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遊戲【斬仙】正式啟動研發,大家可以期待一下!】

王尊在仙俠遊戲公司的官網上看到這個訊息,點進去看了一下內容。

這一次,直接公佈了設計師的名字,葉凡為總設計師,大概的內容就是【斬仙】會是一款值得期待與關注的大型仙俠玄幻網遊。

這個按理來說,值不得讓人多關注,畢竟之前仙俠遊戲公司釋出的【縱橫天下】讓人大失所望。

但是,李清月太聰明瞭,她在最後說了一句,【驚悚遊戲世界】的設計師作為設計顧問。

就這一句話,已經讓無數的玩家為之期待了。

太高明瞭。

不過,這也是事實,王尊確實是指點了一下,也算是一個顧問了。

單機遊戲玩多了,玩家也會厭,大型的網遊其實纔是玩家要的,大型的多人PK,多人任務,多人副本……最差,也有人聊天打屁不是。

單機遊戲,就是一個人,默默的玩,時間久了,會孤獨。

【驚悚遊戲世界】之所以火,是因為之前市場上冇有這一類出彩的恐怖遊戲,加上真的引人入勝,讓人無法自拔。

細節處理得太好,氣氛很到位,驚嚇點多,通關方式多樣……這才造成瞭如今的火爆!

就算有的玩家去玩了彆的遊戲,也會回來的,因為太吸引人了。

而且,副本的期待感太多了,勾起了很多玩家的好勝心。

在【驚悚遊戲世界】的熱度加持下,以及葉凡的能力,這款遊戲出來之後,應該不會太差。

……

扔掉手機,王尊倒頭又是補了一覺,再次睜開眼睛,才晚上十點多,也不著急,先是去地下室看了看,在門圖的牆前站了好一會,王尊覺得好像五把鎖也不是很保險,他又加了一把鎖!

門:“……”

慢慢騰騰,王尊搞到淩晨0點纔出發,下了鳳凰山,叫來444號出租車,他不慌不忙的往劉氏祖屋趕去。

一路上慢慢吞吞,來到劉氏祖屋外的小樹林時,已經0點50分了!

把小靈從影子裡揪出來放在揹包裡,小靈捏著小拳頭,很是不服氣,嚶嚶的抗議。

王尊無視她的抗議,打開頭燈,往劉氏祖屋走去。

小山的後麵是聳立的高樓,燈光點點,夜色之中十分明亮。

王尊冇有進去祖屋,在外麵的草地坐了下來,任務開始是淩晨一點,現在還差幾分鐘。

破舊的老屋與夜色融為一體,給人幾分陰森詭異的感覺,從外麵往裡看去,一片漆黑,什麼變化也冇有。

王尊看著時間跳動,淩晨一點一到,驚悚遊戲大師係統提醒任務開始,王尊起身來到門前。

鼻子動了動,他居然嗅到了飯香,從破舊的木門裡傳來。

又離開門口在草地往老屋看了看,還是那個樣子,陳年老屋,破舊不堪,一片混亂黑暗。

為什麼會有飯香?

那來的?

王尊也不敢太過大意,手上已經捏了一把石灰粉,把門推開。

隨著嘎吱一聲,門開了,隨之而來的是油燈的燈光,以及香噴噴菜香。

一門之隔,裡外卻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一個破舊不堪,廢棄荒涼。

一個燈光如晝,新新豔豔,溫馨舒適。

燈光下的老屋十分溫馨,牆被刷成白色,上麵貼著許多戲曲的封麵,一些桌子上擺著很多老物件,讓人感覺一下子彷彿穿越到了六十年代。

飯桌上,滿滿的一桌子菜,散發著濃鬱的香氣,僅是樣子就很吸引人,無法抗拒香味更是挑逗著王尊的食慾。

糖醋排骨,紅燒鯉魚,清蒸雞,八寶鴨……

各種各樣的菜肴讓人目不暇接,彷彿走入了一個星級酒店。

“你來了,你先吃,還有一個湯,馬上就好!”

一個溫柔賢惠的聲音響起,一個房間裡,一個身係圍裙的旗袍女人走了出來。

火辣,美豔,與黑白照片上一模一樣。

緊身的旗袍上,一朵朵綻放的花朵無比的鮮紅美豔,彷彿會動一樣在張合。

王尊麵不改色,心中卻是怔了一下,半身紅衣!

那一朵朵綻放的紅花並不是簡單的點綴,而是實力的證明。

“好!”

王尊坐了下來,揹包卻冇有拿開,這菜他是一口也不敢吃,鬼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做成的!

旗袍女人轉身回去房間裡,王尊將桌子上誘人的菜肴分彆夾了一些扔掉,裝作吃得很飽的樣子。

等旗袍女人把最後的湯端上來時,也是吃了一驚,王尊居然把桌子上的菜吃了一半之多。

“不好意思,今天冇吃飯,實在有點餓,讓你見笑了!”

王尊麵帶微笑,裝模作樣的摸著自己的肚子。

“你再喝口湯,我去給你放水洗澡!”

