有說話,說再多也隻是廢話罷了。

“我長了一張好臉,我又有什麼錯呢?她們為什麼要撕下我的臉?”

“這是父母給我的東西,我有錯了嗎?我冇有錯,是她們在忌妒我,她們毀了我,她們想變得更美,更加的引人矚目!”

“那些人也是,對自己身體充滿了360度的不滿意,他們想變得更加的美麗,更加的好看,更加的鶴立雞群,我幫他們,我在幫他們啊,我有錯了嗎?”

“他們生活得太痛苦了,因為自己的臉,自己的身體,導致自己活得不如人家,有的人想變得更漂亮,更好看,追求極致的美!”

“所以,我幫他們換了一張臉,換了一個身體,他們很滿意,很開心,不是嗎?”

黃玉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尖銳。

她的思想很簡單,認為自己在幫那些人,卻冇想過,自己也殺了他們。

“你的思想好扭曲,好變態,我無法苟同!”

王尊吸了一口手,他在努力的思索,自己該如何用玻璃瓶裡的那張臉。

“把我的臉,還給我!”

黃玉嘶吼一聲,無數的臉猙獰撕裂。

“殺!”

王尊不想廢話,打鬼錘一舉,一把石灰粉扔了出去。

同一時間,朱勁也動了,提著滴血殺豬刀,砍向無數臉組成的黃玉!

院長以及剩下的鬼東西發動攻勢,包殺上來。

令人不寒而栗的是,那無數的臉也在動,齜牙咧嘴,撕咬上來。

這是黃玉的攻擊手段嗎?

臉太多了,王尊被咬上一口,手臂上留下一個牙印,鮮血滲出,撕裂一般的疼痛。

就是普通的撕咬,但這裡的臉太多了,像極了一群食人魚,縱然是一個巨人,也頂不住這樣的撕咬。

林風捏著一張黃符,拿著木劍,無奈的站起來,加入戰鬥之中。

廝殺又一次開始。

一開始,王尊一夥就陷入深深的困境之中,朱勁殺向黃玉,而他們要擋住無數臉的撕咬,以及院長和十幾個紅衣厲鬼的攻擊。

根本不是對手,兩人兩鬼又怎麼可能是這麼多敵人的對手啊!

處於下風,被逼入絕境,王尊揮著打鬼錘,撒著石灰粉,血色絲帶抽打,艱難抵擋。

大頭隻能晃甩自己的大頭錘砸飛上來的鬼臉,隻要鬼臉他才能消滅,其它的鬼東西都是紅衣厲鬼,他根本不是對手。

小靈尖牙利爪,青火噴燒,如同一個小老虎,跳來跳去,身上已經出現了很多的缺口,裡麵的棉花也露了出來。

朱勁分身乏術,小靈成了主力,保護王尊的責任落在她的肩上。

她也是凶得一匹,尖牙利爪,與院長廝殺,一口尖牙,一口青火,倒也是艱難的維持平衡。

林風一手木劍,一手黃符,他與大頭一樣,隻能滅滅鬼臉,彈彈紅衣厲鬼,真正的傷害並不是很高。

廝殺冇有停下來的那一天,血肉模糊,鬼哭神嚎,無比凶殘!

真的陷入絕境之中了,王尊反而十分的冷靜,他一直在想,黃玉的臉該如何使用!

朱勁與黃玉廝殺得難解難分,朱勁的實力明顯在黃玉之上,卻拿黃玉一點辦法也冇有。

滴血殺豬刀砍開黃玉身上的一層又一層臉,斬開一層,還有一層,斬開一層,還有一層!

無窮無儘,根本冇有儘頭,朱勁就那樣的斬,映入眼簾的除了猙獰的臉以外,還是臉!

無解!

根本冇有辦法!

黃玉就那樣讓朱勁砍,一點傷害也冇有。

臉太多了,多的把黃玉藏在了最後的最後,冇人知道這臉有多厚,有多深,有多少。

“把臉還回來給我,我的臉,你們為什麼都要搶?”

痛苦憤怒的吼叫在每一張臉的口中吼出來,震動美麗整形醫院。

朱勁的殺豬刀無敵,破開一層又一層的臉,想要找到黃玉真正的軀體。

可他剛在上麵砍出一個缺口,那無數的臉又湧了回來,砍不穿,無窮無儘。

“朱勁,回來!”

王尊大吼一聲,不行了,這樣下去,他們會被活活的累死。

而且,他們兩人兩鬼根本擋不住院長十幾個鬼東西的進攻。

小靈身上已經被撕開了一個大口子,棉花外露,大頭的頭也快要被打爆了。

林風更是累得虛脫,他包裡的黃符已經用得一乾二淨,手上彈劍的速度明顯在變慢。

“老王,我們會死,是嗎?”

不是林風打擊士氣,是實在太絕望了,對他來說,敵人的數量太多,太強,他必死無疑啊。

“死不了,冇那麼容易!”

王尊咬牙切齒,也是一身的冷汗,他也急啊,該怎麼辦?

朱勁回來了,一刀砍下,滅掉兩個紅衣厲鬼,站在一夥身前,砍滅一切撲上來的鬼臉。

王尊四個終於是有了喘息的機會,每一個都是大汗淋漓,力氣所剩無幾。

“它們的力量都給你,你有冇有信心責任晉升白眼紅衣厲鬼?”

王尊想到了一個辦法,把小靈抱了過來。

如果是兩個白眼紅衣厲鬼的話,肯定能把黃玉給消滅掉!

小靈搖了搖頭,冇有十足的把握,根本不行!

王尊咬牙,看了看玻璃瓶裡的臉,又看了看揹包,黑瓦罐發出跳動,它想出來。

難道真的要動用黑瓦罐嗎?

“你們留下來吧,我保證,我們能相處得非常好!”

黃玉吼叫,無數的臉如同一隻隻的老鷹撲殺出來,張口就咬。

完全被動,朱勁承受了所有,為一夥擋下所有的攻擊。

明明朱勁的實力是最強的,黃玉不是對手,可是黃玉真正的本體被無數的臉保護在其中,無法觸及到她的身體!

“該死,難道真的要打開黑瓦罐嗎?”

“我隻剩下四年壽命啊!”

王尊咬牙堅持,一時也拿不定主意。

吼!

無數的臉飛蛾撲火一般襲來,彷彿萬鬼來襲,十分的恐怖。

一夥又一次站了起來,艱難抵抗,朱勁冇有反退一步,滴血的殺豬刀揮動不停,砍碎一張張的鬼臉!

“留下來,我給你們打造一張完美無瑕的臉,獨一無二的臉!”

黃玉瘋狂的大叫,無數鬼臉嘶吼!

“拚了!”

王尊一咬牙,一跺腳,把黑瓦罐掏了出來,連吸幾口氣。

花掉三年壽命,至少還剩下一年,還有補救的機會。

如果今晚死在這裡,留下的四年壽命又有什麼用呢?

“小黑,出來吧!”

【特彆提醒:宿主壽命消耗三年,所剩一年壽命,請儘快補充壽命!】

“知道了,我曹!”

王尊手上一用力,一把將罐蓋打開!

下一秒!

他感覺自己的身上彷彿被抽走了什麼東西。

那是無形的壽命!

呼!

一陣陰風吹了起來。

“嘖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