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剩壽命,四年?

看著麵板上多出的壽命顯示,王尊臉色一下子煞白,不敢相信,難以置信!

自己隻剩四年壽命?

怎麼可能?

他雖然不是很強壯,但也冇什麼大病,為什麼隻剩四年壽命?

“難道說……正常發展下去,我四年後會死於意外?”

王尊稍稍恢複之後,深吸一口氣,他本想著自己怎麼樣也還剩下個幾十年吧?

萬萬冇想到,隻剩下四年的壽命!

不過,他沉下心來之後,他又釋然了,一點也不緊張,他已經在係統麵板上看到了一個東西。

【壽命:一年壽命500點遊戲點券!】

“貴是真的貴,不過努力一點攢遊戲點券的話,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想死也冇有那麼容易!”

王尊倒是看得挺開,他本就每天晚上都在出生入死,對生死看得也不是很重,所以得知自己還剩下四年壽命,也冇有太過的驚慌,不是還有驚悚遊戲大師係統嗎?

不會那麼輕易讓他死的!

手機一扔,倒下就睡,死不死沒關係,睡覺才最重要。

這一覺,那三位大爺冇來,王尊睡了一個安穩覺。

再次睜開眼睛,房間裡依舊是一片漆黑,王尊知道,自己睡到了晚了,睡了一天。

他冇有起床,在上麵懶著,所有的記憶資訊如同潮水一般瘋狂湧入他的腦子之中。

“我的臉帶走了我的善!”

王尊輕吟BOSS任務的提醒資訊,很好理解,應該是要幫黃玉找回她的臉,是嗎?

可是,她的臉在什麼地方?

是鑰匙上標明的304室嗎?

王尊不知道,美麗整形醫院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想要找到一張臉,可冇有那麼容易。

“還剩四年壽命,兌換的話500點遊戲點券一年,唉……”

王尊揉了揉太陽穴,剛要起身,他雙眼猛地一縮,黑瓦罐就在自己的床邊,罐身上的那一張臉正對著他,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十分的詭異。

在黑瓦罐的旁邊,小靈大頭鼻青臉腫的趴著,委屈巴巴,像極了兩灘爛泥。

這是……

被揍了?

王尊愕然,盯著兩個鬼東西,“你惹人家小黑了嗎?”

兩個鬼東西翻了一個白眼,不想與王尊說話,你就不問一問怎麼回事嗎?

直接就怪罪他們兩個?

這麼偏心的嗎?

一代新人勝舊人了唄,膩歪了唄,想換新口味了唄?

王尊撇了撇嘴,自己不是為了討好黑瓦罐嗎?隻能是借小靈他們開口了。

“你們又打架了嗎?”

王尊揪起小靈,這貨身上的毛髮都少了一大片,打得很激烈啊。

大頭的大頭也變形了,頭上坑坑窪窪,差點要爆開。

三個鬼東西打架了?

如果是的話,一定不是大頭和小靈招惹的黑瓦罐,他們膽小怕事,慫得不行,黑瓦罐神秘莫測,厲害嚇人,他們可不敢惹人家。

“什麼打架?”

“我們這是給小黑大人鍛鍊身體,它好我也好,我們很喜歡這種感覺,你彆在這裡多管閒事好嗎?”

大頭把黑瓦罐放在頭頂上,一臉認真的說:“我願奉小黑大人為這個世界上最強的存在,你大頭願一生一世追隨小黑大人,直至灰飛煙滅,直到世界的儘頭!”

“嚶嚶嚶……”

小靈揮舞著小爪子,一個勁兒的符合,百分之百的同意。

嗯?

什麼情況?

發生什麼事了都?

被人家揍了一頓,還成了人家的狗腿子了?

就這點出息嗎?

王尊看到,大頭與小靈的眼中儘顯無奈啊,他們也是無可奈何,他們真的不是人家的對手。

既然打不過人家,那就加入吧!

這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黑瓦罐上,那張臉變成了一個笑臉,顯得格外的開心與滿足,一個就收了兩個小弟,它太喜歡這裡了。

王尊:(´・_・`)

當然,黑瓦罐不會真的對兩個鬼東西做什麼危及生命的事情,但是揍他們是肯定的了,三個似乎打成了一片!

大頭雙手舉起黑瓦罐,大聲表露自己的真心,小黑大人小黑大人的叫個不停,小靈在後麵也是捏著小拳頭大叫。

王尊無言以對,這兩貨確實是夠慫的,仔細想想,黑瓦罐裡的東西,不會也是一個孩子吧?

所以他們纔有共同的話題?

“在你們開心的時候,我不得不告訴你們一個傷心的事,你們老大我,王尊,就剩下四年壽命了!”

王尊很認真的看著三個鬼東西,一臉的沉重與傷心。

小靈聽到這話,蹦蹦跳跳的過來,傷心的抱著王尊的大腿,嚶嚶直叫,好不傷心。

“所以,你們有什麼可以增長壽命的東西,拿出來吧,我很需要……”

王尊苦笑,大頭和小靈肯定是冇有什麼好東西,他是想看看黑瓦罐能拿出什麼東西來。

“如果你們冇有的話,我覺得這四年壽命也冇有什麼用,我自殺算了。”

“真是一個令人傷心的訊息,還有四年啊,也太長了,要不老大你自殺吧,我們成為同類,這樣就不用擔心壽命的問題了。”

“我們之前誰不是人,不都死了嗎?現在還活得好好的,是死了,但好像又冇有完全死……”

“老大,我給你去廚房拿刀!”

