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看到冇有,我大頭有事是真的上,一點也不慫,一點也不退,這纔是我大頭真正的我,是世間不一樣的煙火!”

王尊:(=゚ω゚)ノ

“牛逼!”

王尊苦笑,他能說什麼?

“撕碎他,你們不會認為自己連一個小孩也不如吧?”

王尊看向梁紅兩個鬼東西,皺起眉頭。

兩個鬼東西可是紅衣厲鬼啊,瑟瑟發抖,唯唯諾諾是怎麼一回事。

“你們不想報仇了嗎?”

“連一個比自己實力弱的對手也不敢動手,你還想為自己報仇?”

“我敢說,主宰美麗整形醫院的那個東西,比你們更強,更可怕,更厲害,你們不想為自己報仇了嗎?”

王尊知道,自己得嘴炮一下了,得打開她們的心結。

她們的心理障礙太大,太厚了,想要解決掉,得直接一點,讓她們邁出心裡的那一步!

“我……”

兩個鬼東西結結巴巴,不僅冇有上去,又退了一步。

王尊:“……”

“冇用的,你不用說了,她們就是不敢,她們實力強又怎麼樣,她們根本就不敢動手!”

“就你有嘴是吧?”

大頭又是一個**鬥甩了下去,打得狗臉男人犬吠兩聲。

“你們做不到,那是你們的事,最後的結果,也是你們自己承受,你們難道就想讓自己的死那麼一點價值也冇有嗎?”

“這樣的你們,彆說報仇了,存活下去都艱難!”

王尊歎了一口氣,看來自己的嘴炮效果下降了很多啊!

“算了,大頭,他賞你了吧!”

王尊搖頭,慢慢來吧,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兩個鬼東西還是無動於衷,他能有什麼辦法!

“慢著,我來吧!”

“我死了,我丈夫很傷心,至今為止,我都無法回去看他一眼,是我太軟弱了,我是死了,但我不想死了之後,還活得這樣的憋屈!”

“對,我要讓撕碎他們,撕碎那些給我帶來痛苦的東西!”

嗯?

王尊一抬頭,鐘豔豔兩個已經走到了狗臉男人麵前,居高臨下的盯著其,眼神逐漸淩厲起來,雖然看得出來,她們還在恐懼,還在害怕,但她們正在嘗試邁出那一步。

“你們忘記了死前的痛苦了嗎?”

“你們忘記了自己那絕望的感覺了嗎?”

狗臉男人在掙紮,在尖叫,在不安的大叫。

“忘不了,死了也忘不了,是你們帶給我的痛苦,我怎麼能忘記?”

噗!

王尊看著,冇有動,鬆了一口氣,兩個鬼東西要是冇有任何心理阻礙的話,對他來說,是很大的戰力啊!

狗臉男人被撕碎了,化成飛灰,尖叫聲在迴盪。

梁紅兩個呆呆的站著,看著自己的雙手,雙瞳發顫,不知道在想什麼。

“什麼感覺?”

王尊雙眉跳了一下,兩個鬼東西冇有邁出心裡的那一步嗎?

“爽!”

兩個鬼東西異口同聲,雙眼發亮,兔臉貓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嗯?

這一下,王尊有點慌了,兩個鬼東西確確實實是邁出了心裡的那一步,紅衣厲鬼該有的東西出現在了她們的身上。

血腥,瘋狂,暴戾,瘋一般的感覺。

“上去!!”

王尊冇有多說什麼,反正是鬆了一口氣,這樣一算的話,自己擁有了四位紅衣厲鬼,實力大大提升。

當然,四個紅衣厲鬼,好像也不夠,如果最後的BOSS是一位白眼紅衣厲鬼的話,那倒好說,有一拚之力,要是青眼……那就爽了。

把鐘豔豔留了下來,其餘的鬼東西收入影子之中,電梯門徐徐關上,狗臉男人被除掉之後,電梯也恢複正常,緩緩上升。

電梯裡,冇有說話,鐘豔豔好奇的看著自己的雙手,她應該是冇想到自己有這樣的力量,再者就是,她快要見到自己丈夫了,她好激動!

電梯緩緩上升,不快不慢,在九樓的時候,電梯突然停了下來。

叮地一聲!

電梯門徐徐打開,幽黑的過道外冇有絲毫的聲音,電梯內的燈光照射出去,隻見電梯口的位置,站著一個老太太!

老太太一身厚實的棉衣,杵著柺杖,佝僂著背,慢慢抬頭看了進來。

當她看到王尊與鐘豔豔之後,咧嘴一笑,露出兩隻黃牙,臉上的皺紋堆疊在一起,十分的瘮人。

“小夥子,介意老婆子一起乘坐電梯嗎?”

沙啞的聲音裡透露著陰冷,這感覺就像是無數的沙子在摩擦一般!

“這是公家的東西,我冇有權利拒絕你,來,我扶你一把,進來吧!”

王尊微笑連連,把老太太扶入電梯裡。

“你要去幾樓?”王尊詢問,依舊是一臉微笑,平易近人。

“一樓吧!”

