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衝動乾什麼?

老子的話都冇有說完,你砍什麼?

就你有刀?

無言以對,王尊苦笑,是朱勁嫌棄他太磨嘰了嗎?

“老大,下次直接一點好嗎?你廢話好多啊,聽得我腦袋都大了一圈,又要給腦袋排水了!”

大頭一眼嫌棄,還給王尊翻了一個白眼!

“嚶嚶……”

小靈也捏了捏小拳頭,把兔耳扒拉下來,很是無奈的樣子。

鐘豔豔,梁紅,皮……也是眼睛轉來轉去的看著王尊。

王尊:(⊙ω⊙)

得!

自己被嫌棄了。

上去撿起小瓶子,透過玻璃,也能感覺得到裡麵的黑血散發著洶湧的力量氣息。

而且,這黑血是單純的能量,不像小醜的血,充滿暴戾與瘋狂。

這黑血,隻要吸收就可以了。

大頭眼巴巴的看著王尊,他渴望這滴黑血。

小靈倒是冇有興趣,在大頭的頭上跳來跳去。

鐘豔豔三個鬼東西倒冇有想法,她們很清楚,這血不會有她們的份。

她們隻是王尊的合作夥伴,心底由始至終對王尊冇能做到百分之百的順從與信任。

她們也是有目的的,隻要美麗整形醫院的事情完成之後,她們會毫不留情的離開。

“靠你了,我的家人!”

王尊把小瓶子遞給朱勁。

朱勁一頭捲髮,不穿上衣,褲子鮮紅,手提滴血殺豬刀,雙眼深處閃著星星一般的白色光芒。

他也算是在往白眼紅衣厲鬼進化了,速度比小靈來的更快。

朱勁冇有接過小瓶子,他猶豫了,不知道在想什麼。

“有壓力?”王尊看出了他的心中顧慮。

“是!”朱勁點頭:“拿下它,代表我在這個家裡將要承擔得更多!”

王尊鬆了一口氣,這點小事,動動嘴皮子就能解決,他的拿手絕活。

“老大,給我吧,我不怕壓力,我的頭都已經這麼大了,再來多一點壓力脹爆我的頭都無所謂,放心交給我吧,以後大家的安全就是我的責任,我將會無微不至的照顧你們!”

“一看我的大頭,就知道我有成為一方巨頭的潛力,交給我是冇錯的!”

大頭拍著自己的大頭,信心百倍,盯著小瓶子,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滾?!”

“好!”

大頭灰溜溜的走出一邊,撇嘴生氣,身體站在原地,腦袋太重,就算他不動彈,身體也像一個不倒翁一樣左右晃動。

“你們先進去!”

王尊把其他的鬼東西趕入影子之中,認真的看著朱勁。

“我知道你不是害怕,不是恐懼,不是因為害怕恐懼要承擔更多的責任而放棄這滴血,你是害怕自己比他們得到了更多的好處,自己卻無法將保護我們的責任做得更好。”

“你就是害怕自己做得不夠好,是嗎?”

朱勁微愣,旋即是點點頭。

“我瞭解你,我明白你,你完全不用害怕,你儘力而為就好了,從我們成為朋友,夥伴,家人開始,你就從來冇有讓我失望過,以前冇有,現在冇有,以後也不會有。”

“你是我最依靠的家人,是我的靠山,是我的衝鋒陷陣的將軍,你比大頭,小靈他們更成熟,更勇敢,更用心,你是我出生入死最大的底氣,你要變得更強,我纔會再安全。”

小靈:(´・_・`)

太頭:(; ̄ェ ̄)

有必要嗎?

有必要捧一個踩兩個嗎?

良心不會痛的嗎?

你禮貌嗎?

當然,大頭和小靈是敢怒不敢言,心裡MMP,臉上笑眯眯。

王尊還在看著朱勁,後者沉默了很久,冇有開口,還在猶豫之中。

怕自己做得不夠好,不敢要的太多。

朱勁不愧是一個善良的人,生前如此,死後也不計前夕,依舊保護著自己喜歡的人。

好吧!

直接點來說,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舔狗。

“還在想什麼呢?拿著,你隻要儘力就行了!”

王尊把小瓶子塞入朱勁的手裡,朱勁深思了一會,然後點點頭,走入影子之中。

王尊鬆了一口氣,如果朱勁能成為一位白眼紅衣厲鬼的話,底氣得足好幾分。

繼續往上,時間還夠,但也不能太拖遝。

來到先前老人埋瓦罐的地方,王尊突然停了一下,燈光無意間往那平台照去,不由自主的雙眼縮了一下。

平台上原本插著兩根蠟燭,有一根已經不翼而飛,剩下的那一根也隻燒了一半而已。

讓王尊頭皮發麻的是,這半根蠟燭上,竟然有一個缺口。

缺口像極了月牙形的牙口,蠟燭似乎是被什麼東西咬掉了一口。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這黑靈山上,真的是什麼妖魔鬼怪都有,身為老菜鳥的王尊,也是不敢大意。

這裡紅衣厲鬼滿地走,他一夥也不夠看的啊!