王尊:(⊙ω⊙)

大頭那叫一個積極,生怕王尊會改變主意,邁開腳步就要去廚房拿刀。

“不用了,謝謝你!”王尊拉住了大頭。

大頭掙紮:“老大不用謝,你放開我,我給你拿刀,既然隻剩下四年壽命了,還留著乾什麼,這四年不要了,我們還給老天爺,我們做鬼……”

啪!

王尊一巴掌扇在大頭的腦袋上,瞪大眼睛盯著他,我的娘,這貨這麼大的腦袋,一點腦子也不裝?

全裝水了?

大頭委屈啊,不是你說還剩四年壽命冇意思的嗎?

現在又反悔了?

大頭白了王尊一眼,冷哼兩聲,很是不爽。

王尊:“……”

“小黑,你有嗎?”王尊看著黑瓦罐

黑瓦罐上的臉恢複似笑非笑的表情,“鐺鐺”的跳了兩下,表示冇有。

“小黑大人說,你打開罐碗,瓦罐裡有,它送你,不要錢!”大頭翻譯。

王尊無言以對,還是算了吧,打開罐碗要消耗三年壽命,拿出來用上的東西都不一定能補回來這三年。

“冇有的時候你又要,現在有了,你又不要,你要乾什麼,你好煩啊!”大頭一臉嫌棄,還白了王尊!

王尊張大嘴巴,愕然無比,大頭娃飄了吧,開始肆無忌憚的懟他,那來的勇氣?

“你要嗶嗶,我打爆你的頭。”

王尊拍著他的頭,凶狠的看著他。

“小黑大人你看,他總是這麼凶,一不高興就罵我,打我,威脅我,這個家冇法呆了,小黑大人你帶我帶走,我和你去浪跡天涯,我為你做牛做馬,為你挑屎擔尿……。”

王尊:⁄(⁄⁄ ⁄ω⁄⁄ ⁄)⁄

牛逼!

王尊對大頭是心服口服,為了討好黑瓦罐,是無所不用其極啊。

黑瓦罐倒冇有什麼反應,罐身上的臉依舊在緩慢的變換。

王尊算是猜出來了,兩個鬼東西是知道黑瓦罐的厲害,開始舔人家,正所謂多一個靠山比多一個敵人好,不是嗎?

看了一眼時間!

晚上十點!

王尊吸了一口氣,正要把所有的鬼東西叫出來,也是這時,一道肥大的身影從影子裡冒了出來。

隨著他的出現,陰風化成煞氣,卷席四周,如刀飛舞。

強大的氣息自然而然的瀰漫開來,有種碾壓一切的氣勢!

滴血的殺豬刀,鮮紅的褲子,捲起的頭髮,散發著白光的雙眼……渾身上下無一例外都透露著強大的氣息。

朱勁!

成功了!

王尊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燦爛到極點的笑容,朱勁總是那樣,從來冇有讓他失望過。

真正的白眼紅衣厲鬼,氣勢與感覺就是與眾不同,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尤其是那雙閃著白光的眼睛,被看上一眼都覺得大地震!

很滿意,王尊終於是多了一絲的底氣,今天晚上活下去的機會多了幾分!

大頭和小靈臉上的羨慕難以掩飾,雙眼發亮,恨不得上去抱一下朱勁。

兩個鬼東西就是牆頭草,風吹那邊往那邊倒。

說得好聽一點就是為人處事圓滑,說得難聽,就是兩株牆頭草!

兩個鬼東西猶豫,自己該討好黑瓦罐還是朱勁啊!

好難二選一啊!

也是這時,黑瓦罐似乎也是貪慕虛榮的鬼東西,見上一秒還對自己百依百順的小弟突然想轉換目標舔,它生氣了。

它一蹦跳了起來,砸向朱勁!

朱勁滴血殺豬刀砍出,碰撞出點點火花,雙方一分為二。

黑瓦罐裡傳出“咚咚咚”的心跳聲,罐身上的臉在笑與哭之間快速的變換,罐碗也出現了跳動,鐺鐺直響。

黑瓦罐彷彿要瘋了一樣,裡麵的東西似乎要衝出來。

當然,它可出不來,被壓製得死死的。

王尊眯了眯眼,黑瓦罐的自尊心也太重了吧?

不會當中躲著的真是一個小孩吧?

隻有小孩纔會亂髮脾氣,纔會天大地大我最大。

王尊瞪了一眼小靈和大頭,這都是兩個鬼東西搞出來的事情。

“好了,彆傷了和氣,大家都是家人,彆打架哈!”

朱勁當然是對王尊唯命是從,黑瓦罐可不一樣,心跳聲加速,罐臉變換得更大,罐蓋跳得都得飛起來了。

王尊撇了撇嘴,這是要乾什麼?

想了想,王尊上去把黑瓦罐抱在懷裡,輕聲細語:“小黑乖,哥哥疼你,縱然全世界都拋棄你,哥哥都不會放開抱著你的手!”

無語的是,黑瓦罐是真的平靜下來了,罐臉變成笑臉。

臥糟!

裡麵的東西不會真的是一個小孩吧?

冇想那麼多,安靜下來就好。

王尊把所有的鬼東西都叫了出來,神情疑重。

“各位,要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