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晨一點半!

大頭搖醒了王尊,灰白的臉上儘是笑容,搖搖晃晃,好不開心。

小靈在床頭蹦蹦跳跳,也是十分的激動,小拳頭捏得很緊。

王尊之前與他們說過,千萬不要嚇人,他們不知道多憋屈,身為一隻鬼,怎麼能不嚇人呢?

他們可是鬼啊,嚇人是他們的本職工作,這不是要他們自費功夫嗎?

現在,王尊說,今晚可以放開玩,彆提多高興了。

“終於來了是嗎?”

王尊瞬間來了精神,默默的將鬼衣穿上,這樣他也成了一個厲鬼!

“來了,來了,他們就在院子裡,正在商量對策呢,我太期待了!”

大頭很是開心啊,笑得大頭都歪掉了。

打開手機上的監控,王尊頓時看到院子裡有五個人影!

三男兩女!

其中有一個二百斤的胖子似乎是他們的頭頭,正在小聲的分佈任務。

王尊也給大頭小靈分佈了任務,讓他們務必將胖子他們往自己房間趕來,然後身體一直,躺回了床上。

同一時間!

院子裡!

“你們都搞好冇有,要開始了,大家一定要小心一點,不要放過王尊,讓他知道知道什麼叫恐怖!”

胖子扮演一個殭屍,身穿古袋官袍,嘴裡裝上殭屍牙,化著灰白的妝容。

“胖哥你放心,我們可是鬼屋的工作人員,嚇人這一方麵,不是我們的本職工作嗎?手到擒來的東西!”

一個打扮成厲鬼的女人信心百倍,她披頭散髮,雙眼畫血,臉上蓋了一丈厚的粉底。

其餘的三人也是精心打扮過,另外一個女人把臉化得極其嚇人,半邊臉血肉模糊,血流不止。

有一個人打扮成吸血鬼,身穿鬥篷,尖牙利爪。

還有一個男人手上拿著一個假人頭,身上套著一個皮套,上麵冇有頭,應該是想打扮成一個斷頭鬼!

五個人可謂是精心挑選,為今晚可是分了不少的心思。

他們已經掌握了王尊居住的房間位置,也知道這裡隻有王尊一個人居住而已,在他們的恐嚇下,王尊今晚必定不見半條命。

他們十分的有信心!

吱呀!

胖子隻是輕輕推了一下大門,門居然開了,根本冇有上鎖,一陣陰邪邪的氣息撲麵而來,讓他們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好黑啊!”

五人錯愕,彆墅裡的黑暗讓他們大吃一驚,伸手不見五指,伴隨著詭異的氣息。

胖子把門推開,又打開手上的電筒,這才稍稍將彆墅裡的格局看清楚。

“為什麼我感覺有點不舒服?”

斷頭男忐忑的說了一句,這裡給他的感覺,很怪異。

“有什麼不舒服?我們現在先上二樓,按我剛纔安排的做,我負責將王尊嚇醒,你去三樓,你在一樓,你在二樓……我們各就各位,明白了嗎?”

胖子膽子倒是挺大,早已經是安排好了各自的位置。

半邊臉女人留在一樓,另外一個女人在三樓,他們三個男人在二樓,給王尊安排得明明白白!

嘎吱!

也是這時,一個怪異的聲音響了起來,在這個安靜黑暗的深夜裡,精準無誤的傳入五人的耳中。

五人先是一怔,臉色有些變化,彆墅裡本來就很詭異,又有些冰冷,突然響起的聲音直接讓他們心一揪。

胖子將手電照向聲音響起的位置,五人定眼一看,都鬆了口氣。

那是一張搖椅!

搖椅上躺著一隻血紅的兔子娃娃!

搖椅微微的搖動,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怎麼我感覺這隻兔子有點奇怪?”

“它的樣子好像在笑,那雙眼睛好像在看著我們!”

有人悻悻的說。

“說什麼呢,你不會是被嚇到了吧?我們是來嚇彆人的,不是自己嚇自己!”

胖子小聲斥道。

“你留在這裡,在樓梯角落裡,王尊跑下來的話,你直接跳出來嚇他!”

胖子讓半邊臉女人躲好,他帶著另外三人往二樓走去。

很黑,有些陰冷,似乎彆墅裡開著空調一樣!

胖子雖然表麵勇猛,無所畏懼,但他還是有些忐忑,這棟彆墅確實有點詭異啊。

四人往上走,難免會發出一些聲音,他們已經很小心了。

走到樓梯轉角的位置,四人同一時間停了一下,吸血鬼男人回頭看了一眼,不由的吃了一驚。

“哪裡有什麼東西!”

他指向一樓下麵的樓梯位置。

胖子手電往下一照,也是怔了一下,那隻本來在搖椅上的血色兔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了一樓樓梯的位置。

血色兔子坐在地上,那雙塑膠眼睛好像在詭異的盯著他們。

四人都繃緊了臉,這是發生了什麼?

“是不是下麵的那個誰亂動人家的東西了?”

胖子小聲的說了一句,隻有這個可能性了吧?

定了定神,四人繼續往上走,成功來到二樓,然後先讓另一個女人往三樓去,在樓梯轉角的位置躲好!

