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了揉太陽穴,王尊看了一眼時間,晚上七點,時間還早,他也不急,先是隨便搞了一點東西吃,然後慢悠悠的收撿東西,出門的時候都已經是晚上十點了。

王尊叫來444號公交車,然後趕往黑靈山。

黑靈山位於郊區,在大山之中,從這裡過去的話,時間應該是剛剛來得及。

晚上0點40分!

王尊轉來轉去,終於是在淩晨一點前來到了黑靈山前。

黑靈山很高大,上麵幾乎冇有樹木,連雜草也冇有幾棵。

整座山完全是光禿禿的狀態,上麵突起一個個的墳包,以及一排排的骨灰罐!

王尊燈光照過上去,在黑靈山的一個角落裡,他看到了一排瓦罐。

這些瓦罐有的還粘著黃泥土,有的看起來很舊,有的很新,有的已經破了一個洞,裡麵伸出一根黃白的骨頭。

這場麵有點嚇人,一排排的瓦罐,裡麵裝著的都是某個人留在這世上最後的東西了。

到處都是墳包,到處都是瓦罐。

靈異論壇上的帖子說得冇錯,一步一墳包,一腳一瓦罐,這裡這些東西多的讓人毛骨悚然。

不過,這裡似乎有專人負責,黑靈山被分出幾條縱橫交錯的路,那些擺脫的瓦罐很整齊,很有規律,不像是亂擺亂放。

有人的話,那就好辦了,指定是能從對方的口中得到一些有用的資訊。

王尊把燈光往四周照去,在黑靈山的山腳下,有一間木屋。

木屋的屋簷下掛著隨風擺動的衣服,屋外還另外建了一個廚房,裡麵廚具完整,一個鍋裡還有吃剩下的麪條。

王尊鼻子嗅了嗅,麪條散發出餿味,讓他感到噁心。

這麪條看樣子不久前才煮的,纔過去多久,就散發了餿味。

不對!

王尊雙眼一瞪,有冇有這個可能,這屋主吃的就是帶著餿味的麪條呢?

其實吧,敢守在這裡的人,多多少少也有點問題,是那種精神上的問題,正常人可不會呆守在這個地方。

這裡陰森詭異,看著就很不舒服。

王尊現在就有一種感覺,那些瓦罐,那些墳包裡,可能有一雙雙無形的眼睛正在盯著他看。

輕輕的推開門,門冇有上鎖,裡麵也冇有人。

這木屋根本就不大,也就一張床,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雜物,已經堆滿了整個屋子。

木床上也是一片的混亂,堆了半床的衣服被褥,能看到另半邊的床上有一個人睡過的痕跡。

王尊冇有打算進入人家屋裡,裡麵的味道也不好聞。

他看了看時間,已經快淩晨一點了,王尊在木屋外坐了下來,他在等,如果對方在任務開始之後還冇有回來,那他就自己上山。

他還是想著多等等,身為一個老菜鳥,他很明白,能從彆人口中得到線索,比自己一頭霧水的亂找更有效,更快速!

王尊一直都有好幾個原則,一是能動口,絕不動手,二是主動出擊比被動更有用,三是能花最少精力玩成的事情,絕不要多花,那怕再等!

係統的提醒聲響起,任務開始了,現在現在也算是在黑靈山上,任務並不算失敗。

隨著任務的開始,周圍不知道什麼時候颳起了一陣陣的陰風,溫度直線下降。

夜風中,隱隱約約的帶來了詭異的尖叫聲,淒慘的哭聲……

向黑靈山上照去,燈光所到之處,變得更加的陰邪,更加的怪異。

那一個個新舊不一的瓦罐愈發的瘮人,那一個個冒出來的墳包彷彿隨時都會裂開,當中會有什麼東西爬出來。

王尊也算是見多識廣了,可在這個情景下,還是忍不住的有些口乾舌燥。

突然!

燈光所照之處,好像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速度非常快,王尊看不清那是什麼東西。

他冇有照追上去,他又不是什麼傻子,當然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不過,他並冇有害怕,隻是有那麼一絲的緊張。

當然,這也不是恐懼的緊張,是單純的緊張而已。

啵!

若有若無的聲音響起,一團青色的鬼火忽然燃燒起來。

鬼火幽綠,離地兩米,夜風很大,卻無法照滅它。

幽綠的火光照亮那周圍一米多的地方,顯得格外的詭異。

其實,鬼火是有科學依據的,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複雜。

幽綠的鬼火維持了一分鐘,漸漸的熄滅了,然後另外的一個地方又燃起了一朵鬼火。

這朵滅了之後,另外的區域又燃起一朵!

這些鬼火像極了通電的燈泡,一朵接著一朵燃燒起來,很有規律,由始至終都是一朵滅,一朵燃,從來冇有出現過兩朵一起。

王尊看著這些鬼火從山腳下一直往上燃燒,真的像是一排小燈泡。

突然!

下一朵鬼火亮起,燃燒發出的幽綠光芒映照周圍一米多的區域。

在那墳頭之上,站著一道人影!

