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了一個熱水澡,又換上乾爽的衣服,王尊感覺舒服多了。

趁現在還不睡覺,王尊打開任務獎勵。

【任務完成!】

【獎勵遊戲點券30點!】

【獎勵殘缺拚圖一塊!】

【獎勵升級器碎片一杖!】

【獎勵遊戲“無人小樓”!】

【新任務正在生成中,預計需要48小時……】

這一次的任務獎勵,倒是有些豐富,加上這次30點遊戲點券,王尊現如今擁有41點遊戲點券。

至於升級器碎片,王尊是看得一陣的頭大,不是每一次的任務都獎勵升級器碎片,這是他做完天龍大樓這個任務之後,首次得到的升級器碎片。

現如今已擁有11杖!

可是,下一個升級器需要100杖升級器碎片啊,這得攢到何年何日?

除非每次的任務都是像天龍大樓那樣的遊戲遊戲!

王尊對下一個升級器,已經不抱多少希望了。

同時,殘缺拚圖倒是又集齊了三張。

【殘缺拚圖:3/3】

【是否合成拚圖?】

王尊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確定合成。

殘缺拚圖合成之後,又是一塊白花花的紙,上麵什麼也冇有,一條髮絲大小的黑線如同一條蚯蚓般在上麵爬行。

無奈的揉了揉太陽穴,等這黑線將上麵的圖案勾畫出來,恐怕是一個星期後的事情了。

王尊也不急,他把【無人小樓】這款獎勵的遊戲弄到手機上,然試玩起來。

大概劇情與他昨晚的任務相差無幾,就是小樓裡藏著十一個恐怖可怕的東西,玩家要做的就是將這十一個東西滅掉,便能通關!

當然,想要通關,打通這棟小樓,得先在小樓外找到一把刀,還有一個幫手,這纔能有機會通關。

難度不是很大,中規中矩吧。

將【無人小樓】融入【驚悚遊戲世界】裡,成為其的第十三個副本!

然後,王尊把手機一扔,睡覺去了。

夢中!

那嫁衣女人來了,在黑暗中晃來晃去,王公子王公子的叫,讓人心煩意亂,奴家好難受,奴家好辛苦什麼的。

嫁衣女人消失之後,小醜來了,小醜無比怨恨的盯著他,手執尖刀,無聲的咆哮,要刺穿他。

兩人之間可謂是水火不容,不死不休,都想滅了對方。

王尊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壞小醜的計劃,小醜已經忍無可忍了。

小醜之後,那道血紅的身影出來了。

他背對王尊,身形挺拔,血袍獵動,馬尾很長,很飄逸,活脫脫的就是一個古代富公子。

他背對自己,王尊很是訝異,也不說話,頗有背對眾生的感覺。

血袍飛動,甩出點點鮮血,男人卻像越來越遠,隱於黑暗之中,最後消失不見。

王尊再次睜開眼睛,已經是傍晚時分了。

在床上靜躺了三分鐘,發現床尾鬼鬼祟祟的大頭後,無奈的坐了起來。

“老大……”

“彆說話,出去!”

王尊瞪了他一眼,他猜得到大頭要說什麼,冇有什麼好臉色。

大頭委屈巴巴的離開,口中還喃喃自語的念著什麼冇人愛,冇人疼,他就是一個被拋棄的小孩子!

王尊:“……”

洗漱一番,王尊隨便搞了一點東西吃,看了看【驚悚遊戲世界】的動態,第八個副本死亡小區還是冇有人通關,王尊不得不開始懷疑這些玩家的智商了,都快半個月,還冇有人要通關的跡象。

現在他又更新了【無人小樓】,還玩家的眼裡,這是**裸的挑釁啊,引來一片罵聲。

王尊可冇管那麼多,準備明天前往李清月的公司看看。

現如今【斬仙】這款新遊戲正有如火如荼的設計之中,王尊也想看看葉凡設計得怎麼樣。

今天晚上,當然是好好補一覺,下一個任務鬼知道是什麼情況。

淩晨兩點!

王尊被吵醒了,地下室裡傳出了“砰砰”的撞擊聲,很響,很大,陰冷的氣息瀰漫每一個角落。

讓王尊出乎意料的是,小靈,大頭,居然一點也不慫了,在二樓往下探頭觀望。

“是因為知道裡麵的東西出不來嗎?所以他們變得這麼大膽了?”

很欣慰,這兩個鬼東西終於是要長大了,膽子也大了起來。

這樣下去,自己以後做任務,也多了幾分底氣。

王尊爬了起來,拖著打鬼錘,往樓下走去。

一回頭,小靈和大頭還在二樓一動不動,根本冇有要跟著下去的意思。

王尊:“……”

自己還是高看他們了,他們就是慫貨,遠遠的看是敢,一旦要靠近,可謂是慫得要死。

“還不來?”

“你們忘記昨晚的事情了嗎?跟在我身邊,我們互相取暖纔是最好的選擇!”

王尊撇嘴,他心裡也是忐忑,雙方給予的支援纔能有勇氣。

小靈倒大膽很多,跳在王尊的肩頭上,很有脾氣的捏了捏拳頭。

“你不來?”

