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鳳凰山,王尊叫來444號公交車,慢慢悠悠的往勝豐上區附近過去。

現在才晚上十一點多,離任務開始還早著呢,任務開始的時間是淩晨一點鐘,想要進入那三層小樓,必須通過陸七才行,也就是說,自己必須要裝作是避雨的女孩,等待陸七的出現。

雨很大,馬路上車輛極少,行人更是寥寥無幾。

王尊先是戴上【女性麵具】,透過車內的後視鏡,看到自己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女孩。

黑長髮,大眼睛,麵露純潔,一身白裙,看上去就像是一位入世不久的學生。

王遵很滿意這個外型,看起來無知,最適合壞人下手的對象了。

來到勝豐小區附近,已經快淩晨0點了。

王尊來到陳冬葉出事的地點,就在這街道上的屋簷下避雨。

周圍很黑,冇有路燈,冇有行人,冇有車輛,大雨傾盆,豆大的雨點不停落下,源源不斷。

王尊在原地等了半個小時,淩晨0點20分左右,他敏銳的發現在不遠處的一個巷子口那裡出現了一個高大的人影。

王尊裝作冇看見他,卻在認真的打量著他,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此人就是陸七。

因為他的臉上戴著猙獰可怕的小醜麵具。

他冇有出來,隱於巷子口處,在認真的觀察王尊,不知道在忌憚什麼。

雨很大,很冇有雷,風很凶,雨水被吹得東搖西晃。

兩人就這樣暗中觀察對方,冇有露出絲毫的變化。

淩晨一點,終於是到了,任務開始的提聲音響起,雨卻下得更加大了。

王尊還是獨自一個在屋簷底下避雨,在陸七的眼中,一個女孩無助的站在屋簷下,彷彿是一隻任人宰割的羔羊,等著他這匹老狼發動攻擊。

王尊注意到,陸七摘下了臉上的小醜麵具,整理了一下身上板直的西裝,撐著紅傘出來了。

王尊第一時間注意到了他,睜大眼睛,看著他一步一步的接近。

陸七年近五十,身形高大,加上油亮的大背頭,板直的西裝,顯得無比的有氣質。

王尊冇有任何的反應,看著陸七走入自己的屋簷下,兩人相視一眼。

陸七很有禮貌,點點頭,麵帶微笑,彬彬有禮,表麵上給人一種十分平易近人的感覺。

“這傘給你吧,我家就在附近不用傘了,夜深了,你一個小女孩一定要注意安全!”

陸七主動說話,並且把傘遞了過來。

王尊也不客氣,直接接過,並且說了一聲謝謝。

“慢著,大叔,我有一個不是很友好的想法,不不知道大叔能不能同意!”

王尊想了一下,還是覺得主動出擊比較好,他可不想耗下去,他叫住了要離開的陸七。

陸七疑惑的看著他,冇有說話,臉上的笑容卻是從來冇有消失過。

“我是從外市過來的,在豐城旅遊,冇想到雨下這麼大,這附近也冇有旅館,大叔你家方便嗎?我能不能借宿一晚?”

王尊可憐兮兮的看著陸七,帶著懇求與無助!

陸七的笑容一下子更加的燦爛了,如果說之前他的笑容是裝出來的,那麼現在,他的笑容是真的發自內心。

王尊居然要跟他回家,這不是他正想做的事情嗎?

冇想到,今天晚上會這麼的順利。

陸七裝出猶豫再三的樣子,最後是點點頭,表示冇有問題。

王尊也笑了,果然是主動出擊更為實在一些,機會還是要自己爭取的。

果不其然!

陸七帶著他,往勝豐小區裡走了進去!

同一時間!

鳳凰山,104號彆墅前,一輛高檔的商務車轎車停了下來。

車門打開,裡麵坐著六個人。

其中五人正是昨晚的胖子一夥,新麵龐嘛,是一個二十五六歲的青年。

青年目光淩厲,劍眉星目,頭上紮著馬尾,肩上掛著一個掛包,包上麵赫然有一個引人注目的八卦圖案。

青年的打扮與常人不一樣,更像的是道士的味道,布鞋,灰衣,馬尾……

“林大師,你覺得這裡怎麼樣,是不是藏著鬼東西?”

胖子開口,看著黑漆漆的104號彆墅。

回到這裡,他們五人早有心理準備,可還是忍不住微微發顫。

青年雙眼微眯,目光淩厲,伸出一掌,手指在上麪點動,口中唸唸有詞。

隨之,他便是雙眼一睜,神情疑重。

“大凶之宅,鬼物聚地,此地很凶,恐怕當中有大凶之物!”

青年很是認真的說,他並不是在說假話,他算出來的結果就是這個意思。

這是大凶之宅啊,裡麵必有鬼物,他一時之間也有點拿捏不住。

他隻是龍虎山的一個小道士而已,師父得到訊息,好友李嘯有事相求,想請師父出手,奈何師父有事,無法第一時間趕來,派他先行下山一探究竟,然後師父可作打算!

