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梯裡的燈光閃爍,陰風不知道從什麼湧入進來,颳起地上的塵埃。

同一時間!

在羊臉老太太驚恐的目光中,一個接著一個的鬼東西從王尊的影子裡冒了出來。

滴血的殺豬刀,搖晃的大頭,一口尖牙的兔子,長著貓臉的女人……

鐘豔豔也抬起了兔臉,一步上前,眼中閃過淩厲的光芒,血腥的感覺。

五個鬼東西,形成一個圈,把羊臉老太太圍在中心。

羊臉老太太全身僵硬,縮起脖子,一時之間,她腦子一片空白。

四位紅衣厲鬼,把她圍在其中,血腥狂暴的氣息撲麵而上,陰風在小小的電梯間裡來回沖動。

“那個啥……我是開玩笑的,你看你,年輕人就是容易較真,我一個老太婆能有什麼壞心眼兒呢,你說是吧!”

“彆,彆衝動,大家有話好好說,大家都是成年人,千萬不要衝動!”

老太太欲哭無淚,自己是倒了什麼大黴,怎麼就遇上了王尊這個凶神。

“我不衝動,問你幾個問題,你要如實供述,不然的話,我的五位家人可能會衝動的哦,你也知道,我們雖然是家人,但是,他們衝動起來,我可壓不住的哦!”

王尊笑眯眯的看著羊臉老太太,手中揮舞著打鬼錘。

“儘管問,我知道的東西可多了,正所謂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小夥子啊,你撿到寶了。”

羊臉老太太心裡MMP,這輩子也冇有這麼無語過,為了不被撕碎,她也是虛偽了。

“怎麼樣進入美麗整形醫院?”

美麗整形醫院就在那裡,可想要真正的接觸核心,顯然冇有那麼的簡單。

“進去就行了!”

羊臉老太太很認真的說。

王尊:“……”

要是這麼簡單,還要問你嗎?

看著王尊越來越黑的臉色,五個同類愈發的靠近,羊臉老太太縮起脖子,連忙改口。

“活人想要進入美麗整形醫院必須要拿著整形醫院的優惠券,以及邀請函,不然是無法真正進入其中的,這兩樣東西相當於門的鑰匙,拿著它們,在深夜的時候,從美麗整形醫院的後門進入!”

羊臉老太太不敢撒謊,連忙說出實情。

“看來這個任務的獎勵應該就是美麗整形醫院的邀請函了。”

“美麗整形醫院裡有多少鬼東西?”

王尊最關心的還是這個問題,他完全不知道敵人的數量,敵人的實力,糊裡糊塗的進去,不是找死嗎?

“主要人員的話,有八個吧,其餘的都是那些死在美麗整形醫院裡的可憐人,他們也成為了美麗整形醫院的一部分了!”

“像她們這種,是幸運逃出來的,我們的任務就是把她們給抓回去!”

羊臉老太太繼續縮著脖子開口:“普通人想進入美麗整形醫院並不簡單,我們並不是隨便挑人,而是挑那種對自己相貌有很大不滿的人,將他們引入其中!”

“我知道的就這麼多了,我可以走了嗎?無意冒犯,還請不要見怪……”

羊臉老太太腦袋都要縮入胸口裡去了,被四個紅衣厲鬼圍著,再大的膽量也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最後一個問題,主宰美麗整形醫院的東西,是院長嗎?”

王尊眯上眼睛,他更想知道的是這個問題。

“不是他,另有其人,不過我並不見過,我隻知道,她很可怕,非常的可怕,真的很恐怖……”

王尊點點頭,揮了揮手,沉思起來。

五位家人一湧而上,羊臉老太太瞬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對手很強啊,該怎麼辦呢?”

“支線任務的獎勵會給我提醒吧?”

王尊也不敢肯定,總之心裡也是上上下下的不安。

將家人們收好,王尊打開電梯門,這裡是十五樓。

左右找了一圈,冇有發現小女孩的身影。

繼續往上!

越往上,鐘豔豔也是十分的激動,她終於是能見到自己的丈夫了,她無法形容自己此時此刻的心情。

十六樓,冇有!

十七樓!

電梯門被打開,王尊就聽到了一個詭異的聲音。

叮叮叮……

好似是玻璃彈珠在地上彈跳的聲音。

走出電梯,幽黑的過道裡伸手不見五指,感應燈似乎是壞了,發出“滋滋”的電流聲。

王尊往前走去,轉角的後麵,王尊看到了一個小女孩的身影。

小女孩蹲在地上,發出歡快的笑聲,在她的麵前,一顆玻璃彈珠在跳動,發出的聲音很是刺耳。

小女孩的臉上戴著一張臉!

是的!

不是麵具,而是一張狗臉!

小女孩蹲在地上,手上拿著一顆玻璃彈珠,一次又一次的將玻璃彈珠彈向牆壁,一個人玩得不亦樂乎。

那“嘻嘻”的笑聲之中,還夾著一個男孩的笑聲。

空靈的聲音在漆黑的過道中迴盪開來,戴著狗臉的小女孩一動不動。

這畫麵,有點瘮人!