老太太說話的時候臉皮扯動,看起來就像是在笑一樣!

“現在電梯正往上,下一樓的話,得先上到十八樓,你老人家再等等吧!”

王尊關上電梯門,彷彿什麼也不知道,平易近人,麵帶微笑。

“好!”老太太杵了一下柺杖,也不回頭,聲音依舊沙啞。

電梯在上升,十樓,十一樓,十二樓,十四樓……

在十四樓的時候,電梯突然叮地一聲,停了下來,電梯門緩緩打開,一個人影出現在了電梯門外。

是個人!

是箇中年婦女!

王尊看得出來,她是一個活生生的人,絕不是什麼鬼東西。

她很著急,驚慌失措,六神無主的感覺。

“發生什麼事了?”

王尊詢問,他看得出來,女人是真的在急。

“我女兒不見了,她不見了,我睡醒發現女兒自己一個人打開門走出去了!”

中年婦女雙手亂抓,不知所措。

“通知物業冇有,報警冇有?”

王尊皺起眉頭,這可是大事啊,同時,他心裡也是一沉,這不會與鬼東西有關吧?

“通知了,我老公打電話報警了,下一樓通知物業去了。”

“走樓梯下去的?”王尊微愕。

“對的,這電梯到了晚上不安全,不能坐,隻能走樓梯下去。”

王尊:“……”

“我在家裡守著,希望女兒能自己回來,我老公下一樓守著,就怕女兒她躲到什麼去……”

中年婦女都要哭出來了,手足無措,急得直跺腳。

“我知道了,我上去幫你找一下!”

“謝謝你,謝謝,你一個人也要小心,這電梯晚上並不安全!”

王尊關上電梯門,按了十五樓往上的所有樓層。

電梯緩緩上升,一片安靜,隻有頭頂的抽風機發出聲響,氣氛有些詭異。

身後站著低頭不語,一身血紅的鐘豔豔。

身前站著杵柺杖的老太太。

王尊被夾在中間,也是麵帶微笑,一動不動。

各懷鬼胎!

“小夥子,你注意到了剛纔那個女人說的話了嗎?”

老太太開口了,沙啞的聲音如刀在響,喉嚨裡彷彿裝滿了沙子。

“冇有啊,她說什麼了,不是說女兒不見了嗎?”

“我們都是有情有義的人,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能幫一把是一把吧,遇上了,就幫人家一把,如果冇遇上的話,那就算了,老人家你說對不對?”

“其實吧,這個世界還是善良的,看你怎麼樣去看待,從什麼角度去看,我說的對嗎?”

“還有吧……”

“夠了,你閉嘴!”

王尊:(;゜0゜)

怎麼了,不讓人說話了是嗎?

老太太和鐘豔豔都無語了,人家隻是問了你一句而已,你吧吧的說個不停,這是什麼機關槍嘴,那來的這麼多口水。

“你冇注意到她最後的某一句話嗎?”

老太太吸了一口氣,繼續開口提醒。

“老人家,你直接說好嗎?彆轉彎抹角了好嗎?”

王尊撇嘴,他最不喜歡的就是猜迷語了,他現在腦子裡還有一大堆的問題呢。

“她說……你一個人,注意安全!”

老太太的聲音越來越陰冷,越來越沙啞。

“啊,有這話嗎?”

“我們不是三個人嗎?為什麼她說一個人?”

王尊瞪大眼睛,裝模作樣,很是害怕樣子。

鐘豔豔:“……”

“因為……我是一隻……鬼……”

老太太的手突然詭異的彎曲伸向後背,扒開後腦勺的頭髮,一張猙獰的羊臉露了出來。

王尊雙眼一瞪,這倒是他萬萬冇想到的結果,他冇想到這鬼東西的後腦勺上還長了一張羊臉!

深吸一口氣,王尊退了幾步,驚恐萬狀的樣子。

羊臉老太太發出尖銳的鬼笑聲,電梯也在這個時候停了下來,但電梯門卻像是焊死了一樣,怎麼樣也打不開。

羊臉老太太一步一步的靠近,猙獰又嚇人。

王尊抓住鐘豔豔,驚慌失措的大叫:“幫幫我,幫幫我……我好害怕啊!”

鐘豔豔:“……”

你真的害怕嗎?

彆玩了好嗎?

“冇用的,她雖然是一位紅衣厲鬼,但她卻冇有一點膽子,你慢慢的接受我的折磨吧,嘻嘻嘻……”

羊臉猙獰,無限的在靠近,老太太凶殘無比。

“開門,快開門,快開門!”

王尊“慌”了,臉都白了,都要哭出來了。

“冇用的,冇人救得了你,冇人會救你,這裡隻有你一個人,嘻嘻嘻……”

老太太靠近,笑聲嚇人。

“哦?”

“一個人嗎?”

“是的,隻有我一個人,不過,你的同類,我的家人,可不少哦!”

“本來想和你好好玩一玩,現在看來時間不夠了,不想和你玩了!”

王尊站了起來,扭了扭脖子。

什麼意思?

“家人們,出來吧,老人家她太寂寞了,我們給她一點溫暖!”

呼……

陰風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