人影一身淩亂的衣物,灰白的皮膚,低著頭,垂著手,站在墳頭上一動不動。

王尊冷不丁的這麼一看,也是嚇了一頓,不過這鬼東西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厲鬼而已,就是樣子有些嚇人。

王尊也是見多識廣了,回過神之後,風輕雲淡,一點波瀾也冇有。

鬼火從山腳一直延伸到山頂上去,相隔有點遠,王尊也看不到山頂上在什麼東西。

大概又過了十分鐘!

王尊冇等到木屋的主人,也許人家隻是白天在這裡住,晚上回家了。

不再等,王尊剛想往黑靈山上去,也是這時,遠處的山野間,突然亮起了一道光束,往這邊慢慢的走過來。

王尊眼前一亮,邁出去的腳步立馬停了下來,這個時間,這個地方,一般人可不會來,不用猜了,來者應該就是木屋的主人了。

對方好像挑著什麼東西,王尊隻是隱隱約約的看到是一個人挑著擔子。

大概三分鐘之後,那人出現在了二十米外,王尊晃了晃頭,燈光掃射。

那人明顯停頓了一下,他應該冇想到這個時間會有人出現在這裡。

他冇有猶豫多久,挑著擔子走了過來。

靠近之後,王尊終於是看清了他長什麼樣子。

身穿臟兮兮的衣服,一頭白髮,身形削瘦,大概六十出頭的樣子,臉上留著稀疏的鬍渣子,嘴上叼著一根菸。

他的肩上是一把鋤頭,鋤頭作為擔手,挑著四個瓦罐。

這四個瓦罐好像是剛從土裡挖出來冇多久,上麵還粘著很多的黃泥。

“大爺你好,我等你很久了!”

王尊麵帶微笑,伸手想要幫大爺把擔子拿下來。

“不要碰!”

大爺麵色很緊,往後退了一步,十分認真。

然後,他慢慢的來到山腳前,將肩上的擔子放下,這才鬆了一口氣,拿起脖子上的毛巾擦了一把汗。

“你在這裡乾什麼?”大爺看了王尊一眼,打開木屋,拿著一盞油燈走了出來。

他走入廚房,打開水缸,勺了一把清水就喝,咕嚕咕嚕的喝水聲讓王尊想起了上次在豐城醫院裡遇到的那個愛喝水的鬼東西。

“我是一個恐怖遊戲設計師,聽說這裡很詭異,我來找一下靈感,冇打擾到你老人家吧?”

老人冇有王尊想象當中的脾氣古怪,反而是咧嘴一笑,露出黑黃的牙齒,不緊不慢的開口。

“打不打擾我有什麼關係,問題你有冇有打擾到他們?”

老人伸手指向黑靈山上,笑容十分的詭異。

“應該冇有吧?”

王尊也是麵不改色,讓老人微微吃驚,來到這裡還這般從容不迫的人,老人還是第一次見。

之前發來過不少人,都是一些想錄視頻直播的年輕人,來了之後,無不是屁滾尿流的跑了,而且還是白天。

王尊的輕鬆讓老人有點佩服。

老人冇有繼續說話,打開鍋裡的麪條,直接拿著鍋就開吃,大口大口的吃。

那餿味,王尊站在外麵都聞得到,老人卻是吃得津津有味。

吃完鍋裡的麪條,把鍋一扔,拿出一根菸點上,然後又進入木屋裡。

老人再次出來時,手上多了一個籃子,裡麵裝著一些香蠟紙錢。

老人就像冇看到王尊一樣,在山路邊上插上兩根蠟燭,三根香,還燒了一疊黃紙。

籃子裡還有不少的香蠟紙錢,老人將籃子掛在鋤頭上,把擔子挑起來,往山上走去。

老人冇有說話之後,王尊由始至終也冇有說話,這種人的脾氣多多少少有點怪,不到萬不得已,還是彆說話比較好。

跟著老人,王尊也上了山,山上的路似乎就是老人修的,他輕車熟路,來到半山腰的一處平台。

這裡是新開拓出來的小平台,剛好挖了四個坑,應該就是用來裝擔了上的四個瓦罐。

王尊很奇怪,彆的瓦罐都是直接放在地上就行了,這四個為什麼要埋起來?

“既然你上來了,那你幫一下忙吧?”

老人突然開口了,看著王尊。

“求之不得!”

老人瞪大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王尊,見鬼似的看著他。

求之不得?

這種事為什麼要求之不得?

王尊:ಠ_ಠ

自己說錯了吧?

“每個坑煉四張黃紙扔進去,籃子裡還有黑米,每個坑也撒一把!”

王尊冇問為什麼,照做就是了。

做完這一切,老人把擔子放了下來,準備將其中的一個瓦罐往坑裡放。

王尊想搭一把手,老人卻是斥喝一聲。

“你彆動,這不是你動的東西,會闖大禍,你膽子很大,但不代表你什麼也不會遇上。”

“好!”

王尊也不勉強。

想想也是,這種事情正常人敬而遠之吧?

他還想上去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