叮叮叮……

玻璃彈珠在地上跳動,突然換了一個方向,滾到了王尊的腳邊!

小小的玻璃彈珠像極了一顆眼珠子,是那樣的詭異,那樣的嚇人,透發著陰邪邪的陰森可怖。

王尊剛提起頭來,便是看到小女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轉過身,狗臉朝他,無聲的笑著。

“大哥哥,能把玻璃彈珠還給我嗎?”

小女孩在說話,不管怎樣聽,這聲音都是那麼的瘮人,那麼的陰邪邪。

她的聲音之中,還夾著一個男孩的聲音,雙重的聲音之下,更加的嚇人。

“你自己過來撿好嗎?”

王尊麵帶微笑,一動不動,他在思索,怎麼樣才能把小女孩救出來。

“我雙腿動不了,你能幫幫我嗎?”

小女孩一身小睡裙無風自動,聲音慢慢的變得沙啞,男聲更重了幾分!

“好,我幫你!”

王尊把玻璃彈珠從地上撿了起來,入手冰涼,走向小女孩!

把小女孩的手拉過來,將玻璃彈珠放在她的掌心之隻中,輕輕一笑。

“夜深了,彆玩了,回家睡覺好不好?”

王尊撫摸她的頭,慈父般的微笑。

“我也想回去,可是哥哥說,讓我陪他玩,哥哥找我好幾次了,我不能拒絕他!”

小女孩雙眼恢複一絲的清明,乖巧可愛。

“哦?”

“那個哥哥不是什麼好東西,千萬彆和他玩,他就是一個壞人,彆被他騙了,來,大哥哥保護你,大哥哥一看就是好人,知道了嗎?”

王尊語重心長,想要把小女孩拉過來,殊不知,小女孩手上一縮,往後又退了一路,陰森怨恨的盯著王尊。

那張狗臉上,又出現了猙獰的表情。

“從她身上離開!”

王尊也不裝了,懶得裝了,任務時間不多了,淩晨三點前,他必須把鐘豔豔送到18樓!

“滾……”

小女孩張口,露出可怕的尖牙,如同一頭咆哮的野狗!

“家人們,出來玩玩吧,教育一下不聽話的孩子!”

王尊咧嘴一笑,影子之中,一個個身影冒了出來,陰風捲席了整層的十八樓!

狗臉僵硬了,張開的嘴吧難以合上,呆在原地,傻眼又無語。

這……

冇有多餘的廢話,五位家人一湧而上,將狗臉從小女孩的身上扯下來,然後同時撲殺上去。

血腥的畫麵讓王尊砸舌,人家隻是一個孩子啊,用得著如此的瘋狂嗎?

這感覺,就像是五個人在爭搶一碗飯一樣。

王尊上去,把小女孩抱起,長長的睫毛顫動,雙眼微微睜開。

“冇事了,大哥哥保護你!”

小女孩迷茫的點點頭,抱著王尊的雙臂,不敢看麵前的場麵。

王尊用手捂住了她的雙眼,走向電梯。

“老大,以後這種小魚小蝦,就彆叫我了,浪費我的時間,我大頭的敵人至少紅衣厲鬼……”

王尊:“……”

大頭娃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勇了?

這逼裝的,是一點也不認輸!

十八樓!

王尊看著鐘豔豔:“我等你,我們後麵還有很多事要做,看一看就好,你們已經是兩個世界的人了,彆強迫自己留下來,那樣會害了他!”

驚悚遊戲大師係統提示任務已經完成,王尊冇有跟著上去,來到過道的窗台,樓下已經閃著警笛光芒,王尊看了看懷裡的小女孩,不由的歎一口氣。

鐘豔豔冇有停留多久,出來了,明顯看到她的狀態並不是很好,王尊向她伸出手。

“我們合作吧,把罪魁禍首清除掉!”

王尊麵帶微笑,很是認真,看著鐘豔豔!

鐘豔豔兔臉微顫,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王尊,陷入沉思之中。

冇有遇上王尊之前,鐘豔豔從來冇有想過要與美麗整形醫院對抗,她有很大的心裡陰影,連一個普普通通的鬼東西也不敢動手。

現在不一樣了,王尊把她的心裡陰影基本上是抹得一乾二淨,她更冇想到,自己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

“我們這點實力,好像不夠人家塞牙縫的吧?”

鐘豔豔的話一針見血,王尊都不知道如何回答她了。

這是實話!

BOSS任務的幕後BOSS,恐怕是超出了紅衣厲鬼的級彆。

隻要不是青眼紅衣厲鬼,王尊覺得自己還是有一戰之力。

再說了,驚悚遊戲大師係統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他去死吧?

他敢相信,係統會給他一些勝利的方法。

“這個……我無法給你肯定的回答,但我相信,隻要不怕死,那就一定有機會,因為我有你們,你們是我的夥伴,我的家人,我的力量來源!”

王尊很認真!

大頭:(; ̄ェ ̄)

小靈:٩(˃̶͈̀௰˂̶͈́)و

朱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