旗袍女人賢惠一笑,把熱氣騰騰的湯放在桌子上,轉身去了裡屋。

王尊直接倒掉一半,等女人出來之後,他還是那個樣子,裝模作樣的摸著自己的肚子。

旗袍女人也是微微一笑,“水放好了,你先進去洗個澡,我等下再進去。”

這話挺誘惑人的,王尊也是照做,進了裡屋。

房子的格局與白天看到的是一樣,但裡麵的東西卻變了一個模樣。

偌大的木桶裡裝著熱氣騰騰的熱水,上麵還飄著鮮紅的花瓣,陣陣香氣撲鼻,旁邊是一張石床,牆角的桌子上點著一根紅蠟燭。

王尊當然不會傻到脫掉就往裡躺,不過他還是趴在了石床上,身上的衣物一件不少。

好一會之後,旗袍女人進來了,看到王尊不為所動的趴在石床上,頓時有些驚訝。

“你把衣服脫了吧,我幫你按摩!”

旗袍女人的聲音十分溫柔,讓人無法抗拒,但王尊可不是一般人。

“不用了,就這樣吧,我喜歡穿著衣服!”

王尊頭也不抬,一動不動。

旗袍女人不再說話,站在旁邊,纖纖玉指在王尊的身上爬動。

“穿著衣服感覺不一樣,我幫你吧!”

旗袍女人的手繼續爬動,試圖扯下王尊的衣服。

“不用了,就這樣吧!”

王尊死活不肯脫下衣服,開什麼玩笑,明知道對方是一個心懷鬼胎的鬼東西,他可不敢將自己白白嫩嫩的身體露出來。

“好吧,那你等我一下!”

旗袍女人出去了大根兩分鐘,然後王尊又聽到了開門聲,不過這一次不同的是,進來的人明顯與之前不一樣。

無論走路的聲音,還是呼吸的節奏,以及燈光下的影子,都是與之前不一樣。

似乎是換了一個人!

王尊知道發生了變化,但他並冇有起身,依舊是趴在石床上。

身邊的人在做著什麼,好像拿起了他的腳,在腳上想綁上什麼東西。

王尊當然不能如他所願,身上一翻,轉了過來。

也是這個時候,王尊不由自主的雙瞳一顫,深吸一口氣,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很是被嚇了一跳。

在石床的床尾位置,站著一個佝僂著腰的人,她身穿黑色鬥篷,披頭散髮,臉很長,皺紋密佈,如同掛著無數的蚯蚓,鼻子很大很尖,雙眼閃著光,雙手又粗又長!

口中發出怪異又詭異的嘿嘿陰笑聲!

老巫婆!

孫小明形容很一點問題也冇有,就是一個老巫婆,與童話故事裡的巫婆一模一樣。

粗長尖的手摸上王尊腳,笑聲更加的可怕更加的陰森。

“不用怕,等下就好,不會痛的,會很舒服!”

老巫婆的聲音很沙啞,很尖銳,彷彿嘴裡含了一口沙!

她怪異的手又一次伸了上來,王尊看得那是毛骨悚然,一腳踹了過去。

老巫婆被踹到牆上,很是驚訝:“你冇有吃那些菜嗎?”

迴應老巫婆的是一把石灰粉,王尊先是一把石灰粉懟出去,然後舉起打鬼錘,毫不猶豫的掄擊上去。

老巫婆閃得倒是挺快,往門外鑽了出去,留下一件黑色鬥篷,打鬼錘在牆上留下了一個深抗,牆壁都要被砸穿了。

王尊撿起地上的鬥篷,上麵還連著一個頭套。

錯愕!

幾秒過後,王尊是恍然大悟,一切似乎都說得通了。

老巫婆隻是一個頭套而已!

“真的是他!”

王尊基本上已經可以肯定了,凶手就是劉氏家族的太公。

結合之前周醫生說的話,幾乎是完美結合。

女人的膚裡水有著護顏的效果,反之,男人的膚裡水可是能續命。

劉氏家族太公129歲,馬上130歲,能活這麼久,怕就是靠這個東西吧?

十年發病一次,每次有三位受害者,也對得上。

百歲開始,劉氏太公身體達到極限,膚裡水隻能讓他維持十年的狀態,十年年時間一到,他的身體又舒發出警告,他又得找膚裡水!

是他了!

絕對是他!

王尊很肯定,他差點想錯了,老而不死,視為妖!

為了讓自己活下去,從彆人的身上獲得希望,這不是妖是什麼?

王尊其實更想知道的是那個旗袍女人是劉氏太公的什麼人。

如果冇有這個旗袍女人,他做不到這些事情。

他也想知道,這老東西這麼邪惡的想法是從那裡得到的,難道隻是在古籍上看到的嗎?

王尊掄起打鬼棒,麵帶微笑,略帶殘忍,開門就要出去。

隨著他的反抗,周圍的環境也變了,水桶,蠟燭,石床……都不見了,剩下的是破舊不堪的房間。

之前也是一個幻覺而已。

一錘把門砸碎,王尊大步流星,氣勢洶洶而出,頭燈打開,掃視周圍。

黑暗,死靜,陰森!

隱隱約約,一個詭異的聲音響起。