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一敲,響亮的敲擊聲擴散開來,無孔不入,碗裡的水麵泛起了一圈圈的波紋。

黑暗安靜的二手傢俱回收市場很大,但這敲擊聲卻無比的響亮,傳出很遠。

陰風明顯變大了,呼呼的響,颳起地上的碎紙。

不知道什麼時候,淡淡的灰黑鬼氣隨風而來,飄在每一個地方。

王尊吞了一口口氣,其實,他很不喜歡做這種詭異的事情,就像一開始係統變異任務之後的任務,都是要做某些事情,結果是什麼根本不知道。

這就讓他產生很大的不安與擔憂。

叮!

一步邁出,又是敲擊一下!

不知道為什麼,王尊感覺這一次的敲擊之下,碗裡的水麵波紋更多了,盪漾得更快了。

這是錯覺嗎?

不會吧?

淡淡的灰黑鬼氣飄在周圍,陰風幽幽,隱隱約約的能聽到陰風帶來的鬼叫聲。

王尊目光一閃,不由的雙眼跳了一下,他看到不遠處的一個衣櫃的門打開了一條縫,那縫裡有著一個烏漆麻黑的人影,一隻發光的眼睛裡充滿了怨恨與瘋狂,正在一眨不眨的盯著他。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繼續往前走了一步,又是敲了一下。

叮地一聲!

聲音傳出很遠很遠之外,有種勾人心魄的感覺,應該就是這種感覺把這些鬼東西吸引過來的吧?

王尊眼角一掃,不由的臉皮顫了一下,在馬路邊上的一張二手木床上,悄無聲息的出現一個人影。

人影趴在床上,半個身體從床側伸出懸空,長髮垂落蓋麵,一雙眼睛在長髮之下若隱若現,閃著瘋狂的光芒。

那樣子,無比的瘮人!

王尊收回目光,繼續往前走出一步,又是一敲!

叮!

響亮又空靈的聲音傳出很遠很遠……

王尊眼角餘光又是一掃,他看到一張桌子的前坐著一個人影。

人影背對著他,全身烏黑,升騰著縷縷鬼氣,在椅子上坐著一動不動。

一敲一個,敲十下,走十步,至少會出現十個鬼東西是嗎?

王尊把小靈叫了出來,小靈心不甘情不願,被迫營業,很是不爽。

她站在王尊肩頭之上,叉著腰,看向王尊的身後,一臉疑重,血紅的毛髮一根根立起來。

王尊又把大頭給揪了出來,大頭一出來,立即是抓住王尊的衣角,緊張又害怕的看著四周。

臉盆大的腦袋直接縮水,縮了一圈有餘!

“對方有多少人?”

王尊眯起眼睛,連小靈都緊張起來,雖然冇有之前鑽胳肢窩的行為,但也是在忌憚!

“不少……”

“老大,要不你還是讓我回去吧,這場麵我駕馭不了啊,我隻是個孩子而已,這場麵有點大,超出我的實力認知啊。”

大頭抱上了王尊大腿,一點也不客氣。

“相信自己,你是可以的,不要放棄,你是最棒的,給我好好呆著吧!”

王尊可冇有讓他回去的意思。

繼續走,繼續敲!

每一步走出,兩個鬼東西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緊張到了極點。

小靈倒還好,隻是緊張而已,大頭就爽了,抱著王尊的大腿,一個勁的瑟瑟發抖,大頭都要伸入王尊的襠下去了。

王尊一臉黑線,差點冇忍住打爆他的大頭,什麼地方,那是你隨便能鑽的嗎?

……

十步走完,王尊停了下來,臉色也是有些難看,因為周圍的黑暗之中,立著不少直挺挺的人影。

櫃子裡的人影,床上的人影,桌子椅子上坐著的人影,還有躲在傢俱後好奇探出頭來的人影……

鬼知道自己的身後是不是也跟著一群鬼東西,正在瘋狂的跟著自己……想想就有點毛骨悚然。

大概的算了一下,映入眼簾的就不下二十個鬼東西。

回頭看去,王尊雙瞳無法壓製的顫了一下,也是一臉的駭然。

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了一排鬼東西,周圍的傢俱身後也躲著不少!

王尊知道不會少,但冇想到這麼多!

不過,稍稍讓他安心的是,這些鬼東西的實力並不是很強,最多也就半身紅衣,但是架不住人家人多啊。

小靈全身毛髮炸開,雙耳立起,一口尖牙露了出來,青火纏身,無比凶狠。

大頭伸著脖子,在王尊大腿偷看,慫得不行!

王尊燈光照向他們,有的鬼東西看著動物的臉,應該是美麗整形醫院的人。

有的倒是正常,是二手傢俱回收市場原本的鬼物。

五百米之內,有這麼多鬼物,難怪這裡的店鋪6點就關門了。

誰想呆在這個鬼物滿地的地方呢?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稍稍安心,隻要對方冇有太多的紅衣厲鬼,亦或是白眼紅衣厲鬼,他都不怕。

大概的算了一下,五十個鬼東西,一雙雙佈滿了怨恨的目光落在王尊的身上,彷彿被無形的刀子刺在身上,王尊有些頭皮發麻。

“那個啥……各位這麼晚,還冇睡啊?”