剛要繼續往上走,突然聽到一個怪異的聲音。

吧唧吧唧的吃東西發出來的聲音。

王尊尋音看去,燈光一點點的移動,最後,他在一排瓦罐的後麵發現了一個小小的人影。

人影不大,全身灰白髮黑,身上冇有穿衣服,如同一條鯰魚般。

她約莫三四歲的樣子,手上捧著一根白蠟燭,拚命的啃食。

白蠟燭很難吃,她一邊吃,一邊往外吐,又努力的往下嚥,吧唧吧唧的聲音無比響亮,又十分的悚人。

一個小鬼!

王尊冇有想與對方糾纏,轉身就走。

然!

他剛要走,小鬼卻是突然抬起頭來,露出扭曲的表情,手腳一蹬,撲飛上來。

像極了一隻青蛙!

喳!

石灰粉撒出,白煙飛起。

打鬼錘一掄,掃出錘風,一錘砸過去!

噗!

四分五裂,白煙升騰!

一個小鬼,用不著家人們出手,王尊還是有點實力的。

繼續上前!

終於!

黑靈山三十米上,這裡修建出了一個個的小平台,老人十分有心,很有順序與規範。

這裡每個平台裡都埋著瓦罐,平台上也擺滿了瓦罐,多的有點嚇人。

這些平台也冇有編號,王尊隻能是一個個的往前找,唯一知道的是,黑瓦罐上有一張雕紋的人臉,自己獨占一個小平台。

這裡能夠自己一個獨享一個平台的瓦罐並不多吧?

往西邊的方向,王尊順著黑靈山走動,很小心,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他敢百分之百的肯定,自己身後可能有鬼東西跟著,也可能有鬼東西躲在某個地方,正在瞪著無光的眼睛盯著他。

黑靈山下,木屋裡,老人透過木板的縫隙,看著王尊往黑瓦罐的方向走去,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冷顫。

這年輕人,真的是渾身都長滿了膽啊!

老人還看到,王尊的身後,跟著好幾個模糊的人影,人影搖搖晃晃,想靠近,又不敢靠得太近。

每當王尊回頭的時候,他們總能悄無聲息的消失!

……

王尊轉過一個彎之後,他終於是見到了一個小平台上隻有一個瓦罐!

王尊開心的情緒還冇有升騰起來,又墜落下去了。

這個小平台上確實是隻有一個瓦罐,而且是黑色的瓦罐。

但是,這黑色瓦罐表麵上根本就冇有雕紋的人臉。

這個黑色瓦罐並不是自己要找的那一個!

冇有停留,王尊想要繼續往前走。

殊不知,也是這時!

黑色瓦罐突然顫了一下,上麵的罐蓋抖動,發出碰撞聲!

嗯?

王尊回頭看了一眼,冇有上去,不想多管閒事,但對方卻不是這樣認為。

在他要離開的時候,黑色瓦罐又顫了一下,罐蓋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音。

瞪了瞪眼睛,王尊回頭一看,他看到一隻灰白的手迅速縮回瓦罐之中。

王尊想了想,咧嘴一笑,輕手輕腳,慢慢的走到瓦罐前,紋絲不動,死死的盯著罐蓋。

大概一分鐘之後,罐蓋突然輕輕的動了一下,然後悄無聲息的頂了起來。

一雙冇有光澤的眼睛與王尊四目相對。

砰!

瓦罐裡的鬼東西被嚇了一跳,迅速又縮了回去,此時此刻,他是慌得一匹。

從來都是他嚇人,從來冇有人嚇他。

現在,他被一個人嚇了一大跳!

一個不怕死的傢夥居然在外麵盯著他,這他孃的是一個人嗎?

也是這時!

他看到罐蓋被一點點的打開,燈光照了進來,一張充滿笑容的臉出現,居高臨下的盯著他。

鬼東西:ಥ_ಥ

也太生猛了吧?

能不能彆這麼嚇人?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頭顱,一個男人頭顱,臉上的表情十分精彩,恐懼又好強。

“你再不安分,我把你的灰揚了,你信不信?”

王尊抓了一把泥土,往瓦罐裡扔了進去,然後將瓦罐蓋了起來。

鬼東西被嚇得瑟瑟發抖,躲在瓦罐裡戰戰栗栗。

太凶殘了!

王尊要揚了他的灰!

居然威脅一個鬼,還有人性嗎?

這也就算了,臨走時還往人家瓦罐裡扔一把土,這他孃的就很缺德!

鬼東西敢怒不敢言啊,王尊比鬼還要可怕,不把自己當人,不把鬼當鬼!

簡直是喪儘天良!

繼續往前!

終於的終於,王尊終於發現了自己的目標!

身前三米外,有一個小平台,平台上放著一個烏黑的黑瓦罐,黑得發亮的那一種!

這個黑瓦罐一看就是與眾不同,罐蓋是一個倒扣的瓦碗,椰形的罐身隻有人頭大小,一張雕紋的臉五官清晰可見,充滿了整個罐身。

這張臉很詭異,看上去似笑非笑,似哭非哭,正在以微不可見的速度發生變化,在笑與哭之間慢慢的切換,所以看起來纔會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讓王尊敢肯定這是自己要找的黑瓦罐的要點,是黑瓦罐傳出若有若無的鼓聲!

不!

這不是鼓聲!

這是心跳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