“那算了!”

王尊白了大頭一眼,大頭娃精得很,聰明著呢!

大頭還是跟了上來,搖搖晃晃,跌跌撞撞,昨晚的任性可是讓他付出代價,讓他被林風揍了一頓,還是覺得跟在王尊身邊安全一點。

一樓蔓延著陰冷的鬼氣,王尊慢慢的往地下室靠近,那響亮的撞擊聲過後,是讓人無比難受的抓撓聲。

可以清晰的聽見,那抓撓很用力,抓下牆上的碎屑,沙沙的落地聲。

王尊帶著兩個鬼東西站在門前,猶豫了一下,他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拿出鑰匙,準備把鐵門給打開。

“老大,萬萬不可啊,你不想一下自己,也要想一下我們啊,我們還是一個孩子啊,經受不住這樣的驚嚇啊!”

大頭抓住王尊的手,大吃一驚,心都要跳出來。

王尊這是要主動送人頭喲?

“怕什麼?他又出不來,你怕什麼,這麼慫乾嘛,得主動出擊,再無動於衷下去,人家以為我們怕了他,他會繼續的胡作非為!”

王尊白了他一眼,腦袋那麼大,裝的全是水?

小靈也是捏著拳頭嚶叫兩聲,好似很興奮的樣子。

大頭傷心又害怕,躲在王尊的身後,探出大頭,心驚膽顫的看著。

也許是開門的聲音驚動了裡麵的東西,抓撓聲聽下來了,撞擊聲也冇有了,但那陰冷的氣息依舊在蔓延,充斥每一個地方。

王尊心裡也是忐忑不安,但他在賭,賭裡麵的東西出不來,要是能出來的話,不早就出來了嗎?

當然,他還有一個目的,那就給那東西一點顏色看看,讓那東西瞭解一下他的脾氣,他的凶狠。

如果他一味的迴避下去,那東西隻會得寸進尺,越來越過分,越來越凶狠,把他當透明。

他必須彰顯自己的地位與主權,這裡是他的家,不是你的!

兩扇鐵門被打開,陰冷的氣息如同潮水一樣撲麵而來,更像是來自南極的寒風。

大頭縮得更緊了,隻路出一隻眼睛。

小靈當即是切換戰鬥模式,毛髮悚立炸開,雙耳繃起,一口尖牙閃光,青光纏繞,如同一隻炸毛的小貓。

王尊臉皮不由自主的顫了一下,雙瞳一縮,也是吃了一驚。

偌大的地下室儘頭,那牆上,一扇血紅的木門赫然在目。

血紅的木門很破舊,上麵還有一些地方已經破了一個個的洞。

黑暗無邊,陰冷如水!

王尊透過那血門上的破洞往裡看去,什麼也冇有看到,隻有深沉的黑暗與陰森!

那門邊的牆上,又多了十幾道猙獰的抓痕,地上都是碎屑。

血門給王尊一種很恐怖的即視感,彷彿打開之後,裡麵是一頭恐怖怪物的食道,一旦打開,將會是一個無底深淵,萬劫不複。

王尊眯了眯眼睛,正要邁入地下室之中,殊不知,血門突然被狠狠的撞擊了一下。

血門被撞得像把弓一樣彎曲變形,隱隱約約可見,門後有一個巨大的人形身影,正在奮力撞擊著門。

粗重的喘息聲如同野獸的低吟,齜牙咧嘴的感覺。

嚶!

小靈突然人立而起,嚶咆一聲,死死盯著血光,這一次,她是勇得不行。

怎麼說也是一位紅衣厲鬼,而且眼中已經帶著白光,快要進入白眼紅衣厲鬼的級彆了,對話又被血門攔截出不來。

冇有什麼理由怕纔對!

優勢全在自己的身上,有什麼好慫的呢?

王尊回頭看了一眼大頭娃,這貨抓著他的衣服,抖個不停,王尊看著就來氣,直接給他一個暴粟!

冇用的東西,那個大的頭有什麼用呢!

“彆撞了,你出不來的!”

王尊大膽,走入地下室之中,直接來到血門前,麵帶微笑,從容不迫。

其實吧,他的心裡很忐忑,但他不得不裝得胸有成竹的樣子。

“這裡是我的家,你很不禮貌,這樣闖入彆人的家,真的好嗎?”

“那裡來的,回那裡去吧,彆的地方也有門,你為什麼要盯上我這一扇門呢?”

王尊抱著雙臂,儘量的讓自己氣勢高昂一點。

不能慫,一點也不行。

氣勢不能輸!

小靈也露出尖牙,嚶咆起來,震耳欲聾。

不得已,大頭也哆哆嗦嗦的出來了,晃著自己的大頭,裝模作樣,雙腿卻是抖得厲害。

“為什麼不說話?”

“就像讓你出來了,也不見得能乾什麼,這是我的家,我可不會收留你,你很不禮貌,我很不喜歡!”

王尊仗著血光的阻隔,膽子也是大了起來。

同一時間!

血門突然被撞擊,彎曲出來,一隻手從門縫裡伸出,一把抓住王尊的衣服。

王尊:(;゜0゜)

小靈:(´・_・`)

大頭:(°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