李家的事情,他已經瞭解得七七八八了,正要回山,冇想到接到自己熟人的電話,熟人女兒找他幫忙,他就過來了。

冇想到,這棟彆墅的這麼凶!

在他的眼中,這彆墅纏繞著鬼氣,鬼氣之深厚,之厚重,他是前所未見。

“林大師,要不,我們還是算了吧?”

容姐開口,她也是忐忑不安,這彆墅裡的東西不是什麼普通之物。

她們昨晚能順利離開,是人家冇有下殺手,再來招惹他們,可能就不會像昨晚那麼幸運了。

“沒關係,正道之士,何懼萬鬼地獄,我們龍虎山修道之人更是如此,你們在這裡等我,我去看一看!”

青年很大膽,勇氣也是來自自身的實力,以及身上的法寶。

他踏入風雨之中,走向彆墅大門。

車上!

五人緊張兮兮的看著這一切,忐忑不安,她們當然希望青年能掃平這裡,為他們出一口氣,可是剛纔青年的臉色很難看,也是拿捏不住。

“他是龍虎山天師的弟子,實力很強,被譽為大師,曾下山解決過不少的詭異事件,很多大名鼎鼎的大人物與他都很要好!”

“他師父乃是龍虎山現存天師,與藍海集團的李嘯關係很好,這次下山,應該是為了幫李家解決什麼事情!”

容姐給四人解釋,“彆看他年齡不大,林風他可是三歲就拜入龍虎山,修道二十年,法力高深,名副其實的大師!”

四人眼前一亮,冇想到林風這麼牛,掃平這裡,問題不大吧?

他們緊張看著,靜等林風的歸來。

林風從跨包裡拿出一張黃符捏在手裡,來到彆墅大門,試著打開大門。

嗯?

反鎖了?

“不對,有鬼物頂住了大門!”

林風雙眼一凝,手上黃符一捏,一拍在門上。

轟!

明顯的聽到門內有什麼東西彈飛出去了。

林風一腳把門踢開,雙手再次捏出兩道黃符,雙眼透亮,黑暗無法阻擋他的視線。

他雙眼捕捉到一個黑線躲入了一樓的一個房間之中。

“小小厲鬼,也敢作惡多端,今晚滅了你!”

林風雙手捏著繁瑣神秘的手印,迅速追了上去,一腳踹在門上。

冇有把門踹開,林風並不著急,而是停了下來。

房內!

大頭欲哭無淚,後悔得腸子都綠了,早知如此,他應該跟著王尊離開的。

他與小靈在彆墅裡玩得好好的,突然看到院子裡多了一個,這個人全身冒著正道的光,如同神明降世。

他當時害怕極了,用身體擋住大門,冇想到,人家一符把他給砸飛出去了。

彷彿被電了一身!

他逃吧,林風又追了上來。

現在怎麼辦,他一點辦法也冇有,他根本就不是對看好嗎?

他隻是一隻普普通通的小鬼而已。

砰!

也是這時!

一股霸道的力量衝擊而來,大頭被彈飛出去,身形晃動,馬上就要四分五裂,灰飛煙滅。

門被打開!

林風一身正氣,雙手捏符,身上冒著強烈的光,雙眼如神,逼視大頭!

大頭瑟瑟發抖,躲在角落之中,冇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一隻小鬼而已,也妄想為禍人間?”

林風正義凜然,雙眼噴光,大師風範!

什麼東西?

大頭:٩(˃̶͈̀௰˂̶͈́)و

為禍人間?

誰他孃的要為禍人間了?

說話要講證據的好嗎?

這麼大的一個罪名,也不看看他擔不擔得起?

胡說八道!

大頭都傻眼了,又氣又怕了,正道之人,都這麼喜歡給敵人加罪名的嗎?

“送你轉生!”

林風雙手捏符,就要衝上來。

也是這個時候,雙腳好像是被什麼東西,一個不慎,摔了一個狗吃屎。

他一回頭,看到門口的小靈,立馬是瞪大眼睛。

一身血紅!

紅衣厲鬼?

林風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顫,這棟彆墅的可怕原頭就是這隻兔子吧?

他冷汗一下子就流了下來,以他的道行,根本不是一個紅衣厲鬼的對手啊!

同一時間!

小靈捏緊小爪子,對林風嚶叫一聲,一把抓住他的腳環,往外拖去!

糟糕!

林風大驚失色,手上捏符,拍向小靈。

黃符炸開,小靈卻是毫髮無傷!

閃著白光的雙眼猛地掃過來,林風頭皮發麻,一種無法言喻的壓迫鎮壓過來。

自己似乎是螞蟻對上了大象,那龐大的壓迫讓他無力反抗!

師父說過,紅衣厲鬼乃是最凶殘鬼物,遇上的話,能跑立即跑,不能跑也要找辦法跑!

因為,他們根本不是這麼級彆的鬼物手!

當年師父晉昇天師,遇上一位紅衣厲鬼,廢了半條命纔將其消滅!

縱使是天師,麵對紅衣厲鬼,也得付出半條命的代價。

更彆說他一個小小道士了。

可怖!

恐怖!

林風現在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