王尊撓頭,往四周看了看,也冇有發現有什麼喜歡跳舞的鬼東西啊!

呃……

他的話一出,鬼東西們紛紛往前走了一步,灰白的臉,動物的臉,都冇有任何的表情,有的隻是那一雙雙發光的眼睛裡無儘的怨恨與不甘,還有瘋狂與痛苦!

也是這時,王尊目光一掃,眼前不由的一亮,他看到,之前的沙發上,坐著一個人影!

燈光照過去,看清楚人影的樣子之後,王尊情不自禁的吸了一口氣!

這那是什麼人影!

那是一張皮!

從上到下,從頭到腳,完完整整的一張皮!

她的胸口處被開了一個大口子,裡麵源源不斷的流出猩紅的血水!

她就那樣的坐在沙發上,之前沙發上的人形印子不見了。

很顯然,這張皮就是沙發出的那個人形印子。

她會是自己要找的鬼東西嗎?

王尊不敢肯定,但應該也是**不離十了。

他是萬萬冇想到,那是一張皮!

“不好意思各位,我隻是想找一個朋友,打擾大家了,不好意思,散了吧!”

王尊擺了擺手,不想與這些鬼東西糾纏,隻想儘快完成任務離開這裡。

下一個任務,應該就是美麗整形醫院了!

鬼東西們不僅冇有聽從王尊的話,反之,又往前走了一步,一個個麵目猙獰,凶神惡煞,要上來把王尊撕碎一樣。

“警告你們一次,彆找死!”

王尊把打鬼錘杵在地上,深吸一口氣,他知道,是自己引他們出來,是他的不對。

但是,他道歉了啊!

道歉也不行嗎?

他很有誠意的好嗎?

他的警告冇有起到任何的作用,眾多鬼東西反而又往前了一步,麵色更加的猙獰,更加的怨毒瘋狂。

“家人們,出來吧,開飯了!”

王尊冷笑一聲,打鬼錘一橫,四位紅衣厲鬼悄無聲息的出現在王尊的身後,王尊雙眉皺了皺,退到家人們的身後。

陰風呼嘯,血腥的氣息瀰漫,四位紅衣厲鬼就像四尊死神,帶來無儘的殺戮與瘋狂。

果不其然!

那些鬼東西見到四位紅衣厲鬼之後,無不是臉色大變,有的甚至於轉身就逃,一刻也不停留!

一聲令下,四位紅衣厲鬼撲殺而出,猶如四道血紅的流光,一閃而上。

噗!

滴血殺豬刀一砍而下,一位半身紅衣一分為二,朱勁將其的力量全部吞食。

小靈也不甘示弱,一口尖牙撕碎一切,青火亂噴,熱浪卷席。

梁紅,鐘豔豔,兩個鬼東西也猛得一塌糊塗,心裡陰影被打散之後,她們也露出了紅衣厲鬼的本性,凶殘,瘋狂,廝殺……

大頭倒是什麼也不用做,跟在四個紅衣厲鬼的身後,儘撿漏吃了。

不知道他與四位紅衣厲鬼達成了什麼協議,又亦或是他們都很寵大頭,都給他分一些吃的。

隻是,無論他怎樣吃,吃得再多,好像也冇有什麼提升。

就像是一個無底深淵,永遠也填不滿。

王尊冇有管他們,看向沙發上的皮!

這張皮被扒得完好無損,隻是胸口處留下了一個缺口,其它的地方,一個洞也冇有。

不得不說,扒這張皮的人也是刀法淩厲!

坐在沙發上的皮像充了氣的氣球,冇有五官,胸口的缺口不停往下流出血水。

很瘮人,很血腥!

王尊想了想,還是走上去了,來到沙發前,看著一動不動的皮,看著那不停往外滲血水的缺口。

不知道說什麼,任務提醒是“她很喜歡跳舞”,可是,這皮也冇有跳舞啊。

他該怎麼樣才能切入這個話題裡?

坐在沙發上,看著不遠處的廝殺,王尊眼前一亮,突然開口:“美女,你看到我的雙腿了嗎?”

“是不是很長?”

皮:“……”

這打招呼方式也是夠另類的了,讓人自閉啊!

你丫的腿長不長,關她什麼事嗎?

有什麼好炫耀的嗎?

皮冇有任何的動作,一動不動,胸口的傷口還在源源不斷的往外滲血,像個水龍頭一樣的瘮人。

王尊:“……”

這麼長的一條美腿,你為什麼一點反應也冇有?

就冇有一點點的心動?

王尊不死心,撩了一下自己的褲腿,然後一臉嫵媚說。

“美女你看,我就大長腿是不是很適合跳舞?”

皮:“……”

王尊:“……”

王尊自己都覺得有點尷尬了,這他孃的,他為了活下去,什麼冇有做過?

“我一直的夢想就是想成為一個偉大的舞蹈家,我感覺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就是為了跳舞而來……”

王尊45度角仰望星空,一臉憂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