剩下的三個男人走入二樓大廳。

“那是什麼東西?”

斷頭男指了指沙發的位置,瞪大眼睛,黑暗的沙發上,好像坐著一個人影,而且腦袋特彆大!

手電照過去,三個人不由自主的顫了一下,頭皮發麻。

沙發上居然坐著一個小男孩,頭特彆的大,全身灰白,麵無表情的看著他們。

“不會又是一個人偶吧?”

三人相視一眼,小男孩很逼真,但他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一個人偶!

他們調查過,王尊隻是一個人在這裡居住而已。

大頭:(⊙ω⊙)

人偶?

三人的眼睛是瞎了嗎?

這麼鬼的鬼,你說是一個人偶?

什麼眼神呢?

不把他當鬼,這就過份了吧?

嚶……

突然一個聲音在身後響起,三人回頭一看,手電光照在門口的位置,都是不由自主的打了奮冷顫。

門框角處,一隻血紅的兔子娃娃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地上,人坐在地上,背靠門框,塑膠雙眼詭異的閃著光,一動不動的盯著他們!

三人懵了,傻眼,僵在原地,恐懼如同小孩的手,瘋狂的爬上他們的身體。

這隻兔子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剛纔不還是在一樓嗎?

這是怎麼回事?

三人口乾舌燥,彆墅裡本來就詭異,陰冷,現在又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兔子,他們當然毛骨悚然。

血紅兔子坐在地上,背靠門框,臉上的笑容十分的人性化,塑膠雙眼閃著光,要多詭異就有多詭異。

“胖哥,那個大頭娃娃不見了!”

斷頭男扯了扯胖子的衣服,手電光照向沙發,三人再一次頭皮發麻!

不見了!

什麼時候不見的?

明明剛剛都在,那麼大的頭,說不見就不見?

又一次回頭,門口的兔子也不見了,隻是短短的三秒鐘,兔子也不見了。

會動?

兩個娃娃會動?

三人這一刻徹底是慌了,他是來嚇王尊的,現在他們反而是被未知的娃娃給嚇得毛骨悚然。

“胖哥,這個彆墅很嚇人啊,我們還是走吧,這裡好像有鬼!”

吸血鬼男人口乾舌燥,一臉冷汗,臉上的妝容被汗水打濕,一片模糊!

“鬼什麼鬼,我們不就是鬼嗎?你們怕什麼,這可能隻是王尊設下的機關而已,就是為了嚇像我們這種闖入彆墅的人!”

“大膽一點好嗎?”

胖子心裡發毛,但嘴上卻是無比的強硬,眼前就是王尊的房門了,現在讓他走?

怎麼可能!

“你在這裡守著,我和他進去!”

胖子讓斷頭男守在大廳裡,自己與吸血鬼男人輕輕的打開房間的門。

手電光往房間裡照去,偌大的床上,有一個人影。

兩人輕手輕腳,慢慢的靠近,做出恐怖的表情,想要把王尊從床上嚇得跳起來。

“不對啊,胖哥,他的樣子很奇怪啊,全身灰白,冇有一絲血色!”

吸血鬼男人大吃一驚,推了推王尊。

冇有任何的反應,並且手掌觸碰的位置異常冰涼,好像在冰櫃裡冰了好幾天一樣,身體僵硬,冇有任何的氣息。

胖子也是心情沉重,伸出手,在王尊的鼻尖下試了試,眼睛立馬瞪大了。

冇有呼吸!

死了?

他又摸了摸王尊的手臂,給他的感覺無比僵硬冰涼。

死了,涼了,硬了!

死人!

在自己麵前的人是一個死人!

兩人麵麵相覷,什麼也不說,轉身就走,現在不走,等警察過來嗎?

到時候跳入黃河也洗不清了。

兩人剛走出幾步,身後突然響起聲音,手電再次照過去,兩人不由的吸了一口氣。

“剛纔他是躺著的是嗎?”

胖子聲音顫抖。

“好像是吧?”吸血鬼男人也是一樣,口乾舌燥的吞口水。

因為現在的王尊,是趴在床上的。

都涼了。

他是怎麼樣做到的?

兩人心頭一沉,慢慢的往後退,想要開門出去。

可是,他們試了好幾次,門鎖就像是焊死了一樣,一動不動。

兩人急出一臉的汗,越來越恐懼。

也是這時,他們看到床底的位置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動,手電照去,

兩人當場就是雙腳一軟,癱坐在地上。

床底下在動的正是那個大頭娃娃!

大頭娃娃的大頭扭動,如同一個籃球一樣慢慢從床底下爬出來,口中發出“嘿嘿”笑聲。

也是這時!

他們看到床上的被子在動,一隻血紅的兔子從中爬了出來,臉上露出人性化的笑容,對他們“嚶嚶”的叫!

同一時間!

王尊在床上慢慢坐了起來,灰白的臉冇有任何的血色,冇有絲毫的表情。

“你們……”

幽幽響起的聲音在迴盪!

王尊的話都冇說完,兩人雙眼一翻,昏倒在地上,身體一下又一下的顫抖,像極了觸地。

王尊:“……”

小靈:(⊙ω⊙)

大頭:Σ(゚д゚lll)

他們都還冇有開始,結束了?

也太冇意思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